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真溅雪:历史的启示

前言:八年前本人写《历史的啓示》一文时,已意识到要使病入膏肓的中国大陆社会彻底抛弃已严重阻碍它发展、进步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权体制,走向新生,走向民主宪政,接受普世价值观念,必须像日本和台湾的国民政府一样经历一次剧烈的社会动荡,才有可能彻底摧毁阻碍中国大陆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半市场化权贵共产极权体制,使中国大陆和中华民族走向新生。 然而人们对可能引发剧烈社会动荡的武装革命、中共内斗引起的军阀割据和内...

一真溅雪:廿世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伟人

前言: 今年3月2日是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伟人戈尔巴乔夫先生八十九岁生日,按照中国人“男进女满”的庆贺生日的习惯,今年的3月2日应是祝贺戈尔巴乔夫先生九十大寿的日子。茲将九年前写的一篇纪念戈尔巴乔夫先生八十华诞的旧文找出来奉献给大家,以表达我对戈尔巴乔夫先生九十华诞的祝贺。自1991年苏共和苏联解体以来,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戈尔巴乔夫先生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丰功伟绩已不断为前苏联各国,特别是东欧各...

一真溅雪 :“洗脑灌输”是一柄双刃剑

以前我一直认为容易被中共当局洗脑的人,大多为一些缺乏社会生活经验的年轻人,或是一些没有文化或文化知识不多的人群。前者易被洗脑是因为他们在中共的统治之下生活得还不夠久,对于中共当局过去在中国大陆所犯下的种种骇人听闻的罪行知之甚少,甚至全然不知,再加上没有亲身经历过,因而也就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那种切肤之痛的感觉,这些人被中共当局洗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至干后者,那是因为文化水平低,往往使他们缺少判断是...

一真溅雪:细心谨慎使我逃过一死(下)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四月初我又摇了五六十斤蜂蜜,仍然是请阿文的太太帮我拿到区庄的华侨新村去卖了一百二十多块钱,为了增加信息的来源,我到中山路的大百货商场去花了七十余元买了一台国内最新出产的春蕾牌三波段收音机,这台收音机,不仅可以收到国内所有的电台,还可收到香港、台湾。莫斯科、英国BBC、美国之音等电台的对华...

一真溅雪:细心谨慎使我逃过一死(上)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我养蜂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利用蜂场到云南、两广和福建一带越冬的期间,寻找偷渡出境的机会,以实现我们办报纸揭露事实真像和当局的罪恶来喚醒民众、来改变这个反人性、反文明的政权。另一个目的是利用养蜂这个可以“名正言顺”地周游全国的机会,更加深入全面地了解全国各地的现状和这个社会存在的各种弊端,以寻...

一真溅雪:香港“反送中”运动和区议会选举结果的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11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揭晓,结果泛民主派以388对59的压倒性优势大胜亲中共的建制派。这一结果不仅大大出乎以习为首的中共当局和亲共的以林郑月娥为首的香港政府的意料,也出乎不少国际人士和海内外民主人士的意料。 这次香港区议会选举之所以能在11月24日如期举行,这表明中共当局在中美贸易战和香港持续五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的双重打击之下,和中共当局自己编造的假新闻、假情报的误导之下,已经乱了方...

一真溅雪:“文革”期间三百元买到的自由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使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摘自《新约圣经》.提摩太后书.4章.7节 八月底东北蜜源基本结束,到九月份天气便会开始转冷,刘技师决定蜂群就在王子坟(我们采荞麦花的场地,位于辽宁省建平县小塘公社大塘大队)越小冬,到十月中下旬再把蜂拉回我省采山桂花。然后,或在我省就近越冬,或再往南拉到福建、两广或云南去越冬繁殖。 正在此...

一真溅雪:抛开恩怨为“四类份子”子弟伸冤(下)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情况了解清楚后,我和孫某国商量,我说兰某志平日虽然可恶,特别是那次我和孫某国带领十来个知青私下到湖洲上的县芦苇场去割芦苇,兰某志因来得晚了,湖洲上的芦苇地早已被各工棚划分一空,我和孫某国见他无事可做,又是一个备受欺压的“四类分子”子弟,对他顿生怜悯之心,尽管平日对他印象不好,仍然对他说:...

一真溅雪:抛开恩怨为“四类份子”子弟伸冤(上)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摘自《新约圣经》.提摩太后书.4章.7节 1975年9月我从省城治肩伤后,回我下放的生产队,坐晚上十点多钟的火车从省城到距我们生产队二十多里路的一个小站下车,已是半夜十二点多,下车后,我先沿着这个小站到县城的公路往县城方向走。我在公路上走着走着,就发觉在我的后面离我五六十米远处总跟着一个...

一真溅雪:中共建政七十年“庆典”观感

中共在大陆建政七十周年到来的前夕,中共当局就向外界释放出了一些看似自相矛盾的信息:一是:一反教材中将“文革”定性为毛和中共进行的伟大尝试的观点,中共报刊撰文回归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对“文革”的定性,称“文革”是毛错误地发动的一场对党和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的运动;再次对对“文革”运动持批判意见的张志新等人进行表彰;中共传媒重提邓小平废除领导干部终生制的有关论述;指使林郑月娥出面撤回对“逃犯条例”的修改案...

一真溅雪: 大闹公社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使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摘自《新约圣经》.提摩太后书.4章.7节 1974年夏季,刚“双搶”[註:1]完,我因在一个人包车一垄梯田的水时,揹一部三人水车时(这种长长的三人脚踏水车,虽是木制的但被水泡发后,也有一百多斤重),右肩关节不填被水车刮伤,我准备去省城治伤。此时原广大药房[註:2]的员工朿崇德先生[註:3...

一真溅雪:令人刮目相看的香港人

这场从今年六月9日在香港开始的轰轰烈烈的“反送中运动”,其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久、影响之深远巨大,无不令世人对香港人刮目相看。 老实说包括不少知识阶层甚至民主人士在在内的许多大陆民众,在此次“反送中运动”之前,对香港民众一直存在许多误解。在这些人的印象之中,香港人除了对赚钱和美食感兴趣之外,对其他的那些政治、文化、思想观念……方面的东西一概都没有什么兴趣。 大陆国人之所以对香港人产生这种误解,大...

一真溅雪:死里逃生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使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摘自《新约圣经》.提摩太后书.4章.7节 1967是我在农场“劳教”的第三年,这年的7月下旬“双搶”[註:1]还没有完,我就开始发烧,每天都是三十八度五左右,体温也不算特别高。“双搶”仍处于紧张阶段,生产组里的人手又不夠,我如果休息,组里的工作几乎就要瘫痪。生产组组长老潘[註:2]患慢性...

一真溅雪:我的监狱(2)

我被关进去大约一个月之后便没有再提审过我,因此我已无须每天都考虑如何应付审讯,这样每天除了下棋、玩骨牌之外,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有时为了了解外面的信息以判断国内外形势,我几乎读遍送进牢房的《新XX日报》、《人民日报》上的每一篇文章,试图从文章、报导的字里行间发现一些国内外政局变化的趋势,以及自己目前的和今后可能的处境。我发现那段时间,当局又在大肆宣扬阶级斗爭,并宣称要以阶级斗爭为纲、阶级斗爭一抓就...

一真溅雪:我的监狱(1)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一九六四年四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左右,我只见化学系59级的全体男女同学从宿舍走道两边一直排到宿舍外面的操场上。此时操场上已开来一辆美式吉普车和一辆苏式伏尔加小轿车,车上下来几个人一直走到我隔离审查的寝室,我认识其中两位,一个是校保卫科的文干事,另一位是省公安厅的肖侦察员,其中一位省公安厅的干部向我出示了一张拘留证,向我宣佈:易XX你被控进行反革命活动,现经省公安厅批准...

一真溅雪:我的大学(2)

我大哥工作的河南,那时是由一贯紧跟毛的极左份子吴芝圃担任中共河南省委第一书记,所以河南58年的浮夸风、虚报产量风刮得最厉害,上调中央粮食农副产品最积极,数量最多,所以河南饿死人的现象发生最早,三年饥荒时期河南饿死的人仅比四川少。河南58年底便开始有人饿死,到59年已开始大量饿死人,60年更是达到饿死人的高峰期。据大哥说,他们干部内部透露的统计资料显示“信阳事件”中饿死人最多的光山县有60%的人饿...

一真溅雪:我的大学(一)

一真溅雪回忆录《使命》摘选 进入大学后由于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知识对人生的重要意义,我再也不能按以前那样以应付考试的方式来读书。 “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57年的“反右”运动和58年的“大跃进”运动已促使我从过去对毛泽东和中共当局的盲目崇拜、盲目迷信之中逐渐觉醒过来,面对“大跃进”运动给中国大陆民众,特别是农民所带来的深重苦难,我的常识、良知和理智使我意识到,这一切决不是某个地区、某个人所...

一真溅雪:茅塞顿开

——《我国GDP增长数据绝对没有“注水”吗?》一文续篇 正当我写完《我国GDP增长数据绝对没有“注水”吗?》一文之后,对邱晓华这种人,何以能在如今的社会如此一帆风顺地自己爬到、或是被当局提拔到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这样重要的高位百思不得其解之时,2002年3月19日《杂文报》上胡德桂先生所写的一篇文章《受处分第四天就提拔了!》拜读之后,突然茅塞顿开。长期以来本人对邱晓华之流,何以能在当今的社会窃居高位...

一真溅雪:我国GDP增长数据绝对没有“注水”吗?

前言:目前又到了中国大陆一年一度的“两会”期间,中共当局的各种统计数据又成了热门活题,前日翻阅旧文,看到本人于2002年元旦及其后写就的两篇关于中国大陆统计数据的文章,虽己经过十几年乃未失其现实意义,故今日发出来,供各位关注中国大陆统计数据的人士参考,当时写就,也曾试图在“新浪”上发表,不料刚一上去立马便被当局封杀,而当时在下还不会“翻墙”,所以该两篇文章便一直未能见天日。 一真溅雪 2019年...

一真溅雪:世界上有“中国通”吗?

前不久从网上看到《黎安友对话荣剑:中美关系与中国改革前景》一文,从对话中,我又一次发现这位被国内外许多人认为是“美国知名中国问题专家”、自认和公认的“中国通”黎安友教授,对中共及其领导人和中国大陆的真实状况的认知,存在许多常识性的误差。这些对中共和中国大陆社会真实状况认知的误差,并不是由于黎安友教授的学识水平不足,和研究方法不对导致的,相反黎教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学术研究人员。问题出在他研究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