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望)

唉唷,好唷!
撑紧篙,把好舵,
拼着命儿渡过河。
河水宽啊波浪大,
全靠大伙儿臂膀多。

唉唷,好唷!
浪儿高,风儿猛,
船流河心靠不拢。
长篙抵不到黄河底,
要命时节拿命碰!

唉唷,好唷!
船夫苦,船夫穷,
不穿裤子过了冬。
船夫喝的黄河水,
船夫吃的西北风。

唉唷,好唷!
不怕天,不怕地,
不怕鬼子过河西。
鬼子要渡咱的船,
抖他下河吃黄泥!

唉唷,好唷!
马儿挤,兵儿勇,
多运兵马往河东。
兵强马壮杀气勇,
赶走鬼子贼娃松!

(注:贼娃乃陕西骂人语)

[编者注]那道诗出自朱子奇、张沛编《延安晨歌》,陕西人民出版社(西安)1984年5月第1版,页30—31。

根据《延安晨歌》目录,可推测此诗可能发表于《延安新诗歌》第2期1940年夏。(裴毅然转发,2009-3-18)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