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3 安闯 中文现代诗

中文现代诗-张玉明微信号

中文现代诗 安闯卷

《梦中山行》

梦中的那座山,我的确未曾去过。
其山石、其丛林、其路径、其形状、其边缘,
都未取自我曾到临的某一处。
梦中有几个人,我唤出其中一个的名字,是她。
她回头,隔着遥远却又生动的距离。
其他人如淡淡水痕,面目不清,行为模糊。
无缘由,忽然降临此地,又会忽然撤退。
究竟怎样的心愿,会造就一处梦中的地域。
未可知,未有其实。
其实山不重要,环境风景不重要,
同行与理由不重要,惟恍惚的心境略重要。
梦不惟真,也并不是反对真实,
梦中绚烂,归于醒来之平寂。
而谢谢,终究使我梦后能够忆起。
此前,记得我要走出了那座山,
她仍要继续徘徊,于是我俩告别,又或不告而别。

《街头烤火》

街头烤火的人 不相识
事如树枝浮动
口述 让事实再次发生
却已无当初重量

那时天气寒
火焰代替人们向寒冷索求答案
街头烤火的人 环绕它们
说不清楚离谁更为接近

绕过一些人 穿过几个旧地点
我走向街头烤火的人 他们或蹲或坐
或站 扩大成一种流动的圆
把当前凝视成为陈旧和远方

过了一会 我转过身 让火焰
能够望我项背
我会离去 吸收了火光黄色温暖
以及一些足以被省略的聊天

街头烤火的人 在冬天也在春天
也在秋天 但在夏天似很难见
人们形如一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
如果我路过了 就停一下

《滴水节奏》

水龙头也许坏了
但它不会承认自身的坏
它说:我就是要滴水
一滴一滴,因为滴得快
已在卫生间连成一条长线

其实我,希望它慢一些滴
不仅是因为省水
而是希望看清上一滴
和下一滴之间
的时间

譬如雨点我从来就看不清
只能伸手去感觉得到
水渍不会击溃我的皮肤
只是让我理解平均节奏

带着水涣散的声音
而我的烦恼是:如何利用
那些被节省下来的水
它们沉默 如一项坏政策
已经在我的生活中施行
有一些铁锈静默的味道
但我不能静默且每天
都要想办法使用着
剩下的水

《为谁而鸣》

春天,一场寒雨连接另一场
困扰的不只是在枝头的灰色麻雀。
赶路的人,延缓了他与目的地
的约定时间。
雨水扩大中,人们以身躯之热
驱除前来击打的寒气。
是夜,长街上,倚火而暖的人
请放弃潮湿的木柴吧。
请看无尽细雨在空中的坠下
而雷声滚过天际下的每一张脸。

《翠湖一小时》

其实,水能掩去的,不只是平面。
夏季荷叶,碧绿耀眼之地,无水而污泥遍及。
其实,湖水撑船,船是漫之告别。
柳条万千,不过是季节的垂首。
其实,竹签想念遥远森林,我的饥渴嘴唇想念烤肉。

如何,群众自发的歌舞表演,喜闻乐见。
飞鸟鸣一曲轻音,返回空中视野。
如何,春风吹淡,红色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整齐字体在下午的余温。
如何,海鸥复归西伯利亚,遗留黄白鸥粪。

怎样,乞讨的人,不是坐着,就是跪着。
前来的人,前人的来,来的人前。
怎样,使我略伤感的,是曾多次环绕这里
而今就连脚步也未忆起。
怎样,红花蓝花,暗夜依旧璀璨。

《白雨》

首先是颜色,刹车灯
是一点红。暧昧的红,并不清纯,像涉世过深
的中年男女。雾气蒙蔽了视野
距离不再立体。迟缓无声中
世界不再依赖于
时间的推动。
这一切,多么像情感的堆积物融化心底
因为遇冷不断膨胀,不断模糊
不断触碰到遥远的边界。
我记得一颗水珠贴着玻璃的滑动
记得我的手指划出一张
湿漉漉的笑脸。它的笑
间接,充满省略,并没有不由自主。
而危险的时刻是在天空下
瞬间承受
太多雨点坠下换来的击打。
当我面对白雨,白天,白光刹那。

安闯

安闯 1993年出生,云南昭通人,现居昆明。参加第二届《人民文学》“新浪潮”诗会,作品散见《诗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等文学期刊。

诗观 写诗,是世界给予我们的一种可能。

中文现代诗原创公众号面向所有中文现代诗人约稿。投稿要求:原创10至15首,简介、近照、诗观。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文现代诗编选及推广:张玉明

中文现代诗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文现代诗

中文现代诗推荐公众号

大恺诗歌

大恺诗歌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中文现代诗微信公众号-扫一扫,关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