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藏的寺院,经常可以听到僧侣们辩经时双手击掌发出的声音。连手都有声音,人体的其他器官呢?所有器官中专司发出声音的,那个嘴巴呢?

辩经发出的声音,在西藏的所有声音中,应该只是其中一种,象征伟大的佛法犹如真金不怕火炼。除此之外,在西藏本土,还有着什么样的声音呢?

一个人,一群人,从内心发出的声音,倾注着对这块土地深厚情感的声音,凝聚着这个民族宝贵精神的声音,并且针对自身生存处境以及历史记忆进行思考、追溯和表达的声音,一旦发出并且传播,在今天的西藏立即就会遭到各种斥责。这些斥责中,听上去似乎最理直气壮的是:“你们吃我们的,用我们的,却攻击我们,你们忘恩负义。”

西藏人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却遭到这样的斥责,这说明了什么呢?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是不是,从始以来全靠仰仗他人的恩赐才得以苟活至今呢?如果事实并非如此,那么又是从何时起,毗邻而居的他人变成了登堂入室的主人,以至有了可以如此训斥原住民的权力?所谓“吃我们的,用我们的”,其实是经不起事实检验的谎言,但这样的论调,既能蛊惑殖民者一方的民众,又使得被殖民者多少有点儿理亏词穷——可不是吗?对于被纳入利益集团之中的每一个西藏人来说,其生存的情形不但是依赖,而且是依附,甚至是寄生。

多么不容易啊,从深深的压抑中冲出喉咙的声音,为什么,一出口就奇怪地变了调?更经常地,是不是,还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就被各种各样的禁令给惊吓得不敢吭声?

看来若想发出自己的声音,是大大犯禁的事,如果胆敢不听从,对不起,某种权力的大棒就会狠狠地落到冒犯者的头上,把他打得头破血流。而这也是一种警告,提醒其他人,只能在这权力允许的范围内出声。这恰恰是殖民者的权力,它要求甚至强求被殖民者最好哑口无声。如果想要开腔,那也只能是随声附和,变成殖民者的应声虫。如果更进一步,昧着良心,为这权力大唱赞歌,那当然是会让殖民者笑逐颜开的,并且赏赐多多的,所谓“吃我们的,用我们的”也是可以允许的,就像是主人家扔给看门狗的骨头,还残留着一点儿肉末。这正是今天西藏人的种种状态。

2006-12-22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任何转载请注明。)

096

图为网上下载的图片(摄影者不详)

文章来源:绛红色的地图~唯色博客 2007, February 12
原文链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