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11月6日,我获得假释。为了让外界更多的人士了解狱中政治犯人权状况,以便为改善政治犯的人权状况及获释尽其努力,有义务把狱中的所见所闻写下来。

《狱中手记》写成目前这个粗糙样子,并非出于我最初写作的计划。最初设想,把我这几年在“流放”地所见所闻详细地描述出来,以便让更多的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人士,了解一些在劳改营里发生的无视、践踏人权的现象,但由于以下3点原因,我不得不放弃最初的设想:

1、缺少安稳的环境,其原因:警察经常到家里来骚扰或把我带走进行讯问。2、由于第一个原因,导致我母亲患脑血栓,长时期住院治疗。我一家4人,父母患脑血栓、女儿还小,没办法,病人家的儿子是要“当家”的。3、我的身体依然处在恢复期间。

以上3点原因,《狱中手记》只好写成这个样子。

最后,我在此,向为我这个普通的民运人士的获释,做出努力的海内外的人士,表示真诚的谢意!并希望有良知的、有道义感的人士,继续为在押的政治犯获释尽各方面的努力。

(1995年4月匆写于长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

在 “冷万宝:狱中手记(14)并非结束语……” 有 1 条评论
  1. “‘中華’‘人民’‘共和’‘國’”本就是個弱肉強食的獸群,獸群里沒有人權,沒有人性,反人類,反人類文明,徧佈罪惡也就不足為奇。被罪犯綁票,被反人類犯罪團伙拘禁,所能說明的只是當事人是個拒絕屈服於妖孽惡魔的人而已,如此只是榮耀,而非恥辱。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