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不断被炼狱洗礼的,散发腐朽而衰老气息的国度里,虽然人们习惯于沉醉与冷漠,但总有一些智者在反思劣根与渴望光明。窗外的世界早已日新月异,人们尽情地享受着自由的阳光,同时也刺激着炼狱里的觉悟者。

于是炼狱在发酵,智者在呼唤,勇者在抗争,此起彼伏,皆为自由平等,留下多少可歌可泣的灵魂?

鄙人不幸生于这斯,这时代,少年立志追求阳光,驱雾霾而见青天,苦读寒窗,投身于大义。然前途多艰,竟阅无数悲壮的人事而痛心,有心援救,却于无奈而痛心。

岁月如梭,回首往事历历,多少都成了我的不幸言中。

上世纪95年,我曾写过一篇《健民宣言》,主要是从民族文化思维出发,主张开民智以革旧布新,健全民族灵魂,走向文明。文中批判移民逃避,有句大概是说:如果哪个国家的华人聚居多了,那里的华人就必定会像欧洲犹太人一样被屠杀,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爱护与创造,而只知一味地投机与掘取。

98年印尼排华大屠杀发生了,非常血腥残忍。后来这些年,也有几次小规模的同样事件在其它国家发生。它深深地印证了我对民族文化劣根的理解,但却深深地使我痛心与恐惧,因为我看到了,却又无可奈何。

九十年代末(大概是99年),有一个来自松潘的朋友,叫王野(真名王新驰),曾是中学老师。他在北大到处“游说”,讲革命道理,社会问题,夜宿未名湖畔的树林中。之后把他接到我处居住半年余,期间让他专门负责各高校游走,以发现人才。同时告诫只能在高校论坛等活动中寻找,不必过于主动,大庭广众之下宣讲。但由于他很热情,没能把控好,而被北大的警察逮了一次,幸而第二天放人了。

后来他说要到外地发动底层民众,回其老家潍坊开始。本人告诉他没有市场,而且凶险。结果几年后听说他被当做精神病抓起来,也不知他现在是否安好?只是当时通讯落后,也没有确切地址,加上本人身无分文,无力营救,甚是痛心,至今常常令我难安。

08年底,正在努力推动北京律协直选的几十个律师们,再次掀起以参选代表为方针的争论。我告诉大家,那等于放弃有利关隘而讨封赏,迎敌过关。即便能够选上十个八个代表,也是根本无济于事,更何况未必能选上。一旦对方顺利换届,我们的推动将半途而废,就是失败,也必将迎来秋后算账,将有更多律师被打压。后来的事实是,推动直选的活动停止了,人们纷纷报名去参选了,也纷纷落榜了,绝大部分被严重打压了,有的根本不能执业。

至今,我还在为丧失大好时机而痛心,为被秋后算账而损耗人心和战斗力而痛心。这是缺乏战略思维的后果,急功近利的后果。

09年,我从一个朋友口中得知,许志永主持的公盟要开始吸收会员,并收取会费。我就对那位朋友说,公盟要出事了。结果仅仅半个月,公盟被封了,许志永被抓了。后来被罚款解散,许被判缓刑。本圈从此失去了一个重要平台和有利的发展。这是我们经验缺失的代价。

10年5月,北海银滩带头抗强拆村长许坤和代表高世福被抓了,后来都被判以莫须有的罪名。

在他们将要被抓之前,我叫他们三个主要人物赶紧到外地去打游击。可是许、高二人就是不信,总说我们又没犯罪,凭什么抓?我又告诉他们,抓到你们,什么罪名都好说,抓不到就是没有罪等等。他们还是不信,结果半个月内,双双落网,被判以非法经营罪。只有一个听话的外出工作了一段,回来后一直平安无事。

这是无知与固执而造成的痛苦与损失,让我深深地无奈而痛心。

这个抗强拆案件,当年十月取得全国鲜有的胜利,致使北海官场地震。后来,我反复告诉他们要采取措施乘胜追击,否则一旦对方稳固,还会进行强拆的。此事直到许坤四年刑满出来,我还在告诫他一定要开展相应行动,否则等对方回过味来,就要收拾你们了。还是没听进去。

直到去年的十月,我偶尔从朋友圈看到他们的信息,知道他们的危机很快就要来了。在三个联系工具上给他留言,一直未回。结果过完年后,那个曾经成功抗强拆的村庄,开始被逐个拆除了。这是自大无知的后果,实在令人哀叹!

13年冬天,我专门找许志永、胡石根等朋友一起谈过,提醒转变策略,否则就要出事了。我说同城饭醉已有一定规模,必定引来当局黑手,叫他转变形式,退居幕后等,可许志永总是以我们一切都是光明正大,一切都摆在桌面为由拒绝了。不幸的事在过完年后就发生了,被判四年“聚众”罪。这大概是轻信法律之过,令人扼腕长叹!

14年,发生了建三江事件,我在人权律师群里发表言论,认为建三江只是一个打击律师的试探开头,一定要集中力量打一个反击战,否则维权事业将会迎来冰河时期,会有更多的被打被抓(见附一)。试图推动反击战,但由于诸多原因(不细说了),不能开展好。结果律师们逐渐多事,直至709事件发生了,恐怖的扫荡,三百多人被抓捕施压,不少人被秘密关押审判。这大概是缺乏远见的后果吧!

15年春,我提醒过葛平,他一直没回信,又让杨子立提醒他。我判断葛平的救济线已经被盯上了,必须转变操作模式,最终应该还是没听进去吧。709案发时他也被抓捕了,后果可能大家比我还清楚。这大概是有大义而不设防线的后果吧!令人痛心!

15年,709案发前期,我看到消息,气势磅礴的周世峰自掏800万经费,推动维权事业,帮助因维权而陷入困境的家庭,大有一统江湖的气势。就对身边的朋友说,完了,周世峰要出事了。后来没多久,结果众所周知了,不但他本人出事了,整个律所以及多名重要人士都被抓起来了。

这是误判形势,急功冒进的后果,实在令人痛心!虽然他的道义精神非常可嘉,我们似乎不应该说什么,但是作为经验教训,以利将来,我们又有必要进行总结。他们误判形势,急于表现,是犯了兵家大忌。没有看清楚在这个连个人慈善都犯禁的魔窟里,怎能允许你明目张胆地叫板呢?

15年,709之后,我曾和一些律师朋友们说过,唐吉田明年将会出事,过年后与老唐碰面时,又当面说了一遍,尽管老唐很认可,也知道注重规避,令对方不好找把柄。但他还是出人意料地被车祸了,而且很严重,大腿骨破碎。这大概是祸从天降了。

从16年一开始,我就一直在驳斥江天勇的错误言论主张,告诉大家那样的话,打压只会越来越严重,那是自欺欺人,害人害己的,是会把全局带进深沟,把自己也搞进去的。在5月份给一个共同的老朋友发信说过(还保存),江将要玩完了。在他参见德国副总理之时,我也同样发出警报,江快要出事了。冬天,勇敢抗战的江天勇被失踪了。令所有的营救都为他而奔忙。我为失去勇士而痛心,更为失去一年前反击胜利的可乘之势而痛心。

这大概是图名利而贪功、有勇而无谋,刚愎而自用之过,以至于把一切不同意见者踢走挤走,最后剩下自己在玩,成为孤军,从而失去了被利用搅局的价值,因此我预见了他的危机。此等教训,不可不戒。

上个月中旬,我接到了一份陌生的封官邀请。问清楚他就是群里出现的闻达后,我明确拒绝了他,并告诉他这种做法很危险,肯定被盯上了,希望他立即停止盲目行为。但是他信心满满,还给我上课什么是最令人恐惧,又说他之所以能这么做的“秘招”等。但我没听出到底是什么秘招,最后我只能祝他顺利了。

可是仅仅过了两三天,就看到他在广东被捕的消息了。这就是缺乏常识和经验,盲目自信的后果,真叫人无奈。

这一桩桩事例,每一次被我的不幸言中,都是如此痛心。可它又告诉我们,很多问题都取决于自身,正如兵法所说“可胜在敌,不可胜在于己”。这都是值得我们学习总结的经验教训。

然而,我在二十年前还说过:如果这个制度继续下去,随着科技的进步,总有一天人们将被芯片植入大脑,以监视控制你的思想。如果再被我言中,那将是多么悲哀的日子啊?

2017.07.03

附一:

对于建三江的事件,我认为应该开展全面控告工作,启动司法程序与应有的维权程序,把他们非法剥夺律师会见权利、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主要人员拿下,给当地政府以最大的压力和教训,以敬效尤,尽可能地为以后的维权活动疏通道路。

此役对全国的维权形势极为重要,起到关键性的影响作用。败则大大挫伤维权士气,大大助长对方肆虐行为,必将各地效仿,成为维权界的灾难。反之、我方胜,则大大的鼓舞全国维权的士气?打击对方的士气,从而迎来维权事业的春天。

但是此事的前提必须各界同仁有一个坚定的认识——战斗到底,否则我们的畏惧与退却就会变成给对手最好的鼓舞与奖励,使维权进入冰河时期,更多的律师被打被抓。

其实此役的开头已经为我们创造了可以战胜的有利条件,因为他们黑的发亮,野蛮得发狂。同时又是正在逆时势而动,并大大地激怒了全国维权人士,挑战了文明社会的底线。所以此事对我们来说大有可为之处,不可错失良机。

望诸君明鉴2014.04.09

北京之春
2017年7月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