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产生首批政治犯,“双学三子”被判即时入狱

Share on Google+

香港“双学三子” (学民思潮、学联)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涉及三年前公民广场案,遭律政司申请刑期覆核,上诉庭周四(17日)判三人囚6至8个月,即时入狱。香港众志常委周庭表示三人将会提出上诉。

纽约时报8月15日曾发表社评,表示如果双学三子被改判监禁,他们将成为香港首批政治犯,事件将成为香港现代史上的一个分水岭,进一步引发外界对中国对香港意图的警觉,而曾以司法独立广受赞誉的香港法院,正在受压成为中共的工具,一国两制的承诺在让路于一国一制的现实。

由21名来自英、美等国的前高官、国会议员、律师及知名公民社会领袖,共同发起联署声明,谴责黄3人被囚决定。联署人包括英国前外相聂伟敬,5名英国上、下议院议员,及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等。

纽约时报评论版编辑Bari Weiss前日更刊登署名文章,以《香港民主派应获诺贝尔和平奖》为题,向诺贝尔委员会倡议,将香港首批良心犯黄之锋3人纳入诺贝尔和平奖候选名单。作者又指,3人处境有如曾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哈维尔及昂山素姬等抗争者先驱,双学三子的抗争行动,无异于其他积极推动中国专制政权,履行国际及政治义务的重要国际领袖,认为3人获颁和平奖可壮大他们的力量。

数以万计的香港人星期天下午冒着35度的高温和高湿走上街头,参加社民连等多个政党和团体发起的从湾仔至中环终审法院的大游行,声援过去一周被上诉庭改判加刑监禁的闯公民广场案双学三子及闯立法会案的13名抗争者,抗议政府政治检控,撕裂社会。游行组织者表示,这是2014年占领运动后,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

▲美国之音(VOA)8月17日报道:美议员谴责香港判处学运领袖监禁

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左起),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前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美国之音汤惠芸摄)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鲁比奥参议员和史密斯众议员发表声明,谴责香港法院将民主派前学生领袖判处6至8个月监禁。

香港法院星期四就2014年“公民广场案”刑期复核作出判决,民主派学生领袖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分别被判处6个月、7个月和8个月监禁。

鲁比奥参议员说,这三人是令人敬仰的民主领袖,不是应该服刑的罪犯。史密斯众议员说,重判显示了北京施展的重手法,是企图打压香港下一代的民主运动,破坏了北京所说的“一国两制”。

人权观察也对这三名民主人士的被判刑提出批评。

“公民广场案”是指2014年9月26日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号召学生冲进港府旁边“公民广场”示威,争取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长官选举的“公民提名”、废除香港立法会功能组别等民主行动,被视为“雨伞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黄之锋等三人被控“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等罪名,去年原讼法庭判处黄和罗80及120小时社会服务令,周被判处入狱3周、缓刑一年。黄罗二人已完成社区服务。

但香港律政司认为原讼法院对三人量刑过轻,向上诉庭提出复核刑期,要求判三人即时监禁。

香港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在判词中写道:“香港近年弥漫一股歪风,有人以追求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驶法律权利,而肆意作出犯法行为,不但拒绝承认其违法行为有错,更视之为光荣及值得感到自豪的事情。”

杨振权称“公民广场案”是“表现上述歪风的极佳例子”。

在判决宣布前,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已经预料到将被判入狱,并分别在脸书和香港媒体端传媒上发表陈情书。三人均表示,希望香港人仍对民主运动抱有信心。

罗冠聪写道:“面对窘境,我们以何突破?也许,勇敢做好本份,不畏惧,不自怜,不犬儒,是一帖良方。没有标准答案,只有每个人尝试,遍体鳞伤,找出属于香港人的路。”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17日报道:香港法院改判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入狱:你要知道的六件事

香港高等法院上诉法庭就2014年“冲击公民广场”案的刑期复核宣判,前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前常委罗冠聪、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被改判监禁。

“冲击公民广场”事件发生在学生罢课行动的尾声,而这最终为“占领中环”争取普选运动长达79日的堵路抗议拉开帷幕,即后来所称的“雨伞运动”。

香港律政司认为原审判刑过轻,高院上诉庭星期四(8月17日)裁定黄之锋由社会服务令改判监禁六个月,周永康从缓刑改判监禁七个月,罗冠聪从社会服务令改判监禁八个月。

非建制政党批评特区政府政治迫害;一些建制派议员认为法院“拨乱反正”;亲警察“蓝丝带”阵营批评判刑过轻,“法院徇私枉法”。观察人士认为这次判决已损害香港的国际形象。

学联前副秘书长岑熬晖旁听后在高院外宣读周永康、黄之锋与罗冠聪听判前所拟声明,表明将上诉至终审法院。

黄之锋在判决前夜对BBC中文网表示,上周高院上诉庭开始审理2014年6月“反东北发展”示威者冲击立法会事件的刑期复核时,意识到自己也将因“冲击公民广场”案而入狱。

香港法院为何会改变判刑?

“冲击广场”案发生将近一年后,管理检察工作的律政司于2015年8月底正式起诉黄之锋、周永康参与非法集会罪;起诉罗冠聪煽惑他人参与非法罪。

去年7月下旬,东区裁判法院裁定三人有罪;8月中,东区裁判法院判处黄之锋80小时社会服务令;判处罗冠聪120小时社会服务令;判处周永康监禁三星期,缓刑一年。

律政司不满判刑提出复核,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张天雁9月驳回律政司申请,律政司继而上诉高院。在此期间,黄之锋与罗冠聪已服刑完毕。

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上诉庭法官潘兆初与上诉庭法官彭伟昌组成的合议庭星期四宣读判决书。其中,杨振权说:“本席认为以控罪的性质、犯案手法和三名答辩人的态度,社会服务令或缓刑令都是违反判刑原则及极为不足的判刑,绝不能反映控罪的严重性。”

杨振权法官还说:“香港社会近年弥漫一鼓歪风,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为借口而肆意作出违法的行为。有人,包括一些有识之仕,鼓吹‘违法达义’的口号、鼓励他人犯法。该等人士公然蔑视法律,不但拒绝承认其违法行为有错,更视之为光荣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为。该些傲慢和自以为是的想法,不幸对部分年轻人造成影响,导致他们在集会、游行或示威行动时随意作出破坏公共秩序及公众安宁的行为。”

潘兆初法官说:“原审裁判官判处答辩人等社会服务令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并且是明显过轻;上诉法庭需要干预。”

“答辩人等不能说他们是因为行使集会、示威或言论自由而被定罪和判刑。 (事实上??,他们在案发前刚刚完成在政总前地外、添美道的合法集会。)他们之所以被定罪和判刑,是因为他们僭越了法律的界线,以严重违法的手段,自己强行非法进入或煽惑他人,当中包括年轻人及学生,强行非法进入政总前地一个当时他们和其他示威者在法律上都没有权利可以进入的地方,而干犯了参与非法集结或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

判决有什么直接影响?

根据香港《立法会条例》,如候选人被定罪,并被判处为期超过三个月而又不得选择以罚款代替的监禁,不论是否获得缓刑,五年内都无资格参选立法会。有关区议会的选举也有类似规定。

今年24岁的罗冠聪去年被判社会服务令之际正在竞选立法会直选议席,最终在港岛选区高票当选,20岁的黄之峰也成为了议会工作团队成员,但罗冠聪在上月中旬因宣誓风波系列案件被褫夺议席。

而在此之前,黄之锋曾试图提起司法复核诉讼要求将参选香港立法会的最低年龄从21岁降低至18岁,与投票年龄一致,但被高院拒绝受理。

如果星期四的判决不被终审法院推翻,三人将受制于此参选限制。中共《人民日报》客户端报道判决时专门提到:“此次改判后,三人已无法参与明年初将要进行的立法会补选、2019年区议会换届选举、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

“将要进行的立法会补选”实际上与目前因宣誓风波系列案件而出缺的六个议席有关,而港府实际上并未明确定出补选日期。

将于星期五(18日)在监狱中度过27岁生日的周永康在被改判监禁前,于去年9月入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一年制城市设计与社会科学硕士课程。目前未知判刑对其学业有何影响。

特区政府以司法作“政治迫害”之说有根据吗?

路透社引述一名不愿具名的香港特区政府“高层消息人士”说,检察官原本“并不主张进一步推进案件”,但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坚持上诉。

律政司星期四晚发表声明说:“律政司留意到社会上有部分人士指本案的检控有政治目的,甚或是政治迫害。此类指控全无基础,更漠视本案客观存在的证据。”

“律政司只是依据《检控守则》、适用法律和证据处理刑事案件(包括本案)。再者,香港特区司法独立的情况不可能被质疑。从判案书的理据可看出,法院纯以法律角度处理本案,不可能存在任何政治动机。”

为何说这次改判对香港国际形象有害?

香港中文大学资深政治学者马嶽教授对BBC中文网说:“今天的判词给人的感觉还是非常保守的,对这些国际社会上相对会予以同情的,争取民主、表达自由等价值,都视而不见……这让香港在国际舆论上予人保守和专制城市的感觉。”

“这个星期的判刑让人对‘一国两制’,还有现在香港还存在着多少法治、司法有多独立,信心是受到了很大打击。我也相信这对香港在国际上作为自由城市的形象有着很大的影响。”

马嶽教授说:“‘雨伞运动’是全世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黄之锋其实已在国际社会上被视为香港年轻抗争者的代表。这(判刑)很快就已经在国际媒体上得到一个非常大的回响。”

政治学者马嶽:法院改判学生领袖监禁不利香港国际形象。

国际特赦组织在香港的中国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对BBC说,这次判决有着报复的味道,将对香港社会造成“寒蝉效应”,影响香港民众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在判决前一天就已发表声明。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香港当局自始就不该以和平抗议行为起诉这三位学运领袖。”

“律政司以牵强理由提出刑期覆核,并非考量公共秩序,而是一种心虚的政治动作,目的是阻止这三人参选立法会,同时吓阻未来抗议活动。”

在去年总统大选中一度被看涨的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鲁比奥(Marco Rubio)批评香港法院判决“可耻”,展示了北京对香港的强势手段,旨在摧毁香港下一代民主运动,损害“一国两制”。

去年11月,黄之锋访问美国时曾与鲁比奥会面。其后鲁比奥与另一名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其中要求惩处任何打压香港基本自由的中国大陆与香港特区官员。

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星期四也发表声明,表示注意到香港高院的有关判决,并希望判决“不会阻碍日后正当的抗议”。

“英国始终是和平抗议的坚实支持者,我们相信香港的年轻人能在政治中发声至关重要。法治在支撑着香港的生活方式。”

本地政界有何反应?

黄之锋、罗冠聪所属政党香港众志“强烈谴责特区政府滥用司法程序,打压异己”,并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以来,“特区政府不断限制公民及政治权利,大批青年异见者沦为政治犯”:

当年“占领中环”示威主要发起人之一——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庭——对三名学生领袖入狱感到“痛心”:

民主党与公民党分别批评港府“穷追猛打”,只会扩大社会撕裂,促请港府停止政治检控。

建制派第一大党民建联主席李慧琼对香港媒体说,三名学生领袖的徒刑量刑合适,向社会发放清晰的信息。她说社会上不少人认为抱着崇高理想即可漠视法律,要是不重罚,对社会有危险。

兼任立法会议员与港府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称,这次改判刑罚有阻吓力,并说《国际人权公约》也有提及,行使言论自由时得负责人与合法。

整个下午在高院外守候的亲警察、亲建制团体保卫香港运动则仍然认为判刑过轻。该组织的示威者闻判后批评法院“徇私枉法”,并指责三名学生领袖是“洋奴”、“汉奸”,任何人不喜欢中共领导,就该“滚出香港”。

“冲击广场案”改判与“台独”何干?

黄之锋自“雨伞运动”以来曾数次到访台湾,与“太阳花学运”成员和曾在台湾教书的流亡六四学运领袖王丹交流。《人民日报》客户端报道指责,“黄之锋则多次与‘台独’势力和国外反动势力串联,发表‘港独’言论”。

台湾总统府发言人林鹤明星期四傍晚表示,对于香港法院的裁决,“我们感到相当遗憾”。

林鹤明还说,言论自由、集会自由与司法独立,更是港府对香港居民的庄严承诺,港方应该认真看待香港人的热切期望,并以耐心与多元社会进行真诚对话与沟通。

“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与陈为廷也先后表态。陈为廷批评香港司法“迎合大陆”,而林飞帆则表示无言以对,祝愿三人平安出狱,又贴出此前周永康、黄之锋、罗冠聪到台中出席其婚礼的照片:

黄之锋一行4月初出席过这场婚礼后,到台北出席了声援民进党前党工李明哲的活动。

执政民进党的声明则说:“回顾台湾民主化历程,民进党了解,拥有真正的集会与言论自由是推动政治改革的重要一步。许多民主人士曾付出心血和惨痛代价,换得今日的民主成果。我们理解民主道路的艰辛。”

“愈严厉的压制,只会激起愈多的反抗。民进党呼吁,港方须以包容和开放的态度,透过对话和沟通,正视香港青年追求民主自由理念的呼声,勿擅以严峻的法律,阻碍香港人民追求更大的民主自由空间。”

▲德国之声(DW)8月17日报道:“双学三子” 判刑即时入狱 支持者感悲愤

“双学三子” ( 学民思潮、学联) 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涉及三年前公民广场案,遭律政司申请刑期覆核,上诉庭周四(17日) 判三人囚 6 至 8 个月,即时入狱。香港众志常委周庭表示三人将会提出上诉。

(德国之声中文网)三人听取判决后表现平静,并于犯人栏内低声谈话,黄之锋及罗冠聪分别向女朋友微笑,而周永康则向旁听席的父母点头微笑。当惩教署人员带走三人时,他们向庭内多人挥手道别。旁听的公众人士得悉判决后,高呼 “政治检控可耻、政治检控可耻、律政司可耻”,又有人大喊“shame on justice”,有声援者禁不住落泪。

滥用法庭作为检控武器

由于前天反对新界东北发展案中13名被告均被加刑监禁,外界早已预测三子难逃牢狱之灾。三人在判决前表现颇为坦然,时而面带微笑,陪同他们到庭候判的父母、女朋友及一众社运战友却神情哀伤,不少更满眼通红。独立议员毛孟静在判刑前对德国之声表示, 她听闻判刑在半年以上,随即流下泪来。判刑后,毛表示对判决感到十分难过,认为是香港政府滥用法庭作为一个检控的武器,去打击公民抗民的年青人。毛坦言担心政府的检控加刑将不断持续,像骨版效应,誓要把抗民命者都送进监狱。然而,毛孟静认为,政府一连串的严刑拘控将不能阻吓香港年青人坚持争取民主自由的意志。

“双学 ( 学民思潮、学联) 三子”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于2014年于立法会号召重夺公民广场,掀起2014年伞运动的序幕,3人其后分别被裁定非法集结、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成,判罚社会服务令及缓刑,毋须入狱。然而,律政司不服刑期过轻,向上诉庭要求将3人即时收监。案件今午宣判。上诉庭改判黄之锋入狱半年,罗冠聪入狱8月,周永康入狱7月。

最终黄被判入狱6个月

上诉庭法官杨振权指出,根据《公安条例》第18条非法集结罪名最高可被判处监禁3年,上诉庭考虑是次刑期覆核由律政司提出,加上黄、罗二人已完成社服令,因此获扣减1至2个月刑期,最终黄被判入狱6个月、罗冠聪入狱8个月、周永康入狱7个月。

“夺”字已经有暴力意思

副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在上诉庭陈词指,重夺公民广场“夺”一字具有暴力意思,3人虽然没直接使用暴力,但三人明知硬闯广场的后果必然会令暴力发生,导至保安们受伤。代表黄之锋的石书铭大律师强调,黄之锋未能预计暴力发生,惟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闻言即指“重夺公民广场个‘夺’字已经有暴力意思。”判词又指,近年香港弥漫一股歪风,有人以为追求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驶法律权利而肆意作出违法的行为,鼓吹“违法达义”的口号、鼓励他人犯法“。杨振权指,该等人士公然蔑视法律,不但拒绝承认其违法行为有错,更视之为光荣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为。该些傲慢和自以为是的想法,不幸对部分年轻人造成影响,导致他们在集会、游行或示威行动时,随意作出破坏公共秩序及公众安宁的行为,并形容”本案是一宗表现上述歪风的极佳例子“。

周永康的母亲得知裁决后,一度情绪激动嚎哭。而周永康父亲表示,儿子是为了香港有更好的未来,不是为自己的利益出发, 因此为儿子及黄之锋、罗冠聪的行为感到骄傲,没有后悔支持他们。周爸爸表示18日是周永康生日,一家人早于16日与他预祝生日,又呼吁大家遥远祝福他。

3日内已有3名重要成员身陷囹圄

连同日前反东北拨款示威案,同样被律政司要求覆核刑期而判囚13个月的香港众志常委林朗彦,香港众志3日内已有3名重要成员身陷囹圄。香港众志发表声明,批评特区政府滥用司法程序以打压异己,重申会沉着应对,恪守非暴力原则,与香港并肩同行,共同争取民主自由。

声明指出,当日学生已尝尽体制内所有可行方法,才采取公民抗命运动,争取空间与政府展开对话,然而政府仍对民主诉求置若罔闻,律政司现加以暴动比喻他们的行动,是对所有曾经参与“雨伞运动”的人士莫大侮辱。

声明又指,罗冠聪及黄之锋过去一年已按程序完成社会服务令刑期,并在立法议会及社区内真诚为其政治理念服务香港市民,然律政司以覆核刑期为由,存心要令三人身陷囹圄。声明又谴责特区政府滥用司法程序,打压异己,使大批青年异见者沦为政治犯,强调为献身香港民主,纵四面牢狱亦不会消磨意志。

香港众志常委林淳轩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判决后众志的成员心情都异常难过,然而他们会重整心情,勇敢面对挑战, 沉着应对,恪守非暴力原则,与香港市民争取民主自由。林表示, 香港众志在失了三名猛将,的确损失重大。然而,在日常运作及部署上都会如常操作,未来他会与另一名常委周庭将会担起香港众志的对外工作及策划。

早前罗冠聪及另外三名议员因立法会宣誓风波被取消议员资格,而黄之锋也积极考虑明年参选立法会选。然而,根据法例,只要被判入狱超过3个月,未来5年均不能参选,包括立法会补选。而黄之锋在此案判入狱半年外,他尚涉占旺清场的藐视法庭案,黄已认罪,正等待判刑,故他在这案外,仍要面对另一案的判刑。而周永康原准备到美国升读博士的计划,全都因今天的裁决而受影响。

引起社会不服气情绪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从东北土地发展及本案的判刑来说,反映香港政府希望改变过往英殖民时代对政治及公民反抗一向较宽松的判量做法,,把以上两个案件等到“打刧和暴力罪行”看齐,确实令不少人感到灰心失望。然而,钟剑华认为,在七名警员打伤占中人士的个案中,政府却处处维护,争取减;对这班学生当日虽然有冲击行为,却没有指向性及目的性却判以严刑;相信会引起社会一股不服气情绪,拉阔了社会的对立会,对政府的管治是完全没有益处。

▲纽约时报8月18日发表BARI WEISS文章: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在这里,建议将于下月开始接受提名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考虑一下三个年轻人,他们在今天早些时候成为了香港首批政治犯。

2014年,这个勇敢的三人组参与领导了后来被称作雨伞运动的大规模政治抗议,以保护香港的自由不受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北京方面的侵犯。去年,和安德烈。萨哈罗夫(Andrei Sakahorv)、瓦茨拉夫。哈维尔(Vaclav Havel)、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及之前很多异见人士一样,他们受到莫须有的指控(非法集会)、被判罪名成立并完成了对他们的惩罚。

但今天,香港律政司断定,这些惩罚过轻。

14岁时便登上香港政治舞台、现在是该地区民主运动的代表性人物的黄之锋(Joshua Wong)被判处六个月有期徒刑。罗冠聪(Nathan Law)和周永康(Alex Chow)分别被判处七个月和八个月有期徒刑。三人的政治生涯都才刚开始,但新做出的判决禁止他们在接下来的五年里竞选公职。

正如黄之锋在宣判前对《纽约时报》的一名记者所说:“政府要阻止我们参选,直接地打压我们的运动。”他接着表示:“法治在香港已变成法制。”一点没错。

他们被判入狱的影响巨大。自20年前英国将曾是其殖民地的香港的管辖权移交后,这座城市一直按“一国两制”的原则运行。但这越来越像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这个结果不仅是对这三名和平的亲民主活动人士或言论自由的嘲讽,也是一个非常清晰的迹象,表明北京的政治命令正在侵蚀香港的司法系统,而司法系统对香港的自治至关重要,”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说。

黄之锋的挚友、雨伞活动的一名主要活动人士林淳轩(Derek Lam)在从香港打来的电话中说得更加直白:“香港的法庭是中国政府的奴隶。”他接着表示:“法官不承认民主、自由和人权是黄之锋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坚持认为他们是在煽动暴力。”

渴望成为一名牧师的林淳轩可能很快也会面临同样的指控:下月,他将迎来对他在2016年的一场抗议中所扮演角色的判决。

“我很心痛。今天所有朋友都入狱了。我下月可能也会和他们一样,”他对我说。“但我们永远不会后悔做过的事情。我们做的是对的。这是真的。我们会坚持下去。”今天,罗冠聪、周永康和黄之锋也表现出了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正如刚刚20岁的黄之锋在被监禁前在Twitter上所说的:“能关住我们的身体,关不住我们的思想!我们想在香港实行民主。我们不会放弃。”

这些年轻人正在发动的这场斗争,远远大于他们的未来,甚至比香港本身更大。他们和其他著名的运动领袖一起,逼迫实行威权主义的中国履行自己的国际和政治承诺。几个大卫能追究歌利亚的责任吗?(圣经故事中,英雄大卫杀了巨人歌利亚——译注)向他们颁发诺贝尔奖可能会起到帮助作用。

▲美国之音(VOA)8月18日报道:纽时倡议提名遭监禁香港双学三子诺贝尔奖

香港前学生领袖罗冠聪、黄之锋和周永康(左起)在走进法庭前

香港 —香港主导2014年9月争取真普选占领运动的三位前学生领袖星期四被高等法院上诉庭裁定改判6至8个月监禁后,美国纽约时报发表署名评论,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提议,在下月接受提名时,将香港首批良心犯“双学三子”考虑为人选。

纽约时报评论版编辑巴瑞。魏斯发表的题为“授予香港民主人士诺贝尔奖”的署名评论表示,14岁便涉足香港政治运动、被视为香港民主运动标志人物的黄之锋,与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和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作为“勇敢三子”帮助领导了被视为抵抗北京干预、捍卫香港自由的雨伞运动。

评论表示,像萨哈罗夫、哈维尔和昂山素姬和许多异议先驱一样,他们被控“非法集会”,被定罪,并接受了“惩处”。但是,香港政府律政司断定对他们的惩罚太轻。

评论还表示,三人被改判囚禁,使他们未来5年不能参选公职,而监禁他们具有里程碑式的影响,令一国两制越来越沦为空洞的口号。文章引述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女士的评论表示,上诉庭的令人感到痛苦的裁决清楚表明,北京独裁政权在侵食对香港高度自治极为重要的司法制度。

文章强调,这些年轻人正在发动的这场抗争,远远大于他们的未来,甚至香港的自身。他们和其他知名的运动领袖一起,逼迫威权主义的中国履行自己的国际和政治承诺。评论将双学三子比喻为圣经故事中的大卫,中共为巨人歌利亚,称几个大卫能追究歌利亚的责任吗?向他们颁发诺贝尔奖将会有帮助。

此前,纽约时报8月15日曾发表社评,表示如果双学三子被改判监禁,他们将成为香港首批政治犯,事件将成为香港现代史上的一个分水岭,进一步引发外界对中国对香港意图的警觉,而曾以司法独立广受赞誉的香港法院,正在受压成为中共的工具,一国两制的承诺在让路于一国一制的现实。

▲纽约时报8月18日报道:黄之锋等三名香港亲民主人士被判入狱

香港——周四,香港民主运动的三位知名领袖被判处六到八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对这座半自治的中国城市来说,这是争取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享有更大政治自由的斗争所遭受的一次严重挫折。

2014年为争取更自由地选举香港领导人而进行的大规模街头示威的代表人物黄之锋(Joshua Wong),被判处六个月有期徒刑。另外两名抗议领袖罗冠聪(Nathan Law)和周永康(Nathan Law)分别被判处八个月和七个月有期徒刑。

判决可能会让这三个年轻人成为香港首批政治犯,损害香港是中国境内享有特殊地位的公民自由乐土的口碑。

最初,三人被判处社会服务和缓刑。但得到北京支持的香港政府成功地争取到了更严厉的惩罚后,一家上诉法院判处三名活动人士有期徒刑。根据法律,这些判决导致他们五年内没有资格竞选公职。

“政权要阻止我们参选,直接地打压我们的运动,”黄之锋周四下午在宣判前接受采访时说。“rule of law(法治)在香港已变成rule by law(法制)。”

判决结果宣布后,黄之锋在Twitter上发了一系列具有反抗意味的推文,称他不会放弃为民主而战。三人均被立即收监。

据在法庭外面宣读了一份声明的另一位抗议领袖岑敖晖(Lester Shum)介绍,他们都计划上诉。

在周四晚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香港律政司为自己呼吁对他们做出更严厉的判决进行了辩护,称这是其合法权利,并接着说三名抗议领袖“被判有罪不是因为他们行使了公民自由,而是因为他们在抗议期间的行为违反了法律”。

在香港研究中国政治的学者胡素珊(Suzanne Pepper)说,新判决是“北京对香港民主运动更大规模反击的一部分”。

“这是一个由两部分组成的策略,旨在把目标对准这些领袖、以儆效尤、让所有可能想跟随他们脚步的人知道代价是什么,并奖励所有安静下来的人,”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有点像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再加上‘杀鸡儆猴’。”

去年,黄之锋和周永康被判犯有非法集会罪,罗冠聪则被判煽惑他人参加非法集会罪名成立。这些指控源自2014年为抗议北京严格限制对香港最高领导人(即行政长官)的选举方式提出的改革,而突袭一个有围栏的政府广场。

抗议和警方的反应演变成了持续数周的静坐,后来被称作雨伞运动。这场运动导致香港几条主要街道瘫痪,但未能在政治上为抗议者争取到任何让步。

20年前,按照“一国两制”的治理原则,曾是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回归中国的统治。该原则承诺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随着中国当局在香港行使自己的意愿时表现得越来越独断,民众对政治防火墙的信任已经降低。

去年,中国政府着手取消了两名在香港唯一的全市性直接选举中当选的异见议员的资格,表面上的理由是因为他们在宣誓就职时没有遵照官方的誓词。上月,另外四名反对派议员被取消在香港设有70个席位的立法会(Legislative Council)的任职资格,包括罗冠聪。去年当选时,罗冠聪是香港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

之前,一家下级法院以“他们真正的愿望是表达自己的政治理想和对社会的担忧”为由,避免对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做出威慑性的惩罚。但检方主张,在他们对主要是和平抗议活动的更多参与者和领袖采取法律行动时,宽大处理会传递错误的信息。

上诉法庭的三名法官一致认为,更严厉的判决是威慑非法抗议的保障。

“集会自由从来都不是绝对的,”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Wally Yeung)在判决书中写道,并接着表示法庭必须维护公共秩序的重要性,即便“对有抱负、有理想的年轻人处以即时监禁的判刑,绝非本席乐于作出的裁决”。

在2014年的示威活动期间,成千上万人致几大商业区的街道关闭近三个月,香港警方逮捕了900多人。遭政府指控的不足十分之一,那些被判有罪的人大多被判处缓刑或社区服务。

对该市处境艰难的民主活动人士来说,这是伤感的一周。周二,一名自称遭中国特工绑架和折磨的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成员被控做了虚假陈述。三名抗议领袖被判刑使伤感气氛达到了最高点。

同一天,因反对政府的一项开发计划而在2014年6月突袭立法会大楼的十多人被判处8个月到13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这些抗议者包括罗冠聪和黄之锋去年创建的政党香港众志(Demosisto)的成员。在周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罗冠聪在表示支持他们时失控痛哭。

在宣判前的周三晚上,变成了其他人为他落泪。当时,他和黄之锋对数百名支持者发表了讲话,地点就在2014年举行抗议活动的那个广场外面。

“大家不要放弃香港,我们还是会赢的,”穿着近三年前那件T恤的黄之锋说。那时,17岁的他翻过围栏,进入广场。“我不知未来半年至一年会经历什么,但我希望在2018年,当我们出来时,我们见到一个有希望的香港。”

▲美国之音(VOA)8月18日报道:香港团体联署声援被改判监禁前学生领袖

香港 —香港主导2014年9月争取真普选占领运动的三位前学生领袖,学民思潮前召集人黄之锋、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及前常委罗冠聪,强闯政府总部公民广场案,经高等法院上诉庭星期四下午裁定,分别改判6至8个月的监禁。该判决引发泛民强烈抗议,批评是借助司法政治打压,在香港制造一批年轻的政治犯。

被称为“双学三子”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和主席罗冠聪,以及周永康,2014年9月26日在学联和学民思潮罢课一周集会上,号召重夺公民广场,触发长达79天的占领运动。三人去年分别被原审法官裁定非法集结或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成,判罚社会服务令及缓刑。但是,港府律政司认为刑期过轻,向上诉庭申请加刑,要求将三人判监收押。由三位法官组成的上诉庭8月17日改判黄之锋监禁6个月、罗冠聪8个月、周永康7个月。

以儆效尤

上诉庭在长达64页的判案书中表示,原审裁判官判刑明显过轻,忽略案件涉及大规模非法集结,其中的暴力风险很高。三人是民主运动学生领袖,有一定影响力,公民广场当时是关闭,执意强行非法进入,鼓励和煽动他人强行非法进入,不仅是自以为是,更是漠视法纪,这些不负责任的行为,加重他们的罪责。

判案书还表示,法庭判处的刑罚必须具有足够阻吓,防止重犯并以儆效尤,阻吓其他人不要模仿,而适当的刑罚是即时监禁。

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在上庭前对媒体表示,无论结果如何,内心都是自由,对于公民抗争是无畏无惧,对得起他们相信的公义与价值。

香港上诉庭的改判裁定,引发泛民的广泛不满。数百名支持者在高等法院内外高喊口号声援三人。

无惧无畏

学联与前学民思潮成员发表联署声明,声援三人。多名前学联成员,以及各大学学生会的历届成员都有联署。声明呼吁市民把沉重心情转化为坚定力量,记住每一位入狱者,并继续抗争下去。

遭受沉重打击的香港众志发表声明表示,当日学生已用尽体制内所有的空间都得不到回应,才会“重夺公民广场”,争取与政府展开对话。但政府对学生和市民真普选的诉求置若罔闻,傲慢不仁,因此强烈谴责港府滥用司法程序打压异己。

香港众志强调,同一上诉庭近日改判因新界东北争议而强闯立法会的13位抗争者8到13个月监禁,加上对双学三子的判决,使一批青年人沦为政治犯,但相信为了香港民主,年轻人面对牢狱也不会丧失斗志。

造政治犯

民主党发表声明,对法庭改判黄之锋、周永康及罗冠聪入狱,感到失望、难过及愤怒,要求政府立即停止一切的政治检控。民主党批评说,特首林郑月娥多次表明希望修补社会撕裂,一边说将重开公民广场,另一边却对曾闯入公民广场,并已完成社会服务令的双学三子穷追猛打,没有任何修补社会撕裂的实际行动。

公民党也发表声明,谴责政府针对示威者控诉制度不公的社运案件,通过覆核申请加刑,利用司法制度作为打压武器,使上诉加刑成为施加制度暴力和政治迫害的手段,制造出回归20年后最年青的一批政治犯。

曾与双学三子一起主导占领运动的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表示,上诉庭改判让他感受到来自制度的暴力,认为法官刻意不理解社会背景、政府行为等全面因素,只以当时行动判刑,推翻在法庭上理解公义、政治和社会状况,重新为社会运动和政治参与订下量刑指引。岑敖晖对美国之音说,他们不会屈服于强权,为三人感到骄傲和光荣。

他说:“如果我们害怕而放弃,那他们就成功了。但是相反,如果我们的意志,我们对这些价值、对民主、公义,对这些自由的追求,去能够超越这些挑战的话,那它永远不能成功。”

香港示威常客、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在法庭外对美国之音表示,港人会记住双学三子付出的牺牲,坚定他们抗争政治打压的决心。

他说:“很明显,这个是政治打压。香港政府和这个法院已经联手把一群为社会的公义去发声的年轻人要重判他们。目的就很简单,就是要打压所有反对的声音,做一个寒蝉效应,希望香港人往后也不出来抗争。但是我觉得这是大错特错。这样子的判刑,只会加强香港人对付不公义的信心。”

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三位香港家喻户晓的年轻人被改判入狱,令一些法院内外的支持者激动落泪。载有三人的囚车下午6点后离开高等法院,被大批传媒包围拍照,现场大批支持者高喊口号,一些人试图堵车,情况一度混乱。囚车在惩教署人员及警方强力护送开路下最终驶离法院,前往荔枝角收押所。

有分析表示,社运界、激进派和自决派的中坚人士相继被上诉庭改判入狱,且刑期不轻,对香港社运界造成冲击。尽管悲观者认为,目前被打压到七零八落,但许多乐观人士表明,目前严峻的政治环境,反而可以孕育更坚实、有信心参与非暴力抗争的支持者,会令目前陷入分裂的学界、本土派和民主派思考和谋求消除分歧,重新团结抗争。

香港亲政府的建制派普遍欢迎高等法院上诉庭对三人改判,认为改判合理。港府律政司周四晚间发表声明,否认政治打压之说,强调三人被定罪和判刑,是因为他们超越了法律界线,以严重违法的手段,强行非法进入或煽惑他人进入政总前地。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8日报道:华尔街日报指黄之锋等是香港首批“政治犯”英美同表声援

黄之锋、罗冠聪以及周永康3名学生领袖17日被香港司法穷追猛打,上诉法院不负政治所托,将原本只判社会服务令的上述3人改判即时入狱,从6个月到8个月不等。华尔街日报18日发表社论,将黄之锋等人形容为“香港的政治犯”,评论并且说,中国强逼香港的法官将民主活跃分子送进牢里。

在此同时,美国国会参议员和英国外交部分别发表声明,认为将黄之锋等人判刑入狱,是对年轻一代民主运动的政治迫害,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Rubio)主张美国向中国施压,包括对压制香港自由的中港官员实施制裁。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中国对香港反对派的镇压继续加强,昨日将3名学生民主活跃分子判处入狱,目的之一是阻止他们参与下次的立法会选举,并进一步钳制香港的自由。

去年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北京必然对反对派的参选人赢得58%选票而感到震惊,部分当选人还要求香港有更大的自主。反对派由于拥有立法会70个议席中的30个席位,确保他们拥有在立法会辩论时的拉布权利,阻挡建制派的提案。之后,北京就首先调动人大常委释法,将6名当选的反对派议员逐出议会,另外8人的议席恐怕亦因此不保。

反对派没有足够的票数进行拉布,建制派于是可以为所欲为。

社论最后说:“香港现在终于有了第一批的政治犯,而如果北京毫不收敛,政治犯只会越来越多,这只会强逼港人在一个艰困的情况下作出抉择,到底他们应否继续为北京对香港作出50年不变的承诺而奋斗,还是默默的接受所谓的特区已经淡然成为历史。”

在美国国会,鲁比奥盼国会尽快通过他提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法案建议对压制香港自由的中港官员实施制裁,包括冻结在美国资产及禁止入境美国。

委员会联合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称,若中国不再遵守中英联合声明,美国应改变政策,重新检讨《美国─香港政策法》中有关美国与香港经济贸易关系规定。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9日援引世界报:囚禁三青年 中国把一代港人置于对立面

香港高等法院周四判处2014年占中运动三名学运领袖分别以六、七、八个月的监禁,这一事件引起西方舆论巨大反响,“纽约时报”载文提名三人诺奖;前港督彭定康认为,有一天习近平的名字将不会有任何人记得,但是三名入狱的雨伞运动领袖的名字还将会被记住。法国颇有影响的大报“世界报”周六就此事发表社评指出,习近平绝不允许香港人成为民主的榜样。

该报指出,金融位置极其重要、面对中国一直是一座难得的自由岛的香港,如今被北京卡住了脖子。香港当局刚刚做了一个无情的展示:周四,判处三位主要学生领袖、北京当局的新一代反对派入狱。他们的罪行是什么?组织并且代表了“雨伞运动”。这一反抗当局的运动由2014年九月爆发的持续79天的非法占领公共广场的行动引发。

去年八月,香港地区法院判决时法官选择了宽容,判处三位社区服务和缓刑,但是,勉强掩盖自己本是北京手中玩偶的香港特区政府不想就此打住,向高院提出刑期复核上诉,他们获得了胜利。20岁的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获刑六个月,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获刑七个月,最年轻的议员、但因宣誓时对官方誓词发出批评而被中止议员资格的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前常委罗冠聪获刑八个月。

“世界报”指出,中国当局的决定毫不暧昧,这就是让港人面对中国当局不断滋长的不满情绪胎死腹中。此刻已远离1997年,香港从英国回归中国的翌日,那个时候,北京当局试图向香港施展魅力,为的是说服台湾有朝一日经由此路回到中国的怀抱。

对于北京的手段,“世界报”认为,这件事显而易见打着毫无顾忌、喜好主宰一切的习近平政权的标记。在中国大陆,习政权已毫不犹豫地镇压律师、记者、人权活动分子以及其他民间社会的成员。其实,被镇压者所要求的不过是敦促北京当局落实自己制定的宪法而已。对于香港,北京当局已不满足于仅仅为2014年秋季的占中运动“雪耻”,而是不留给香港人任何机会拥有比他们的大陆同胞更完整的法治,不让他们成为民主社会的榜样。

在“世界报”看来,香港法院的判决令人忧虑。这一判决是在北京当局要在香港中小学推行爱国主义教育之后,是在香港铜锣湾书店因出版批评北京政权的政治书籍导致五名员工被大陆公安强行掳走并迫使他们在电视台公开认错之后。再加上特区政府刚刚提出的“一地两检”法案,这一法案将使得中国大陆警察可以在实施“一国两制”的香港火车战执法。还有,香港媒体也已经或者正在被亲北京集团牢牢掌控在手中。长久以来,港媒曾经是亚洲最具说服力,最独立的媒体,现在被忠于北京政权的企业主控制在手中。

不仅如此。“世界报”指出,八月11日,香港公共广播电台把专门播放BBC新闻节目的频道改换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官方节目,据称是“为了加强大陆和香港的文化交流”。

北京在香港回归中国时向香港承诺了“一国两制”。但是,香港自主自治的领域正在被北京一块块加速蚕食。北京当局的盘算一点也不荒唐,既然掌控着香港这座七百万人城市经济命脉的巨富大亨们,随着中国大陆经济高速增长捞足了油水,他们都一个个向北京投降。

那么,北京以为为达到最后的目的,只要勒住青年一代反抗者的咽喉就足够。但是“世界报”最后警告:北京当局这样做是全然不知,当你把他们关入监狱,等于冒着把整整一代香港人放在了中国的对立面的巨大风险。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9日报道:纽时建议黄之锋等提名诺奖英美议员联署谴责香港法院裁定

挑起2014年雨伞运动的3个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在律政司的穷追猛打之下,上诉院日前将他们从社区服务令的惩罚改判为即时入狱,惹起国际关注和不满,继华尔街日报社论形容黄3人是香港“首批政治犯”之后,纽约时报评论版又刊出文章,提议诺贝尔提名委员会,考虑接纳3人入选下届诺贝尔和平奖候选名单。

此外,英美多个议员对香港这宗他们认为是含有政治动机的判刑,纷纷予以批评。由21名来自英、美等国的前高官、国会议员、律师及知名公民社会领袖,共同发起联署声明,谴责黄3人被囚决定。联署人包括英国前外相聂伟敬,5名英国上、下议院议员,及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等。

纽约时报评论版编辑Bari Weiss前日更刊登署名文章,以《香港民主派应获诺贝尔和平奖》为题,向诺贝尔委员会倡议,将香港首批良心犯黄之锋3人纳入诺贝尔和平奖候选名单。

作者又指,3人处境有如曾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哈维尔及昂山素姬等抗争者先驱,双学三子的抗争行动,无异于其他积极推动中国专制政权,履行国际及政治义务的重要国际领袖,认为3人获颁和平奖可壮大他们的力量。

英美议员以及前高官及社会知名人士联署的声明则指出,黄3人被法庭改判入狱,不单严重破坏一国两制,更令本港法治及基本人权保障敲响丧钟。声明又形容,法庭对三子裁决“极度不公义”,夺去3名具勇气、原则及智慧的年轻人未来参与香港政治及就业机会。

美国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众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亦发表声明,形容3人被判监消息“震撼全球的良知(shock the conscience of the world)”,认为法院的“过份”决定,令致力争取香港普选的黄之锋等人,未来5年都无法参与香港各级选举,是以不公义及卑劣手段阻止香港人对民主的追求。

曾举黄伞撑占领运动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出席爱丁堡书展期间,在演讲中批评香港法庭对3人的判决,又称应对3人所做的事引以自豪,“他们(黄之锋等人)将会被牢记,或者到世人已经忘记我、甚至忘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们的名字仍会被牢记”。

▲美国之音(VOA)8月19日报道:百人集会声援被判刑前香港学生领袖

百人集会声援被判刑前香港学生领袖

香港 —近百名香港市民星期五晚上聚集在荔枝角收押所外,声援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 他们因曾经主导雨伞运动而被判入狱。

多个政党和香港市民8月18日晚上七点参与由香港众志和社民连联合举办的“声援政治犯集会”,用扩音器高呼“还我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等口号,抗议香港律政司覆核三人的刑期,以及声援被上诉加刑的社运人士。

集会人士以扩音器为在囚狱中过生日的周永康唱生日歌,又对其他因雨伞运动和东北案件而判刑的在囚人士加油打气,希望在荔枝角收押所里的他们能听到外面的人没有忘记他们。

香港众志成员周庭说:“今天有16个人为了香港的民主运动,牺牲了自己的人生自由,要去受一些牢狱之苦,而我们在外面,依然呼吸着自由的空气的人,我们就要付出更多,五倍十倍的努力,去让香港政府,中国政府知道,不是判了他们刑,就能让香港的民主运动结束。”

因2014年9月发动强闯公民广场、触发长达79天占领运动的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今年8月17日被判入狱6-8个月。获判刑后,黄之锋被送往羁押男少年犯的西贡壁屋惩教所,而罗冠聪及周永康则被送往荔枝角收押所羁留。

集会最后在晚上十时前结束,参与人士和平散去。

▲美国之音(VOA)8月20日报道:数以万计港人大游行声援“良心犯”抗争者

数以万计港人走上街头声援被监禁公民抗争者。 (美国之音记者 海彦2017年8月20日拍摄)

香港 —数以万计的香港人星期天下午冒着35度的高温和高湿走上街头,参加社民连等多个政党和团体发起的从湾仔至中环终审法院的大游行,声援过去一周被上诉庭改判加刑监禁的闯公民广场案双学三子及闯立法会案的13名抗争者,抗议政府政治检控,撕裂社会。游行组织者表示,这是2014年占领运动后,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

因2014年9月呼吁和闯入政府总部外公民广场被定罪、本已完成原审社会服务令或缓刑的前占领运动学生领袖黄之锋、前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常委罗冠聪,8月17日被改判监禁6至8个月。另外13位因新界东北发展争议试图闯入立法会的抗争者则分别被改判监禁8到13个月。两个案件都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关注。他们被视为香港回归20年来第一批良心犯。这也促使大批港人周日走上街头,参加声援这些年轻抗争者的游行。

游行开始前,已有数以千计的人逼爆湾仔修顿球场内外和行人道,远远超过主办方两千人参加游行的申请。3点过后,游行在拥挤中起步。在游行龙头4点15过后抵达中环终审法院外后,龙尾仍在修顿球场附近。龙尾在5点45分过后才到达终审法院。由于终审法院附近空间有限,许多人离开现场,不过仍有数以千计的人逼爆终审法院周围的街道和广场,参加游行后的集会。

曾与双学三子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等人主导2014年长达79天的占领运动的前学联副秘书长、游行发言人岑敖晖在集会上表示,主办方没有统计游行人数,但毫无疑问,这次是2014年占领运动后,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反映北京和港府以严刑打压市民参与政治的阴谋失败。据港媒报道,有政界人士估计超过十多万人,警方则称,最高峰时游行有2万2千人。

岑敖晖还强调,香港人不会被吓怕,也不会放弃自由。他希望游行带给因公民抗命示威被囚禁人士知道,很多港人支持他们,同时希望借游行凝聚不同政治团体和民主运动的力量。

被取消议员资格的小丽民主教室的刘小丽对美国之音表示,今天数以万计的市民走出来,让她感到香港民主运动的寒冬并没有出现,并走出雨伞运动之后的低谷。

她说:“原来我以为民主运动的寒冬比较快来临,很多市民会心痛,但是不会走出来,但是今天那么多人为那些抗争着走出来,为我们香港文明、理性的法治之道被破坏而走出来,我觉得很安慰,也觉得力量强了。我们应该更加坚持来抗争,更加坚持争取香港的民主。”

一向支持民主运动的香港“男神”艺人王宗尧、歌手黄耀明和何韵诗等,都现身游行队伍。过去两三年很少参与主流泛民游行和集会的本土派组织和各大院校学生会,也都参加了游行。

因去年旺角骚乱遭检控未来有可能获罪入狱的本土民主前线的黄台仰和梁天琦,受邀上台发言,获得全场掌声。梁天琦表示,看似无用的游行集会,会继续影响更多人,而参加旺角骚乱的示威者,也是与其他抗争者一样的命运共同体。

被法庭撤销立法会议员资格的青年新政的游蕙祯、独立议员刘小丽、姚松炎和社民连的梁国雄,也轮流上台发言。刘小丽表示,政府令争取民主的人入狱或面临破产,是想要将港人推向不得不放弃抗争的绝境,但游行人数众多反映港人没有放弃。集会晚上约7点半完结。

▲德国之声(DW)8月20日报道:抗议“双学三子”入狱 香港万人上街

周日,大批香港民众走上街头,抗议黄之锋等“双学三子”及其他民主活动人士被判刑入狱。他们被认为是香港的“第一批政治犯”。

(德国之声中文网)数千香港民众在下午由湾仔修顿球场出发,游行至中环终审法院外,沿途高喊“还我孩子希望,声援香港良心犯”、“政治迫害可耻,释放政治犯”等口号。活动旨在抗议学运领袖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因非法集结罪分别被判刑6到8个月。

学联前秘书长、游行主办单位发言人岑敖晖对《苹果日报》表示,周日的游行参加人数远超预期,应是自2014年占领运动后,参加者最多的一次游行。该报还援引警方人士称,最高峰时游行人数超过两万。

许多抗议者打着雨伞,以纪念3年前由学联和学民思潮(双学)等学生组织发起的要求“真普选”的抗争运动,这一运动后被称为“雨伞运动”。

2014年9月26日晚,时任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时任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和常委罗冠聪在罢课集会中带领学生闯入被封闭的“公民广场”,为历时75天的占领运动——即雨伞运动揭开序幕。

黄之锋等三人去年被裁定非法集结、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成,判罚社会服务令及缓刑,毋须入狱。但港律政司认为三人判刑过轻,提出刑期复核。

本周四(8月17日),港高等法院宣判,判处黄之锋参与非法集结罪监禁6个月、罗冠聪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监禁8个月,周永康参与非法集结罪监禁7个月。另有十余名活动人士也同时被判刑。香港媒体指出,香港“终于有了第一批政治犯”。

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科夫勒(B?rbel Kofler)对黄之锋等人获刑提出了批评。她表示,这一判决对言论自由传递了一个消极信号,此外“判决表述中明显的政治性语言也让人对司法的独立性产生质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20日报道:香港数千人上诉法庭前抗议司法判监三学子

香港今天有数千人上街,抗议香港法庭判决2014年占中运动中3位学生领袖即刻入监。示威者抗议中国当局越来越钳制香港自由,也表达对香港进一步失去自由的担心。抗议者不分年龄无惧湿热,前往香港上诉法庭示威。

据法新社自香港报道,数千名香港人今天上街示威,抗议法庭将2014年占中运动中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改判即刻入狱。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等3人早前因2014年冲击公民广场事件,被上诉庭改判即时监禁6至8个月。此前香港法庭已经判决上述3人停职罚做公益服务。

示威人群今天要求香港释放所有政治犯。示威者以及维权者均认为,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在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的联手上诉,导致受迫害被判监。维权者还指控政治迫害。

据示威者表示,这一判决表明北京正一步步加强对1997年回归的前英国殖民地监控。所有年龄的抗议者都冒着香港夏天的潮湿,前往港岛中心的上诉法庭示威。他们喊道:“释放所有政治犯”,“公民不服从,不后悔”。

一名四十多岁的工程师音译为张建宗说,上诉法庭在香港作出了“恐怖开始”的决定。另一名70岁的示威者含泪表示, “这些年轻人是我们对未来的希望,我们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们。”

法新社还引述一位19岁的安妮。李说,政府“想恐吓人们阻止他们参与抵制行动,他们想让我们更加害怕”。

报道说,在他们被指控定罪的2014年9月26日活动中,示威者爬上金属壁垒,市民广场旁的政府综合建筑。这一举动引发了更为重要的后续; 两天后,警方向示威者喷洒胡椒液,示威者用雨伞保护自己和人群,由此发动了大规模民主运动。

占中运动持续两个多月,成千上万的香港人参与示威,瘫痪了这座特大城市的整个社区,示威者要求建立普选制度。

法新社说,但是北京没有任何退让与妥协。

根据中英关于香港回归的条款,香港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享有中国大陆其他地方所没有的自由,理论上直到2047年。

香港许多人觉得这些自由正在受到侵蚀,北京正在否认这个协议。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20日报道:国际舆论猛烈批评黄之锋事件港府犹说香港法治世界第三

英法美舆论相继对香港当局改判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入狱一事作出批评,并要求香港尽早放宽言论和示威自由之际,香港最高的领导林郑月娥19日拒绝就此事作出任何回应,为特区政府辩护的工作,却交由她的两个手下负责,其中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说,香港法庭国际评级排行第三,因此应对法庭的裁判予以尊重。

黄之锋等3人早前因2014年冲击公民广场事件,被上诉庭改判即时监禁6至8个月,惹起国际关注。对于案件判决会否影响国际形象,邱腾华出席电台节目时指,法治是香港最重要的基石,获基本法及普通法保障,香港法庭亦获世界尊重,而香港的司法制度在国际评级排行第三,因此无论公众对判决有何看法,亦应尊重法庭。尽管他没有说明所谓排名第三出自那里的评级。

特区政府第二号人物政务司长张建宗在另一个场合中回答传媒提问时称,有外国媒体批评律政司要求覆核黄之锋等三人的刑期,看法偏颇,他指昨晚大律师公会和律师会已发表联合声明郑重澄清,指出法庭的决定完全没有受其他因素、法律以外的因素影响,而是根据法律事实及法律精神,“外国传媒的看法,我认为是有偏颇”。 张建宗又称,这事件绝对不会影响政府与青年在未来几年的沟通工作。

张建宗又一再重申,香港的法治是独立的,司法独立这点是重要的。香港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地方,我们有充分的自由,集会的自由、言论的自由,但秩序我们亦要遵守,社会秩序要遵守,一定要在法律局限之下,大家行使这权利,这点是重要的。

▲德国之声(DW)8月20日援引媒体:墙外文摘: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后继有人

“双学三子”被判入狱震动国际舆论。《纽约时报》评论文章呼吁授予其诺贝尔和平奖,《明报》评论文章强调民主对法治的重要性,《上报》评论文章则认为司法界的政治角力不可避免。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苹果日报》发表评论《政治犯将揭开香港民主新一页》,作者李平认为, “双学三子”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被改判实时入狱,是中共港共肆无忌惮地破坏香港民主、自由、法治的邪恶之作,香港“终于有了第一批政治犯”也备受国际舆论关注。“双学三子”等年轻政治犯入狱是香港的屈辱,但也可能揭开香港民主的新一页。一方面,国际上不乏经历监狱磨难而成大器的政治领袖,香港越来越多政治犯,意味着会有越来越多具有反迫害勇气和经验的民主斗士;另一方面,政治犯的诞生会让市民更深切感受到香港核心价值沦亡的危机,唤醒更多人加入抗争。

李平认为, 中共权贵加速蚕食香港,催生了新一代抗争者,中共港共的强力打压,催生了香港第一代政治犯。这一代抗争者、这一代政治犯,与曾参与《基本法》咨询或香港主权移交的上一代民主派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们亲受政治迫害而非统战,由此萌生的抗争意志、抗争理念、抗争方式将有极大改变,不易受中共招安、不囿于常规、不囿于传统,其中必能淬炼出新一代的政治领袖、民意领袖。

中国再造诺贝尔和平奖?

《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香港的青年政治犯》,作者BARI WEISS建议将于下月开始接受提名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考虑香港首批政治犯,三个刚刚被判刑入狱的年轻人。

文章说,自20年前英国将曾是其殖民地的香港的管辖权移交后,这座城市一直按“一国两制”的原则运行。但这越来越像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这些年轻人正在发动的这场斗争,远远大于他们的未来,甚至比香港本身更大。他们和其他著名的运动领袖一起,逼迫实行威权主义的中国履行自己的国际和政治承诺。几个大卫能追究歌利亚的责任吗?(圣经故事中,英雄大卫杀了巨人歌利亚——译注)向他们颁发诺贝尔奖可能会起到帮助作用。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20日报道:香港两万多人抗议学运领袖判监 港府否认政治干预

在香港众志和社会民主连线等团体发动下,周日8月20号,超过两万港人上街游行,声援近日先后判囚的社运人士黄之锋,周永康和罗冠聪等人。港府发表声明指出,尊重市民的言论、示威和集会等自由,但否认对三名学运领袖审判中有政治因素。

黄之锋和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前秘书长周永康、常委罗冠聪于2014年9月26日晚率同一批学生强闯政府总部广场,日前被法院判处入狱6至8个月不等。 在此之前,13名年轻社运人士也因为同年6月以暴力强闯立法会大楼,被法院判处入狱8至13个月不等。

周日的游行人士在湾仔修顿球场集合,下午3时起游行前往位于中环的终审法院。这次游行提出“声援双学三子,抗议政治迫害”口号,报道指,游行人士中有老人和中学生,一些人高叫口号,反对当局“逼害政治犯”。

路透社报道,警方提供的数据显示,游行人数为2万3千人。组织者没有提供游行者人数。

香港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指出,这是2014年持续了79天“占中”和“雨伞运动”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游行。他认为,这显示港府,北京中央政府和司法机构的“阴谋”完全失败,港人不畏惧,继续参加政治活动,上街游行谴责滥用司法进行惩罚的做法。

要求香港独立的香港本土民主阵线发言人黄台仰也认为,三名学运领袖被判刑的事件反而让2014年分裂为激进和温和派的反对派团体得以再次接近。

官方香港电台引述一名参加者说,政府追究争取公义的人,反映政府胆怯。他说是要为下一代发声,希望让因为公义而被判囚的人知道,很多人支持他们。

有参加游行的中学生说,相信游行不能令黄之锋等人获释,但参加游行是要让社会知道,港人不会放弃。

黄之锋等被判刑的16人,同被视为泛民主派人士。泛民方面对此极表不满,认为当局利用司法制度打击泛民人士,又指这是“政治检控”。

中央社报道指,香港法律界两大权威机构大律师公会和律师会前天罕有发表联合声明,指法院对黄之锋等人的判决没有法律以外的因素。泛民中有不少大律师为大律师公会成员,过往社会上曾有不少人认为大律师公会与泛民关系不错。

港府:尊重市民的言论、示威和集会等自由

香港泛民主派发起游行声援学民思潮前召集人黄之锋等16名被囚的社运人士后,港府周日晚上发表声明指出,尊重市民的言论、示威和集会等自由。

港府表示,特别行政区政府成立20年来,市民的言论、示威、集会等自由和权利一直受到基本法保障,而法治精神和司法独立更是“一国两制”成功的要素,政府和市民同样尊重和维护这些核心价值。

港府指出,就这次上诉法庭处理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刑期覆核一案,正如律政司早前清楚说明,案件是依据法律和证据作出检控和上诉决定,完全不存在任何政治考虑。

港府表示,指控法庭受政治干预是完全没有理据和基础的,大律师公会和律师会的联合声明已指出上述指控的谬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21日报道:曾金燕香港游行目睹“良心犯诞生”王丹吁联署黄之锋选诺奖

目前在香港大学攻读博士的大陆社运活跃分子曾金燕,参与了20日在香港举行的“政治打压可耻声援在囚抗争者”游行,声援日前被判刑的黄之锋、周永康以及罗冠聪3名学运分子,此间传媒引述她说“香港守护了多少大陆良心犯,如今香港的良心犯被迫诞生了”。人在美国的前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则在网上呼吁香港民主派议员尽快联署提名推动黄之锋等政治犯,可以在今年截止之前递交给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

曾金燕告诉苹果日报,香港过往守护了大量大陆的良心犯,如今香港的良心犯被迫诞生,所以一定要出来声援及支持。

曾的丈夫、大陆维权人士胡佳亦有在网上声援,他说香港是中共治下唯一可以上街表达诉求的地方,认为守护香港的自由也是为大陆的自由保持一柄火炬及灯塔。他又忆述自己曾经在10年前的3月18日到港参加最后一次游行,当时是争取香港普选的游行,感觉像返回1989年4月27日、15岁那年的北京高校的队伍中。另一位维权人士王荔蕻亦在网上不断转载香港游行的消息,大赞“香港人好样的”。

远在美国的王丹昨天极为关心香港的游行,早在游行之前已经公开呼吁香港的成人站出来游行,不能让20岁的孩子孤独作战,并希望让中共看到压迫越深反弹越大。到游行完结前,王丹更在网上宣布即日起,他会与相关各方协商,成立“推动黄之锋等政治犯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工作小组”,以“雨伞运动政治犯群体”为名,提名黄之锋等人参选今年诺贝尔和平奖。他公开向香港立法会非建制派议员呼吁,希望他们能尽快联署,令提名可以在今年截止之前递交给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

苹果的报道又指,流亡海外的维权人士陈光诚则称,今次黄之锋3人被判入狱,证明了香港的法治接近死亡,中共透过种种黑手段控制香港,认为中共今次真正的目的是阻止3名学生领袖有机会参选立法会议员。他指出,香港及台湾必须要改变中国专政的情况,两地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否则大陆的专政就会慢慢削弱香港及台湾的法治。

报道指,台湾方面对这次香港。“反政治犯”游行亦表关心,台湾全国关厂工人连线20日傍晚也在香港驻台经济贸易文化办事处外发起声援行动,约有过百人集结,高呼“历史将宣判抗争无罪”与“撤回新界东北开发案”等口号。

发言人陈秀莲表示,今日香港,他日台湾,香港有大批抗争者被重判,若台湾漠不关心,打压可能会越来越恶化。她会号召台湾人加入声援联署,为黄之锋等入狱的抗争者募集安家基金。台湾民进党表示,越严厉的压制,只会激起越多的反抗,呼吁港方以包容和开放的态度,透过对话和沟通,正视香港青年追求民主自由理念的呼声,勿擅以严峻的法律,阻碍香港人民追求更大的民主自由空间。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2/2017

阅读次数:2,0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