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离开拉萨之后,我去了内蒙阿拉善。
几年前去过阿拉善的南寺,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最后的寺院。
在阿拉善三天,以为会看见蒙古包、敖包、寺院和穿蒙古服装的蒙古人。
结果:蒙古包见了,是仿造的,听说是内蒙60大庆时,为欢迎曾庆红特别花巨资建的,钢筋水泥,很庞大。大则大矣,可人家曾庆红没去假蒙古包,白建了,据说现在是饭店,菜肴昂贵,宰一个是一个?而真的蒙古包,都说只有在“牧家游”(“民俗文化村”那种吧)才能见到。
敖包见了,远远的,山坡上,蓝色的白色的哈达飞舞着,显得很孤独。
寺院见了,空空荡荡,一个僧人也没有,主殿的一角供了一张达赖喇嘛的照片,小小的,黑白的。但寺院的外面比较热闹,一排排地摊,全在卖各种各样的石头,阿拉善的石头养活不少人啊。
蒙古人见了,但认不出,城里城外没有一人穿蒙古袍,说的都是甘肃民勤口音的汉语。牧民变成了农民,骑马的换成了骑摩托的,屋檐下挂着大红辣椒,天花板是用五颜六色的塑料包装纸粘贴的。
学会了蒙古语的一个词:“嘎查”,“村庄”的意思。可是“召素桃勒盖”这个“嘎查”有60多户蒙族人,70多户汉人。穿越腾格里沙漠越野摩托车大赛的冠军巴利(他的另一个名字是额日登乌拉)的儿子叫“国庆”!

蒙古朋友Ulzei说:“如果你还想看,就听听腾格尔的歌吧:‘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天堂’”。
可在这个“天堂”,给我印象最最深刻的是,阿拉善左旗大街上连绵的标语牌!色彩缤纷,巨大无比,汉文为主,蒙文点缀,奥运福娃欢庆大庆,蒙族美女手捧哈达,好一派盛世风光。
但在这儿工作的朋友“泄密”说:这标语牌之所以连绵,之所以巨大,为的是遮住标语牌背后的破烂民房。甚至那些破烂民房的土墙上,都用塑料做的绿色植物给密密实实地遮住了。
乍一看,还以为路边都是植物园呢。乍一看,还以为真的来到了天堂!——分明是“波将金村”再现。沙俄有大臣波将金在女皇叶卡捷琳娜视察的沿路,画一些美轮美奂的假村庄;今日有阿拉善盟的官员在中央大员曾庆红视察的沿路,制造一些美轮美奂的大布景。I服了YOU!
其实何止阿拉善,何止内蒙古,何止我的故乡——大西藏,已经处处都是“波将金村”了!

1

2

3

图1-3:连绵的标语牌为的是遮住背后的破烂房子。

4

图4:用塑料做的绿色植物遮盖的土房子。

5

图5:为欢迎曾庆红修建的假蒙古包。

6

图6:空空荡荡的寺院。

7

图7:寺院外面卖石头的摊儿。

8

图8:一位汉人农民的家。

9

图9:蒙古骑手额日登乌拉。墙上的画是他请人用电脑绘制的,画的有蒙古包骆驼骏马草原和羊。我问他“这是不是你心中的蒙古?”他没吭声。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September 26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