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是一条浩瀚的河
针线筐便是河上的小船
妈妈的小小针线筐
盛着农妇勤俭的一生
盛着妈妈无边无际的大爱
客居外省都市的我
思念着妈妈和她的针线筐

从我懂事的时候起
针线筐就陪伴着妈妈
小时的我好奇地在筐里翻
只有针线和大大小小的布头
还有顶针好奇地套在手指上
妈妈说你可别玩这些
你是男孩子玩这个没出息
针线筐里从来不会放糖的哟
否则老鼠还不是来咬坏

我去看望邻居的奶奶
她有针线筐但没妈妈的漂亮
她叫我替她将线穿过针眼
回来后我也替妈妈这么做
妈妈说我的眼睛还没老花呀
妈妈眼睛永远不会老花了
她自己穿针线直到老天爷
夺去她不到60岁贫困和劳累

农闲时缝缝补补
妈妈总坐在针线筐边不得闲
买不起新衣服穿久了
我的衣服上不断增加新补丁
使布变厚了穿着特别暖和
一次我与同学打架
撕坏他衣服我不敢回家
他到我家来躺在地上不走
妈妈和蔼地代惹祸儿子道歉
并用针线将他的衣服缝补好

针线筐陪伴着妈妈
更多时用来做土布鞋
层层布粘叠密密缝成鞋底
再缝补上鞋帮又楦大
我的脚便可以舒适地穿进
我穿着妈妈做的土布鞋长大
现在我穿着机器做的皮鞋
我怀念少小时妈妈做的土布鞋
现在可是无价的文物啊

妈妈的小小针线筐
盛着农妇勤俭的一生
盛着妈妈无边无际的大爱
妈妈突然走了我的天塌了
针线筐和一些东西烧给了她
我想象天堂里的妈妈
坐在针线筐边缝缝补补呢

2009-05-27

《槟郎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