遐思客:通往法西斯之路——美国共和党蜕变历程警示录

Share on Google+

美国华人 2020-02-15

第1672篇文章
曾经如此可爱的美利坚,你身处危局。

正文共:8779字
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撰文:遐思客

2月6日,特朗普在白宫东厅展示一份报纸,上写“特朗普被免罪”。(图片来源:白宫网站)

2020年2月5日,美国参议院以52票对48票否决众议院对总统的弹劾指控,特朗普得以完成他的总统任期。在无可辩驳的证据面前,共和党参议员们几乎一致地选择与涉嫌违法的总统站在一起,以各种荒唐至极的理由为他开脱,连民主党议员要求传唤愿意前来作证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物助理的要求,都被否决。只有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Willard Mitt Romney)一个共和党人投票赞成弹劾。这个史无前例的黑暗时刻,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我们可以确定地说,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最重大的政治事件,是世界最大民主国家里一个主流政党领导层的彻底堕落,沦为法西斯性质的邪教组织。那么,这个许多人仅仅四年前还难以想象的事件,是如何发生的呢?这要从法西斯主义在二十世纪的起源说起。

法西斯主义的起源和特性

法西斯主义(Fascism)作为政治运动,源于1920年代的意大利,然后传布到德国,成为纳粹主义,又影响到日本,变种为军国主义。对于法西斯主义最简单的描述性定义是,威权独裁特质的极端民族主义。在欧美的传统政治光谱中,法西斯主义的定位为极右翼。法西斯主义者认为,自由民主宪政制度过时了,需要对社会进行总体动员和改造,组建一个威权主义国家,以便应对国际间的武装冲突和经济困境。这样的国家需要一个独裁者地位的领袖人物,和单一政党成员组成的军事性质的政府。法西斯国家在经济上倾向政府督导的混合经济形态,寻求经济自给自足,手段是保护主义和政府干预。

1941年12月11日,希特勒宣布对美国宣战。(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一般是在民众有危机感之时。这种危机感,可以是经济的,种族的,宗教的,也可以是综合的。由于法西斯主义政治号召力根植于"我们"与"他们"的冲突,即使是经济原因刺激起来的危机感,法西斯主义者也倾向于把它导向种族主义。原因在于,种族和宗教最容易激发民众内心的狂热。

新法西斯主义的兴起

新法西斯主义(Neo-fascism)在二战后不久就产生并发展起来。它继承了老法西斯主义的主要因素,并增加了反移民的本土主义(Nativism)和反对知识精英的民粹主义(Populism)。不过,由于美国主导国际体系的成功运行,西方世界的繁荣兴旺和人们对二战的记忆犹新压制了新法西斯主的发展,使它一直处在政治领域的边缘。

2017年8月,新法西斯主义者在弗吉尼亚州Charlottesville集会。(WIKIMEDIA/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CC BY-NC-ND 2.0 LICENSE)

变化出现在二十一世纪之初。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催生了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人员的大规模流动。移民潮在快速改变欧美国家的种族比例(注意:这个种族只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生物学意义上,所有地球上的人共属一个种族 —— 智人(Homo sapiens))。于是,欧美的一部分白人(以无大学学历者和留恋往日时光的老人为主体)开始忧虑和焦躁起来。他们担心,"我们"的家园正在被"他们"夺走。"我们"想要起身保卫"我们"的家园。这就为新法西斯主义创造了良好的群众动员环境和主题。

种族主义者的焦虑

根据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个超党派智库)2016年的研究报告,到2050年左右,美国将不存在一个超过总人口半数的种族。2055年,白人在总人口的比例是46%,而亚裔人,南美拉丁裔人,和非裔人加在一起将达51%。

(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1992年美国总统选举时,白人占投票人数的80%。2016年选举时,白人占投票人数的70%(注意,投票人数和总人口数不是一个概念,很多合格选民是不投票的)。这个70%中,有8%是拉丁裔白人,倾向于民主党;又有20%希拉里和乔姆斯基这样的白左。剩下的42%就是共和党和特朗普的基本支持者。再过二十年,这个42%就会变成32%。42%加上一些中间动摇者,再利用美国选举人制度的特殊性,还可能赢。32%的基本支持者就不会有赢得全国性大选的可能性了。

看完这两份数据,人们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有白人种族主义思想的人如此心急如焚了。时间不在他们这一边,科学和技术造成的变革不在他们这一边,经济发展所需的社会变动不在他们这一边。此外,还有两个事实对我们理解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焦虑有帮助。第一,如果投票者限于有大学学历者,民主党将获得压倒性胜利;第二,如果投票者限于18到35岁者,民主党将获得压倒性胜利。

南方白人与民主党

美国共和党走上法西斯的道路,是一个历史过程。林肯时代的共和党代表的是美国北方工业社会的利益,包括企业家,中产阶级,和劳工阶层。那时的民主党代表南方利益,与种植园主不可分割,有着浓厚的种族主义情绪。这种南方种族主义情绪至今都在历史遗迹中保留着。如果谁有机会访问佐治亚南部小城萨凡纳(Savannah),就可以看到南方联盟总统戴维斯1886年访问该城市时留下的遗迹。很明显,时至1886年,萨凡纳市民仍然把戴维斯当作总统接待。那些白人的心目中,这才是他们的总统。

1968年,约翰逊总统签署民权法案。(图片来源:国会图书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60年代。在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推动下,民主党籍的约翰逊总统认识到,解放黑奴以后,在南方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压迫下,黑人的地位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仍然遭受着系统性的歧视,甚至到手的财产都被剥夺。为了从根本上改变这种不公平的状况,约翰逊签署了民权法案。这个字一签,约翰逊代表的民主党彻底得罪了南方白人种族主义者。他们决定与民主党决裂。

尼克松的南方战略

这一大批退出民主党的南方白人,引起了共和党内正在准备参加1968年总统大选的尼克松的注意。为了增加胜选机会,尼克松决定改变共和党党纲,收编南方白人种族主义者。这就是尼克松的南方战略。结果是,共和党赢得了大选,但因此而种下了白人种族主义的祸根。而约翰逊代表的民主党却与时俱进成为了今天代表现代经济和社会进步的民主党。

里根和"狗哨政治"

后面的里根总统,沿着尼克松开辟的道路继续往下走,开创了所谓"狗哨政治"。狗哨是一种发出人耳无法听见的超声波的器具,一些动物,包括狗能够听见。"狗哨政治"是指政治家说出某些话语,对于整体公众意味着某种意思,好象没有问题,但对于特定的听众,其意义则完全不同。

(《大西洋月刊》截屏)

比如里根竞选时经常向支持者提到"福利女王",意指一位靠坐享福利而开着卡迪拉克的黑人妇女。其实真实的女主人公只是利用虚假信息骗取了8000美元而被判处6年监禁。里根从来不提她的名字,但他的支持者懂得他的用意,是以"福利女王"暗指黑人骗取福利,所以全力支持他砍福利的政策。近来发现,里根在与共和党人电话通话中用"那群猴子"来称呼黑人。在共和党的这种白人种族主义背景下,里根这样的表现并不令人吃惊。老布什和小布什又继续里根开创的事业,用"狗哨政治"与白人种族主义者呼应。

领袖节制和共和党"政治正确"

从尼克松到小布什,虽然共和党领袖们都容忍和利用白人种族主义,但他们还有节制,懂得有些事情是有界线的。过了界线,领袖都有可能无法控制,只能被推着走。所以,他们的时代,共和党还没有越过楚汉界河,还在美国民主宪政的主流框架之内。但是,他们的所做所为,尤其是"狗哨政治",为白人种族主义在共和党内的存在打下了政治正当性的基础。白人种族主义成了共和党不可明言的"政治正确"(指美国语境中的政治正确。参见遐思客《"政治正确"不正确吗?》🔗。实质性反对这个"政治正确"理念的人,是无法在共和党内站住脚的。

共和党宣传工具的产生

另外,从里根开始,共和党保守派利用行政和立法手段对现代自由主义的一些重大措施进行了破坏。废除新闻广播中的"公正原则"是一个重要例子。"公正原则"所要保证的,是新闻广播中的平衡性,让受众得到全面的信息。自由市场自身是不具有这种信息公正特性的。恰恰相反的是,现代经济造就的一些巨富,可以用金钱打造电视广播网,传布不实信息,灌输腐旧理念。默多克打造的美国福克斯新闻台和买下所有澳大利亚全国性电视网就是例证。特朗普出镜主要在福克斯,而福克斯大部分主持人问的问题是,"你表现得那么优秀,为什么左翼媒体不给你加分?"在福克斯眼里,所有其他媒体都是左翼。

另一个戈培尔式的宣传机构就是Breitbart 网站。Breitbart 网站经常散步无中生有的谣言,如希拉里支持伊斯兰国,希拉里通过一家比萨饼店做少年性交易,等等。其创办人就是臭名昭彰的班农(Stephen Kevin Bannon)。此人的核心理念是摧毁和打烂现存美国和国际秩序,造就一个所谓的全新世界。班农曾经公开说过,硅谷的CEO中非白人太多了。所以,他的新世界就是白人的世界。

宣传工具到位后,一浪高过一浪的全球化进程把美国的大批白人,尤其是低学历的白人,冲入了紧张焦虑的旋涡。他们的焦虑感有真实的成分(来自全球的经济竞争),也有虚幻的成分(白人种族优越性的丧失)。福克斯新闻台和Breitbart 网站看准机会,把白人的紧张焦虑感成倍放大,为反抗的怒吼煽风点火。

哈耶克古典自由主义的可怕漏洞

以上两个政党宣传工具的例子,说明哈耶克的古典自由主义理论有重大漏洞。通往奴役的道路,并非只有国家统制经济一途。在现代经济中,不受公权力制度约束的私人资本,同样可以铺就通往奴役之路。默多克的媒体控制,就在为新法西斯的兴起服务。

共和党政治风气的败坏

两百年民主政治的运行,不仅在美国造就了一整套法律制度,也形成了一些重要的不成文规范。这些规范的重要性不亚于法律制度。比如,拒绝缺乏伦理底线的政客,就只能依赖不成文规范。法律无法惩罚无赖。要把共和党往法西斯的道路上带,那些不成文规范就必须先在观念上被废除。说到共和党政治风气的败坏,不能不提到1990年代的共和党籍众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 ,金里奇是共和党1994年众议院选举胜利的主要领袖,结束了民主党对众议院40年的控制。作为胜选功臣,金里奇倡导的为胜选不惜任何手段的政治策略,彻底腐蚀了共和党的政治风气。

特朗普在白宫接见金里奇夫妇。(图片来源:白宫网站)

今天我们看到的共和党议会领袖人物,多半是在金里奇时代成长起来的。看几场议会听证会,就可以领教这些共和党议员们的教养了。不用提发言内容的荒腔走板,就是他们的举止仪态都让人侧目。难怪共和党人可以接受特朗普那种缺少教养的作派,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金里奇的身体力行,使得各路蝇营狗苟之徒汇聚共和党。为了胜选,这些人什么话都可以说,什么事都可以做,放弃了任何政治伦理底线。俄罗斯寡头的金钱进入了美国政商圈子,这已经不是秘密,法庭文件有白纸黑字的记录。迄今为止,几乎没有听到民主党政治人物直接涉入任何与俄罗斯寡头的金钱交易。共和党政治人物,从总统开始,到参议院领袖,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众院情报委员会首席议员,等等等等,一大批人物都涉入俄罗斯金钱的交易。金里奇"功"不可没。

法西斯领袖的出场

几十年的运作,为新法西斯的兴起做好了铺垫,就等一个视宪政民主为粪土的领袖振臂一呼了。2016年,这个他们期望的领袖登上了共和党初选的舞台。

法西斯运动的特征之一是拥有一位强人形象的领袖。新老法西斯都是如此。日本的情况有点例外。东条英机并没有希特勒或墨索里尼的领袖地位。日本天皇填补了空位,起到了法西斯精神领袖的作用。美国新法西斯主义面临的社会氛围是,经过几十年的民权运动努力, 在政治舞台上公开鼓吹种族主义,在主流政治圈内浸淫多年的政治人物难以做到。即便有人心向往之,也会瞻前顾后而欲语又止。所以,多年来,时不时有媒体揭露共和党人在私下场合发表露骨种族主义言论,引发政治震荡。但在公开场合,共和党政治领袖还多少要顾及一下“脸面”,也就吹吹狗哨而已。这样的政治禁忌呼唤着一个没有忌讳感的圈外人,来打破政治禁忌的藩篱。这种彻底忽略忌讳的胆略,只有视今世享乐为唯一人生目标的人才有 。17个2016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特朗普是唯一一个符合这个胆略条件的人(指当时。现在可能有更多人符合条件了)。

(NPR网站截屏)

特朗普在2016年对如痴如狂的白人支持者说,我不在乎“政治正确“,我是你们的声音。他在电视台上拒绝谴责公开支持他的三K党精神领袖大卫·杜克(David Duke)。对于白人种族主义者来说,这种政治信号,是他们苦等了多少年的福音。这样的领袖正是他们所念所想,他们当然愿意无条件支持和服从,哪怕这个领袖胸无点墨,毫无信用,对国家的忠诚度不可靠。

特朗普的极权主义行动

法西斯主义的另一特征是极权主义,领袖和他的政党控制一切。在宪政体制中要达到极权,必须先推翻法治和自由媒体。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做法是,不择手段地在联邦法院中塞入保守派法官。虽然不能说所有保守派法官都是法西斯分子,但保守派法官对于自由人权的保护力度远远低于自由派法官。理念使然。最触目惊心的例子莫过于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2016年初,保守派大法官Scalia 突然病逝。3月奥巴马总统提名温和派法官Garland 出任大法官。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cConnell 以选举年为由,拒绝把Garland 一案放入参院议程,连讨论都不讨论。其实以前有过选举年任命大法官的先例。这样,奥巴马失去了任命大法官的天赐良机。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平衡被打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今年,当有记者问McConnell 是否会在选举年任命大法官,McConnell 回答说,当然会。他连装模做样都懒得做了。几个月以来,特朗普加速任命了几个被美国律师协会认为不合格的人到联邦法院的位置上。民主党众院议长Pelosi 最近警告说,没有法律体制可以承受8年的破坏。

至于自由媒体,那更是天天都受到特朗普的攻击。他公开说,除了福克斯新闻台,其他全国性媒体都是人民的敌人。以这样的方式攻击自由媒体,是法西斯领袖的标志之一。

此外,他所赞扬的外国政治领袖,几乎清一色的是具有独裁色彩的人,如金正恩,普京,沙特王子和土耳其总统。执政至今,特朗普从未在任何时候,任何公开场合提及他对美国宪政体制的热爱。

反智主义和反精英倾向

由于法西斯主义的基本追随者一般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大众,法西斯主义的领袖们通常具有明显的反知识精英倾向。特朗普知道,自己在知识分子和有大学学历的人群中鲜有号召力,所以公开地亮明自己青睐白丁的特征。在2016年的一次竞选集会上,他对着支持者喊叫,我喜爱教育程度底下的人(I love poorly educated people) 。这样的表白给了下面的支持者一种被抬举的感觉,令他们充分享受到了精神上的升华感。他们没有能力认识到,特朗普实质上在羞辱他们。他等于在说,我喜爱没有知识的人,因为他们容易受骗上当。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8月的一项调查,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对大学教育的看法,充分反映了两党对知识精英的态度。59%的共和党人认为大学对美国社会起了负面的作用,33%的共和党人认为起了积极的作用。相反,67%的民主党人认为大学对美国社会起了积极的作用,18%的民主党人认为起了负面的作用。同样是皮尤研究中心 在2018年做的一项调查显示,民主党人拥有学士或以上学历者占63%,而共和党人中拥有学士或以上学历者只占31%。更重要的是,25年来的数据显示,这个趋势正在发展。就是说,高学历者越来越倾向民主党。

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2008年挑选来自阿拉斯加的佩林女士(Sarah Palin)作为副总统候选人时,这种反知识精英倾向得到一次绝佳的展示。佩林在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会上,只会按照事先背下的答案顺序回答问题,不管主持人问的究竟是什么。就是说,主持人问的是教育问题,她回答的是税务的答案;主持人问的是医疗保险问题,她回答的是经济刺激答案。不折不扣的文不对题。在一次一对一采访中,主持人问佩林从哪里得到政治信息,她说她看很多杂志;主持人请她提三份她常看的杂志,她回答说她看很多杂志;主持人再让她点三份杂志,她说她看很多杂志;主持人最后说你点一份杂志吧,她回答说她看很多杂志。就这样水准的候选人,在保守派选民中掀起了支持热潮。佩林在共和党政治舞台上的出场,为下一位同样愚蠢但疯狂程度高一百倍的候选人做好了预演。

意识形态工具

法西斯主义需要仇恨,需要敌人。种族主义是再自然不过的意识形态工具了。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由来已久,尤其是南方白人,种族意识根深蒂固。在21世纪的新形势下,过去歧视黑人的种族主义,又加入了歧视其他外来移民的内容,比如对南美拉丁裔的仇视。佩林在2008年竞选中说,"他们"想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做。这是"我们"对"他们"的典型例证。这里的"他们"是指有色人种,"我们"是指白人。2020年总统国情咨文演讲会上,特朗普邀请了美国广播电视业最著名的种族主义者拉什·林保(Rush Limbaugh),并把自由勋章授予这个公开称呼非裔人士为"黑鬼"的白人至上主义者,肆意为种族主义张目,玷污自由勋章的纯洁性。毫无疑问,由于其在灵魂深处的燃烧性,种族主义在特朗普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武器库中,居于中心位置。

集会舞台与群众危机感

法西斯主义需要维持支持者心中的危机感。做到这一点的最佳方式是具有情绪放大器作用的群众集会。有学者在2016年指出,观察特朗普当选后是否走向法西斯的一个指标,就是他在头两年内是否举行大型群众集会。当选后头两年,距离连任竞选还有一段时间,一般是不举办支持者大型集会的。如果特朗普这么做了,那他的政治意图就非常明显了。事实上,就职后才几个月,特朗普就开始举办支持者集会了。俄罗斯门调查开始后,这个调查往往是他演讲的主题。就是在为共和党议员助选集会上,主角通常是担任助选的总统,而不是议员本身。纽约大学研究意大利历史的教授Ruth Ben-Ghiat 观察了特朗普在群众集会上的表现后得出结论,特朗普非常靠近墨索里尼。比如,他们都喜欢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都喜欢在集会上与支持者当场互动,都喜欢用隐喻的方式挑动支持者对政治对手采取行动。看看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在上个世纪各自国家兴起的过程,就能理解特朗普对群众集会的喜好了。

基督教福音派的邪教化

如果说,罗马教廷在上个世纪对欧洲法西斯主义的默许是应当遭人诟病的;那么,本世纪美国基督教福音派对新法西斯主义的热情支持就应当受到强烈谴责了。按照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的调查数据,25.4%的美国成年人认为自己是福音派基督徒,构成了美国最大的宗教群体。76%的福音派成员是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受教育程度远远低于美国的平均水平。2017年,美国33.4%的人拥有学士学位,而白人学士学位人数达37%。福音派基督徒中,只有21%的人有学士学位,41%的人有高中学历。49%的福音派基督徒住在美国南方。

2016年大选,高达81%的福音派基督徒投票给特朗普。到目前为止,福音派基督徒对特朗普的支持度,在所有群体中是最稳定的,没有任何动摇的迹象,尽管这个纨裤子弟的行为举止和基督教的道德教诲没有丝毫连结。在2016年选情紧张的时刻,500名福音派领袖与特朗普见面,实际上是一次集体面试。事后,500名福音派领袖宣布支持特朗普,虽然他们承认,特朗普的基督教信仰还在婴儿阶段。几个月后,其中一位女领袖反悔了,宣布撤销对特朗普的支持。其他499位,到现在都还是坚定不移地支持特朗普。

(《华盛顿邮报》截屏)

在福音派领袖人物中最离奇的,当数电视福音布道女牧师白波拉(Paula White)。此人中学学历,靠在电视上发表离奇出格言论发迹。她要求她的教徒追随者向她贡献1/10 的年收入。她现在拥有两架私人飞机,几栋单独价值几百万美元的毫宅。她布道时说,对特朗普说"不"等于对耶稣说"不"。在一段网上视频上,白波拉闭着眼睛大声吼叫着什么人类语言都不是的"宇宙语",让下面高举双手,闭着眼睛的教徒跟着她叫。只有最后一个单字是英语词,"Power"(权力/力量)。典型的邪教教官。这样的一个邪恶骗子,被特朗普聘为白宫信仰办公室主管,也就是白宫的首席牧师。白波拉进入白宫标志着福音派正式成为与政治结合的邪教。

法西斯准军事力量

法西斯运动一般都有准军事组织,希特勒的冲锋队和墨索里尼的黑衫军是典型的例子。美国共和党的准军事组织是全国枪支协会(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这个1871年创立的组织20世纪后期成为最强大的院外游说团体。2012年统计,88%的共和党政治人物和11%的民主党政治人物得到过全国枪支协会的金钱支持。因为自由派认为私人拥有枪支已经不合时宜,全国枪支协会与共和党结合,政治立场极端保守。全国枪支协会旗下那一大批低学历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成了共和党的威慑力量。2019年和2020年,奥里冈州和弗吉尼亚州都因为州议会试图立法控制枪支,引发了枪支拥有者的武装游行。这些枪支拥有者把自己与共和党紧紧地绑在一起,不顾一切地支持共和党。

作为回报,共和党在国会通过立法,大幅度限制控抢派和学术机构人员获取有关枪支的数据,目的是不让公众充分了解枪支在美国社会造成的危害。2019年,特朗普在一次集会上说,他的支持者是很强硬很厉害的,他们现在还不想表现出来,有一天他们会的。这是墨索里尼式的暴力暗示。如果哪一天特朗普号召他的"民兵"出动保护领袖,一定会有大批人持枪响应的。这些人的枪,在今天的正规军面前,和烧火棍没有区别,根本保护不了他们自己;但在手无寸铁的公众面前,绝对是可怕的威胁。

美国危局

法西斯主义可以出现在任何国家。没有哪个族群具有对法西斯主义的天然免疫力。正如威廉·戈尔丁(William Golding)在其名著《蝇王》(Load of the Flies)中描述的那样,人性中野蛮的因素在危机环境中,可以轻而易举地压倒理性的因素。代表野蛮的少年杰克的胜利,早就预言了特朗普2016年的胜利。遗憾的是,我们不象代表文明的少年拉尔夫那样,有英军海军陆战队士兵来拯救。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职典礼。(图片来源:白宫网站)

绝对领袖,邪教化政党,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煽动性群众集会,破损的法治,准军事武装,所有法西斯运动的要素都具备了。只等领袖一声号令,就可以横扫北美大地了。曾经如此可爱的美利坚,你身处危局。

参考文献:

Albright, Madeleine. Fascism: A Warning, New York: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2018.

Blitzer, Jonathan. A Scholar of Fascism Sees a Lot that’s Familiar With Trump, The New Yorker, November 4, 2016, https://www.newyorker.com/culture/culture-desk/a-scholar-of-fascism-sees-a-lot-thats-familiar-with-trump

Golding, William. Lord of the Flies, London: Penguin Books, 2004.

McNeill, John. “How fascist is Donald Trump? There’s actually a formula for that”, The Washington Post, October 21, 201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steverything/wp/2016/10/21/how-fascist-is-donald-trump-theres-actually-a-formula-for-that/

Raphelson, Samantha. “How the NRA Worked To Stifle Gun Violence Research”, NPR, Here & Now Compass, April 5, 2018. https://www.npr.org/2018/04/05/599773911/how-the-nra-worked-to-stifle-gun-violence-research

Traverso, Enzo. The New Faces of Fascism: Populism and the Far Right, New York: Verso Books, 2019.

Yayek, Friedrich. The Road to Serfdom, translated by Milton Friedma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4.

皮尤研究中心, https://www.pewresearch.org/

遐思客. ” 政治正确不正确吗?—— 历史透视中的政治正确” 美国华人: https://chineseamerican.org/p/29799

✎作者简介

作者遐思客曾专攻历史学,获历史学学士,思想史硕士(中国),和美国外交史博士学位(美国)。现在从事IT工作,业余时间喜好阅读文史哲书籍和思考历史问题。

撰文:遐思客
编辑:仙笛/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政治正确不正确吗?—— 历史透视中的政治正确》
《“乌克兰门”导致特朗普被弹劾调查,更揭开一场美俄博弈大戏的幕布》
《历史终结之美与文明冲突之痛——评福山和亨廷顿的国际观之争》
《二战后国际体系的价值与意义——兼论美国主导地位的独特性》
《“白左”的名与实》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马上加入《美华读者俱乐部》Telegram群
https://t.me/MeiHuaClub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访问)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mail protected]

阅读次数:3,9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