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七):初会法官续篇...

在上一篇“跟进”文章中,我简述了初会贾志刚法官的情况。不知读者是否留意到“谈话记录”中下面这两段我的律师与法官的互动: 夏:您提到这个案件比较新,是否可以先开庭,我们先把事实陈述一下。 审判长:您这个案件,我们回去后会和合议庭研究,先把前期工作研究扎实,再进行开庭。 ······ 夏:我们今天过来,目的是督促人民法院尽快开庭,您现在是否可以给我们一个大致的开庭日期。 审判长:我们会尽快按照法律程...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六) ——初会法官...

贾志刚法官终於约见 九月十四日晚,接到律师电话,说案件的合议庭书记员张怡给他打了电话,确认明天上午九点半贾志刚法官约见。终于呵! 在我的记忆中,三中院所在的北苑是荒郊野外之地,查了”搜狗地图”,从我的住处到那里需时一个半小时。九月十五日早早出门,地铁一路顺畅,出了北苑路北站台,面对的竟是都市的喧闹。在马路边鳞次栉比的无照早点小摊和排队的熙攘人群中穿梭前行,被油烟熏烤着,我...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五):路漫漫其修远...

七月十四日接到律师的电邮,告诉我他日前接到贾志刚法官的电话,通话内容主要有三点:一、解释六月初我回国多次电话他不接,是开庭确实忙,不是有意回避;二、如果下次回国还想见,尽早通过案件书记员张怡和他预约,他好安排接待;三、律师告诉贾法官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只是希望尽快开庭。贾法官答复,案件疑难复杂,需要慎重处理,希望我们理解。关于什么时候开庭,仍然无法答复。 我立即给律师回电,请他转达对贾法官善意解释...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四):致北京高法的公开信...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慕平先生,市高院批准延长审限有关部门: 本人为侨居美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李南央,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夏楠律师受我全权委托,于2014年1月7日第二次前往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行政诉讼立案(第一次于2013年12月25日,起诉未予受理):“诉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机场海关(2013年11月25日)行政处罚”。三中院行政立案庭谷绍勇法官于当日接受了诉讼材料。之后,三中院于201...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三):让我们一起走出困顿...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给我的上一次“延长审限通知书”的签发日期是2015年3月9日,三个月的延长审限6月8日到期。怀抱着最后一刻可能会开庭审理的侥幸,我于6月6日(星期六)飞回北京,当晚入住宾馆后立即与律师通了电话询问情况,被告知法院那边还没有消息。隔过周日,6月8日(星期一)上午,接到律师的电话,他收到了三中院的第四次“延长审限通知书”,延长期还是三个月,而不是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修订...

李南央:伪“哈佛教授托尼•赛奇之作”的网上之旅应该结束了...

我从电子《周末文刊》上看到王小宁的文章《坚决与污蔑毛泽东的人进行政治斗争》,该文共4838字,其中引用哈佛教授托尼·赛奇的话是1511字,占了全文的31%。在网上搜了搜,知道这篇文章原发在王小宁的新浪博客上,发文日期是2015年4月14日。4月24日,王小宁又以“西方政治家、学者对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予以肯定”为题,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另一篇文章,称:“我的文章《坚决与污蔑毛泽东的人进行政治斗争》发表...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二):坚持,就有希望...

写这篇“跟进”的日子,距2013年12月25日我委托律师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首都机场海关提起行政诉讼,已经过去一年又近五个月了,虽然感到十分的迷茫,但是心中那忽忽悠悠、时暗时明,顽强燃着的烛光的蜡芯被四月底发生的事情拨得亮了起来。 4月25日清晨4点零5分,手机信号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是斯坦佛大学胡佛研究所图书档案馆主任瓦肯先生发来《纽约时报》电子版报道“Lawsuit over Banne...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法官陷入的两难困境...

“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于11月1日表决通过,并将于2015年5月1日起实施。行政诉讼法作为一部‘民告官’的法律,实施24年来第一次修改。而此次修改的内容,被学者誉为‘依法治国的抓手和试金石’,堪称一部可以有效地把‘行政权力关进笼子’的法律。” 这段叙述见诸2014年11月1日国内众多官方媒体网站,是对那天全国人大通过“行政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报道的开篇之言,我...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九)——“不会停止我们的步伐”...

羊年将至,北京第三中级法院那里仍无音信。中国有些老话极为精准,譬如”猴年马月”一说。我的案子是否真应了,得等到2016年方能开庭?案子本身没有新进展可以报道,这个月的一个经历却值得写出来跟读者分享。 1月19日,我和先生离开女儿家所在的田纳西州开车返回加州自己的家,进入的第一个州是阿拉巴马。1988年先生第一次来美国工作,就职的公司就在这个州的伯明翰市。后来他到加州大学伯...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八)——认真、依法,打到底!...

李南央 二0一五年第一期《争鸣》刊登的我的“跟进报道(七)”在网上发出之后,一如既往,收到很多回复。其中一位国内大学教授和一位老朋友的电邮让我思考。 一、教授的电邮 教授说:“……恕我冒昧,我并没看完。只想在这儿劝您不必太着急上火,正常人是不能跟流氓讲道理的,这就跟正常人要是跟精神病人认真的话,自己也会变成精神病人一样。……不必太过较真,自己多多保重为好。” 我相信没有看完“跟进七”的绝不仅他一...

李南央:1978,找回父亲

父亲所讲的一切,犹如把我引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没有神的世界。毛泽东在他的故事里是跟我们一样的人。爸爸的故事里没有谁是革命的,谁是反革命的,只有彭德怀、朱德、周恩来、林彪、刘少奇……这些有名有姓,有血有肉的人。 1978年7月28日,是我人生中应该记下来的一天。在那一天,我和大姑姑、大姑爹一起,从长沙动身去看望软禁在安徽大别山中的父亲———李锐。我知道那一步一旦迈出就再也不能回头了。从那一天开...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七)——违法的执“法”终会被追究...

今年九月十五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来(2014)三中行初字第1055号“延长审限通知书”: “本院受理的原告李南央诉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机场海关一案,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 也就是说,北京高院批准三中院对我的讼诉案延至、但不能迟于今年的十二月十五日审理。 北京时间十二月十一日凌晨一点0五分,律师夏楠发来邮件:“15日期限将至,仍无消息,估计还要延期,但未收到文书...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六)——夏霖被捕

不可为而为之 夏霖在11月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了。他是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接手我的“状告海关案”两位律师中年长的一位。我是11月13日从上海回到北京后听到这一消息的,赶紧联系我的另一位律师夏楠。还好,他尚无事。 我问夏楠:“是不是我的案子给夏霖惹了麻烦?” 夏楠说:“应该不是。” 我又问:“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被拘捕?” 夏楠说:“现在还不清楚。” 我再问:“除了我的案子,夏霖手上还有什么案子?...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五)——党法还是宪法?...

九月十七日,收到律师转来的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延长审限通知书》,本人状告首都机场海关一案“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这是在律师意料之中的。看来这个案子确实是要在十月份共产党开过四中全会以后开庭了。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如何审理,的确不是三中院能够决定的,它的法官要等“上面”的指示,而“上面”的指示是跟四中全会召开的结果紧密相连的。因之,四中全会后共产党将如何实践,“李南央...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四)——历史的先声(重复千遍的谎言)...

李南央   “中国是有缺点,而且是很大的缺点,这种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 …… 毫无疑问,无论什么都需要统一,都必须统一。但是,这个统一,应该建筑在民主基础上。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这段话是毛泽东讲的,发表在1944年6月13日延安出版的《解放日报》上,标题是“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三)——海关不是答辩的答辩...

李南央   7月15日,我的律师收到法院转发的首都机场海关“答辩状”副本。首行答辩人,所填: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机场海关;二行所在地址;三行代表人姓名,所填:胡天舒,职务:关长。 一路看下去,相信我的律师一定会感谢海关给了他一个书就经典辩词的良机,我自己则只写点儿阅胡关长“答辩状”的感想吧。 我的“行政诉讼起诉状”中提出的诉讼理由有二: 一、被告所作行政处罚未载明事实和证据 《行政处罚法...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演戏还是庭辩?...

李南央   2014年6月18日,刚要提笔起草第二篇跟进报道文章,收到夏楠律师的邮件,发来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通知书是那种统一格式,说收到了我的“诉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机场海关行政处罚一案的起诉材料,经审查,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受理条件,我院予以受理。特此通知”(楷体为手写,其余为打字)落款日期二O一四年六月十八日。也就是说,我的“状告海关案”...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一)——制度的笼子...

李南央 图:朋友于2009年所拍中国最高法院大门。他的照片注释:中国最高法院门口的横幅上明示:“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那哪是法院呀,是党的办事处。 他们是无知呢,还是无耻呢,还是蛮横呢,还是三合一呢?那些“法官们”天天就走过这个横幅去上班。法制能指望他们吗? 上期《争鸣》刊出我给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三中院”)的公开信及附文后,20天过去,这个案子仍在原地踏步。...

李南央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封公开信

(附“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是块试金石) 李锐与李南央 我的致中国海关的第二封公开信是在2013年10月30日上网的,距离今天已经整整半年了。朋友们都关心着这件事的进展,我也期待着这桩扣书案有公开审理的那一天。我希望这件事无论结果如何,能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框架下,在现行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下,走完法律程序。但是迄今为止的进展令人无望,我不得不再以公开信的形式表达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依法诉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