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夏日的中午时分,人们便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和喜悦,带上游泳衣,或拿上游泳裤头,踩着欢乐的快步子,从四面八方朝着青岛那一片片金色的的海边涌去。

虽然青岛有数个海水浴场,青岛汇泉海水浴场以它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细如小米样黄金色的沙子,从天而降般的神奇,美如仙境,艳如画的自然景观而名列前茅。它不但是中国最好的海水浴场之一,和世界上那些最有名的海水浴场相比,也毫不逊色。它不仅仅是供游人游泳的场地,也是迎宾会友必去的地方,和高尔夫球场一样,是人们休闲最好的去处.孟慧和丁雪今天不辞劳苦从学校徒步前行的目的地就是奔着汇泉海水浴场去的,是为了游泳和戏水的,同时享受着自然风光的美。

此时的丁雪高兴得满脸都是天真烂漫的孩子气。她不容分说拉起了孟慧的手,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峭壁上唯一的一条被树丛和绿草半遮半掩着的,由一块块青石板组成的通往海水浴场的梯形小路。然后两人小心翼翼地手拉着手,踩着打着弯的石板阶梯而下。不一会,她俩便从五六米高,由黄土和巨石形成的峭壁上下来了。

来到了软如罗缎的金黄色沙滩上的在那一刻,孟慧和丁雪宛如在课堂里憋屈了一整天的小孩子听见了下课的铃声一般,狂笑着朝着沙滩边缘的那一座座披红挂绿的小木屋欢跳而去。

原来那些小木屋就是更衣室,里面还提供冲浴,并且男女有别。男的更衣室门口有小伙子守着,女的更衣室门口自然是一位小姑娘了。进更衣室前需要买票。那时候人民币非常值钱,一张票只需几分钱,可以用一天。只见孟慧和丁雪穿着裙子,脚上蹬着凉鞋,身上背着鼓鼓囊囊的小布书包,手里拿着刚刚买的浴室票,像两只小鹿似地欢跳地来到了一间女更衣室门前。她俩纷纷冲着把门的姑娘粲然一笑,并把手中的票递给了她。那位姑娘便把一块一扎长,一寸宽,带绳子的竹片依次给了孟慧和丁雪。别小看这块竹片,它的作用可大了。每一块竹片上有红颜色标写的号码。换下来的衣服和鞋子便可凭着这块竹片寄存在位于更衣室旁边,有专门人员服务的小木屋里,并可随时根据小竹板上的号码拿取自己的衣服,方便极了。

也就是打个盹的功夫,两位漂亮的姑娘从女更衣室赤着脚,说说笑笑欢跳了出来。高个子是孟慧,身穿浅红色的泳衣,一朵朵白色的荷花正在泳衣上喷芳吐艳;稍矮一点的是丁雪,穿着以鸭蛋绿为底色的泳衣,上面一只只棕褐色的山雀正在展翅飞翔。“年轻真好。”一位袒胸露臂的老翁看到这两位姑娘喜眉喜眼地从身边走过去眼睛都直了,羡慕地咂么着嘴嘀咕。

那时侯,游泳的人比现在少得多,几百个人在汇泉海湾里游泳的密度就象在大浴缸里撒了一把黄豆,虽然能看到游泳的人,相互之间还是隔着一定的距离。所以,孟慧和丁雪在浅滩里到处乱跑乱叫,你追我赶快不可支。当她们疯够了就开时往深水里走。这时节,头顶上的那轮艳阳把这对小姊妹烤得背部生疼,脸热得发烧,但水中的双脚却冷的发凉。不时地,调皮的海浪高高跳起,故意把银灿灿的水花溅在她俩的身上。那一阵阵的突如其来的寒凉感便闪电般传遍了全身,瞬间竟能化作凉爽爽的快感直浸入心,人便不由自主地籁籁抖动。

孟慧到了过膝的水深处迟疑地停下了脚步,正想着下一步如何是好的时候,丁雪猛不丁从背后就是一掌,把孟慧整个人推倒在了水里。孟慧就感觉一阵宛如早春的寒凉一古脑儿扑进了心里,又从心里施施然地流到了海水中。人还在水里就听到丁雪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孟慧想起了以牙还牙,突然从海水里冲了出来朝丁雪扑去,丁雪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孟慧用手擦去脸上残余的水珠,扭头四处寻找,就看见丁雪在离孟慧不远处的水里露出头来,做着怪样,边招手边朝前游着。哭笑不得的孟慧见状后一个猛子就扎入了水中。之后,两个人在海水里你追我赶,一边戏水,一边闹着。

不过在汇泉海水浴场里游泳也要当心,因为离海边十几米处有一道两米多深的海沟。此外,汇泉海水浴场以海浪高大凶猛而出名。所以,到了海沟处需要知道一些对付这些大浪的窍门。比如说,当看到大浪扑面而来,你尽量让身体浮在水面上,像水草一样在海面上漂行,或憋足一口气,人沉在水里,估计浪已经过去,再脚蹬着沙滩让人冲出水面。孟慧和丁雪从小就喜欢游泳,每年都在汇泉海水浴场游泳多次经验丰富,就看见她俩一会儿仰天漂在水面上,一会儿又潜入水中。她俩玩够了又把手弯成半个圆圈,击水泼打着对方,并不停地在海里游来游去。没多久她们竟然能站在水里,水浅的刚刚到腰部。原来水下是一片突起的沙丘。此时的孟慧就感觉到脚底下踩着一个东西.她伸手摸去,那物件软绵绵的。“难道是条鱼?不对啊!它的身上还有硬硬的突起。”想到这里好奇的孟慧便把它拿出了水面。孟慧瞥了一眼手中的它,便惊喜地喊着:“丁雪,你快看啊!好大的海星!”就见一个比手掌还大一圈的红彤彤的海星被孟慧高高地举在了空中。

丁雪颔首微笑,还给孟慧睐了几下眼睛,作为表扬。然后人就趴在了水面上。不一会竟神神秘秘背着手来到孟慧身边,撇着嘴,说:“你猜猜我手里拿着什么?猜出来有奖。”

孟慧拧着鼻子,不屑一顾地说:“看你这小样,除了空气还会有什么?”

“我让你开开眼,”说着丁雪把手掌伸开,原来是几个满身都是紫色黄色条纹的蛤蜊,像铜钱那样大小哩。

“在那里捡的?”孟慧新奇地问道。

“沙子里挖的,这里到处都是。”丁雪说着又弯下了腰。

孟慧半信半疑地用手也挖起脚旁边的泥沙。果不其然,没多久,孟慧便挖到了一个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蛤蜊,它似乎正在生闷气地把嘴紧紧闭着。

没想到在海里玩耍也有生厌的时候。没一会,两人对挖蛤蜊就产生了厌倦。要说还是丁雪会看三色,她睃了孟慧一眼,从孟慧沉沉的面容上已经猜出了三分,便直起身子,叉着腰,说:“慧,我们再往前游游?”“好啊!”丁雪正说到孟慧的心坎里,她心里想:“再游个一两百米鲨鱼网就要到了。”想到这里她挥舞起双臂游起自由式来了。丁雪当然不肯落后了,嘴里哼哼唧唧地游着蛙泳跟在其后。

渐渐地,岸边的人越来越小,水里的人也越来越少,一阵凉风吹来让人感到空落落的。孟慧停了下来开始琢磨着往回游。就见前面不远的水里横着一只一眼看不到边的大网,网眼有碗口大小,网的上端拴着许多皮球大小的浮漂,把它托出水面,网的下面直伸到水底。这张大网就是用来防鲨鱼的。如果把汇泉海水浴场比作一把弓,这个大网就是弓上的弦,呈直线连着汇泉海水浴场的两端。过去由于鲨鱼经常出末,不知道夺取了多少游泳者的性命。为了防止鲨鱼到海水浴场里捣乱,不得不拉上了这张鲨鱼网。

丁雪吃力地游到了孟慧的跟前,刚才的那股冲劲没有了,脸上除了挂起了疲劳之相,还带有几丝恐慌。“该是往回游的时候了。”孟慧想到这里朝着丁雪巴了巴眼睛,然后朝着岸边的方向仰了几下下巴。丁雪便心领神会地说:“好啊!咱们就往回游吧!”于是,丁雪掉过头来就往回游,孟慧在后面跟着。

游了也就是三五分钟,孟慧感到脚碰到了什么东西,急忙回头看去。就见在她的旁边漂着一个赤裸裸的人。当时把她吓得骤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下意识逃命似地就往前游。游了半天发现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然后就开始想:“不像有人的样子。莫非刚才看到的是幻觉?”人就是这样,越怕的东西越想看。孟慧壮了壮胆,又往回游了几下,仔细看过去,原来是一个死人,头朝下半泡在海水里。吓得孟慧哇得一声叫了起来,就感觉到肚子里的胃肠不停地扭动,恶心地连吐了几口,慌急地就往回游。坏了,右腿竟然在这个时候抽筋不停使唤了,而且疼痛难忍,倾刻间人竟然开始往水里沉,紧接着咕咚咕咚连喝了几口海水。吓得孟慧面如白纸,不停地舞动着双手,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没想到一口海水呛进了孟慧的气管,孟慧一时连呼吸都没有了,人开始往水里沉。丁雪见状吓得哭叫着:“救人啊!快来救人啊!”就在这非常急迫的时刻,不远处突然翻起了一道白浪,一个小伙子恰似小说《水浒》中描述的浪里白条张顺,只见他挥动着双臂就像划船时舞动的船桨,在水中行如平地,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孟慧身边。他不敢怠慢地伸手抓住孟慧的右肩,就把孟慧的头托出了水面。然后,另一只手和两只脚不停地做着游泳的动作,拖拉着孟慧朝着岸边游去。

没多久,岸上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得知有人溺水的消息后,马上派出了救援的船只。当他们把孟慧拉到船上后,孟慧只剩下一口气,肚子早就喝得胀鼓鼓的了。当孟慧被几个工作人员从水里抬到岸边时,孟慧就感觉到一阵恶心,头一歪吐了老半天的水人才彻底醒了过来,然后就感觉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力气。

在岸上等救护车的时候,孟慧用尽最后的一点力量把头发从眼前拢到脑后,眼光急急地寻找着她的救命恩人。只见那位救她的小伙子正坐在面朝下的木板船上,叉着腰,低着头,气喘吁吁的。孟慧端量了半天,发现此人非常面熟,到底是谁啊!突然,她心里一惊,脱口而出,但声音弱得像蚊子叫:“你是徐良吗?”没想到那位小伙子竟然听见了孟慧的问话,他抬起了头,就看了一眼,惊异地急呼“啊?原来你是孟慧。怎么这么巧?”原来徐良昨天刚出海完成任务回来,今天又有几位战友来访,大家中午吃完了饭后就大声吆呵着到海边游泳。就这样,徐良便和孟慧在汇泉海水浴场的海上不期而遇了,这也算是命里注定。当时孟慧心里那个感激,在送到医院之前她的身体那么弱了,口里还哥哥,哥哥的呢喃着。

没多久,丁雪也慢慢吞吞游回到了岸边。人早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她惶惶然地见人就打听孟慧的消息。最后得知孟慧人已经清醒,并被送到附近的医院以后,她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才平稳了下来。丁雪休息了一会,换好了衣服马不停蹄地就往医院赶去。在医院里当丁雪看到孟慧躺在病床上正在闭目养神时,她才真正地安静下来,并舒舒地深吸了一口气。当她从孟慧嘴里得知救她的人是徐良时,惊得她差一点晕了过去。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复问自己:“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巧的事呢?”

至于那位海上漂着的死尸经过调查原来是青岛一家大工厂的厂长,有名的大资本家。解放前,他苦心孤诣地把一家工厂搞得红红火火。他正准备放手大干一场的时候,青岛解放了。为了追求最大利益化,他和其他资本家一样能省料的就少用料,能省工的就少用工。没想到解放后不但受到工人们的监督,还被扣上偷工减料的罪名。前几天工作组也来到工厂里,把他叫到办公室训了半天,让他老实交代罪行。他回到家里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害怕。工厂是他一手创办的他竟然说了不算,被别人说三道四也就罢了,还被扣上了罪名,这让人怎么活啊!在当时这个法制不建全,没处讲理的社会里,他终于绝望了,选择了在海里服毒自杀这条路,听起来真让人可怜啊!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