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新华社发布新闻称,“布宫东西两侧将建地下人行通道转经人与车各有其道”。这一消息让藏人们为之震惊,难以想象所谓“开启……城市新篇”的举动意味着什么。是意味着有了地下通道和过街天桥的拉萨将变得更加地“现代化”?还是意味着城市建筑日益庸俗化、垃圾化的拉萨,将以付出布达拉宫的代价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伟大的布达拉宫在上千年波澜不惊的历史中,与创造它的藏民族一起存在下来了;紧接着,在从未有过的跌宕起伏的这半个世纪中也幸存下来了。如今看上去它光彩夺目,白日里有鲜花、彩旗装扮,夜里被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照得宛如仙境,配上欢快而响亮的类似“欢迎你到拉萨来”或“坐上火车去拉萨”等流行歌曲,昔日充满宗教神圣感的布达拉宫已变成了像迪士尼乐园或北京动物园那样的游乐场所。每日纷至沓来的参观人数已至六千以上,原本土木石结构、且曾在1959年被炮击又在文革挖过“防空洞”的布达拉宫,怎能承受得了每天被如此巨大流量的双脚所踩踏?又怎能承受得了雷鸣般的噪音、菜市场般的拥挤甚至随处可见的痰迹?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常识,重负之下的布达拉宫,其饱经沧桑的程度再也经不起任何人为的、灾难的折腾了。

1994年,布达拉宫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本是一桩功德无量的好事,可以对处于濒危的布达拉宫起到保护、保存的作用,而不是拿来炫耀的门面,更不是增加旅游经济含金量的成分。并且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并不单指的是布达拉宫这一座孤零零的建筑物,它包括了周边相互依存、景色协调以及有着同样普遍价值的建筑群,因此任何粗暴的、无知的、贪婪的“减少”与“增加”都会造成无法弥补的过错。如1996年,拆除依傍着布达拉宫延续千百年的雪村,使失去了雪村的布达拉宫从此了无生趣;又如2002年,在布达拉宫对面建起一座状如炮弹的“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从此时刻强化着西藏丧失自主权的现实处境。

实际上,2007年,布达拉宫已经被世界遗产大会“黄牌警告”,批评因过分追求旅游收益、随意开发却不承担责任和兑现承诺,将可能被吊销“世界遗产”的称号。看来西藏当地政府根本不在意这类警告,反而变本加厉,如今竟然要在布达拉宫两边修地下人行通道了。而其理由是站不住脚的,什么“车辆多、游客多、朝佛信众多,一些时段,车辆往往要礼让行人,造成交通隐患”,然而,拉萨并不是车辆的地方,也不是游客的地方,千百年来,拉萨就是有着西藏独特的人文宗教风景的转经礼佛者的家园,总是把“以民为本”挂在嘴上的当权者,何以如此不善待民众?要知道转经朝佛者多为腿脚不好的老人,以及从远方磕着三步一个等身长头来到拉萨的朝圣者,而地下通道和过街天桥的那些上上下下的阶梯,如何让老人们走得方便?如何让磕头者履行自己的佛事?倘若政府真的想要兑现“以民为本”,那么,何不让车辆绕行,让道给转经人行走?

在此呼吁联合国教科文等全球相关组织,请制止如此可怕的“现代化”对古城拉萨的风景、人文和生态犯下不可饶恕的、无法估量的罪过!拉萨不需要地下通道和过街天桥,拉萨要的是属于自己的转经路!

2009-8-18,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