由四十八个国家或组织组成的“中非论坛”在通过了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中非宣言》之后落幕了,中共当权者以“宽大的胸怀”热情拥抱非洲雄狮的大腿而赢得阵阵喝彩,以重金施舍和派送而当之无愧地获得龙头老大的殊荣。

双手粘满血腥的政治寡头齐聚北京人民大会堂里

沉睡的非洲,蒙昧的文化,独裁的政体,连拿破仑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都公开声言“不要碰这块沉睡的大地”,现代西方国家诸如美国、英国都采取“近而远之”的策略,避之不及,中共当权者竟然把他们捧为座上宾,无疑是引狼入室。

这四十多个国家中,除南非等几个少数国家走上了民主化道路、引进了自由选举、国民真正“当家作主”过上幸福生活之外,其它大多数国家不是君主制国家,就是军人独裁政权,不少国家元首都是种族屠杀、违反人道、内战政变的元凶和幕后黑手,他们血腥残暴、贪婪腐化。

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红地毡上迎接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就是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大独裁者。现年八十二岁、曾经三次“蝉联”津巴布韦总统的穆加贝,自称是人民的领袖,实际上是人民的公敌。在穆加贝长达二十七年专制统治下,津巴布韦被分裂成为阶级斗争、阶级矛盾异常激烈的社会,这个国家连年都要爆发多次的农民起义,凡是有点良心的知识分子要么逃亡国外,要么被关进大牢。尽管西方国家对穆加贝压制民主迫害人权的斑斑劣迹批评日益加剧,但穆加贝总统一概斥之为西方反津势力,并且宣称津巴布韦是个主权国家,不容外国势力干涉津国内政,他个人曾狂傲地声称要“工作”到一百岁“退休”。尽管西方国家多年来一直对其进行经济制裁,但中国日前还和津巴布韦签署了一项价值13亿美元的能源合作协议。

毛里塔尼亚领导人穆罕默德.瓦勒先生,就是在2005年军事政变中被“推荐”为“民主与公正军事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的。趁总统塔亚出国参加沙特阿拉伯前国王法赫德的葬礼之机,塔亚的“亲信”之一、国家安全局局长穆罕默德?瓦勒于2005年8月3日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已执政21年的塔亚政权。塔亚从此逗留在尼日尔首都。事件发生后,美国、欧洲等国家的政府及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等国际社会有关方面对此表示谴责。瓦勒先生执政一年多来,西方国家一直不愿意接纳他,而这次中非论坛过程中,胡锦涛与其进行单独会见,并进行了“亲切交谈”。

齐聚北京人民大会堂的政要,几乎多数都是不受国际社会欢迎的政客。乍得近年来因独裁政权、军人霸政和贪污腐败日趋严重,屡遭国际组织和西方世界“点名制裁”。为了取代台湾在乍得的地位,这一次,中共当权者不惜重金将乍得当权者的代表请来作为座上宾。

种族歧视、军人政变、独裁专制是非洲旷日持久的话题,在非洲国家中,绝大多数民众还过着部落式的生活,人民在强权政治的压迫与剥削的环境下生存,在贫穷、饥饿中煎熬。十几年来,这些非洲国家的政治寡头们窝里斗的嗜好没有变,有近二十个国家先后发生军事政变。而这些国家的军火,几乎都是中国和俄罗斯提供的。

1991年以来,塞拉利昂不断发生政变。塞拉利昂总统卡巴自1991年以来与反政府武装革命联合阵线(联阵)发生过无数次的流血冲破,造成20 多万人死亡,大量平民百姓伤残,上百万人被迫逃离家园。国内经济由于连年战祸而陷于停顿,人民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2002年进行的所谓选举当中,卡巴蝉联“当选”。11月4日,现年八十六岁高龄、靠高压政治而独霸首脑位置的卡巴仍然风风光光地走上了北京人民大会堂的红地毯,受到中共领导人盛情款待。

自1991年以来,布隆迪、冈比亚、几内亚比绍、科摩罗、中非等国家先后发生过血流成河的军事政变,这些国家前来北京参加“中非论坛”的当权者中间,每个人的双手都粘满了人民的鲜血,虽然他们有的是在所谓的“选举”中“获胜”,但都与中国式的选举游戏如出一辙。

他们中有人如果踏上欧洲或美国,就会马上被逮捕送到国际法庭审判。今天却齐聚北京人民大会堂。台上,他们称兄道弟,群魔乱舞;台下,他们在北京的奢侈品商店肆意挥霍,还上了CCTV第一时间的新闻:非洲客人喜欢中国丝绸大量采购。然后是一个商家喜气洋洋对记者的道来:某国元首为自己定做了15套西装、给儿子做了7套衣服、女儿做了3件旗袍、夫人做了5套……

有个网友在论坛中写道:“这些骑在贫病交加非洲人民头上的吸血鬼,在中国得到经济利益,中国又不干涉他们在国内的独裁。而欧盟和美国对这些非洲国家贷款和经济贸易都是有条件的。如提高人权人道、改善独裁、停止内战,屡试无效的情况下才说非洲是没有希望的大陆。西方国家如果支持非洲的独裁政权,他们国家的人民是不答应的,就会走上街头示威抗议。”

金钱收编众喽罗

为了收编非洲国家中的那些小混混政权,中共仍然采取他们最惯用的、最原始的买通方法:金钱诱惑。在中非论坛会议致辞时,胡锦涛当众宣布八个举措:第一,扩大对非洲援助规模,到二00九年使中国对非洲国家的援助规模比二00六年增加1倍。第二,今后3年内向非洲国家提供3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和20亿美元的优惠出口买方信贷。第三,为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设立中非发展基金,基金总额逐步达到50亿美元。第四,为支持非洲国家联合自强和一体化进程,援助建设非洲联盟会议中心。第五,免除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所有非洲重债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截至二00五年底到期的政府无息贷款债务。第六,进一步向非洲开放市场,把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输华商品零关税待遇受惠商品由190个税目扩大到440 多个。第七,今后3年内在非洲国家建立3至5个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 第八,今后3年内为非洲培训培养15000 名各类人才;向非洲派遣100名高级农业技术专家;在非洲建立10个有特色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为非洲援助30所免除无息贷款债务是多少呢?他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借用非盟轮值主席刚果(布)总统萨苏介绍说:“2000年10月10日至12日,中非合作论坛第一届部长级会议在北京召开……,在这次会议上,中国政府宣布免除非洲国家高达100亿美元的债务。像过去一样,中国政府履行了自己的承诺,非洲人民从这一慷慨的举措中获益,对此深表感激。”

这样的狮子大开口令十三亿中国人困惑:是不是中国人民的钱财多得没地方用了,要这样慷慨地送给非洲当权者?

面对国内浪潮般涌现的工人下岗问题,面对成千上万的工人、农民的孩子读不起书、上不起学,面对无数的弱势群体有病无钱医治,面对大西北地区普遍的贫穷落后,胡温无能为力,举步维艰,用“和谐社会”的观点来安慰民众。现在,他们向非洲一出手就是数十亿美元,这是为什么?这是收买人心!用糖衣炮弹哄得非洲一些流氓政权俯首称臣,收编归宗。

壮大黑社会组织的需要

有一位网友在论坛上留言说:“先看非洲小国都是些军人独裁政权,贪污腐化贫富悬殊,社会危机重重!非州人民远非我等顺服,一旦有事,我国处境必然尴尬,甚至会成袭击目标!”“实际上中国建国以来到现在一直在和台湾当局争夺非洲国家的认可,为了把台湾完全挤出非洲用了很多不则手段方法。对一些反人类的战乱凶手国际会议上谴责一下,之后再给予贷款(根本要不回来),中国有义务检讨自己的非洲政策。”另一位网友写道:“1995年,尼日利亚产生了第一位经民主选举的文人总统。不料这位新总统上任后屁股尚未坐热,军队便发动政变,推翻了文人总统,建立了军人政权。这种情况在非洲国家中比较常见,我们与非洲专制政权打交道是劳民伤财。”

交朋友要看档次。连普遍的民众都能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对非洲的投怀送抱得不偿失,对那个地区强权势力的投入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而中共领导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外交部长李肇星一语道破了真谛:“有句话说的很好,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彼此喜欢,相互尊重,这不是偶然的。”

为什么要与那些流氓政权“彼此喜欢”?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中共喜欢朝鲜金家帮、古巴卡斯特罗等国家的独裁者,甚至喜欢萨达姆、米诺舍维奇,视他们为狐朋狗友,难兄难弟,臭味相投,其目的是为了拉帮结伙,壮大队伍。

对此,西方媒体已经将“中国威胁论”上升为“新殖民主义”版本。如今,当48国非洲元首和部长们齐聚北京,中共当权者不顾本国人民的死活,打肿脸冲胖子,向非洲流氓政权送钱送物,慷慨解囊。这一令世界瞩目的举动不仅是做“盟主”的需要,渴望当上驰骋非洲大陆的狮子王,而且是要当黑社会的龙头老大,山林匪寇之王,当世界的主宰者。

并不存在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而是存在“中共威胁论”,中共当权者不仅要控制中国人民,而且指望控制世界局势。他们将非洲那些流氓政权收编后,不仅要堵死台湾在国际政治舞台的空间,而且企图在联合国等重大场所一呼百应,大耍威风,从而达到与美国、欧洲等西方民主国家抗衡的目的。

2006-11-9

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