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ncn-20170123000516780-0123_05411_001_01b

民间组织通过与地方政府建立良好关系,能做出更好的成绩,也有组织大大地发展。

自中国第五代领导上场以来,21世纪抬头的维权活动大都受了很沉重的打击。中国警察以各种各样的口实来拘留不少公益人士,或者不少公益组织被迫关闭,有人认为刚萌芽的中国公民社会已经走向衰落之路。

2012年11月份以来,我也被拒绝入境。当然我认为最近几年中国政府所展开的这种弹压会违背时代和世界的潮流,但是我不认为中国公民社会将衰落下去。

我还继续与中国的民间活动家交流,例如在网上交流,在香港见面,或者最近随着赴日中国游客增加,他们也经常来日本与我见面。在我的交流范围里,北京益仁平中心、公盟、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立人乡村图书馆等民间组织已经被迫关闭或者不得不缩小活动规模。而北京绿十字、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等民间组织通过与地方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能做出更好的成绩,也有民间组织在规模上大大地发展。

我们不能认为当今政权对所有民办活动进行压制。可以说他们欲把所有的市民活动纳入体制内,而对不能被纳入体制内的市民活动进行压制。确实这样姿势不但会向中国社会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而且在形成公民社会上应该视为后退政策。但是中国政府这样姿势,不一定意味着整个被政府认为好伙伴的民间组织丢失了公民社会上的意义。如果公民社会一定要与政府存在着矛盾的话,全世界大多数的民间活动也不会带有公民社会上的意义。

在中国和外国,一些人士不屑关注以民间机构与政府部门合作而成立的民间活动,不把这些活动视为公民社会的事例之一。也许对这些人士来讲,公民社会只是侷限于实现西洋式民主主义,与中国共产党的一党管治有冲突。但是能够成立公民社会的条件就是公民独立于政府,不一定必须与政府冲突。

另外,目前中国还存在着不少上访和公民与地方政府的冲突等活动。虽然这些活动大都不会走向西洋式市民社会,但我认为应该把这些活动视为公民社会的一部分。因为无论他们喜欢不喜欢中国共产党,都会体现老百姓从本地政府中独立出来。

我去过中国的大城市、小城市、县城、农村。在那边我觉得大多数公民还没抱有独立思考和参加社会意识。当然我也希望中国的民主化。但是中国的民主化还必须经过各种的迂回曲折。于是谁都不知道哪阶层会抬头肩负民主中国的主人翁。中国公民社会刚萌芽。目前只有少一部分的公民开始从事公民社会的活动。在这样情况下,中国公民社会不一定会一直走向所谓民主化。即虽然我反对中国政府对民间活动的压制,但这样压制不一定会意味着中国公民社会走向衰落之路。

文章来源:东网01月23日(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