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6日

中国对异见人士的无情压制本周再次一览无遗:当局于周二判处维吾尔族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无期徒刑。这一判决招致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可能进一步加快在中国最西面的新疆地区的压迫、歧视与暴力的恶性循环。

伊力哈木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担任教授,此次被判决的罪名是“分裂国家”。这一罪名通常针对的是批评北京少数民族政策的非汉族人士,比如维吾尔人、蒙古人和藏人。伊力哈木一贯强调他个人反对分裂,但是按照检方百转千回的逻辑,这实际上是他“密谋”分裂的证据。

伊力哈木被定罪背后的真正原因,源于他直言不讳地试图说服中央政府,改变在其家乡新疆施行压迫性政策的做法。他曾表示,这种做法正导致1000多万主要为穆斯林的维吾尔人付诸更暴力的抵抗手段。

偶发的暴力事件一直是新疆地区生活的一部分,然而,2009年7月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爆发大规模暴动以来,这种动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当时,维吾尔人进行了和平抗议活动,呼吁政府调查他们遭受的不公正对待,然而对抗议活动的镇压引发了暴动,导致数百人身亡,其中大部分是在中国人口中占绝大多数的汉人。

中国政府对此的回应是对所有维吾尔人加以镇压,采用的手法则是数千桩不问青红皂白的拘捕和失踪、严刑拷打,以及对包括宗教在内的民族身份表达的严厉控制。过去五年里,中国一直在新疆采用以暴制暴的模式来进行“反分裂的人民战争”,只是名义上没用“以暴制暴”的说法。

不过,当局口中的“高压”策略并未取得多少成效。2009年以来,暴力逐步升级,有更多的维吾尔人寻求报复一切与汉人有关的东西,而手段则是越来越触目惊心的袭击,而且往往是自杀性的,比如开车撞向人群、挥刀砍杀汉族旅客、引爆炸弹,以及杀害地方官员和定居在新疆的汉人。

在助长维吾尔人暴力活动方面,互联网无疑起到了一定作用。网络使得心怀不满的个人能接触到某种现成的圣战思想。确有网站在为以伊斯兰教的名义进行的肆意攻击正名,提供如何进行圣战的教程,并赋予那些新的“速成皈依者”某种身为全球圣战一份子的崇高感。

然而,伊力哈木是对的:暴力的升级是中国压迫性政策的直接产物。维吾尔人当中,绝大多数仍反对暴力、反对任何形式的激进伊斯兰主义。在他们看来,那些东西颇为陌生,与他们的温和生活方式背道而驰。不过,并不令人意外的是,随着北京进一步加紧控制,更多的维吾尔人正变得激进起来。

除了军事行动以外,北京以暴制暴模式的关键目标还包括,识别并清除叛乱分子及其同情者、摧毁他们的网络,以及通过扶持和发展来赢得民心。这就必须要将所有的人置于频繁的监控之下,严格控制他们的动向,把散居的人口聚集到新的定居点,加强边境控制,并维持一个严密的检举网络。

这种以暴制暴的模式适得其反。北京并未面临有组织的维吾尔人叛乱;就连有组织的政治反对派也不存在。北京采取的把每个人都当成嫌犯的做法,会推动维吾尔人与汉人之间的严重分化。

考虑到人命损失和悲惨生活,这些压迫性政策并不值当。这就是伊力哈木试图传达给中央政府的讯息,也是新疆当局如此急切地要让他闭嘴的原因所在。

现在还为时不晚。北京可以驳回针对伊力哈木的判决、实施中国现有的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并且放弃漏洞百出的以暴制暴模式。北京不会有什么损失。毕竟,当今年1月拘押伊力哈木的乌鲁木齐当局在忙于罗织针对他的材料时,也未能制止好几起流血袭击,包括发生在新疆以外的最严重的一起:今年3月,有30余人在昆明火车站遇害。

正如伊力哈木本人所说,改变新疆政策的方向并不会让北京失去对这里的控制,而是会“非常有益于维护国家统一、维持国家的长期繁荣”。

林伟(Nicholas Bequelin)是人权观察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

来源: 《纽约时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