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就是2018年了。直到今天,我才突然想起:我应该给你、给朋友们写一封另类的信,因为它在我的脑海里,已经萦绕很久很久了。

那就是我对外星人的兴趣与看法。

在1986年2月没出中国之前,我丝毫不清楚有关外星人的任何消息与报道。出国之后,阅读到的有关外星人的消息也极其有限,又因我买电脑很晚,总觉得很难学、一定学不会,也不清楚电脑能给人们什么好处;更无其他渠道能知道外星人的事情。

然而在2010年3月,在台北“允晨文化”出版的自传小说《童话中的一地书》里,为何与台湾人“大齐”那么有兴趣地聊起了外星人呢?过了几年之后,又把此书加写了一万九千字,改名为《给外星人的66封信》,最后的一个章节“哥哥找到了我”,是如实地写出了住在德国的一个夜晚,我和海曼如何见到了那么大的一个飞船,在蒙蒙的夜雾里,就在我俩的头上方罩住了我们,随着我们加快步伐往家里走和害怕地跑了起来,它如何改变着角度。

至今想起那一晚,仍栩栩如生地在脑海里浮现出一切。

受到加拿大“绿野出版社”出版人谢宝瑜先生的厚爱,他主动给我做了专页“遇罗锦的书”,我的三本纸书的电子版《一个大童话》、《给外星人的66封信》、《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简、繁体)及在网上发表的个人《文集》,以及与书有关的照片集,都在“绿野出版社”最后的栏目里,免费供所有读者阅读和下载(这些链接在我博客主页的“博客列表”里); 自己这一切的幸运,我以为是和遥远的外星人分不开的——无论多么遥远,外星人一定知道我太爱他们,太相信他们,一定早已听到了我的心声。

人们一想起外星人,就是大脑袋、身材瘦小、特大的眼睛,鼻子和嘴极小的“怪物”。2010年我对“大齐”瞎侃时,对外星人的了解远没有现在多(尽管现在的了解仍是很少,因为美国高度保密至今)。而我对“大齐”随心所欲说出的那些话,莫如说是当时看到了地球人的种种弊病,而无意识地说出了自己心里自发的幻想。

直到我买了第二个电脑时,即去年,才读到了美国公开的有关外星人的一点信息。由于美国力主保密,而网上公开此信息的人,是蒙着面罩、改变了自己原来的声音叙述的。此人以前在美国那个重要的基地工作过。假如有人死也不肯相信他的话,那也无妨,就把他的话当成小说来听吧。

可我却非常相信他所说的是真实的,且他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说出真相的。这和我多年前对大齐说的话,不谋而合;也就是说,地球上人类的弊病,那里都没有。

地球人穷的穷、富的富,三六九等,那里没有;地球人对血缘关系、教派、党派很重视、觉得很重要,那里没有;地球人斗来斗去、杀死好人无数、周而复始永无止境,那里没有;地球人把上帝(外星人)给我们创造的美好的大自然破坏无遗,那里没有;地球人最重视的是钱、是统治、是家庭亲情,是浪费、压榨别人和自己享受,而那里没有……

假如那位蒙面人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听到的是什么呢—— 在美国境内那个边远的重要基地,已经与外星人合作很久了。有不止一位外星人住在那基地里,尽管他们活得不太开心,或是很想回到自己的星球上。

蒙面的地球人叙述的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之后,美国与外星人合作,带足了食物和水,飞船飞行了近乎三个月,才飞到了他们的星球上。美国的宇航员有二十几位,男多女少比例几乎各半,都是身体健康经过严格检查、宇航知识、科学知识、语言知识、是百里挑一的,基本是中年和年轻人。

带领他们前去的外星人,是住在美国那个基地很久的了。他已能了解很多地球人的语言和生活习惯。经过很长时间的双方联系,对方的星球人终于同意地球人去拜访。

没有外星人的带领与操作,便无法穿过宇宙中的黑洞、无法克服很多意外的情况,到达那里简直是不可能的。

那个星球几乎没有森林,树木极少;且那星球不会自转,一半永远是在黑暗与寒冷中,而外星人居住在明亮、温暖的那一半。在那里,没有地球上花里胡哨的建筑物。房屋都是极为朴素简单的泥草屋,家家屋里的炕、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那里的外星人人口不多。时间、气候等等与地球全都不一样。

地球人这才知道:他们有一种仪器,像看电影一样,能看到地球几千年来的变化。

他们也有男女伴侣,母亲生出了孩子之后,必须把孩子送到一个地方,父母不许去看望,那里所有的儿童是集体抚养的,地球的宇航员们也不可以去参观。也就是说:孩子从出生到长大之后,与父母是无关的,休想有什么“红二代”、“黑几代”的等级观念;更别想结党营私。

那里没有钱币,没有银行、没有商店。但有水和食物。食物是像纸片一样的、有营养的东西。外星人吃的很少。他们的眼睛很大、嘴很小。需要的水、食物等等,都是按需给与的。

他们没有党派、没有谁与谁远近的关系和观念;所有的人如同一家人。

只有一位说话有威信的头头,个头比别人高些,他也不知道谁是他的父母。在这星球上,谁是自己的家人与否,没人想这事。因为孩子们从婴儿起就在一起长大(他们的父母、祖父母、祖祖父母也是这样长大的),他们从小受到的是高等的、科学的集体教育。集体,就是每个人的亲人。在集体的受教育与学习中,如果有人有了创造和发明,并得到了集体的肯定的话,则他(她)会得到荣誉与重视。

“这星球,从来没有过敌人吗?” 宇航员问。

“有过。”那个子较高的头头回答:“很久以前,这里有过一些意念邪恶的人,都被用激光射死了。”

“你们害怕别的星球人来侵害你们吗?”

头头回答:“我们也必须防备。但现在还没有。”

“你们会去侵害和霸占别的星球吗?”

“我们不会。我们只是想创造出像地球一样美丽富饶的星球,就像我们的前辈创造出了地球一样。”

那个儿童集体居住和学习的地方,没有被允许地球人参观。

当时有一位外星人因年老去世了。地球的宇航员们也去参加了这个葬礼。他们见到外星人的表情有些悲伤。但没有地球人的哭叫以及浪费财物的排场。他们的葬礼就像他们的生活那样简单。按照地球的时间算法,他们平均能活到二百几十岁。

美国视频的蒙面人没有讲得太多。他最后说:二十几位宇航员,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有两对年轻男女自愿留了下来,他们不可能再回到地球了。

蒙面人讲的,我基本都写在此文里了。

总之,在那个星球上,没有三六九等,没有私有财产,没有钱币和银行。人人过得朴素得不能再朴素,可是人人之间没有仇恨,只有团结、互助、关怀、友爱和对宇宙的无限的探索、对美好的环境与事物的创造。

由于美国方面比以前解密了一些事实,人们才知道:被截获的飞船,里面无一根电线、无一颗钢钉。外星人解释:是飞船里的几个外星人,用头脑里的意识来控制飞行的——这是怎样高超的科技啊!

这时,你才懂得外星人为何从婴儿一出生起就必须离开父母,由集体抚养和教育的道理,他们之间必须有无比的信任、关爱、体贴和高等的意识,以及丰富的学识,才能由头脑里产生那种能控制飞船的电波。而这种本事与性格,是要被培训很久直到成功。

没有高超的人格,能有高超的科技吗?

2017.12.22 德国 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7年12月2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