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邢:未见“蜜月”,何以称新?

Share on Google+

结束战乱,结束文革。百姓把这两个顺应民意之举记在了中共身上。49建政以来,大陆官民之间还是有过两次上下同心,喜大普奔的时段。笔者称其为“蜜月期”。(参见“习氏断代和历史周期现象”和“再说断代”两篇文章——笔者注)

1,“蜜月”何以发生?

原本1945年抗战胜利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一次历史机遇。国共合作、全民抗战、正义战胜邪恶、大国雄风再现。然而国共两党不顾亿万民众刚刚摆脱战争苦难,渴望和平的基本诉求,让战火继续,生灵涂炭。49之前民众最迫切的诉求是不要战乱,过几天安生日子。究竟谁胜谁败没那么重要。赶巧中共取得了战争胜利,便是占了取得民意的先机。

再来回顾一下《共同纲领》。若将其看做官民之间的一纸契约,中共显然是做了承诺的。比如,农田归耕者所有,军队归国家所有,“思想、言论、集会、结社、通讯、人身、居住、迁徙、宗教信仰及示威游行的自由权”归人民所有。再比如保护私有财产,保护私有经济,甚至可以“保护报道真实新闻的自由”。

无怪乎张木生先生对中国的新民主主义社会情有独衷,还搞了个所谓2.0版本。

第一次“蜜月”就这样发生了,当然是好景不长。

整个毛时代是人类史上的一场灾难,文革时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1976年的四五运动,表达了民众的诉求和力量。不只是民众。毛的胡作非为和狂妄昏庸使得众叛亲离,最后成了孤家寡人。人一死,尸骨未寒便被昔日的战友、同僚、卫士和对手们一齐下手抓了老婆,改了章法,不久又被夺了皇位。

结束文革呈现出一次官民和解的机会,实际是民众给了中共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毛死之后,原来即定的一切几乎都翻了过来。邓小平平反了,天安门事件(即四五运动——笔者注)平反了,绝大部分右派也平反了,简直就是乾坤倒转。这次蜜月持续了很久,反反复复地可以说一直持续到了八九年。这其中最为关健的一点不是因为改革而是因为“开放“。走出去,放进来,使中国变为正常国家成为可能。

两次“蜜月”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经历过第二次蜜月的人,1980年代的情境应该还记忆犹新。

2,谁的新时代?

习近平先生在十九大报告中说中国进入新时代。百姓能不能弱弱地问上一句,这是谁的新时代?

如果说新时代从2012年习氏上位就开始算的话,马上会联想的是,这五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事儿与百姓是什么关系?

母庸质疑,这五年发生的最大的事情是中共的反腐败。这是一场运动。涉及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揭露出的大小官员们,其贪腐金额之巨大,行为之恶劣可谓史无前例。假如这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是为民除害,救民水火的话,自然是龙恩浩荡,百姓自该千恩万谢,歌功颂德。但是,中共是执政党,并且口口声声说执政为民。你党出了这么多腐败有没有人出面承担责任?该不该向百姓道个歉呢?没有人负责,没有人道歉,是不是可以认为,中共的反腐败和百姓无关呢?总不能横竖都是理吧?

如果说新时代是从十九大开始,那么当下的情景又是是怎样的呢?引用一下余英时先生的描述:“现在是:只要有三个人在一起说话,只要是有什么妄议,妄议中央之类的就可以把你关起来。就是在网上说话,彼此聊天他听的不满意也把你关起来,这就是新的坑儒。”

好吧,不让说就不说吧。心里想一下总可以吧?这不是我们的新时代。

3,能不能有所期待?

习近平先生能不能来个“华丽转身”?只要他不转,百姓就永远可以期待。但蜜月是没有的,也没有什么新的时代。

即便如此,笔者仍然愿意相信,习先生经世济民,拯救人类的理想是真诚的。只是他这样做下去,百姓不会买账的,即使做得再精准也得不到老百姓的认可。

我不知道我们想得到的能否会得到,但我知道他们想得到的肯定不会得到。

圣诞的钟声响了,也许这就是希望。

2017年平安夜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7年12月24日

阅读次数:1,1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