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最近,我所在的作协微信群加入了一位 Z同志。众所周知,这种半官方性质的微信群一般是不闲聊的,主要作用是发布组织的会议通知、工作纪要、工作部署等官方通告。但自从Z同志加入之后,这个微信群就逐渐变得欢乐起来。

今天,他可能会给大家唱一首歌,明天,他可能会给大家朗诵一首诗,后天又可能会发布自己对国家、对文学、对政治、对历史的个人看法。总而言之,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应该能够拿诺贝尔文学大奖的天才。不仅如此,他还认为自己未来可能当“影帝”——原来,业余除了写豆腐块小文章,在县城婚庆公司做婚礼主持,他还在横店影视基地做群众演员。做得很不错,短短半年时间,从一天50块钱的盒饭演员,成长为一天几百块的特约演员。尤其让人惊讶的是,马上就要在央视开播的反腐大片《脊梁》中,他扮演的是一个配角的跟班,不但镜头比以多了许多,甚至还有了台词。

然而,他最终并没有成为王宝强。虽然他走的道路和王宝强差不多,虽然他和李幼斌、陆毅、陈道明等等著名影视演员频频合影留念。但残酷的现实是,电视剧拍完后,他依旧得收拾行李回老家——因为,王宝强的成功只是孤例。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某G姓90后女演员,虽然大学还没有毕业,却已经各种影视剧的拍摄邀约不断——事实上,她从4岁半开始,就跟随自己的父亲进入影视圈,之后几乎每两年就能推出一部新作品。2017年的央视鸡年春节晚会上,她还得以和众多当红歌手同台竞演。假如她没有一个已经取得成功的演员父亲,相信她的演艺道路不会如此顺畅。这一点,大多数人应该不会有异议。

无独有偶。在参观国家博物馆时,北京市某重点小学学生的一句“伪楚”令讲解员大感震惊,这个北宋灭亡后短暂存在的政权是大多数人所不知道的。而在此之前,某京郊中学为了赶回去吃营养餐而大幅压缩参观时间,讲解员禁不住感慨重点小学的小朋友们的知识、眼界、表达能力全面“碾压”了中学的大哥哥大姐姐。讲解员认为,两所学校师生的表现让他“感受到了中国的阶级固化现象。”按照他的说法,这所“北京无人不知的”重点小学的家长大都是“社会精英、学者名流、政府官员、驻外使节和企业高管”,而京郊那所中学的学生家长基本都是普通人。

通过以上两组不同人的对比,我们可以明显发现,当代中国社会的一个致命缺陷,“阶级固化”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所谓“阶级固化”,是指草根出身的人,很难通过个人奋斗,取得相应的成功,只能始终停留在低阶层。而富贵人家出身的人,即便不那么的努力,依然可以轻易站在人生巅峰,俯视众生。

必须承认,即便在美国,由于网络新技术的结果,导致底层社会中人上升渠道出现了新的难度,阶层的鸿沟也加大了。但是,相对于中国来说,显然后者“阶层固化”的最大原因应该是制度和结构性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由于中央大力推行城市化,鼓励农民进城打工,导致大量留守儿童在家中得不到父母的照顾。不仅如此,这些儿童在农村往往也得不到高质量的义务教育。为什么会这样?城乡二元制度的结果——民工的子女完全不可能进入城市优质的学校去读书。在这种情况下,民工的子女长大之后的大多数选择,只能是接替父母的职业,继续在低阶层劳动。事实上,根据媒体报道,沿海大量工厂的流水线作业人员,90后已经成为主流,而他们的父母则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第一批城市外来打工者。

举这个例子的意思,当然不是抱怨民工的子女只能继续当民工这个事实。而是说,即便是民工,他们的子女当中也一定有天资非常优秀的人,然而,由于“阶层固化”的原因,即使这少部分优秀的人,依然只能跟大多数平庸之辈一样,继续呆在现有的低阶层,而无法进入上升通道。

继续以前面说的Z先生为例。他能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从成千上万的横店群众演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有台词的特约演员,这说明,第一,他确实很上镜。第二,他确实具有超出一般人的表演天赋。然而,非常遗憾,他出身于农民家庭,从小无法受到高质量的艺术教育,所以他没有机会去专门的艺术院校读书。可以设想,假如他出生在一个经济条件非常优渥的城市家庭,从小得到相关的艺术培训,高考顺利考取电影学院之类,现在他极可能就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专业演员。正因为他所在的阶层,无法给他提供上升渠道,所以,他即便特别优秀,特别有才华,仍然无法改变自身的困境。这就是“阶层固化”的本质所在。

人民的名义1另外一个强有力的佐证是最近热播的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在这部电视剧中,女主角陆亦可,因为母亲是法官,姨夫是省委副书记,所以能够在政法大学一毕业就分配到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担任检察官;而另外一名男主角陈海,因为父亲是退休的常务副检察长,所以能够顺利接他的班;至于省委书记沙瑞金,则是老革命的后代;公安厅祁厅长的老婆,更是原省政法委书记的女儿……甚至,陈海的儿子“小皮球”,年仅十岁,也一口一个“我是反贪局”的口吻,照这样的路数,如无意外,多半长大后又是一个反贪局长。可以说,《人民的名义》从某种角度,深刻反映出当前社会“阶级固化”已经到了何种严重的地步。

不可否认,沙瑞金、陆亦可、陈海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民公仆,但是,他们从一出生,就拥有比同龄其他普通人更显赫的优势,能够比自己的同辈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能够迅速获得普通人即便通过漫长时间努力都无法达到的社会地位和职位,这显然是一种不公平。而这样的不公平,完全是由于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相比,尤其让人感到愤怒,显然,这才是“阶级固化”造成整个社会矛盾的根源所在。

虽然,一些媒体认为,譬如马云、刘强东、王宝强等取得了人生成功,摆脱了自身低阶层的桎梏,说明“阶级固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但实际上,他们仅仅只是底层草根阶层中优秀分子里面,运气最好的那么几个人,这就好像中国的福利彩票,虽然中奖概率低,但依然不断有人中500万,那是不是就可以说大家都能依靠买福利彩票发财?

实际上,更多的富豪,都集中在那些权贵、利益集团里面,他们表面上似乎连“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最末名都比不过,实际控制的财富,可能甩了马云好几条街。也就在前不久,美国媒体曝光了一起中国富二代谋杀案,犯罪嫌疑人的妈妈,向美国法院缴纳了差不多7000万美元的房产和现金作为保释,7000万美元相当于5亿人民币,创下了美国有史以来最高保释金额。由此可以想象,犯罪嫌疑人家族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了。

如果一个人凭借知识和勤劳不再能让自己过上比较满意的生活,上学无用论、奋斗无用论、“拼爹”是王道论频频被验证,那么“阶层固化”的负面效应将会显现,后果不堪设想,甚至有可能陷入拉美式的中等收入陷阱。随之而来的将是一个没有活力的中国,这应该是绝大多数国人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还是那句话,如果不从制度上进行变革,不从结构上进行彻底调整,“阶层固化”必将长时间的存在下去。即使再多出几个王宝强,也仍然不会带给普通人以公平与正义,那么整个社会未来就可能有大的动荡。到那个时候,受伤害的,依然是广大普通老百姓。

2017年4月13日于株洲家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