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宪政民主与非宪政的民主

宪政民主(网络图片) 一、关于非宪政民主 民主、宪政各有多种分类口径,但就其相互限制与相互依存的关系而言,宪政可分为两种:民主宪政与非民主的宪政,民主也可分为两种:宪政民主与非宪政的民主。 在人类历史上,民主与宪政的诞生相距遥远。民主有它的古典时代,而宪政,则是近现代的新生事物——公允地说,宪政的发生、发展主要是英美政治传统的近现代产物。 在宪政诞生之前的民主,自然都是非宪政的民主——比如两千五...

杨光:为什么选择非暴力?

非暴力(网络图片) 本文试图说明,非暴力抗争比暴力革命不仅在道义上更正当,成功率更高,代价更小,效果更好,而且,与民主运动的性质更为相宜,更有利于克服中国式改朝换代的暴力政治传统,有更多的当代资源——国内的与国际的——可供运用。 一 自从被印度人尊称为“圣雄”的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创建现代非暴力主义以来,在全球非殖民化运动、民主化运动、平权运动、少数民族独立建国运动中,“非暴力不合作”或“...

杨光:毛似洪武,习如崇祯

斯大林加朱元璋 毛泽东曾自比“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不恰当。毛是心狠手辣的政治流氓、权谋大师,马克思只是埋首书斋、愤世嫉俗的激进思想家,二人的性格修养、精神气质格格不入;作为草莽“革命家”、山大王,毛泽东的人生经历、为人处事与天潢贵胄秦始皇亦相去甚远。 在共产主义“神圣家族”里,与毛泽东言行举止最相近的人其实是斯大林;在中国历代帝王中,与毛泽东极其神似之人则是明太祖朱元璋。毛自比“马克思加秦始皇...

杨光:国家结构的系统性风险与“中华联邦共和国”的可行性——对《零八宪章》第18条的辩护之四...

为“中华联邦共和国”辩护(共四篇) 作者按:以下四篇文章是在刘晓波先生因《零八宪章》被捕入狱且当局将“中华联邦共和国”当作其“煽动颠覆”主要罪状的前提下,笔者所写的系列辩护文章,首发于《民主中国》网刊。我的辩护基于政治理论、中国历史和中国国情,而非现行中国法律。如今,刘晓波先生已离世。我认为,中华联邦共和国的设想是他和《零八宪章》同仁留给未来宪政民主中国的最重要的建设性主张。 杨光 2017年8...

杨光:清末民初的中国国情与擦肩而过的“中华联邦共和国”——对《零八宪章》第18条的辩护之三...

为“中华联邦共和国”辩护(共四篇) 作者按:以下四篇文章是在刘晓波先生因《零八宪章》被捕入狱且当局将“中华联邦共和国”当作其“煽动颠覆”主要罪状的前提下,笔者所写的系列辩护文章,首发于《民主中国》网刊。我的辩护基于政治理论、中国历史和中国国情,而非现行中国法律。如今,刘晓波先生已离世。我认为,中华联邦共和国的设想是他和《零八宪章》同仁留给未来宪政民主中国的最重要的建设性主张。 杨光 2017年8...

杨光:联邦主义与中国的政治传统——对《零八宪章》第18条的辩护之二...

为“中华联邦共和国”辩护(共四篇) 作者按:以下四篇文章是在刘晓波先生因《零八宪章》被捕入狱且当局将“中华联邦共和国”当作其“煽动颠覆”主要罪状的前提下,笔者所写的系列辩护文章,首发于《民主中国》网刊。我的辩护基于政治理论、中国历史和中国国情,而非现行中国法律。如今,刘晓波先生已离世。我认为,中华联邦共和国的设想是他和《零八宪章》同仁留给未来宪政民主中国的最重要的建设性主张。 杨光 2017年8...

杨光:联邦制绝不是一种分裂国家、颠覆政体的主张——对《零八宪章》第18条的辩护之一...

为“中华联邦共和国”辩护(共四篇) 作者按:以下四篇文章是在刘晓波先生因《零八宪章》被捕入狱且当局将“中华联邦共和国”当作其“煽动颠覆”主要罪状的前提下,笔者所写的系列辩护文章,首发于《民主中国》网刊。我的辩护基于政治理论、中国历史和中国国情,而非现行中国法律。如今,刘晓波先生已离世。我认为,中华联邦共和国的设想是他和《零八宪章》同仁留给未来宪政民主中国的最重要的建设性主张。 杨光 2017年8...

杨光:党章、道统、习思想

共产主义上马列毛的道统(网络图片) 一、中共改党章如同儿戏 政治局对外爆料,中共十九大要修改党章。这是例行公事,不足为怪。 1921年中共一大通过了第一份党章。当时的党章名曰《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原件没有中文,只有俄文(这份党章是由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赤色职工国际代表尼克尔斯基二人包办)。中共二大制定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从中共三大以后,修改党章成为中共党代会的固定节目,每开一次党代会,必修...

杨光:用公民意识取代人民观念

一、古代雅典的“人民统治” 民主一词的希腊文原意是“人民统治”。但何为“人民”?如何“统治”?在公元前五百年的雅典民主制中,所谓“人民”,是指一年集会约四十次(平均不到十天就集会一次)、与会人数3000至6000不等的“人民大会”的合法成员:他们是年满二十岁的成年男子,不包括女性,也不包括为数众多的奴隶、外邦人,以及父母一方不是雅典人的本邦男性。实际上,这些所谓“人民”,就是所有拥有雅典公民资格...

杨光:“人民”考义

一 在中国,“人民”一词不是被滥用,而是被用烂了。请看: 国号:人民共和国。主权: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政体:人民民主专政。 政权机关:人民代表大会、人民政府、人民政协、人民警察、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等等。 军队:人民解放军(亦称“人民军队”、“人民子弟兵”,分为人民陆军、人民海军、人民空军)。 经济:人民银行、人民铁路、人民航空、人民电力、人民邮政、人民保险等等。 货币:人民币。 科教文卫:人民科...

杨光:刘晓波之死是中华民族大不幸

中国和平民主转型的象征性人物 从八九民运到《零八宪章》,刘晓波先生一直是后毛时代中国民主运动最重要的民间领袖,也是中国式非暴力反抗路线的代表性人物。二○一○年,身陷囹圄的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是当代中国人从西方主流社会所获得的最高的道义尊重和最具权威性的价值肯定。从那以后,刘晓波更是成为世所公认、无可争议的反抗中共暴政的道义英雄和中国和平民主转型的象征性人物。 可以说,在八九“六四”之后的中...

杨光:郭文贵爆料的价值及其对中共政局的影响

一 郭文贵先生是选择性反腐的牺牲品,如今以选择性爆料相反击,从问题富豪、“红通”嫌疑人摇身一变为气场强大、圈粉无数、吸睛能力惊人的另类网红,此可谓非常之人、非凡之举。 中共体制内人士逃亡海外的涉贪官员、问题富豪很多,比郭文贵更有名也更有料的也不在少数,如十八大之前出逃的高严(曾任吉林省长、云南省委书记、国电集团总经理)、程阳(原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之子)、赖昌星,十八大之后出逃的令计划之弟令完成,...

杨光:“一带一路”名与实——兼与马歇尔计划、大东亚共荣圈之比较...

2017年05月25日 一 习近平为什么要把一个号称“对外开放战略2.0版本”的“世界大战略”以汉唐盛世一条古老的商道来命名?想必是受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民粹民族主义情绪所启发。但这个命名实在并不高明。丝绸之路虽然名扬四海,但它毕竟属于以骆驼和马来体现地理机动性的古代,在航空、航海、铁路、公路等全方位铁甲机动的当今时代,丝绸之路拿来申遗是个好主意,拿来“复兴”,恐怕就有消遣古人、愚弄今人之...

杨光:“敌人意识”与“没有敌人”

身陷文字狱的刘晓波先生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这句话引发了一些批评:有人不解,有人不满;有人诧异,有人反感。 我猜想,有些人之所以对“没有敌人”感到失望,大概是因为他们更愿意听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惜乎晓波先生已届中年了)那样的狱中豪言。不过,处在刘晓波当前的位置,如果我们读到的真的是另一种版本的“最后陈述”——比如,“我一个也不宽恕”,或者“与独裁政...

杨光:漫说“政治正确”

一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极右翼政党在欧洲政坛重新风生水起,被认为反映了“政治正确”观念在西方社会遭到了广泛的反感的厌弃。 的确,特朗普和欧洲极右翼在诸多政治敏感议题上的政策主张大都明显属于“政治不正确”的范畴,同样明显的事实是,美欧民意的天平已经开始向这些明显“政治不正确”的主张倾斜。这在四年前、八年前,还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欧美现在的大选、公投情形,如果说“政治正确”将在今后一段时间里成为票房毒...

杨光: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贸易战比人权问题、台湾问题更加致命...

特朗普时代来了 唐纳德·特朗普即将就任美国总统。这位新总统的行事风格、言谈举止、风度气质与他的几位前任奥巴马总统、小布什总统、克林顿总统大不相同,不仅如此,在政治履历与政治立场方面,他与1789年乔治·华盛顿担任第一任美国总统以来的所有美国总统都有着甚为明显的差异,让人很难把他与他的44位先辈归入同一个类别。所以,全世界的政治观察家几乎一致认为,2017年1月20日尽管与8年前、16年前在形式上...

杨光:朝核危机与一九六九年“中核危机”

北朝鲜是毛中国的镜像 自互联网兴盛以来,北朝鲜及其“伟大领袖”便成为中国网民调侃、嘲弄、恶搞的对象。无论是朝鲜无处不有的领袖画像,大街小巷的反美标语,杀气腾腾的朝中社社论,女主播“令人闻风丧胆”的激昂播报,节日庆典上雷鸣般的掌声和此起彼伏的“万岁”声,还是金正恩别具一格的发型、体型和作派,朝鲜官员亲聆领袖教诲时手捧笔记本边听边记的毕恭毕敬,朝鲜女青年见到领袖真身时几近歇斯底里的兴奋献媚和喜极而泣...

杨光:一部成功的官场倾轧剧——《人民的名义》的得与失...

最近一个来月,一部反腐题材的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在国内热播,电视收视率夺冠,网上播放达数十亿次,创下国产电视剧收视奇迹。 走红总有走红的道理。在小鲜肉、小美女争奇斗艳,宫斗剧、抗日剧等各种烂剧充斥荧屏的国产剧市场,《人民的名义》的确不同凡响。这部剧一开场就把观众给雷到了,小官巨贪赵德汉的别墅里满墙、满床的人民币,一下子点燃了人们追剧的热情。随着剧情展开,故事场景从北京移到汉东,主要人物渐次登...

杨光:金正恩改变了中美关系的走向

三个多月之前,中美关系阴云密布。竞选期间,特朗普对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进行了火力十足的批判,尤其是对美中贸易关系的现状极其不满、极言攻击,中国被他描述成美国经济的“强暴者”、美国知识产权的盗窃犯、美国“不再伟大”的罪魁祸首。特朗普誓言,上任第一天就要将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并向中国输美商品课以惩罚性关税,以此挽回美国蓝领白人丧失已久的制造业工作机会,消除持续了三十年且几乎逐年递增的巨额对华贸易...

杨光:毛、邓、习的国际战略变异

从白邦瑞的“百年马拉松”说起 熟读中国历史、熟知中国政情、讲一口流利中国话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曾经是基辛格、拉姆斯菲尔德所倚重的中国问题专家,从尼克松政府以来一直担任美国政府对华战略顾问,现在他又成了特朗普总统主要的中国事务顾问。 白邦瑞对共产党中国的认知与态度经历过一场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曾经是最热烈的“熊猫拥抱者”,是基辛格联中反苏战略最早的设计者,一度强烈主张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