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校长示儿第十八书:永不绝望永不放弃

亲爱的巴驼: 因为距离近,工地上无事可做,我又想着回家。计划把拖了很久的文债做部分清了,奈何没有很好的预备,不能实施。就又看看电影吧。 前段时间,委内瑞拉和马杜罗老师比较热,引我对冷战铁幕下的非殖民运动和左倾思潮以及大国博弈对拉美、对非洲、对亚洲政治图谱的改变有一点点关注和思考。当不知道把自己投向何处的时候,回归家园是一个最好的决定。我躺在你买的K588卧铺上做如此想。 从成都火车北站出发的车辆...

欧阳懿:校长示儿第十七书:祂是你永生的祝福和依靠...

亲爱的巴驼: 世事难料,夜长梦多。所以,近两年里,我压制了给你写信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动。枪兵们在雪地里从山下往上冲,气温很低,冻得死大牲口,我趴在阵地上的雪地里不能动。这种状态,画面感很强,极象是上世纪50年代的韩战。 昨天上午,在送别张爷爷张先痴老师的现场,人们进告别厅去了,只剩下我和你并肩留在那个广场平台上,等你卢伯伯的到来。你发现我鼻梁上有一块皮肤颜色比较暗淡。 下午我在火车东站挨时间,收到...

欧阳懿:张少爷的路——《别样的中国:张先痴篇》

也许是书从手中或身上滑落掉在地板上,我从小睡中惊醒。我半躺在客厅的木椅子上,透过门窗,可以看见院坝里的树叶和蔬菜,天空是实而非地晦暗和寒凉着,典型的深秋的盆地气候。这里是距离成都半小时车程的新都,作家李劼人的故乡和他的《死水微澜》的发生地。 我继续半躺着,头上方是一书橱,塞满古今中外正版、盗版、允许出版发行或者出版后又被禁止发行的书籍。客厅的里间传来键盘打字的嚓嚓声,和由电脑阅读出来的刚打出的一...

《自由之笔》第十八期:陈卫抗争终不懈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五十一案(1997)   陈卫(1969年2月21日-),自由撰稿人丶社会活动家;因参加“中国自由民主党”和筹备“六四”三周年纪念活动,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服刑五年後,於1997年刑满获释。   陈卫於1969年出生在四川省遂宁,父母是遂宁纺织厂职工,姐弟四人排行老二。 1987年,陈卫於在遂宁中学毕业,次年考入北京理工大学七系(机械...

欧阳懿:水中的石头

鹅卵石醒了, 错, 鹅卵石压根儿没有睡着。 人和鬼都不曾从桥上走过, 巫咸说, 那些人和鬼都很妖怪, 他们怕天明前走在桥的中央, 鸡就开始叫唤。 那些人和鬼 心中装着很多妖怪, 五百年,五千年,在河水中伸出丑陋的爪子, 把石头摩挲成鹅卵石, 龟儿子咋就不过河? 龟儿子整死不过河啊, 每一块石头都被搓摸成卵, 成了鹅卵石。 五百年,五千年,丑陋的爪子在河水中在石头的身上摸啊摸, 没有一块石头能睡得...

欧阳懿:校长老师荐片:《智利说不》

简介,本片根据真实历史事件为背景,讲述在老朋友智利军事独裁首脑皮诺切特统治期间,“广告救国”的一个传奇故事。 老朋友皮老贼皮诺切特将军的军政府用残暴高压政策镇压异己,引起了不知好歹的智利人民的大量不满。但面对国际社会施加的政治和经济上的压力,皮诺切特老师被迫自信勇敢地举办公投,由人民用“yes”或“NO”的方式,决定是否由皮老贼皮诺切特老师继续接任党和国家下一届八年的任期。万恶的反对党领袖找来一...

欧阳懿:说说我家祖父祖母长寿的事儿

祖父享年93岁,无疾终老。祖母即将100岁,60岁时预备的棺木早已腐烂成泥,人却耳聪目明,至今康在。除我父亲外,我家都能四世同堂。到我孩子们这一代,因为要继续读书,五世同堂暂时得不着。 99岁生日,祖母在洗小米虾 人问我我家长寿的原因,我可以试着叙述,感性的成分多,人可以姑妄听之,亦可以姑妄不听之。 首先,我家是天主教世家。天主教传入四川遂宁并建堂至今160年了,我家是早早皈依信主的人家,我祖父...

欧阳懿:领袖嗜读书,作家累成狗

2019年第一个不好的消息: “读书越多,越感到脑中空虚。”司令官谦逊的话语,表达了他对知识如饥似渴的追求。2018年,司令官共阅读了1378多本书,共两亿多字。 这个消息是著名的崔成浩老师发出的。 这是一条赞美伟大的领袖和导师和司令官的消息。但我认为它是2019年第一条第一不好的消息。 首先,一年,365天,1378多本书,共两亿多字。这是要司令官的眼睛患近视眼眼病,患了近视眼眼病,司令官怎么...

欧阳懿:2019,即蒙不死的献辞

嫦娥老师吴刚师傅和火星人都欢天喜地要溶入现代文明社会去了,一个乡下人,活在这犟驴般不要脸的农耕文化时代,不容易,真不容易。在某部已经播放了三集的电视连续剧中,有10万+种死法和对应的坑,你仍然没有被逼到退场,不至速死速灭,经历的驴粪蛋和世事可谓多而奇。 30日,微信和视频里远远看着祖母从韩斌同学的韩氏骨科医院出院,妥妥地行在回乡下的路上,才能想到,2018年,该在我的诅咒声中完蛋。 所有的那些毒...

欧阳懿:科图柯诺反叛:谁来阻止

生命难以承受的反抗和自由 之 《科图柯诺反叛:谁来阻止》 题记:反抗者和反抗者、自由人和自由人,你们要彼此祝福。 如是我闻,神负责在人类的心底种下抗争和自由的种子,没有现实和持久的抗争,繁荣与自由的国度难以想象。 如此,我可以对尼尔斯•高普的丹麦电影《科图柯诺反叛》《The Kautokeino Rebellion》做一次再叙述。 这是一部向自由的国度及其人民致敬的故事片。 故事发生在1854年...

欧阳懿:窑洞、黄土地与黍离,告别诗三百时代

诗三百时代,是华夏文明妖冶得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的时代,这事不需要质疑,不信可以问孔老师孔丘孔仲尼。不要问孔老师为何叫了孔丘又要叫孔仲尼,他会说老子还叫老聃李耳李老师呢。 诗三百时代,应该没有秦腔和信天游,那时的诗和歌可以赋,可以比,可以兴,男孩子和女孩子和诗歌都鲜活水灵,充满了柔情。 原野里有麋鹿啊 英俊敏捷的男孩子把它猎获 我要用树叶把麋鹿包裹起来 献给那位钟情已久的少女 我要获得她更多的欢心 ...

欧阳懿:永远的森林

罗瑜/画;校长/文 近现代以来,俄罗斯或者苏联的文化元素对汉语言文化系统的影响很深重,所以,这样一幅原始森林的画作画风一出现在人们眼前,都说很喜欢,有俄罗斯及其西伯利亚原始森林的味道。 我能够认同,但也很惊讶。 神赐下这大片大片的森林给我们人类,首先是让她滋养我们赖以生存的天空土地,还有疯狂的野兽和驯善的鸣禽。但人类对自然的开发具有很大的掠夺性,他们把森林驱赶在自己生活的边缘或者更遥远的地方。 ...

欧阳懿:苍柏·双生记

罗瑜/画;校长/文 又到了与子辉等人告别的一夜,江小白先生和啤酒先生说怎么也要嗨到21:00,然后再与夏至老师穿过半个小城,步行到《小城故事》茶坊聊天。露天茶位已被收起,月光和灯光从树荫中漏下泻下,流淌于地,煞是可惜。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在此处望天听风雨了。 早晨,临出家门的一刻,看见罗瑜老师昨天下午杀青的水彩画《苍柏·双生记》,煞是喜欢。 发现罗瑜老师近三年的画作深藏于网底,是10月14日的事情,...

欧阳懿:咕咚溪和野树先生

罗瑜/画,校长/文 我曾经在深山里修路多年,见过很多没名字的溪流,其清澈若神水,光可鉴人五官及毛孔,煞是可爱,人要忍不住往里搔首弄姿,人要忍不住掬水痛饮,或者把脚伸进水里撩拨一番,好安逸。这是说她在白日里的情形,夜里也有无穷的乐趣,比如,你把头往溪流的方向落枕,梦里梦外都是咕咚咕咚的声音,象母亲、象情人的话语,温暖馨香。我把这种没有名字的溪流或者野河给了一个统一的名字:咕咚溪。 咕咚溪在人迹罕至...

欧阳懿: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遭遇张海星先生

张耀杰兄早前约过要来遂宁相见,今年的雨水特别妖怪特别多,我正好静坐家中等候。前几日,耀杰兄又说,还有几位就近的朋友也邀约到遂宁,可以一同相见。我以为,这当然更好。 9月26日上午,赶早出门修好有点小状况的手机,到董家巷落实午餐事宜,接着到凌江阁下的竹林里,等候诸君到访。 最早到来的是苏老师,我们在竹下喝茶。教中学语文的苏老师,退休在家写一些家族线条上的小说。对于彼大国及其生民而言,个人史和家族史...

欧阳懿:你家的书香

2012年在北平游玩,滞留康大夫玉春家数日,临末将行,在其书房有所停留,不过就是一须臾的事情。老康天纵聪明,说:“带几本书走?什么书?”我就心安理得取走两本,其中一本是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很多年过去了,看了很多遍,就不再在把它放在书架上,但物尽其用,放在洗手间里,时而翻看几段。 “谢公夫人教儿,问太傅:那得初不见君教儿?答曰:我常自教儿。(《谢氏谱》曰:安娶沛国刘耽女。按,太尉刘子真清洁有志操...

欧阳懿:生命难以承受的反抗和自由之《浴血华沙》

暴政幻想会成为人类尊严和自由的终结者,反抗暴政是人类获得尊严和自由的必然反应。在这条苦路上,人要面对怎样的熬煎和熬炼?人何以面对和扛住生命难以承受的反抗和自由带来的压力?这是足以困扰人很久的命题。我试图通过对一些有趣的电影的观赏和再叙述获得某些训练和助力,但愿这种努力和训练不全无意义。哈利路亚。 这是一部二战背景下的波兰战争电影,《浴血华沙》(MIASTO 44) . 1944年,战争或者被占领...

欧阳懿:密语与十月的头两日

没有一个武学大师或者武学圣人能够参透一个秘密,清梦才是轻功的绝高境界,我正是乘着这样的梦进入2018年10月的。 秋意如此浓烈的日子,粮食都收进农人的储仓,秋禾和农人们更遥远的梦想也已然归藏,隐匿于泥土,隐匿在心底。生生不息的执着和循环,这密码更不是人人可以解析。 静卧床榻,满屏都是一字主题:《殇》。轻轻点开,那种悲伤的力量,那种缠绵悱恻的力量,使人柔肠百转,肝肠寸断,难于呼吸,无法触摸。 这不...

欧阳懿:走近那部叫《追捕》的电影及世界

打江山,坐天下,这是极端野蛮粗鄙的欲念。上等智力和中等智力的人都要耻笑,一笑发出,傻子也遭遇脑风暴脑洞大开恍然顿悟。所以,弄权的人说君权神授和历史的选择。鸟生禹汤、金甲神汉、足印感孕、鱼帛丹书、篝火狐鸣、石人只眼……刘邦是第二号不要脸的人,把他爹拉出来站台:是的是的,那天在沼泽,我亲眼看见一条大虫把他妈妈扑倒和交媾于地,他们的头上一团迷雾或者祥光。 这是对勤劳勇敢的华夏人民智商的极端鄙视,是对他...

欧阳懿: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莽哥和他的昆明

【在昆明的那些小巷,莽哥就象一阵风,他走过的地方,起一堆云。】 除了美食,中国大陆的人已经热衷旅游,见面所问或者自媒体上所晒,大多与旅游有关。忽东忽西,满世界乱窜,热闹异常。 我讨厌旅游,正如我厌烦一切他们的追风逐月。如果非要去一个地方玩或者流连,除非我能在在那里找到有趣好玩的人。 云南是旅游资源很丰富的地方,2010年前后,我滞留那里五、六年,见过的蓝天白云不少,去过的地方并不多。最多的当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