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及身而绝章太炎

一 章太炎是近代中国最复杂的人物,很难给他划类别、贴标签。中年以前他简直一天比一天激进,中年以后却似乎一天比一天保守。他曾经是追随康梁变法维新的改良派,后来却对康有为及其政治主张冷嘲热讽、口诛笔伐。他曾经是明星式的革命先知,后来却与革命领袖孙中山纠纷不断、冲突不止,革命胜利后被孙氏及其“革命事业接班人”诬为“反动学阀”、“反革命”。他曾发表最激烈的“反满”、“仇满”言论,为“排满革命”提供了堪称...

杨光:质疑劳教和收审

有这样一条消息:有一些中国公民在美国被警方长期拘禁达三年之久,大部分人一直被强迫从事生产性劳动,但美国警方拒绝将这些中国公民交由法院审判,理由是这些中国人只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有些人虽未发现犯罪事实但有重大犯罪嫌疑需要长期审查,按照刑事法律这些中国人将得不到任何处罚,于是警方坚持不经司法程序而扣押他们。按照美国警方的规定,上述拘禁行为只针对中国大陆公民,对其他国籍人(含无国籍人)或中国香港、...

杨光:清朝最后五年:立宪VS革命

甲午战争,国人皆以李鸿章“汉奸卖国”为战败首因,十年后,这种情绪化的肤浅认识不攻自破。因为小日本又战胜了大俄国。人们得出另一个结论:“专制国与立宪国战,立宪国无不胜,专制国无不败。”在评论家眼中,世上各国可一分为二,或立宪,或专制(“专制”一语此时刚从日本传入中国),二者高下立判,一目了然,中国要振衰起弱、走向富强,舍立宪而无二途。 一时间,立宪行情看涨,“上自勋戚大臣,下逮校舍学子,靡不曰立宪...

杨光:晚清新政困局:政改是找死,不政改是等死?

专制政府的政治改革大都是逼出来的,而逼出来的政改,又总是成少败多。此即政治改革的困局。所以,亨廷顿说,成功的政治改革家比成功的革命家更伟大,因为前者必定是高瞻远瞩、成熟老练的一流政治家,后者倒有可能只是误打乱撞、侥幸得手的冒失鬼。 实质性的政改是很难发动的。一个传统深厚、陈陈相因的政府,一个获得过诸多历史成就的旧政体,即使它已经腐朽堕落、百弊丛生、千疮百孔、支离破碎,但只要它仍然还在运转,哪怕只...

杨光:戊戌政变是路线斗争,还是权力斗争?

戊戌变法,人们通常以“帝党”为维新派、改革派,“后党”为守旧派、顽固派,后人更直截了当将两派称之为“新党”与“旧党”。据此,当年那场政坛地震也就被解读为改良与守旧的路线斗争。这种路线两分法固然言之成理,却不太实事求是,也造成了历史人物的脸谱化和标签化。 其实,西太后本不是顽固派。她领导洋务运动于前,策划晚清新政于后,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政治生涯中,虽时左时右、反反复复,但毕竟支持改革的时候居多。对新...

杨光:清末:“政绩”换不回“合法性”

由胜利者所写的历史,难免对失败者过于刻薄。关于王朝覆灭,中国史书的描述大体相似,无非君王无道、奸臣祸国,官吏腐败、豪强作恶,经济萧条、社会动荡,“外夷构衅、流贼揭竿”。总之,政府坏透了,人民苦极了。而压迫愈深,则反抗愈烈,所谓“自作孽,不可活”,造反总是有理的,亡国都是该当的。 然而,大清帝国的弥留时刻却不是这般光景。在它濒死之际,有过一次绚丽耀眼的回光返照。1901至1911年,大清国的“政绩...

杨光:民主与吃饭

——从郭台铭“民主不能当饭吃”说起 一 著名企业家、台湾首富郭台铭先生以“妈祖托梦”的名义“跳出来”,宣布参加2020中华民国总统选举的国民党党内初选,蔡英文总统拿出郭台铭2014年“太阳花运动”期间的言论“民主不能当饭吃”发起攻击,批评郭缺乏“民主素养”,“真的不懂民主的价值”,郭台铭回击蔡英文断章取义不是“好傻好天真”,就是“好坏好故意”。二人随即在脸书上展开了一波关于民主与吃饭的口水战。 ...

杨光:论“集体领导”与改革开放的关系

——改革开放溯源之三 简论改革开放何时起步、由谁发动 在前面两篇关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文章中,我已经详细说明了:将1978年定为改革元年,将十一届三中全会视为改革开放的起点,是不真实、不恰当的历史编撰。 那么,改革开放何时开始、如何起步?是谁发动了改革开放?谁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我认为,改革开放是一个从点到面、由小到大、积微成著的渐进过程,从单纯的民众自发性改革(如农地承包,乡镇企业,“包...

杨光:论十一届三中全会做了什么

——改革开放溯源之二 前文已述,“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和“对外开放”早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就已经由华国锋提出并初步实施,十一届三中全会不该贪华国锋之功为己功。十一届三中全会也没有启动农村体制改革(当然,更没有启动以工业、国企为对象的城市体制改革),农村的土地承包制改革是在万里、赵紫阳等省级官员的包庇、默许之下由各地农民自发启动,直到1982年中央发出“一号文件”才获得事后认可,此事与十一届三中全...

杨光:论十一届三中全会没做什么

——改革开放溯源之一 官修党史中“光辉灿烂”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所谓“四十周年”,是从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的。 根据中共官修党史,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了以下历史性的伟大成就: 其一,“实现了党的工作重心转移”。意即:中共幡然悔悟,从此洗心革面,脱胎换骨,不再以阶级斗争、暴力革命为使命,转而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为工作重心。 其二,“确立...

杨光:中美贸易战与“修昔底德陷阱”

一 中美贸易战是一场什么性质的“战争”:“经济侵略”、“经济强暴”与反“侵略”、反“强暴”之战?重商主义、保护主义与自由主义、开放主义之战?公平贸易、普惠贸易与欺诈性贸易、“贸易霸凌主义”之战?单边主义、孤立主义与多边主义、全球化运动之战?这些事情需要我们认真地说道说道,不过,事情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 在竞选演说中,特朗普声称中国对美国进行了“经济强暴”。发动关税战时,白宫备忘录的正式说法是,中...

杨光:习近平在中美贸易战中的误判与失策

在中美贸易战的问题上,中共政府和它的最高领袖习近平先生,是完完全全、彻头彻尾地误判了,失策了,碰壁了。 先说说误判。特朗普总统刚上台的时候,中国这边曾经有过一阵子紧张和迷茫,因为特朗普是美国有史以来在竞选期间提到“中国”次数最多、对中国的国际形象批评得最猛烈、对美中关系的现状评价最为负面的总统候选人,也是中美建交以来第一个与台湾领导人通电话的候任总统。他让习近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在习、特...

杨光:论左派与右派

一 左派与右派的概念,起源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三级会议及随后相继诞生的国民议会、制宪议会的座位安排方式。在那个注定要改变世界历史的三级会议上,国王坐在正中央,第三等级(即平民阶级)的代表坐在国王的左侧,而两个拥有特权的高贵等级——贵族和教士——的代表,则坐在国王的右侧。 三级会议开会之后不久,这种左右对垒的座位安排方式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几乎所有的议题都会立即形成左边与右边之争,随之便演变为一场...

杨光:论自由与平等的关系

一 自由与平等是人类恒久不变的理想,也是普世价值体系当中处于最基础地位的两个核心价值。 与自由、平等相比,宪政、民主、法治、人权、正义等价值则处于相对从属的地位。从义理上来说,民主的依据主要来源于平等(而不是因为人民最伟大,或者多数最正确),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制度,是政治平等主义的必然要求;宪政、法治可归结于自由,因为它们是维护普遍自由的必要政治手段;而人权、正义(或公正)则是兼顾了自由与平等的...

杨光:共和国的大轮回:从袁世凯到习近平

——中国百年共和史的另类分析 一、中国百年共和史的断代划分 自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算起,中国实行共和体制已逾107年。其间,世事沧桑,国事翻覆,中国经过了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经过了军阀混战、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经过了反右、大饥荒、文革,经过了改革开放、“六四风波”,但我国的共和国体仍然顽强保存着,虽然,它早就只剩下了一副空架子。 如果按照法国人关于国体嬗代的...

杨光:“新时代”的洪宪闹剧

——兼论共和政体与任期制的关系 洪宪闹剧(网络图片) 惊悉中共中央修宪建议稿提出删除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条款,远忆拿破仑三世、袁世凯,近思普京、卢卡申科,不禁为中国、为中共、为习近平先生捏了一把冷汗:都到“新时代”了,怎么还好意思做这些倒行逆施的破烂事呢? 一 黑格尔说,一切重大的历史事变和历史人物,都会出现两次。马克思在引用这句话之后接着写道,他(指黑格尔)忘了补充一点:第...

杨光:“真普选”刍议

一 三年多前,香港“雨伞革命”发明了一个政治新词:“真普选”。香港人民用一场规模浩大、旷日持久的和平反抗运动,表明他们宁可暂时不普选、也不乐意假普选的鲜明态度,这似乎也说明了,他们已经在“真普选”与“真民主”之间划上了等号。 相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八三一决定”所推出的令香港人民大失所望的所谓“普选”方案,“真普选”一词可谓一针见血,切中要害。因为“八三一决定”透露的核心信息是:无论是通过小圈子选...

杨光:十九大报告的政治词语分析

习近平的十九大报告,篇幅长达三万二千余字,诵读时间接近三个半小时(这一时长虽然远远比不上已故古巴共产党领袖卡斯特罗,但在中共党代会历史上,已经创了新记录),可害苦了那些穿纸尿裤上阵的老同志。这篇报告我认真通读了三遍,试图领略其博大、领悟其精深、领会其精神,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篇报告只有博大,没有精深,更没有什么精神可言。 长篇大论的十九大报告当然不可能是由习近平亲自捉笔——《之江新语》似乎可以证明...

杨光:两种民主理论:“当家作主”式民主与选举式民主...

一、两种民主理论 人类政制史上曾经有过——且至今仍在进行着——多种多样的民主探索与实践,但在理论层面,人类政治思想史上只曾有过——且至今仍然存在着——两种颇为不同的民主理论: 第一种是古典的、本质主义、理想主义、甚至有一点乌托邦主义的民主理论,它更加关注民主的远大理想和实质内涵,即更加关注人民才是统治权力的真正归属与目的,更加强调人民——或人民中的多数——的“共同利益”与“共同意志”,更加强调人...

杨光:世间已无刘晓波,中国有了《零八宪章》

刘晓波走完了跌宕起伏的人生 从知青到博士,从“黑马”到“黑手”,从言论巨子到“山巅(网民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戏称)罪犯”,从诺奖获得者到人权殉难者,七月十三日下午,监禁中的刘晓波先生走完了他跌宕起伏的非凡人生。 他走得太急。从传出肝癌病况(监狱当局一经确诊就是肝癌晚期)到撒手人寰,总共不到两个月时间。他的亲人、朋友、追随者、支持者们盯着日历一天天数着他的剩余刑期,焦急地盼着他“四落四起”、以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