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刚先生对于王宝强离婚案,抢去了代表天朝国民精神的女排精神的风头感到恼怒和不理解,是很自然的。天朝全体国民都应该为女排的胜利欢呼庆贺,怎么能去关心那些个“烂事”呢?在陈先生看来,天朝人民关心什么,热衷什么,自然要看着伟光正的脸色,喜党所喜忧党所忧。那种小明星离婚一类街头巷议的八卦新闻,怎么能盖过了了我天朝女排战胜异邦的喜讯呢?好在陈先生还没有权力决定天朝子民选择关心什么的权利,他只是在自己的微博里面开骂,自说自话的命令网媒可以休息了,让正能量覆盖九州。陈先生是体制中人,维护举国体制也就是维护他自己的利益,这是显而易见的。像陈先生的任职单位八一体工大队,属于军队编制,陈先生首先是个军人。在中国的运动员里面,许多运动员实际是现役军官,比如乒乓球运动员王涛就是一位上校,据说足球运动员郝海东也有上校军衔。

我们现行的举国体制是向苏联学习过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运动委员会成立于1952年,跟中共建政的时间相差不远。那是在1949年12月毛泽东给斯大林祝贺七十大寿访问苏联的时候,发现苏联体育的举国体制可以仿效,于是就下令建立国家体委,并委任贺龙作为体委主任。上个世纪末,国家体委易名为国家体育总局,但是这个体制还是延续了下来。这是一个宝塔状的体育官僚机构。六十几年来,天朝子民关乎体育的事情,从资源的分配,到运动员的选拔,决定谁去代表国家比赛,都由各级体委来决定。所有体育组织都划归体委的管辖之下,绝对没有民间自发的体育组织。

在所谓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参与国际的体育赛事较少。在1979年中国恢复国际奥委会资格之后,开始参加奥运会的比赛,也开始参加奥委会下属的各个单项的体育比赛。由此中国实行雄心勃勃的体育战略,集中巨量的国家资源,培养可以在国际赛事上夺取奖牌的运动员。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的国家体委主要还仅仅是组织国内的体育赛事,组织领导国内的群众体育活动。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国家体育的主导方针着眼国际比赛,资源向培养体育贵族倾斜了。

1981年11月,中国女排在东京举行的第三届女子排球世界杯赛上,战胜日本队,第一次夺得世界冠军。在中国传统体育弱项的足、蓝、排球中,中国女子排球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从此中国女排异军突起,成为中国体育的精神象征。中国女排的成功,也成为了官方爱国主义教育的新图腾,成为凝聚民族精神的政治宣传的新样板。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国力增强,2008年成功举办北京奥运会,是中国体育举国体制发展的极致。

星岛周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