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治疗心理创伤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推移,孟慧渐渐地从失恋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她脸上那两片带着凄凉酸楚味道的愁云也淡去了。尤其是从北京回来后,孟慧对叶华已经彻底死了心,她又那么的青春灿烂,那么的美丽娇艳了。她有时候还赌气地想:“叶华你等着瞧吧!我一定找一个比你更帅气的,更有才气的郎君!”

像孟慧这样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大美女早就引起了街坊邻里的注意,再加上暑假期间孟慧经常在家,那些说媒的婆娘便轻飘飘像云朵儿似地纷纷踏足而来,每天来的那个多,来的那个频繁,几乎把孟慧家的门坎都踩平了。说得也是,谁不愿意给含金量这么足,颜值这么高的姑娘说亲呢?假如真说成了那可是以后吹牛的资本,那位媒婆一定会对人们这样夸夸其谈:“看见那位漂亮姑娘了吗?她的男朋友就是我介绍的。”然后就挤眉弄眼神气活现的。

可是,孟慧这姑娘是有自己的主见,对于媒婆们推荐的那些不知根知底的男方一律免谈。不过,对于亲戚朋友们介绍的特别出色的男子孟慧则抱着谈一谈,看一看,先了解一下再说的心理,毕竟孟慧不追求独身主义,毕竟她心里和叶华正较着劲儿。

经过看照片和道听途说的筛选,你别说还真有看起来能上台面的青年男子。于是孟慧相亲活动正式启动了。

头一位是山东大学生物系的一位年轻讲师,也是高大的个头,长的也算英俊,虽然身体若显单薄。经过次接儿触孟慧发现这位才华横溢的讲师其实就是一位书呆子,穿戴上一点也不入时,衬衣的袖子口是起毛的,裤子上到处都是皱褶,宛如一张表面平滑的纸在手心里被攥成了一团。两人谈话时孟慧也感到别扭,说些社会上的趣事吧,这位大讲师动不动就和与动物有关的话题扯到一起,真让人没劲。

然后,就换了第二位。这一位个头和张相都不错,在政府部门工作,还是位小干部。该小伙比孟慧大几岁,见多识广,说话幽默,谈吐自如。孟慧和他第一个照面后对他的印象还不错。不过第二次见面这位小干部便原形毕露,色迷迷地盯着孟慧的脸和上身有波浪的地方就看个不休。把孟慧给气得,找了个理由就回了家。还谈什么朋友,简直是一名花痴吗!

第三位是一名中学老师,个人条件不错就是太抠门。第一次在公园里见面,人热的要死也不买瓶汽水给孟慧喝。中午时分两人饿得肚子咕咕叫,不得已,便进了路边的饭店,吃的是酱华生,皮扒虾和大卤面,还是孟慧掏的钱。

在众多的候选人中,有一位小伙子出类拔萃。他人长的英俊魁梧,穿着也和叶华一样风流潇洒,在海军歌舞团搞文艺创作的,还有一幅好嗓子。两人见了几次面,孟慧感觉非常不错。有一天中午,这位小伙子手里拿着两张电影票请孟慧看上影不久的电影《武训传》。孟慧那天心情非常好,两人便有说有笑地徒步去了青岛剧院。那天看电影的人真多,电影院门口早就排起了长龙,他俩就不得不跟在后面排队入场。就这样在火球样的太阳光下站着,不一会,孟慧额头上浮现了几颗汗珠。那位文艺小伙子眼明手快会来事,马上买了一瓶冰镇汽水递到了孟慧的手中。当冰凉的汽水进入孟慧的肚子里的时候,她在心里对这位小伙子又多了一层好感。人其实就是感情动物,一点一滴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小事往往会起到一两拨千斤的效果。两人进了电影院以后,坐的位置也是小伙子精心挑选的好位置,第七排的中间。孟慧对该小伙更为满意。不久,电影院里的黑帘子拉了下来,先放影的是短短的纪录片,然后开始放影正片。就在电影放了还没有一半的时候,这位文艺小伙子开始不老实了。他先用手握起孟慧的手。孟慧就感觉怪怪的,认识没几次就这样总是不妥的,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忍着心中的不快随他去。没想到过了一会,这位小伙子竟然蹬着鼻子上脸,摸起孟慧的大腿来。孟慧当时砰地一下就火了,推开了他的手,找了个上厕所的理由气呼呼地离开了电影院。在回家的路上,就把最近见到的几位年轻人和叶华比。心里想:“找来找去,不是书呆子,就是花心十足,竟然没有一位可以与叶华媲美的。唉!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也不知道为什么,孟慧的脑子里竟然出现了徐良的身影。孟慧心里纳闷地想着:“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到家里来跟爸爸聊天了,难道他到外地出差?还是跟随军舰出海远航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好吗?”想到这里孟慧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少了点什么似地。

在这里要专门向读者们交代一下,孟慧除了人长的漂亮,也是位重情重义的好姑娘。在她和她爸爸生病期间,徐良给于的帮助孟慧一点一滴都铭记在心里。虽然孟慧接受不了徐良对她的示爱,她一直把徐良当成自己的哥哥,一个难得的好老乡。尤其是在这场轰轰烈烈个人相亲运动中屡遭挫折的时候,她渐渐地发现徐良身上到处都是忧点,他不小气,淳厚,朴实,直率,并且能在关键时刻拔刀相助。不知道为什么,孟慧想到这里,脸热热的,竟然不好意思地笑了。

其实人都有这么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依赖的思绪和情怀。比如你身边有一些垂手可得的物品,因为它们就在你的身边,天天都能看到,你便会忽略了它们的价值。一旦它们不见了,再也不会有了,你便会赫然醒悟到它们的重要性,后悔当初对这些物品的不珍惜。人和人的关系更是如此。

在这场比马拉松还长的爱情竞赛中,徐良对孟慧的追求已经累了,疲劳极了。他更现实了起来。前一段时间,同事给他介绍了一位女青年,徐良和她接触了几次感觉还不错。本来计划进一步和那位女孩子接触,以加深彼此的了解,但由于最近国际形势的变化,海军为了战备的需要,大大增加了训练强度,使得徐良在最近几个星期里,一天到晚忙得不可开交,就不得不把谈朋友这件事暂时放在了一边。

这一天中午,孟慧在学校忙完了关于慕捐的事以后,便和丁雪连说带笑地迈着小欢步,沿着海边弯弯曲曲的小路,朝着鲁迅公园走去。此时,一阵阵凉爽爽的微风携着大海的气息,迎面扑来,轻柔地钻入了行人的鼻孔里,然后把清凉荡漾在心中,又化作一波波舒心的微笑幽幽地浮露在眼角和眉心上。抬头望去,天空如洗,远山如黛,一片碧蓝。而眼前的是美得不能再美的碧蓝浩瀚的大海。起伏跌宕的浪花儿你追我赶地朝岸边涌来,到了人们的脚下便笑着把身子高高地腾起,翻出了水晶色的浪花,还呜呜地发出了娃娃的声腔。在离海岸线不远的地方更热闹,简直成了海上闹市。到处是多彩的帆船,在海里嘻嘻笑笑,你打我闹的。五颜六色点点片片的皮划艇竟然也来了,追波逐浪,穿梭在其中。再看得远一点,有几艘军舰正游戈在万顷碧波之上,突显着威风。忽然,有一架大肚子的飞机擦着孟慧和丁雪的脑门隆隆而过,然后开始往高里爬行。高兴得丁雪像小孩子似地,一只胳膊使着力气挎在孟慧的胳膊上,另一只手指着天上的飞机,满脸都是笑地发出了铜铃般清脆的声音:“快往天上看啊!好大的飞机啊!”这时,这架飞机已经爬到了离地面近千米的高空,然后缓缓地掉过头来往回飞着,在阳光下闪着白色的银光。刹那间,这架飞机的肚子下纷纷扬扬撒出了各种颜色的花瓣,把自己一时变成了一朵盛开的鲜花。就在这些彩色的花瓣轻飘飘地朝着碧蓝色海面上落去的瞬间,每一个花瓣上先后浮现出了白色蘑菇样的东西,激动得丁雪拉着孟慧的手蹦啊,跳啊,咧着嗓子说:“是降落伞。好漂亮的降落伞啊!”于是,孟慧和丁雪停了下来,满脸惊奇地凝视着天空中这难得一见的美景,人竟然变得像藏身在峡谷中的大树一般平静了。

看着看着孟慧和丁雪那呆呆的脸上同时闪出了神秘的微笑,还咂么着嘴,仿佛刚吃晚一顿美味大餐。一定是仰望的的时间太久了,她俩又同时低下了头揉起了脖子。然后,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边笑着边把胳膊又挽在了一起,你拉我扯,蹦蹦跳跳,继续前行。她俩那副骨头轻的样子不时引起过路人们注视和羡慕,令人禁不住想起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小鸟般欢快的青春。

她俩走着走着,前方不远处展现出了由大大小小的礁石组成的海岸线,黑黝黝的外观看上去恰似层峦叠嶂的山川,千奇百怪的。有的礁石还时隐时现在碧水中显着机灵。走近了才发现几乎所有的礁石表面都覆盖着一层大拇指甲盖大小的牡蜊,在礁石缝隙中还长满了紫色,黄色或黑色不知名的海草,还有银元大小的螃蟹从石缝里露出头来,瞪起了好奇的棍子眼睛。

就在这时,这条小路竟然被娥娜多姿又高又大,形如山样的礁石逗得笑弯了腰,路面在不经意间也宽了许多,高坡儿更多了,游人们也来凑热闹,多得熙熙攘攘。路两旁还出现了有成行排列难以叫出名字的松柏,还有供游人休息的石板凳子。这些松柏还都有一个特点,即树干长到一人多高后就往横向发展,形成了盆景样的外观,放眼看去又恍如变化万千的云朵,造型独特,令人浮想联翩。

小路的一侧还出现了扭着腰身的石板台阶。沿着这些石阶拾级而上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走入一群宫廷式建筑物,四周巨石累累的,那就是有几十年历史中国首屈一指的青岛市水族馆。显然,青岛著名的鲁迅公园到了。

走在这样的小路上如同爬山,没多久,孟慧和丁雪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额角也沁出了微小的汗珠。她俩擦了擦脸上的汗,望天上看着,仿佛天外有人对她俩说:“姑娘们,鲁迅公园到了,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欣赏公园内的风光了。”没想到她俩另有所思,心事重重地把脸绷的像块闪着寒光晶莹剔透的玉石,沿着这条海边小路前行的不屈不饶。

终于,小路的尽头到了,孟慧和丁雪看到眼前的一幕竟然笑折了腰。站在峭壁上居高临下地看过去,只见眼前忽地生出一湾形状宛若扇贝的海面,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的神奇,美得令人不得不止住了呼息。碧蓝色层层叠叠的海水不停地亲吻和拥抱着长达五百八十米的金黄色海岸线。令人惊讶的是金黄色的沙滩竟然纵深有四十多米。沙滩远离大海的另一侧到处是绿树,绿树里隐着奇形怪状戴着小红帽的洋楼,其中,竟凛然矗立着几座造形独特的大厦,吹胡子瞪眼地显着精神。在离海水三十米开外的沙滩上还坐着十几座闪烁着奇光异彩的小木屋,仿佛一块块巨大的山石兀立在草原上那样的醒目,让人怎么看怎么有格林童话的影子。人们从小木屋里进进出出川流不息的竟然形成了一条条人河,并不停地流进了正在欢唱的大海。此时,海面上出现了几百个黑斑黑点,随着海水的涨落时隐时现着,显然,那是游泳健儿们正在游泳或戏浪。在那片大的出奇,宽广的出奇的金黄色沙滩上到处都是男男女女。有游泳累了,不拘小节四仰八叉躺在沙床上晒太阳的;有三三两两人们堆在一起夸夸其谈,说得眉开眼笑的;有父母帮着孩子们用沙子捏小人,盖小屋,做沙雕的;还有一对对的情侣手拉着手在沙窝子里依偎在一起亲密无间的。这个偌大的金黄色海滩就是十九世纪初建立的赫赫有名的青岛汇泉海水浴场(以后又称之为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它既是青岛旅游的盛地之一,也是当地居民和游客在酷热的夏天避暑的天然游乐场。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