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你们的心是热的——世界人权日演讲

350多名德国青年学生在你们老师的陪同下,省下零用钱,租了大巴,车行9个多小时赶来柏林,年复一年,在世界人权日这天,于冷风(甚至雨雪)中站在中国大使馆前,为一个你们并不认识的刘晓波示威抗议 。你们因着德国本身以往两次遭受专制独裁荼毒的经验,本着马丁·路德那句话的精神:“我不能(不愿)作我自己,如果你不能作你所愿意的自己”,你们来了,你们以爱邻居,爱身边的人的心,来维护普世价值,来为陌生人的基本人...

廖天琪:生若蝼蚁死亦哀

二十世纪的两件政治大灾难——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肆虐人类社会,造成无数生命财产的损失,受到严酷摧残的人类心灵,在痛定思痛之后,却绽放出了艺术和文学的奇苞。从时间的跨越上来看,上世纪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和消亡时间不算长,其席卷的地域面积也相对来说不算广被,从它发端的老巢意大利,到德国纳粹和亚洲日本,法西斯真正荼毒人类的规模和时间都远不如共产主义来得深远。然而综观它对人类精神上所撞击出来的火花,确实是空...

廖天琪:缅怀两位文化先烈

下面是一篇旧文,写于宾雁先生刚去世不久,那时普林斯顿大学为他举办隆重的追悼会,他的家人和朋辈好友聚集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厅,外堂挂满了挽联,堆满了花篮花圈。我见到许多远程赶来,平时难得一见的学界和民运界的朋友,人人脸色凝重凄然,大家握手问候之后就都哑口无言。追悼仪式上许多人发言,我也简短地陈述了宾雁先生和我故去夫君马汉茂两人生前的结缘。后来在追思文集中,我又补进了科培列夫那一段,因为两位文学家都曾...

德国学生和社会人士联名写信给挪威诺委会:请为刘晓波放置一把空椅子...

(独立中文笔会2016年11月27日讯)德国坎姆普市数百学生及社会人士近日给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发出联署信,要求在今年12月10日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为2010年得主刘晓波博士放置一把空椅子,正如2010年的同一天,刘晓波缺席颁奖典礼时所做的一样。 联署信还提到,希望通过此举,“你们得以提醒世界:2010年度的获奖人,仍在遭受政治迫害。” 联署信由德国坎姆普市的莱茵玛斯职业高校(Rhein-M...

廖天琪:足球+啤酒=德式爱国主义

这样的“红黑金”三色的旗帜海洋在德国是极为难得一见的,连1989年深秋时节,柏林墙坍塌,次年两德统一,前任总理布兰特和在任总理科尔站在布兰登堡城门上,接受两边人民欢呼的历史性时刻,也没有这样激情欢乐的节庆场面。我站在离科隆大教堂不远的广场上,面对一个巨幅的大银幕,德国队和厄瓜多尔队的比赛刚结束,3比1的结果,使德国得以入围八分之一的世界盃足球决赛。画面上显示出容纳了7万多观众的柏林运动场,简直像...

廖天琪:从白宫三人行看宗教自由的生机

三位来自中国的青年知识分子作家余杰、法学教师王怡和维权律师李柏光在美国参加华盛顿赫德荪研究所举办的有关中国问题的研讨会之后,意外地于5月11日上午在白宫受到布什总统的公开接见。谈话本来预定半个小时,但是后来却延长为一小时。接见时亦在场的还有副总统钱尼、白宫新闻发言人和白宫办公厅主任。谈话在一种十分温馨的气氛中进行,总统很亲切地一一问询了三位青年人的生活和工作状况。由于他们三人都是家庭教会的成员,...

流芳:维权律师浦志强获独立中文笔会 “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今年,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爆发50周年、文革结束40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主办的“文革五十周年暨香港言论自由研讨会”于9月24日在香港城市大学举行。研讨会关注的话题主要围绕当前中国急剧恶化的言论自由状况以及香港新闻出版自由受到极大限制的问题展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本次研讨会的大致情况,与会的都有哪方人士、突出的重点是什么? 廖天琪:我们这次举办这个会...

维权律师浦志强获“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独立中文笔会周六(24日)在香港,颁发第六届“刘晓波写作勇气奖”,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和巴林人权活动家阿勒辛加斯, 共同获得奖项。浦志强通过中间渠道,向本台发出获奖感言。(吴亦桐/戴维森 报道) 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周六(24日)在香港城市大学,举办“文革50周年暨香港言论自由研讨会”,活动中重要议程之一,是向独立中文笔会荣誉会员、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以及巴林人权活动家、博客作者阿勒辛加斯...

廖天琪:风雨如晦,君子不息——2016年颁奖会暨研讨会开幕辞...

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本届笔会在相对艰难的情况中,依然能在香港举办颁奖典礼和“文革五十周年暨香港言论自由”为主题的会议,实属不易。看到在座许多“排除万难,历尽艰辛”的会员从形同围城的大陆出关抵达香港,赶来参加笔会的会议,更是格外地感动。我代表笔会和个人向各位致以衷心的问候和祝福。今天我们要颁发2015年的刘晓波写作勇气奖,两名获奖人分别是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先生和巴林的著名人权活动家、博...

流芳:潘永忠谈2016柏林国际文学节

享有盛誉的德国柏林国际文学节于9月14日至17日在柏林举行。这一文学盛事自2001年启动以来,每年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的文学家和文化人。今年度的柏林国际文学节一个重要的内容,突出介绍了目前仍在狱中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及其夫人刘霞的思想和作品,主题是:空了六年的椅子。这项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唤起国际社会继续关注这对夫妇的命运。此外,2016年柏林国际文学节还将「从思想文化上解构专制体制」...

柏林文学节回顾刘晓波:空了8年的椅子

德国柏林文学节举行特别活动,回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与妻子刘霞的民主历程。(吴亦桐/戴维森 报道)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捕入狱已经有接近8年的时间,柏林文学节主办机构在周五(16日)晚,特别在柏林艺术剧院举行名为“空了8年的椅子”活动。活动由德国驻中国前大使史丹泽(Volker Stanzel)主持,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以及刘晓波夫妇的挚友、旅德作家廖亦武出席,回顾了刘晓波...

廖天琪:华府春意闹——踩扁、抬马、迎胡

马英九访美,海外的中文媒体十分捧场,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他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分析家认为这是华府为了表示对陈水扁总统近期的“废统论”,表示强烈不满,借机抬马“踩扁”。然而,这里所谓的“高规格”说来怪可怜见,十分寒碜,充其量不过是同美国的一些政务官,包括副国务卿们、几个大城市的市长们会谈,并在几所名校(包括他的母校哈佛)和智库演讲等。以他的台北市长和在野的国民党主席的身份,以及可能成为未来台湾...

柏林文学节上的政治中国

第16届柏林国际文学节正在进行中。它不仅涉及文学,也涵盖社会、政治、历史多方面。据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介绍,本届文学节的一个“压轴戏”是一场关于刘晓波、刘霞夫妇的主题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德国首都柏林,一年一度的柏林国际文学节于9月7-17日期间举行。每年文学节上,都有作家、学者通过这个平台发声,表达立场与态度。不仅探讨文学话题,也关注历史、人文与政治。这次也不例外。 本届文学节上有两个...

廖天琪:刘宾雁和科培列夫

刘宾雁先生是我所尊敬的一位记者作家,这不仅因为他为民请命、仗义执言的精神和作为,以及流亡者“客死异乡”的悲壮色彩,也因为有一些个人的交往,特别是他同我故去的丈夫马汉茂(Helmut Martin)的情谊,使得我在参加他的年初八十寿庆和年末追思会上,特别百感交集。早在八十年代初,汉茂注意到当时中国出现的“伤痕文学”,认为它和苏联五十年代斯大林时代结束后产生的“解冻文学”,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是因着...

廖天琪:六四惨案与光州事件

更新于︰2016-06-23 这本来是一篇去年写的旧文,原来的题目是“六四讨论不要落入”洗脑后遗症“的巢臼”,我现在想把里面的主要想法在此跟各位分享,因为围绕六四的大环境并没有改变。一个极权政府动用军警屠杀人民,这类例子在近、当代并不鲜见,笔者想拿韩国的光州事件来做一对比,六四跟韩国的光州事件有一些相似之处,结果却回然相异,韩国人的成功和中国人民的失败都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笔者认为借鉴、反省是中...

廖天琪:一念之差的电子长城和柏林墙

“你感不感到羞耻?夜里睡得着觉吗?” “我们公司不出售伺服器,不参与将私人信箱提供给…” “不要回避问题,我要你回答,有没有羞耻感?” “我…” “下一个,你呢?感到羞耻吗?” 议员兰托斯对听证席上的四位公司代表们们穷追不舍。雅虎、古狗、微软和斯科的首脑人物在他们的律师们的护驾下,出席2月15日美国国会国际关系委员会下属的非洲、全球人权和国际运作委员会举行的一场名为“中国的网络:是自由还是压制的...

廖天琪:论共产党文化的异象——兼论民主女神之浴火重生...

“一个人要作恶事,首先必得相信自己作的是好事”,这是索忍尼辛在历尽共产极权的残酷和荒谬之后,在他的长篇小说《古拉格群岛》中的一句名言。共产主义之所以比纳粹的法西斯主义更能迷惑人,就是因为它披着理想主义的高贵外衣,没有真正身受其害的人,很难对它有真切的认识。 人们很欣赏里根总统所说的那句话:“一个共产党人是熟读了马克思和列宁作品的人,而反共产主义者,则是一个真正明白了马列主义的人。”其实丘吉尔早在...

廖天琪:艺术、娱乐与政治

从前富人家的老爷夫人过寿,多喜欢搭起戏台,唱它几日好戏,一来热闹讨喜,二来犒赏下人。现今的中共政权也很懂得,要制造和谐气氛,扫荡掉那些矿难家属、拆迁户、上访人员和什么血案的苦主所带来的“霉气”,就必须制造一些歌舞升平的祥瑞之气,来为自己压惊、贴金,也连带以此小恩小惠来笼络民心,制造皆大欢喜的气氛。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已经一连举办了24年,这是一个极权政府摆出笑脸,“与民同乐”,收揽民心的绝好...

廖天琪:权力的傲慢 VS. 文人的谦卑 ——写在“七.一”之前...

上世纪九十年代当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各共产主义政权如多米诺骨牌,连锁崩溃之后,西方原本就有的一个理论:“共产制度无法改革”,得到了证实。苏联和东欧的例子证明,共产制度即便改革也要亡,不改更要亡。但是为何世界上还剩下四个共产余孽呢?北韩、古巴的共产极权将变色,应该不会太久,至于越南和中国看上去还很兴旺,似乎没有衰败动摇的迹象。原因无它,这两个国家早已经“修”得比资本主义更资本主义了,只不过挂羊头卖狗肉...

廖天琪:苛政猛于地雷——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侧会上的发言...

2016/6/25 6月 20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天气,受到藏人组织的邀请,我到日内瓦来参加本年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 第32届关于人权问题的一个侧会(Side event)。本届的定期会议是于6月13日至7月1日之间举行。由于全球局部战争不断,有关人权事务的议题相当繁多,要安排日程和会议场地是很不容易的,能排上这一天的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