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80年9月7日在五届三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讲话中,反复强调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口号。这个口号79年开始曾在报刊上和党的文件中不断出现,尽管人们对这些原则有不同的看法,但是这个口号在79年确实被那些坚持极左思想、观点、坚持现代迷信,反对三中会议决议,反对思想解放的人们所利用。他们利用这个口号来指责关于真理问题的讨论,关于经济上的调整方针,关于落实政策,关于破除迷信,他们指责说有人在“砍旗”、“缺德”、“倒退”。

从这些方面来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口号在提出之后并没有起到多少积极作用,在79年和80年这都是一个消极的口号。在79年由于各种原则特别是由于“十一大”上通过的极左思想论还没有受到否定,更由于从地方到中央某些人还不能摆脱极左的影响,所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消极的口号竟被党中央接受下来,而且表现在决议中。这样一来,党的各级领导人,包括党中央的一些高级领导人,不管他们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个口号,他们几乎都曾在公开场合使用了这个口号。

除了做为一个重要的口号来进行讨论以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中,还包含着严肃紧迫的思想理论问题,这些问题也是“十二大”之前,和“十二大”上进行论争的一些主要问题。每个关心政治,关心马列主义理论的人都在注视着这场争论。

华国锋同志在过去几年里曾经明确公开的阐述了他的一系列观点,做为他的主要观点的反对者,我过去曾写了一些自己不同看法,今天我仍然要把自己的观点写出来。

关于“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一项,为首的一项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乍一听这项原则好象没有问题,但是回忆“十一大”决议,回忆华国锋过去一贯坚持的观点就不对了。

在党的“十一大”政治报告中,华国锋同志重点阐述了“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的观点。过去正是根据这个极左的观点才有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重点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文化大革命”。现在华国锋同志把“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当做四项基本原则的第一项来进行坚持,实际上这是“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他的前提仍是极左的“主要矛盾论”。这个观点完全不顾中国的历史特点和社会特点。中国过去有过漫长的封建统治历史,封建主义源远流长,中国在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之前,没有经过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这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最大特点。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所以在中国强大的封建残余,封建遗毒没有受到彻底的清除,这就要求我们特别注重反对封建主义的东西,在反对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时,必须把封建主义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资本主义放在第一位。相反的由于我国社会发展的特点。我们倒是应该特别注意学习继承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的人类宝贵的精神的和物质的财富,从中取得借鉴,取得启发。

极左的思想理论完全忽视中国社会发展的最大特点,提出了极左的“主要矛盾”论,把在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说成是主要危险。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特点和社会发展的特点规定了在中国民主革命胜利之后根本不存在复辟资本主义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主要危险和主要矛盾。实践已经说明中国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已经是肯定无疑的了,在发展社会主义的过程中,最大的危险是打着“反对资本主义道路”的极左的干扰和破坏。如果说有倒退和“复辟”,那也只有封建主义,专制主义性质的倒退和“复辟”,而根本没有什么资本主义“复辟”的主要危险。

把资本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道路的矛盾说成是我国主要矛盾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出于片面的认识,还有一种是出于他们推行极左路线的需要,他们需要用极左的思想理论去把党内坚持正确意见的反对派当做“走资派”来打倒。

华国锋同志在“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基础上提出“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实际仍是坚持极左的观点。

从忠于毛泽东看华国锋

华国锋讲的四项原则之一是“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则”但是通观全篇,他的重点是“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原则。讲话中单独提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引用马列语录的地方一处无有,而单独引用毛泽东语录和提及毛泽东思想则不下六处之多。当然在一次讲话中谁也不能要求平均引用过去领袖的语录,但华国锋同志担任党的主席之后孤立的突出毛泽东,已经达到了十分反常的程度。在全国第二次农业学大寨会议的讲话中,他一口气引用了十几条毛泽东语录,但是马列则一句没有。如果说我们现在主要是解决中国问题,所以要引用中国过去领袖的语录,那么为什么刘少奇和周恩来同志的语录也一句没有呢?如果说过去犯过错误,那毛泽东的错误不比刘少奇周恩来多很多吗?华国锋同志在不久前还十分起劲的批刘少奇同志为“死不悔改的走资派”,为什么今天刘少奇同志平反了,自己竞不置一词呢?为什么直到今天还如此的推崇、捧颂毛泽东呢?为什么厚此薄彼呢?这是无意中造成的,还是带有一种偏见。毛泽东亲自培养的接班人华国锋现在是否仍然无限忠于毛泽东及其所代表的极左思想和路线呢?是否仍陷在现代迷信中不能自拔呢?是不是对全国的思想解放活动还有抵触?华国锋同志到底是否适合担任党的最高领导人?关于这些问题应该在十二大前或十二大上弄清楚。否则全国人民不放心。

关于“坚持毛泽东思想”

“坚持毛泽东思想”是华国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中的最主要的内容。华国锋在讲话中极力突出“毛泽东思想”。在讲经济建设时他强调要坚持贯彻执行“毛泽东思想”,在谈到工作中的错误倾向时,他首先指出这是因为“我们违反了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则”,说明过去的错误和毛泽东思想毫无关系。在讲到选拔干部时除了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外,不只一次的引用了毛泽东语录,以示要按照毛泽东的教导,按照忠于毛泽东的标准来挑选干部。在讲话的最后一段还提出了要高举“毛泽东思想革命旗帜”。在这次大会所有公布的讲话中,象华国锋同志这样突出“毛泽东思想”高举“毛泽东思想革命旗帜”的还找不到第二个人。

毛泽东逝世以后,华国锋曾把“毛泽东的旗帜”举得最高最高,直到80年9月7日的人大会议上他还把“毛泽东思想的革命旗帜”举得最高。我们现在要不要高举毛泽东思想这面旗帜,特别在即将召开的十二大上要不要继续高举,这是人们所普遍关心的问题。

不同的人对“毛泽东思想”有不同的理解。我们要理解华国锋所坚持的“毛泽东思想”,只能从他历来坚持的观点,特别是最近几年所坚持的观点中去寻找。

华国锋同志在“十一大”政治报告中十分明确的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说成是毛泽东创立的“思想理论”。并指出这个“伟大理论指明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道路。这是当代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成果。”华国锋同志指出的“十一大路线”和社会主义时期的总任务都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指导下制定出来的。很显然在十一大政治报告中是把“继续革命论”当做在社会主义时期毛泽东思想最主要的核心内容。

而“继续革命论”不管是从他对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分析,还是对主要矛盾的分析,以及制定的基本路线,和革命的性质、动力、对象来看,这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极左思想理论。根据十一大政治报告,一度指导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那种“毛泽东思想”只能是极左思想。这已经历史地写进了中国共产党的“九大”和“十一大”的决议中,不是任何人可以涂抹掉的。

有人说毛泽东思想不只是毛泽东一个人的思想,这当然是对的。但是毛泽东思想首先是毛泽东所代表的那种思想。如果排除了毛泽东所代表的影响极大,持续时间很长的一种指导思想,那么“毛泽东思想”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人说毛泽东思想主要是实事求是,我认为这说法不全面,毛泽东思想在民主革命时期曾是包括实事求是,但到社会主义时期,已经很不实事求是了。而且毛泽东思想首先是一种政治思想,政治思想有鲜明的历史性,社会主义时期的毛泽东思想,是针对社会主义时期建立起来了,这就是“继续革命论”的极左思想。在“十二大”决议中我们不应该再把这种思想当成指导思想。

让我们和毛泽东以及他所代表的思想分手吧,民主革命时期早已过去,社会主义时期的毛泽东和他所代表的思想是我国今后几代人的批判对象,人们将永不忘记这一体系带来的巨大灾难。

评关于“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华国锋的所谓“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思想呢?按马克思和列宁的定义专政是一种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按照过去的提法专政的对象是阶级敌人。华国锋在十一大政治报告中说:“把专政矛头对准反动阶级包括地主、富农、反动资本家”。但是我们知道现在我国已经消灭了剥削阶级,地主、富农大部分也已经摘帽。那么专政对象到底是谁呢?要把专政矛头对准那个“反动阶级”呢?

华国锋在“十一大”政治报告中强调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而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指出了“死不悔改的党内走派的确是复辟资本主义的主要危险”。从这里我们当然可以推论,华国锋同志现在所坚持的“无产阶级专政”就是要对党内的“资产阶级”、“走资派”实行“专政”,因为他们是“主要危险”,是唯一剩下来的“反动阶级”。所以说华国锋同志现在所要坚持的“专政”还是“全面专政”的思想,这是“十一大”以来华国锋主要政论的必然引伸,而“全面专政”是一种乱党,乱国的极左思想理论,这是我们应该坚决反对的。

我们还可以从一般的道理来进行分析。华国锋同志为什么到了80年还要“坚持……专政”这个基本原则呢?为什么四项原则中不把坚持民主,坚持法制,坚持科学,当做原则来坚持呢?不管从那种角度来看“坚持社会主义法制”的原则,要比“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这个口号更正确,更切时,更不容易受到歪曲。为什么华国锋同志在“四项基本原则”中却要捨“法制”而取“专政”呢?看来很可能华国锋同志对社会主义必不可少的法制,还不那么欣赏,甚至不可还有点抵触,而对不受任何法制约束的“专政”倒是恋恋不舍。无怪乎华国锋同志在担任公安部长的时候,非法错关、错抓借判了那么多无辜百姓和思想解放的先驱者。

在史无前例的十年中,极左路线的推行者们,在“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下,对大批正直的人们实行迫害和专政。在过去的十余年实践中“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和“坚持全面专政”这些口号,实际上起到了破坏和干扰社会主义法制和社会主义民主的作用。人们现在当然希望重新审查这些口号,并将这些口号从“四项基本原则”中除去。

评关于“坚持党的领导”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国曾经突出了“加强党的领导”的这个口号。在这个口号掩盖下,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现象逐步发展起来,从地方到中央几乎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到多级党委,各级党委又把权力过分的集中到主要负责人手中。人大、政协、民主党派、政府、工会,形同虚设,可有可无。在“文化大革命”中,“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口号,更使民主、法制和国家机构受到摧残和破坏。个别党的领导人发展了专断独裁的家长作风,严重的压抑了党内外积极性,更加严重的是给一些关心党的事业,能够实事求是向党提出意见,提出批评的同志加上了“反对党的领导”“反党”的罪名,破坏了民主,也破坏了法制。

当前的问题并不是出现了要求摆脱党的领导的倾向,而是党的领导干扰了一些不应该干扰的事,领导了一些不该领导的工作,而在应该由共产党领导的一些方向、路线、政策、方针等问题上,又出现了一系列的失误。在一段时间,宣传“坚持党的领导”的口号,实际上已经成了坚持错误领导,坚持错误的路线和政策的一种手段。我们目前的任务是改善党的领导,纠正党的失误,弥补党的缺陷,清除党内极左思想和极左路线的影响,明确共产党在我国政治生活中的分工和应该受到的制约。

只有改善党的领导,才能充分发挥党的领导的作用。

共产党对我国的领导,已经写入了我国的党法,而且共产党已经掌握了过多的领导权。在这种情况下就更不应该由党的各级领导机关,由党掌握的舆论工具,把“坚持党的领导”作为一个基本原则口号来进行更多的宣传。共产党的领导不应该由共产党自己来经常的宣传。

1980年9月

(《狱中上书》,孙文广/著,香港夏菲尔出版社,2002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