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弯下腰, 轻吻着母亲的额头。 一滴滴泪,落在八旬老母稀疏的白发上。

“妈妈,我回来了。”

母亲吃力地望着他。这些年想儿子,几乎哭瞎了双眼。她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微胖的中年人和记忆中瘦削的青年人连在一起。

“妈妈,是哥哥。哥哥回来了,”妹妹在一边抹着泪说。

母亲抬起颤抖的手,伸向他。他小心翼翼地握住那只虚弱的手,贴在脸颊上,左边,右边。

母亲终于认出了他,老泪纵横。

他哽咽难言。

十六年前,他一夜之间上了黑名单,从此在全世界流浪。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过世。母亲独自将他们兄妹带大,一生吃苦受累,老年也没有享福。

“妈妈,我是不孝之子,对不起您,”他在母亲的病床边跪下。

经过多方面的交涉,此次得允回来与母亲一见。他真想留下来,陪伴照顾她,弥补无尽的缺憾。他明白,这可能是最后的相聚了。他更知道,胡同口站着的,不是儿时卖冰糖葫芦的大爷,而是跟踪他的便衣。

他是不能久留的。小憩数日,他又要去天涯海角,过流亡者的生活。

他在哭,却想笑,因为这一刻,他在母亲身边。

************************************

2005年5月25日

《巫一毛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