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从七七宪章到零八宪章

Share on Google+

哈维尔

●捷克天下一家09电影节的网址首页。图中人物是前捷克总统哈维尔,说明是“二十年前在自由中诞生,现在该帮助他人获自由”。

三月十一日晚上七时,布拉格一家剧院的大厅中,六百席位座无虚席,不少是欧洲各国远道而来的欧盟代表。台上投射出陷身中共黑牢的中国作家刘晓波巨大头像,刘晓波的律师,中国零八宪章签署人莫少平从捷克前总统哈维尔手中接过天下一家(One World)国际人权电影节的Homo Homini人权奖。颁奖词说,“每年,我们都会将人权奖颁给那些为人权、民主事业和非暴力解决政治冲突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士。二○○八年度的人与人权奖颁给刘晓波先生,一位系狱的中国知识份子,政治抵抗者,《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之一(其他签署者与刘晓波先生一同获奖)。”

接着两位零八宪章签署人北京学者徐友渔和崔卫平代表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签署群体致谢词,说这个奖“对于因为签署宪章而受到压制的人,对于一切坚持合法权利的中国人,对因为参与征集签名活动而被警察拘押至今的刘晓波博士,是一种支持与鼓励……处于经济与政治双重危机中的我们对来自捷克人民的关注与支持将永远铭记于心。”

会晤哈维尔与捷克前辈对话

次日下午捷克斯洛代克七七宪章的发起人、前捷克总统哈维尔在他的办公室会晤了三位中国零八宪章的签署人,关切地询问三人的处境及有关零八宪章的问题,殷切地对中国后辈指出:民主的道路艰难而漫长。十四日下午三位北京来客又见到了当年七七宪章的数位成员,其中包括著名作家克里玛。两代宪章运动的参与人有一场深入理解、默契的交谈对话。

北京一位签署人王仲夏在颁奖数个小时后即将布拉格先驱报的有关报导译成中文,放上互联网。这个雪中送炭的人权奖给政治严冬中受到打压的中国零八宪章签署者送来贴心的温暖,多位签署者告诉电话采访的香港媒体,他们已透过互联网获得消息,感到高兴和鼓舞。

一位名叫唐小昭的女士写道:“仔细再看一遍新闻,才注意到原来我也获奖了,这份奖是颁给晓波及全体《零八宪章》签署人的。是不是来得太容易了?除了刘晓波之外,我们并没有坐牢啊。受之有愧。我想了想,决定接受这份奖励。虽然我只是八千五百多个签名者中的一个,没有获奖证书,但这毕竟是我生平第一次获得人权奖。我相信绝大部分签名者和我一样,是克服了内心恐惧之后第一次在公开的政治宣言中签名,也是第一次获得人权奖的殊荣。”

颁发此奖的天下一家电影节是欧洲著名的捷克NGO组织“伸出援手”(People in Need)的一个旨在全球宏扬人权提供人道援助的主要项目。“伸出援手”的发起人是参加过捷克天鹅绒革命的学生领袖,在捷克获得自由后的一九九二年,本着自由则兼及天下的人道主义精神,创建了这个向他国人民提供救济,发展援助,帮助推动民主捍卫人权的NGO组织。迄今十七年成绩斐然,已成苏东波浪潮后,欧洲同类型NGO中最具规模者,与其合作的有欧洲多个著名人道组织及联合国多个机构,迄今援助项目已遍及全球四十五国家。

哈维尔(右二)和中国与会者会晤。左起莫少平律师、崔卫平教授

●哈维尔(右二)和中国与会者会晤。左起莫少平律师、崔卫平教授。

天下一家电影节以人权为主题

在东欧民主化后,捷克应是东欧各国中对推动全球人权运动着力最深而影响也较大的一个国家。贵为总统的哈维尔曾不顾中国政府的抗议,坚持接见达赖喇嘛和中国异议人士刘宾雁,相较在全世界人民声援下获得自由后,基于现实国家之考虑,立刻与台湾断交的南非曼德拉政府,更显示其国崇高的道义立场。

作为“伸出援手”最重要项目的天下一家电影节,主要展出以人权为主题的纪录片,哈维尔为荣誉主席,另外作为赞助人的捷克政要还有负责欧盟事务的副总理、文化部长、外交部长和布拉格市长等。二○○七年该影展因对人权及和平教育的贡献而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特别嘉奖。

本届参展纪录共一百二十部,中国参展影片是独立制片人黄文海反映当今中国社会政治现状的纪录片《我们》,该片去年九月曾获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北京作家丁东称赞这部纪录片展示了几代关心政治改革的知识份子的内心世界。丁东指出,影片以冷静的基调,多元的视角,揭示了一党专政,以党治国的政治体制下的言论自由被打压的现实,是首度在影视作品反映二十一世纪中国大陆政治生态的生动记录。

今届的天下一家开幕电影是丹麦电影人安德斯。乌斯德噶介绍缅甸二○○七年袈裟革命的纪录片《缅甸VJ》,电影节还组织了多场有关缅甸人权状况的研讨会。十一日颁奖给中国零八宪章群体和刘晓波时,两个缅甸异议人士还上台致词,向大会简介缅甸人权现状。据与会者说,这两位缅甸异议人士极受欢迎,尤如这届电影节明星。

捷克人民最关切零八宪章

为彰显人权主题,每届电影节都会以颁发人权奖揭开序幕。上两届获奖者分别为缅甸和越南的人权斗士。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群体今届获奖,说明中国人权状况备受欧洲关注。现中国零八宪章运动在欧洲受到广泛报导,被视为中国国内异议运动的一个指标性的事件。据一位在挪威的零八宪章签署者说,连挪威国安部都派人与他联络,关切地讯问他是否受到了中国政府的骚扰。

但最关切的是捷克。零八宪章公布及刘晓波失去自由后,哈维尔是首位公开声援的欧洲政要,他十二月一日在华盛顿报发表文章,对中共喊话说,“中国政府应该好好学习七七宪章运动的教训:即恐吓宣传和镇压无法取代理性的对话”。今年二月上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状况,各国代表提出各种人权问题,捷克代表则集中追问零八宪章,质疑中共的打压,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和停止骚扰所有签署者。除了捷克人民对全球人权事业矢志不渝的支持,对极权体制下的不自由状况的切身感受,最主要的原因如上述颁奖辞和致谢辞均提到,中国的零八宪章运动与一九七七年的捷克斯洛伐克七七宪章运动在精神上是一脉相承,中国的零八宪章可说是捷克斯洛伐克民主化经验在中国的发轫。

并非偶然地,这次三位北京来客中,两位学者崔卫平和徐友渔均是在九十年代将哈维尔思想及七七宪章运动精神引介入中国思想界而使其影响深远的主要人物。崔卫平翻译有《哈维尔文集》、七七宪章参与者作家克里玛的《布拉格精神》等。《哈维尔文集》至今不能在大陆公开出版,最初以自费印刷送赠的方式在中国大陆流传,现在则是网络上很热的电子书。这次会见哈维尔,崔卫平将她一本已翻烂的哈维尔文集英文版出示给作者,当年崔卫平就是根据这本英文书译成中文。

哈维尔是中国知识份子的先知

经徐友渔介绍,已故的中国思想界自由主义领军人物的李慎之读了崔卫平翻译的哈维尔文集,一九九八年写了一篇流传甚广影响很大的序言《无权者的权力和反政治的政治》,以一般中国人都能读懂的简洁而浅白的语言将哈维尔的深邃思想推荐给中国大众,文中引述哈维尔讲的捷克蔬果店老板在政治高压下屈从谎言来换取芴延偷生的经典故事,在中国已成为一则象征极权社会百姓生态的政治寓言。该文集的第二篇序言《存在的意义和道德的政治——理解哈维尔》即是徐友渔写的。由于李慎之、崔卫平、徐友渔、贝岭和其他中国引荐者的工作,哈维尔精神及捷克经验成为一九八九年天安门事件后中国自由主义知识份子反抗极权主义的重要精神资源之一。诗人贝岭因而称“哈维尔是中国知识份子的先知。”

首先哈维尔对极权主义的深刻批判引起了中国知识份子强烈共鸣。一位大陆读者描述他读哈维尔文集这样说:读哈维尔的著作你觉得他不只是在写自己,写捷克斯洛伐克,也在写你,写中国。你看到从五十年代到七八十年代捷克的社会模式和中国的社会模式何其相似乃尔,他们简直就是暹罗兄弟。一样的满街、满橱窗的革命标语,一样的舆论一律,一样的取缔个人言说和行动的自由,一样的用政治打击和监狱来威胁异议人士,一样的专制无孔不入。你只能吃一种饭、住一种屋、说一种话、读一种书、做一种事。在这样的社会里,你是奴隶、木偶、机械人。你没有自己,只有权力意志者派定给你的所是。你不断地惊悸、气喘,最后走向虚无。看到这些描述,你的心里会升起无限的亲切感。而且一边看,你一边跟他交流。因为他的文字让我们的郁闷和仇恨得到了痛快的渲泄,我们大声地在心里发出呼喊:哈维尔,你说得对,说得好!

哈维尔精神鼓励中国知识份子

对中国当下思潮流派很有研究的徐友渔说,六四事件后,中国的思想界状况很混乱,投身于中国民主化转型事业的知识份子在理想幻灭后,有的满怀悲愤,思想倾向激进。另一部份感到茫然无奈无力,因为六四前知识份子为推进民主化而能施展的空间已遭扼杀,荡然无存,不知何去何从?陷入很深的失落感。而更多的人是对现实政治的疏离和逃避,犬儒精神弥漫整个知识界,在九十年代,捷克流亡作家昆德拉被解释为独善其身的人生态度在中国成为时尚。但哈维尔和七七宪章作家们的思想和行动为中国知识份子在严酷的现实中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和热情,坚持自己对社会正义的责任感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即克服恐惧,拒绝谎言,活在真实之中。如李慎之在他的序言中说,“历史将永远记得他是一位促成了后极权主义结束的思想家与实践家。他最大的功绩就在于教导人们如何在后极权主义社会尊严地生活,做一个真正的人”。

李慎之说,哈维尔的主张实际上是“人人说真话,人人做实事”,这就是哈维尔称之为“无权者的权力。”而哈维尔所谓的反政治的政治即是一种不是为追逐权力,而是以道德良心作为出发点和归宿点的政治。

哈维尔等捷克斯洛伐克仁人志士发动七七宪章运动就是履行自己的理念,即以无权者的权力而行使反政治的政治,从而推动社会进步转型。

徐友渔在他的序言中说,七七宪章运动“目的不是要为危机求得政治解决,而是要表明一种道德立场。他强调,运动不是出自理智的计算,而是受良心驱使。这是公民对道德堕落真心实意的反应。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者,那些剥夺了言论和行动自由的人,正在抬起头来、拒绝谎言、勇敢地行动,力图行使做一个负责任的人的权利,恢复人的尊严和身份。”

即是说,七七宪章运动就是要在极权社会中讲真话做实事,推动社会进步,而中国零八宪章是本其精神的姊妹运动。

徐友渔在致谢词中特别强调《零八宪章》和《七七宪章》在基本精神方面的一致。包括“两个国家处于相同类型的专断权力和意识形态的统治之下,相似的社会生活氛围和道德状况——不讲真话和不追求正义,也来源于相同的履行国际公约、保护人权的义务和压力。”

零八宪章的灵魂人物刘晓波早在二○○六年发表的文章中已提到七七宪章是民间反抗独裁的经典范式,暗示有意仿效。他说,“在独裁国家,个人的或群体签名的公开信,一直是民间反抗独裁和争取自由的重要方式之一。当年,哈维尔致捷克独裁者胡萨克的公开信,哈维尔等人签署的‘七七宪章’,皆是民间反抗独裁的经典文本。特别是群体连署的公开信,既是一种民间政见的表达,也是一种准组织性的民间力量的聚集。”

今天哈维尔及七七宪章的无权者的权力和反政治的政治,或曰捷克斯洛伐克经验已获得了天鹅绒革命的胜利,而中国的无权者面前的民主道路,仍然艰难漫长,但无论如何,只要中国的大众开始争取活在真实之中,在政权铺天盖地的谎言网络中,努力拓展和扩大真实的民间社会,终有一天,中国会迎来自己的梦想:“人民,你们的政府还给你们了!”(哈维尔当选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发表的演讲词题目)。

来源:开放杂志

《蔡咏梅文集》

阅读次数:2,3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