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2月10日-2月16日)

Share on Google+

编者:本周中国公民运动的倡导者及践行者许志永遭到抓捕,是中共对“1226公民案”打压迫害的持续,引起各界的高度关注,目前为止尚不知许志永被羁押何处。而此前其他4名被捕人士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和李英俊被关押逾50天,仍未获律师会见。

大疫当前,中共固守专制思维,为一党之私依然将维稳作为首要的政治考量,全然不反思疫情之所以肆虐,是由于当初钳制民间言论、掩盖疫情讯息禁止公民自由发声、剥夺公民的知情权及监督权所致。当最先公开疫情信息的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细节暴光及罹染新冠肺炎去世而引发民间社会争取言论自由的呼声高涨,中共封口禁言的行动也随之升级。哪怕李文亮医生用生命为代价希望“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中共依然下达各种通告和指令,所有非官方发布的疫情信息、所有批评政府的言论统统被构陷为“谣言或不当言论”,无一例外。

因实地拍摄、发布武汉疫情信息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先后被强迫失踪数日。

本周任自元因涉武汉疫情言论被刑事拘留;欧阳懿、庞琨、胡佳、谢文飞、李蔚、王德邦、张丽芳、庄磊、吴魁明、李青、陈思明、王爱忠、“权益墙”网站负责人李宇琛、章立凡、冯军、陈云飞等各地人权活动人士纷纷被约谈、警告或传唤,其内容都是“不得发布有关疫情的信息或言论”。此外,南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蓝智因在微信群里擅自发布“疫情防控不实信息”于10日被免职;而凤凰风负责人2月14日遭到北京网信办约谈,指凤凰网、凤凰新闻客户端违规严重的部分频道暂停更新;给武汉人捐赠首批制氧机的袁立在微博中被禁言,身处武汉的作家方方同样被禁言。等等。

在一个无法自由言说的时代,一个真相被掩盖、没有监督的时代,公民不仅被剥夺了言论自由的权利,更被剥夺了知情权。尤其是在中共治下,公民的健康权和生命权让位于政治第一和稳定第一,最明显不过的就是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中共的种种举措,很多病者无所医,逝者无尊严,从封城到封村封户,到一刀切的“集中隔离”,到抓捕寻求真相、传播真相的公民记者,我们分明看到,即使是处在疫情肆虐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受到严重伤害时,政治稳定仍是中共的重中之重。

被强迫失踪十数日的公民记者陈秋实说过这样的话:我们替弱者说话,替受害者发声,不是因为我有多善良,而是我渴望一种社会制度,那就是当我自己沦落成受害者时,叫天天能应,叫地地能灵!

的确,现在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已经沦落成了制度的受害者!要改变现在的社会,不是靠某一个人或某一个群体就可以实现的,她端赖于每一个人的切实努力和持守。

一、中国公民运动践行者许志永在广州被捕

中国公民运动倡导者及践行者许志永博士于2月15日晚在广州被抓捕,目前尚不知许志永被羁押何处。许志永于2月15日晚6点左右在广州番禺海鸥岛被带走,与他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广州女律师杨斌一家三口,杨斌一家被扣押一天后获释。

12·26公民案发生时,许志永恰在外地,由此开始了在国内的流亡生涯。2019年12月26日山东民主人士张忠顺、北京人权活动人士、前人权律师丁家喜、厦门维权人士戴振亚及樟州维权人士李英俊相继被山东警方抓捕,随后被控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目前为止被羁押已经50天,但无一人获准律师会见。此次抓捕疑为针对2019年12月初在厦门的一次公民聚会,聚会者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许志永亦参加了娶会。

中国公民运动践行者许志永在广州被捕

二、曾被判十年重刑的山东人权捍卫者任自元因“武汉疫情”言论被刑拘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共加强钳制舆论,威胁、传唤、抓捕敢于发声的公民。山东省邹城市人权捍卫者、自由撰稿人任自元任(网名韩铮),因发布武汉疫情的相关消息于2月13日13时左右被山东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济宁市兖州看守所。

除任自元外,因发表与武汉疫情相关的言论,南京民运人士郭泉被刑事拘留,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相继被强迫失踪。

曾被判十年重刑的山东人权捍卫者任自元因“武汉疫情”言论被刑拘

三、调查疫情真相被抓 公民记者方斌遭强迫失踪

曾亲临新型冠状病毒一线拍摄到武汉第五医院在5分钟搬出8具尸体的公民记者方斌,于2月10日再次遭到抓捕。2月10日中午,武汉警方上门,方斌在屋内拒不开门,至下午3点左右,警察及消防人员破门将方斌抓走。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方斌在疫情一线调查、拍摄,并组织救援,2月1日方斌到武汉各医院拍摄疫情的实际情况,曾在武汉市第五医院拍摄“5分钟抬出8具尸体”的视频,随后方斌被警方带走,在外界的关注声援之下,方斌被扣押数小时后获释。另一名在疫情一线拍摄的公民记者陈秋实,自2月6日被武汉警方带走后失联至今。

调查疫情真相被抓 公民记者方斌遭强迫失踪逾48小时

四、四川人权捍卫者欧阳懿因网络言论被传唤

2月12日下午,四川人权捍卫者欧阳懿被警方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传唤,这是近一个月以来欧阳懿因为网络言论第二次被传唤。

欧阳懿此次被传唤,主要是在微信朋友圈及社交自媒体发布的有关武汉疫情的相关信息及评论,及有关《惟有改变 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的公民签名活动,此外还涉及其子欧阳若宇的推特言论。今年1月,欧阳懿曾被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原因是其子发布的涉及习近平图片的推文。

四川人权捍卫者欧阳懿因网络言论被传唤

五、人权律师庞琨被深圳警方以涉“寻衅滋事”为由传唤

2月12日下午5点,人权律师庞琨被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以其涉“寻衅滋事”为由传唤至沙湾派出所,此次庞琨律师被传唤,疑与他发布的一段推文相关,庞琨律师在推特上发文称:司法局来电问我是否有参与李文亮的什么联署,我印象中没有参与过什么联署,司法局说是省厅转下来的,我说那你让省厅先搞清楚,联署在哪里给我看一下,司法局说好的就挂了。一会又来电,说如我没有联署就让写一个不参加联署的声明。我问“凭什么?说话不行,不说话还不行?还要声明不说话?”

武汉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共严控舆论,封号、删贴、禁言,将任何不同于官方的信息视为“谣言或不当言论”,尤其是率先发布武汉疫情消息的李文亮医生也罹染新冠病毒去世后,民间的愤怒加剧了中共对民意的恐惧。各地持不同政见者纷纷被警察约谈,威胁不得再发布有关疫情任何的消息。

人权律师庞琨被深圳警方以涉“寻衅滋事”为由传唤

六、浙江民主党人陈开频因关注武汉肺炎疫情被拘留五天

浙江省杭州市异议人士、民主党成员陈开频先生因为关注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2月4日陈开频被当地警方从家中带走,并针对其网上言论进行询问,以陈开频于2月3日晚在一个仅有27名成员的微信群发表有关疫情言论,以此认定陈开频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属情节较重,最终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对陈开频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陈开频被送往杭州市萧山区拘留所执行拘留。

陈开频生于1963年,2008年奥运前夕,因在杭州国际大厦悬挂四条巨幅横幅,撒了两箱传单,要求结束一党制,为六四平反,被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两年,被海外媒体称为六四以后,公开上街要求平反六四的第一人。出狱后加入中国民主党,是浙江地区被严重迫害的民运人士之一。

浙江民主党人陈开频因关注武汉肺炎疫情被拘留五天

七、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经历

中国公民运动网将会持续推出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的文章。公民因司法不公、暴力拆迁和强征得不到补偿等原因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诉求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遭到更多的人权侵害。因为被打上“访民”的标签,出行住宿受阻,每到敏感日轻者被限制人身自由,重者被关进黑监狱甚至判刑。他们的遭遇是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缩影。

江苏上访人员丁红芬一家七口于2009年因房屋被强拆上访维权。十余年中被截访、殴打、关押已成家常便饭;河北上访人员刘瑞生、安井英夫妇因宅基地纠纷认为司法不公,并举报村干部以权谋私,贪污公款受打压而上访,被行政拘留15次,劳教,关押伴随着他们十年的上访之路;杭州上访人员戴国军、李青夫妇上访的诉求不仅未得到解决,戴国军于2013年因上访被北京警方打伤,留下严重后遗症。2014年4月戴国军尸体在村边一条水深不足两米的河中被发现,尸体上伤痕累累但警方认定是溺水死亡;陕西上访人员吕动力的私人公司财物被地方政府非法掠夺侵占,还被构陷入狱。十余年的上访经历让其投身于公民维权活动,随之,判刑、拘留成为生活常态,并被以“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列入公安部建立的不批准出境通报备案数据库;辽宁上访人员赵振甲早在文革时期因写文章批评文革和毛泽东,1974年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死缓,同时没收个人财产,1985年沈阳市中级法院改判其无罪。由于法院、政府均拒绝作出经济和精神上的赔偿,导致其上访维权。三次被劳教、两次被判刑,无数次关黑监狱;黑龙江上访人员贾瑞峰一家在强拆过程中遭多次殴打虐待至伤,父女二人为此上访。贾瑞峰被以敲诈勒索政府罪判刑四年,2017年10月6日在七台河监狱服刑期间死亡,狱方至今未做尸检;山东上访人权赵作媛因债务纠纷认为司法不公而上访;辽宁上访人员赵广军原是被辽宁省盘锦市辽河石油运输公司(现中石油长城钻探)职工,2000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公司除名,因参与公民维权活动多次入狱,目前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仍在狱中。

八、因关注武汉肺炎疫情 全国多位公民被警方约谈施压

自今年1月初武汉爆发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来,尤其是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率先披露疫情被训诫,继而因参与救治患者而感染病毒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之后,中国各地公民纷纷在网上批评当局公权力作恶、打压言论自由造成疫情扩散、救治不力,引起网民强烈共鸣,这些情况让中共当局感受到巨大压力,因此近期对各地异议人士展开全面维稳,企图迫使大家停止关注与武汉疫情相关的事件。

北京著名人权活动家胡佳透露,元宵节晚上是春节以来他父母第四次受到国保施压,国保要求双亲给他下通牒,让他对疫情和中共体制完全闭嘴,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声明:共产党你想用这种手段证明你的强横还是你的无耻,你们要抓就抓,放过我父母,我知道我再次进监狱就出不来了,让我自己承当!

湖南郴州公民谢文飞也因为批评当局在疫情中的负面表现而遭到当地警方约谈;北京新公民活动家李蔚在2月9号也接到警方电话,要求不得发布与武汉肺炎疫情相关的东西;曾因组建中国新民党被判刑十年的南京学者郭泉,于1月30日发布关于疫情的文章后与外界失联,后确认被刑事拘留,关押在南京市第二看守所;身处重灾区的湖北黄冈公民高飞仅仅因为参与向黄冈红十字会捐助医疗物资,就被当地警方抓走拘留七天;武汉公民方斌也因为去当地医院了解疫情,而多次被抓捕、恐吓、骚扰、强迫失踪……

分析人士认为,警方此类行为明显是在滥用职权、侵犯公民言论自由,剥夺广大民众的知情权,不但对救灾没有正面作用,反而会误导更多人,让大家不能清楚认识到问题的根源所在。

因关注武汉肺炎疫情 全国多位公民被警方约谈施压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2020年2月17日

阅读次数:4,7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