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1 李光明 中文现代诗

中文现代诗-张玉明微信号

中文现代诗 李光明卷

《春草又到深时节》

父亲对这个城市了如指掌
那些将被拆迁的瓦房
其中有一间
是很久前我家的老房子
菜市场卖水果的那一排
是我家的承包地

就连我们住的这所房子
父亲都会跺跺脚说
以前到了这个季节
这片位置最好割马草
当时造反派来抓人去批斗
我一头钻进去根本没人看得见

在孩子们印象中
每年春天往后
这里都是深深的草丛
不远处还有一片恐怖的坟地
现在附近到处都是高楼
夜深的时候
我还是忍不住胆战心惊

《四合院》

父亲雇了个木工
在楼上打棺木
打自己的
母亲的
还有久病多时的姐夫的

好些天过去了
那些大块的木板
变成三个狭长的盒子
像没有出路的胡同
更像漆黑的四合院
一个四合院
刚好住一个人

想再要个孩子
却莫名流产了
我要做个成熟的男人
不带一点悲伤
只是那可怜的孩儿
连个四合院都没有

我也没有四合院
很多年以后
一个小小的盒子
就装完了我的今生今世

《黄金周》

名山大川等来切糕似的人群
超市门口擦皮鞋的外乡人
用听不懂的方言
做着清淡的生意

城管继续追赶着小贩
捕快们正在抓小偷
也在出租屋里驱赶失足的女人

补课的孩子,从地上的促销广告踩过
一群鸽子不经意飞过头顶

听说家乡通了高铁
几个只在晚上上班的女子
收拾行李,要去更远的地方打工

广场上有人收紧了轱辘线
我像风筝似的身子摇晃了一下
又继续保持着平稳

《生命中不卑微的部分》

工地上老早就传来哭喊声
昨天,一个工人从十楼
掉落下来
这个时候,人一点都不轻微
一块安全生产重于泰山的铁牌
被重重地砸穿砸烂
家人们在附近搜寻着
他散落的东西
但又把哭声
这生命中不卑微的部分
撕裂着,抛撒在工地上

《父亲》

斟茶,倒酒
将各种食物摆上神龛
切记,要用双手端放

此时的父亲
坏脾气荡然无存
这个对家里的一切
享有强势支配力的男人
磕头,焚香
温顺地对待我们的祖先

之后他转过身
用严厉的目光看着我
“过来,跪下!”

《扫墓》

敬献花圈,肃穆,排好队
烈士们躺下几十年,依然队形整齐

默哀,用心交流。有人在生前
已知道会成为烈士。向义无反顾
三鞠躬。向光线背后的年轻面孔
三鞠躬。可以激动,也允许羞愧

翠柏挺直,如英雄们的脊梁
坟头的墓碑,红五星镶嵌在最高处
显得光洁。它离天空,雨水更近

路过空白的墓碑,脚步
要缓和。他们本来有名字
枪弹切断呼吸时,旗帜下的人们
互不相识。载舟的人衣服褴褛

现在茶花盛开,朝着坟头的几朵
承担更多的白,它根部有血
我们看不见。但要记得很久以前
大声说话都会致命,颜色决定生死

《我向这个世界深表臣服》

起早贪黑送孩子上学
不走后门,女儿两年换了三个班
为了生活,埋头做得罪人的工作
母亲没有工作和退休工资
外出,都会捡几个塑料瓶回来
惹我生气

我在单位做了个低级别小官
每月还二千五房贷,还十五年
还要把脸打肿,自掏腰包抽着好烟
摆着蛋疼的阔气

即便如此,晚上睡前
还要看看电视关心祖国
听说昨天我们的军机
被鬼子火控雷达照射
听说菲律宾总统到北京借钱
我抽掉半包烟
隔壁蹬三轮的李三哥
借着酒气把半块砖
丢进乡武装部后院

我理解李三哥,骂脏话是他生活中
唯一可以最奢侈的生活方式
而我即使在梦中
都只能把双手举过头顶
向这个世界深表臣服

《给斯图加特的女孩,小草》

你拎着大包小包,脚步匆匆
你的中国顾客正在微信上,左顾右盼
斯图加特,能容纳空袭后的废墟
也能容纳蚂蚁一样的人类
包括你,一个黄皮肤的中国女孩
此刻,你走过街头
一匹黑马,越过想象中金黄的原野

这个城市,曾被黑格尔冷峻地审视
同样被他审视的,还有身后
潮水一样的不同肤色人类,和爱情
世界是忙碌的,但不仅仅只有忙碌
“历史是一堆灰烬,但灰烬深处有余温”

你将蜷缩的身子装入温暖的床
这是你义工回来,对自己的最好关怀
卧室的门关上的时候
有一些小米粥的香味,弥散进来
在梦里,这种香味也弥散至
教堂、王宫、孤独的城堡

当你起来,窗帘拉开,阳光明媚
想起云南的一个小县城
正在黑夜中酣睡
昨夜,这个小城市的一个男人
对你说
祝你幸福,希望你得到所有的美好
你笑了笑,用德语回答:我会回来的
他当然不懂德语。而这却是多么美好

《小寒》

太阳到达黄经285°,像摘掉老花镜的老人
模糊地看着我们,喊不出名字,索性冷漠

我已关上了窗,生命的骨节有些痛痒
大雾的早晨,你对这个光秃秃的世界满怀深情
默念着一些话语,当我走近,却只有紧闭的嘴唇

有一些事物在我们之间往返,途经冰冻的一段
会缓慢下来,可以生一小堆火
暖一暖身子的背面,还有零星的话题

舅母家的炊烟四季不断,该去捡些柴火,枯叶也行
南方的地表还有绿芽,我们的手指要轻一些
浮在上面的,会更容易点燃

灶塘里的火苗舒展着身子
羊肉汤开始挤出气泡,地里的麦子都闻到了香
土壤藏住踮起的脚尖,它们的头偏朝家的一侧

后院的果树已经修剪,像剪掉指甲,不想缠住世间的纷扰
苍老的部分应该用稻草围住,这积累多年的温度来之不易
方圆十里
一百年前的天空飘过一束束一百年后的烟火

李光明

李光明 云南丘北人。有近百首诗歌作品刊发于《滇池》、《月山》、《文山日报》、《七都晚刊》、《鲁西诗人》等多种纸媒。

诗观 半杯浊酒煮岁月,一页白纸写苍生。

中文现代诗原创公众号面向所有中文现代诗人约稿。投稿要求:原创10至15首,简介、近照、诗观。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文现代诗编选及推广:张玉明

中文现代诗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文现代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