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ncn-20170619000525700-0619_05411_001_01p

世界南蒙古会议计划申请“内人党惨案”列入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

本月初笔者在日本东京先后参加了两场集会:6月1日世界南蒙古会议在参议院议员会馆举办的记者招待会;6月2日几个民主化团体合办的方政先生演讲会。方政先生是中国民运人士,1989年6月4日沿西长安街撤出天安门广场,为救一位女学生,被坦克辗断双腿。现居美国。

在这两场演讲会上,他们都介绍了关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的活动。世界南蒙古会议在记者会上宣言他们开始准备申请“内人党惨案”(指文化大革命时期对蒙古族的种族屠杀)列入为《世界记忆》名录。而方政先生跟其他民运人士一起已经申请了天安门事件列为《世界记忆》名录,目前从事收集资料、宣传等活动。

由于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预料上述两宗申请事项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可能性不高。但是无论是否被正式列入,这样申请活动都会发挥让中国国内外的更多市民知道团体的活动和主张的作用。确实在两场演讲会上日本记者们比较关心《世界记忆》有关的问题。

对于日本社会而言,目前支援中国的民主化、民族自决活动的日本人,大都是多年来一直支援这些团体人士的老朋友。要获得更多新支持者的话,他们必须要促进团结一致,而且要克服思想不一致,要统一想法。

例如世界南蒙古会议强调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大屠杀,是因为他们希望获得民族自决权。民运人士强调天安门事件是为了实现民主化的。虽然他们俩团体都批判中国共产党,但在其它领域上他们的想法不一定能相同一致。例如中国的民主化不一定促进蒙古族的民族自决。因为汉族的民意不一定欢迎异民族的独自步行。

目前民主化活动和民族自决活动上的共同之处,主要在于批判中国共产党。但是这样逻辑在包括日本的东亚地域很难获得更多的支持和支援。在日本的话,大多数中国专家(实业界、政界、学界等)由于对中国政府客客气气,不屑支援他们的活动,故主要是右翼等“嫌中派”支援他们的活动。虽然不少普通日人也对中国共产党抱有一定程度的反感,但大多数人不会关注“嫌中派”等政治味浓厚的活动。另外,不少“嫌中派”认为《世界记忆》名录之一的南京大屠杀完全是中方捏造的。随著进行申请列入《世界记忆》的活动,也有可能民主化、民族主义团体和日本人支持者之间产生矛盾,那么普通市民更会回避不谈。

在中国、日本等国家,国家权力往往轻视一个普通公民的人权和尊严。在那样环境下,普通公民也往往轻视其他人的人权和尊严。日本人往往以对照民族、对照国家的角度来批判中国共产党,而轻视受害者或者异见人士的人性。我认为在日本必须以对照国家权力和普通公民的逻辑来谈谈文革、天安门事件等,即首要努力让更多日本人了解蒙古的传统文化或中国普通公民的理想等,然后再谈理想状态被剥夺的悲剧。通过这样想法,我们日后或许可从同一个角度来谈谈南京大屠杀、蒙古族被屠杀、天安门事件等历史,而且会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

东网06月19日(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