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避蹈覆辙,习近平还有多大转型空间?

一、 人们普遍感受是,文革又一次降临中国。习如果扮演毛“伟人”,结局只会是一个,中国与中共沦落与动荡,甚至会走向军管与戒严,最终引发导致中国崩溃的大革命。 革命式的颠覆重建中国政制,前提是必须有一次伟大或宏大的革命,暴力流血革命或花儿和平革命,如果中共主导政治转型,那么,在现有政制下,还是有一定的空间,本文探讨的是这一空间中,政治转型的路径。 中国与中共都是人类文明的例外,所以,中国的政治转型,...

吴祚来:双学三子与香港的前景

写在前面:纽约时报近日提名香港争普选运动学生领袖、“双学三子”(黄之锋、罗贯聪、周永康)为下一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这一义举令人鼓舞。香港年轻的力量如果能获得诺和平奖,将会激发香港市民抗命专制,也会使中共有所忌惮,香港已成为中国民主广场,通过关注香港,全世界更能认识中国与中共现状。 一、 中共十九大之前,香港的事态突然变得严峻起来,先是双学三子被香港高等法院上诉庭裁定改判六到八个月的监禁,近日...

吴祚来:和平理性价值永恒——如何理解刘晓波

狱中罹患肝癌晚期的刘晓波与夫人刘霞(网络图片) 直到今天,仍然有不少人对刘晓波抱有成见,不理解或低视刘晓波的和平理性的政治追求。譬如对刘晓波关于(六四)广场上没有看到大量伤亡,还有“我没有敌人”这样的表述,甚至他在监狱中说自己受到良好的对待,也为一些人指责(美化了中共监狱)。 如何理解刘晓波的政治追求与政治理念,仍然需要我们进一步的反思与体悟。 一:从刘晓波广场砸枪说起。 我六四凌晨从长安街撤退...

吴祚来:一个不会对话的民族,只有悲剧没有希望——一个六四幸存者对六四的回忆与思索...

一 前几年,一位宣传官员问我,当年六四时你在北京,也参加过六四吧,你说,你们背后真的没有国外势力? 我说,我当时在一所学术研究机构的研究生部读研究生,无论是纪念胡耀邦还是后来的学潮,都是自发参加的,甚至没有组织者,当时对社会有大的意见吗?也没有,只是当时物价已涨起来了,我们带薪读研究生,不过六十多元钱,生活越来越有些紧张,但这种紧张,并不足以影响到要颠覆政府或制造社会动荡。一些因生活而造成的不满...

吴祚来:一个人的八九​六四纪事――纪念八九六四25周年...

题记:又一次回忆。[自由写作]的约稿,使我得以花时间又理了一下整个过程的记忆,是零散的,但对我对历史应该都不无价值。 每一个人记录,历史就会立体起来。 1 我是1988年秋季入学的研究生,我考的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文艺学专业,当时住在恭王府,离天安门广场不到20分钟自行车车程。 1988年五四前后我到北京面试,我面试之后,花了半天时间一个人端坐在广场纪念碑石阶上,每下个方向坐半小时,我强烈的...

吴祚来: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破局与困局

习第一任期致力于重建其威权 中国的政治文化与传统文化有一共同点,就是多不公开否定或颠覆自己的前辈,传统的学界如此,当代中国的政治也如此,邓小平完全有能力颠覆毛泽东的意识形态,但他没有,毛像还是悬挂在天安门城楼,毛思想仍然是指导思想。习近平更没有勇气与胆识给毛思想或邓的改革进行公然的颠覆。 习近平无法颠覆,但却致力于重建自己的威权。 一是反腐败,将主要政治对手通过反腐法办,使其退出历史舞台,在秦城...

吴祚来:从孟建柱的“重要讲话”说起

毛粉围攻邓相超(网络图片) 国内左派的“红歌会”网站上近日发表一篇署名“顽石”的文章,说在全国政法系统电视会议上,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发表了重要讲话:孟书记点名批评《炎黄春秋》洪振快抹黑英雄和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侮辱毛主席的丑陋行径,强调毛主席是党、人民军队和新中国的缔造者,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表示决不允许任何人污蔑丑化毛主席和我们的英雄。 这篇文章存活二天的时间了,已有近四万点击率,...

吴祚来:雷洋案不起诉,习中央完败于北京警方

检方配合警方共同“玩忽职守” 12月23日下午,北京检察微博号就雷洋案作出“权威发布”,称“依法审查认定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务人员符合玩忽职守罪构成条件,综合全案认定犯罪情节轻微,依法作出不起诉处理”。 雷洋家属第一时间发出声明,并决定在7天内向上级检察院提出申诉,提起监督程序。本文定稿之时,却意外传出雷洋家属迫于压力,放弃起诉。人们理解其家庭之无奈,但当局的妄行,令无数人悲愤。对刑永瑞等五人北京...

吴祚来:卡斯特罗:是豺狼还是狐狸?

特朗普评卡斯特罗与习近平对立 习近平在唁电中指出,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古巴共产党和古巴社会主义事业的缔造者,是古巴人民的伟大领袖。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古巴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维护国家主权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壮丽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也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历史和人民将记住他。 与习近平的评价迥然相异,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表一...

吴祚来:习近平能不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和平奖(网络图片) 习近平“亲自”想得到诺奖 习近平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一话题曾经一度成为热点。 2015年,人民大学教授王义桅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推荐,将201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王义桅有三大理由,一是习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解决内陆国家被海洋主导的全球化所边缘的历史遗留问题,并且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二是习宣布裁军30万,提出与美国建立新型关系;...

吴祚来:中共南海困局,戴旭们亦罪不可恕

有人嘲笑右边的习惯于想通过万言书,来影响朝政,使其获得改良,我不知道右边的万言书有无作用或影响力,但左边的万言书,现在看起来,确实发挥了巨大的政治效力,甚至可以说,戴旭们通过万言书,已攻陷习中央,并产生巨大的国际影响。中央高层如何采信这些极左鹰派势力的建言,是一个值得思考与探讨的话题。当然,最终的责任,是决策者承担,苦果,也由决策者品尝。 南海吹沙造岛向世界示“强”? 现在我们看到,南海吹沙造岛...

吴祚来:汉文帝(五)

第六幕 风波 幕启前,传来文帝的声音 文帝:谁有手机借我一用。 后台声音:你是汉朝皇帝,当时没有手机。 文帝:没手机是麻烦啊,你看与匈奴可汗说一句话,得用上三个月的时间一个来回,你说这边疆能不出事么? 后台女声:事情一拖,也许就没事了。 文帝:也有事情是一拖,就拖大了,拖得爆炸了。还是借个手机试一试,看看用手机处理国家大事是不是快捷一些。 女声:皇上,你会用手机么?(大笑)。 文帝:会会会,没问...

吴祚来:汉文帝(四)

第五幕 朝政(下) 灯光暗,转幕。刘恒到前面独白。 皇帝不好当吧,亲情友情爱情,谁不为情所累,弟弟淮南王杀人了,我割了自己头发,舅大人杀了人,不能再割自己头发吧,下辈子当马做狗,决不做皇帝。太累了。太麻烦了。当皇帝就是演戏的,演这曲戏太累,不如你们,花点银子,买张票,看戏,看戏容易,演戏,难啊。 你看看,杀一个舅舅这么难,如果是我父皇高祖,他看都不会看一眼,舅大人就烟消云散了!还送酒给你喝,送三...

吴祚来:汉文帝(三)

朝政(上) 汉文帝独白: 我就这样成了皇帝。 高祖父皇当年进长安,千军万马,我去长安,我只带几个人几匹马。我不直入皇宫,我且住在宾馆里一些时间,让各位老臣们王侯们再三思,是不是真的要我入主宫廷、坐上大位,我也可以察观长安气象,问自己内心,是不是可以坐住帝王大位? 我居然是被选举出来的皇帝,三皇五帝至于今,也是头一遭。为什么我是选举出来的呢?吕后违反了白马之誓,非刘氏不得为王,但她却让吕氏为王,甚...

吴祚来:汉文帝(二)

第三幕 夜叙 代王:这就是寒舍。 日者弈:我从来没进过王宫,但却见过豪宅,代王清廉,名不虚传,见过村落中家徒四壁之户,但无法想象宫殿之中,却有如此简陋的居所。 代王:我喜欢简洁清静,不喜欢深宫大殿里那种繁华与阴深,到代国几年,几无添陈设,无烦我心,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愉快的事情呢?老子的意思是,越空无的地方,离道越近,是不是? 日者弈:是啊,道生于无,物的东西越少,道的精神越多,物的东西太多,就无...

吴祚来:汉文帝(一)

不是我们编写历史,而是历史编写了我们 不是我们虚拟历史,而是历史虚拟了我们 主要人物: 刘恒:代王,汉文帝,刘邦与薄姬所生之子。 日者弈:民间智士,行走四方,观天象察人文。 薄姬:刘邦的嫔妃,刘恒之母。 窦皇后:刘恒的皇后 薄昭:薄姬的兄弟,刘恒的舅,代国时为太尉。 刘长:刘邦与赵姬所生之子,淮南王。 辕固生:儒生 左丞相右丞相 太尉、廷尉等 县吏小吏等等 序幕 童声民谣: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

吴祚来:狗与抹你花

(上篇) 因几天前就受诗人老巢之约,到王府井他的新工作室小聚,所以五点多就赶到王府井,那座著名的教堂后面,一家写字楼里,茶叙。不一会儿吴稼祥兄也应邀来聊天。吴稼祥兄正在写一本宏篇巨作,思想深远,他说这部书使他兴奋莫名。 在边上小饭馆吃饭,七八个朋友,吃到8点20左右,家人来电话,说太阳宫派出所民警找我,我想民警怎么会找我呢?是不是因为吃饭时喊了夏业良老师,但夏老师没有来,是不是这儿吃饭引起了警方...

吴祚来:从向日葵到葵花籽——艺术作品的社会文化逻辑...

一 梦是不是有生活逻辑?梦是不遵守我们日常生活逻辑的,它是变形的或者说无理性的,它拼凑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景象,但似乎又在按生活逻辑演绎,它总在自行编故事,那么梦乡是另一个故乡或村落? 艾未未说,不要寻找艺术作品中的故事或理由,艺术有时就是为了摆脱无聊的另一种无聊。为什么艾未未有这样的无聊,而别人有那样的无聊,我们能不能做这样的无聊研究来分析呢?一个人的无聊反映一个人的精神病征,这种精神病征不是医学...

吴祚来:颂圣的惯性——后文革时代对中共首领的歌颂...

后文革时代的颂圣惯性 毛时代对毛泽东的歌颂,是一场疯狂的造神运动,每天广播里的《东方红》、每一封信上的最高指示,以及海量的毛像、毛语录、毛雕塑几乎无所不在。这场惊天地泣鬼神的造神运动,几十年之后仍然没有根除其精神病因,毛像仍然悬挂上天安门城楼,毛遗体仍然摆放在天安门广场,毛思想仍然被当政者视为“战无不胜”(写在中南海南门墙上)。中共的党化国家,无人能够改变与撼动。文革后遗症在民间的遗存,就是数以...

吴祚来:G20与杨改兰悲剧:极权美学的败局

极权美学用政治手腕制造完美 G20会议之前,巴西举办了国际奥运会,整个开幕式以平易示之于世界,却也赢得一片喝彩。这个国家的精英们向世界展示的,是自己真实的历史,当然包括令他们难以忘却或不堪的场景,其中一首巴西诗人卡洛斯·德鲁蒙德的诗歌《花与恶心》就足以反映这个国家的内在良知与自我警醒:“被我的阶级和衣着所囚禁,我一身白色走在灰白的街道上。忧郁症和商品窥视着我。我是否该继续走下去直到觉得恶心?我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