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铭:抗疫战争中的警民谈话

今天早晨9点刚过,正赖在株洲老家的床上为国家“作贡献”时,急促的电话铃将我从睡梦中唤醒。原来是片区户籍警官老吴打来的。说来了几个领导,已经到楼下,希望和我聊聊。我说可以,但要稍等,我还在床上。我穿戴整齐,洗漱涮牙戴上口罩后就下去了。 出门前,在微信中写了一行即刻下楼见国保的文字,群发给一部分本地网友和老兵之家的兄弟,告知动向,以防被失踪。此时是9:25分。 对方来了4个人,全都戴着一次性医用口罩...

廖天琪:抗议vs抗疫

——民主国家如何对付“颠覆国家政权者” 世人皆知中国的异议份子经常被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一旦被逮捕下狱,等待的不是终身监禁,就是十年以上徒刑。无数仁人志士就这样在牢狱中,耗尽青春,甚至魂归离恨天。而这种罪名是很随意地被罗织的。如今“国安法”枷锁套在香港人身上,连市民使用一年多“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现在若在公共场所再打出,一定被抓捕,也有可能押送大陆审判,保不定这顶“颠覆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