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32):所有法律程序都被阻断...

2016年岁末,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宣布对涉及雷洋案的五名警务人员不予起诉,网上传出一位高远东教授的话:“一个警察的错变成了警局的错,市局的错,市府的错,央视的错,检方的错……一错再错,一个可纠正的偶然错误变成一种须坚持的必然错误,变成一种制度的错误,一个政权的错误,各位大人们真的觉得合算?”其实这话应该倒过来说,是一个政权的错误、一个制度的错误,导致了每一级的每一位大人都觉得跟着权力犯错...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31):为了蓝天上飘着一朵朵白云...

人的记忆会很莫名其妙,一些重要的经历在脑海中往往留不下痕迹,而某件小小不然的事儿却能一直记着,清晰如昨。 “蓝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这是上小学有了作文课不久,语文老师给我们读的一篇范文的第一句。作文是班上大队长写的,题目是“记暑假的一天”。这句描述在我的脑袋里飘忽了五十多年,挥之不去,真真是件怪事。这不,在键盘上敲着这篇“跟进”,随意地抬起头向窗外望去,看到的恰是“蓝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的画...

武宜三:种植鸦片贩卖鸦片和“八荣八耻”

——并简谈《父母早日书》的多学科价值 李南央女士和她夫君巴悌忠先生,以及他们的朋友、作家奚青先生,用了八个月的功夫把她父母近八百封、逾八十万字的信件和少量日记编成了《父母早日书——李锐、范元甄1938年—1960年通讯、日记集》(时代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5年3月第一版,香港),真是功德无量。用句套话:即“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正如为本书作《序》的朱正先生所说,这是“一部活的党史”(上册p9...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30):2016年岁尾小结...

2015年9月15日我跟律师同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合议庭长贾志刚会面时,他信心满满地说:“会尽快按照法律程序进入下一个阶段”,并说今后有问题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我因此写下在美国的电话号码,这样,他可以从显示屏上看到是我的来电而不会不接听。贾庭长欣然收下了那张纸头。 今年3月,律师联系贾庭长预约我4月回国再次会面,贾庭长在电话中一口答应。此后,律师不断向书记员张怡询问具体安排,她一直说庭长定不下来。...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9):实践依法办案,谁为法官第一人?...

一位朋友看了“跟进二十八”,打电话过来跟我聊,他说:“其实办案的法官挺可怜的,他们只能听命于上级,不可能有自己的任何主张。”我回答说:“你说的没错,是实情,可是不应该以此为贾志刚不办案开脱。就像当年守卫在柏林墙东侧的士兵,那堵墙倒塌之后,德国的法官并没有因为他们不过是前东德专政机构的奴仆和工具而赦免他们杀人的罪责。因为他们是可以有别的选择的:不在柏林墙服役(柏林墙的士兵有特殊津贴);将瞄准越境者...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8):无望中继续前行的意义...

8月30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我发出了第九次“延长审限通知书”。请关注此案的人们记住,我案合议庭庭长名叫:贾志刚,另两位合议庭成员是董巍和陈金涛;我案的三中院案号是:(2014)三中行初字第1055;“受理案件通知书”的签发日是2014年6月18日。 迄今为止,三中院所发“延审通知书”,除了第六次逾期一天,其余八次均在期限内发出,程序合法,但与程序时效公正的法界公理越离越远。案子拖到今...

争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李南央谈状告北京海关案...

2016-09-30 李南央与她整理编辑的《李锐口述往事》(CK摄) 李锐和女儿李南央。(参与网) 任何一位中国人,跟中共一党专制的国家公权力抗衡,总是没有取胜的希望。李南央2014年状告北京海关,但法院至今不开庭审案。李南央不认为这场官司能够打赢,但她决心打到底。她认为:每个人争取自己的权益,争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公权力侵犯民众的自由,必须要说出个道理来。 李南央是已百岁高龄的中共元...

李南央:夏霖案的判决荒谬绝伦

2016年9月21日美国西岸时间晚7点25分收到国内短信:“夏霖今天判决了,刑期12年。”赶紧从手机上网查,只看到香港的“中文新闻”有报导。等到九点上楼打开计算机,BBC中文网,雅虎新闻,星岛日报,我的新闻,立场……“夏霖被判”的新闻已是风起萧萧。 夏霖是我的“状告海关案”律师之一,跟我签约一年后遭到拘留。网上传他是因为担任浦志强和郭玉闪的辩护律师而落难,但是他也是我的律师,他的命运我不能不关心...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7):专权统治下的个人抉择...

七月份,“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公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名为《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行政应诉工作的意见》──国办发[二○一六]五十四号文件(以下简称“意见”)。“财新网”新闻报道的大标题是:《行政机关不得以维稳名义干预行政诉讼》。我认真研读了这个文件,下边的文字似乎与我案有关: “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关于‘健全行政机关依法出庭应诉、支持法院受理行政案...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6):市人大办公厅拒收联邦快递...

在“跟进廿四”中我写过:“夏楠律师告诉我程序尚未走绝,我们还可寻助于行诉法之上的国家宪法的条款。我会在以后的‘跟进报道’中告诉关心此案的朋友们‘状告海关案’进入下个程序的过程和命运。”这篇“跟进”就说说这个过程和命运吧。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下简称宪法)第三条的内容有:“……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

李南央:忆王建勋──“跟进”审稿人

跟李锐淡如清水的君子之交 记得是在父亲那里认识王建勋的,他曾是工人出版社的高级编辑,主编过“学灯文丛”,父亲因此对他十分倚重,常请他修改文章。一个电话,建勋即来取文,看后再挤公交车上门归还。有专车的父亲,体会不到平民建勋的辛苦。后来建勋给老头子买了一台传真机,送上门安装并教授了使用方法,说好再有文章就用这个机器相互传递。不久老头子说这玩意不好用,其实是记不住操作方法了,建勋只得回到老路,随叫随到...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5):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第八次“延长审限通知书” 这个月初,收到律师发来的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五月三十一日签发的第八次“延长审限通知书”。虽然在意料之中,但当真看到这张盖着“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鲜红大印的又一纸“通知”时,仍不免十二分地感歎:他们真做得出来!! 去年九月十五日,我案合议庭长贾志刚在三中院同我和律师会面时曾告知:“我们会尽快按照法律程序进入下一个阶段”,这话由书记员张怡白纸黑字地落于“行政一审谈话笔录”...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4):是法律的漏洞,还是留出的口子...

上个月,《李锐口述往事》的主人公步入了他人生的第一百个年头,我的“跟进报道”也写到第二十三篇,翻出存档,顺了一遍“状告海关案”迄今发生的一切,思考往下应该怎么办。 状告海关案起始至今 二○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和家人携五十三本《李锐口述往事》入关时,书被首都机场海关扣留,十一月十二日收到海关的“行政处罚告知单”,内言“如要求举行听证,应于本告知单送达之日起三日内书面向我关提出申请。逾期,视为放弃...

李南央:“红歌”晚会折射的权力与权利

五月二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一场“红歌”晚会,是这些天网络媒体的热点。晚会用《大海航行靠舵手》这首文革流行歌曲开场,舞台背景打出毛泽东语录:“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马晓力女士就这场演出给中办主任栗战书写了封信,说:“以这种形式纪念文革发动五十周年,完全不顾党的政治纪律,完全违背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精神!” 共产党员马晓力按党的“决议...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3):精卫填海

我上一篇《跟进》文的结尾原来是这样写的:“我请律师联系到合议庭庭长贾志刚和书记员张怡,告知我四月份会回国给父亲祝期颐大寿,希望能与他们再次会面。我自己也从美国给贾庭长三次电话留言,告知了我在北京逗留的日期。截至本文住笔,我还没有得到律师的信息。宁静致远,我不着急,这次见不着,还有下次。”律师建议:“篇尾可以更新一下,因现在他们已答应见面。”我照办了,但是心里觉得他乐观了。贾志刚虽然在电话中答应将...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2):把法律当真

三月一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给我发出第七次延长审理期限的通知书,三中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确实是将我这个原告玩弄于鼓掌之中。但是这种乐此不疲的玩法,让所有知道这个案件的人从不相信中、高两院,到鄙视两院。我还是耐心地走着瞧,他们实质上玩弄的不是我而是法律,这种玩法太危险,我替合议庭庭长捏把汗。 现在的国内会时不时生出些好事情,让我感到自己的案子在现时段不过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最近的第一件好事...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21):法官还在“研究”...

1月30日,按惯例请我的律师将2016年2月号香港《争鸣》所载“‘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十”快递给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我案合议庭庭长贾志刚的同时,请他附上我致贾法官的一封短笺: 贾志刚法官:您好! 猴年即将来临,预祝您和家人春节快乐! 我的案子真是被您拖进了“猴年马月”,是否会成为“八年抗战”也未可知。若真到那时,您应该是“知天命”的年龄了。 父亲李锐猴年将进百岁。他一生历经磨难,百年苍桑...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二十):感言集锦/为个人的权利而争...

新年伊始,一位朋友发来了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写的一篇博文《“三个至上”谁至上》。这篇文章对那时全国司法界正在“大学习、大讨论”的“三个至上”学说——“始终坚持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提出疑问。他说: “至上有其惟一性,不可以有多个准则一块儿至高无上。好比在一个家庭里,假如有一个人说话具有最终极的权威,那么就不可能是公公的意志至上,婆婆的意志同样至上,媳妇的意...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九):感言集锦(一)...

——代“二零一六年新年献辞” 上个月在北京见到律师,他说从提起诉讼之日起,就知道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我却没有这个准备,觉得最多拖个一年半载吧。没成想两年过去了,案子还在贾志刚法官领衔的合议庭里压着,2015年9月15日他当面作出的:”尽快按照法律程序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承诺,像扔进水里的一块石头,咕咚一声,连个水花都没溅起来。 我的”跟进报道”...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十八):我的“行为艺术”...

为先生的父亲九十大寿回国,在国内待了半个月。最后几天,北京出现重度雾霾。十一月十四日正午时分,在首都机场登上返回美国的飞机,我的座位在机翼上方,从舷窗向外看去,一片恍若即将入夜的昏暗。闭上双眼,感受着飞机在跑道上滑行、腾入天空,豁然,耀眼的光亮刺入眼帘,微微睁开双眼,只见银白的机翼被蔚蓝色拥抱着,欢快地挑逗着气流的涟漪,好美的一幅图画!探身俯望,机翼下是浓厚的云海,灰色的,没有边际,静静地,密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