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杨支柱:“群己权界”与当代中国场景下的私生活权利...

——关于婚姻家庭法、计划生育和公民权问题的讨论 秦晖、杨支柱 我当然反对大清算(但社会是否也反对,则恐怕取决于民主化能否在社会危机之前出现),而主张第二种选择。所谓反对大清算,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对非法聚敛宣布既往不咎下不为例式的“大赦”,从此刻起私有财产不问来源一律不可侵犯,并在此基础上实行“自由竞争”。其实在任何国家,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都不可能单独成为大赦贪污的理由,因为任何“资本主义的”法...

佚名:“隐瞒”了22年的真相

宾曰语云 2019-09-03 01 交不起计生罚款 他将女儿遗弃 24年前,中国苏州,一对农民工夫妇生下了第二个女儿。 女婴非常健康,但这对夫妇却没有半点喜悦。 因为没有准生证,父亲只能让临盆的妻子在一条船上生下女儿,“无能”的父亲唯一能做的,是听着妻子的叫喊,用开水消毒的剪刀,剪断女儿的脐带。 自从怀上第二胎之后,这对夫妇过着“超生游击队”那样东躲西藏,不敢回老家的生活。 一开始,他们认为“...

SANDOMIR:凯·安·约翰逊:追寻中国独生子女政策的残酷真相...

凯·安·约翰逊,2016年。那一年,她出版了《中国的隐匿儿童》一书。 HAMPSHIRE COLLEGE 在收养一名中国女婴后开始耗费数年研究该国农村家庭受独生子女政策影响的亚洲研究学者凯·安·约翰逊(Kay Ann Johnson),于8月14日在马萨诸塞州海恩尼斯的一家医院去世,终年73岁。 她的丈夫比尔·格罗曼(Bill Grohmann)说,她逝于转移性乳腺癌并发症。 约翰逊教授曾执教于...

何亚福:出生人口一年少200万 要给想生的家庭创造更好条件...

1月2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出生人口为1523万人,比2017年减少200万人。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1351万人,女性人口68187万人。男比女多3164万人。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三年来,第一年(2016年)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比上一年增加131万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二孩生育堆积效应。但2017年出生人口只有1723万人,比上一年减少63万人;2018年出生人口更是比上一年减少...

严家伟:忆我亲历的惨绝人寰的“计划生育”

随着当局所谓“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世界上最善于健忘的中国人,正在逐渐淡忘那场所谓“计划生育”的浩劫给广大民众特别是农民所造成的灾难性痛苦。不管当局是迫于人口老龄化的压力,还是担心“人口红利”已消失殆尽。能终止“一胎化”的野蛮政策都可算是个“进步”。但更具讽刺意义的是,由于物价、房价、医疗费、学费……一日千里地飞升。许多人已不敢生二孩。于是有人担心照此下去,当年计划生育曾有口号是“-人超生,...

天下无臣:新中国旧故事:山东的百日无孩运动

天下无臣 时拾史事 2016-08-19 计划生育政策,不少国人都以为是在改革开放前夕才有的政策,其实不然。 1962年12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出《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示》。 1963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明确提倡晚婚。 1964年,国务院成立了计划生育委员会。 1971年7月,国务院转发卫生部、商业部、燃化部《关于做好计划生育的报告》,把控制人口增长的指标首次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计划。 197...

霍老爷:我的故事:写在全面放开二孩仍无法逆转出生率下降时...

我的母亲给了我三次生命。 我在我家排行老三,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这样的孩子被叫做“黑孩儿。”黑孩儿当然不是说我皮肤黑,而是作为超生的孩子,没有户籍。 生我的时候是中国计划生育最严的时候。父母本来是不打算要我的,爸爸建议把我拿掉,但妈妈哭了半晌,这孩子奔着我们来了,还没见过我们就没了,太可惜了。 俩人才决定把我生下来。 我妈身材苗条,跟别人一样正常工作,开始别人还不知道,后来就被发现了,举报到上面。...

胡平:必须废除强制性计划生育政策

最近,北京学者杨支柱串联了一批反对计划生育的人,把他自己的博客《问题与主义》(http://wtyzy.com)改成了一个反思计划生育的网站,集中刊发有关文章,以期引起更广泛的关注。对此我坚决支持,深表赞同。 中国政府强制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迄今已近30年。正像杨支柱先生指出的那样:强制计划生育无论是扼杀的人命还是对中国人观念的影响,恐怕要超过历次政治迫害运动。 说起中国的计划生育,我不免联想到美...

六神磊磊:想交生育基金啊?你看人家玄慈都生了!

金庸:现在开会!《新华日报》刊文说了,建议每个人都要扣生育基金,造人不积极的要扣钱到退休!还有专家说要收丁克税!有群众反映我们武侠圈造人不积极的现象很严重! 黄药师:我生了。 周伯通:我也生了。 欧阳锋:本来我是不想说的,其实我也生了,就是没给登记。 洪七公:……要不要脸啊向我乞丐收钱?   金庸:你们这些老同志啊,表现很差劲! 张三丰:我是没生,但这个不怪我,郭女侠不喜欢我,我总不能...

长平:宁可欠子亏孙,也要让党放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生育孩子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意义”,《人民日报》周一发表的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说。难道外国人的孩子是随便生生而已,正如宣称重视家庭是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美德?不,这一次喉舌媒体不玩虚的,讲得再也实在不过:“中国依靠庞大的人口红利实现了大发展,而面对低生育率,政府应该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难怪网民说:“韭菜不够割了”,“从小便知道自己是祖国的花朵,长大了才知道是...

佚名:1991年山东聊城的杀羊羔“百日无孩”惨案你们还记得吗?...

“聊城惨案”25周年:山东省聊城市冠县莘县“百日无孩”运动:1991年5月1日到8月10日,当时的所有孕妇,无论是怀孕第几胎,无论是怀孕几个月,一概被拉到医院强制进行人工流产。由于当年为羊年,此次运动被称为“杀羊羔”。 街上挂满了标语条幅,上面无一例外地写着“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执行政策要坚决,决不允许孩子多”等等不一而足。 县城的大...

刘二狗蛋:人生育自由,却无时无刻不处于控制出栏率之中...

突然看到生孩子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的新闻。 有网友说约炮也可以说得高大上了,不用再像阿Q约吴妈困觉这样猥琐了。 美女,我们一起来谈谈国家大事好吗? 中国政法大学的老师众日云教授曾说:国家走了一段弯路,对你来说,就毁了一生。从只生一个好到只生两个好。对于很多个你,却是走了断子绝孙的路。君不见。无数失独家庭。只因为一胎的政策,孩子中途去世,老两口生不出孩子,成了孤寡老人。国家的一刀切政策...

梒青:中国实施了40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可能很快将成为历史...

2018-06-08 今年5月份,多家外国媒体披露,北京当局最快将在今年年底彻底废除计划生育政策。虽然中国官媒还没有正式发布有关消息,但外媒分析认为,这是北京在面临人口老龄化,劳动力短缺等多重压力下即将作出的重大政策改变。 在此之前,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开始调整:2013年底,单独二孩政策开始实行;2015年底,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表示,中国需要增加新生人口;今年3月...

楚一杵:中共计划生育政策是人类悲剧

一、推行计划生育的理论依据 八十年代初,宋健等人研究并“发明”了“人口预测和人口控制”。1980年,宋健在《光明日报》撰文说:“中国人口2050年将达到40亿。”“为使我国人口将来不再有大幅度增长,应该在今后30到40年的时期内大力提倡每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这是为了克服从60年代到70年代人口激增所造成的后果不得不采取的紧急措施,是为了纠正我们过去在人口政策上所出现的错误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是根据...

普利策奖得主新书令中文出版商望而却步

由于没有找到愿意为其新作《独生:中国最激进的实验》进行出版发行的中文出版商,普利策奖得主、原华尔街日报驻中国记者方凤美决定将其新书在网络上免费发行,她呼吁读者们能够自发捐款以帮助她支付出版此书的一些开销。 方凤美在其新书的按语中说,尽管当前中国的计划生育法规放宽,曾经施行的“一胎政策”转为“二胎政策”,但出版界对于“禁书”的审查越加严格。她表示,曾经有意向她购买此书版权的中国公司认为此书很难通过...

夏钧:由“百日无孩” 看专制之恶

(11/2/2016) 看了杨建利博士谈“百日无孩”运动的文章,才知道世上居然有这种奇恶的事。1991年4月,山东冠县党委曾书记(曾昭起)和莘县党委白书记(白志刚)发布政令:在5月1日至8月10日期间,不准这两县的孕妇生孩子,必须堕胎! 对于堕胎是不是杀人问题,美国有两种观点。1、胎儿也是人,堕胎就是杀人。2、胎儿不是法律意义的人,孕妇自愿堕胎不是杀人。这两种观点虽有分歧,但都一致认为:强迫孕妇...

杨建利:由惨无人道的“百日无孩”看中国的计划生育灾难...

—— 写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周年之际 一、引言 去年(2015)10月29日,中共十八大五中全会决定实施开放全面二孩政策,似乎中国长达近40年之久的计划生育的这一页历史就此轻轻翻过去了:人们对中国自1979年起开始实施的野蛮的计划生育的愤怒似乎一夜之间就化解了,人们对其罪恶的敏感也就此减弱,甚至连人权人士也甚少议论它了。然而,就像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所有灾难和事件一样,这一页历史还没有翻过,手...

王金波:“计划生育”政策的罪恶

这些问题留下了大量的隐患,都是社会动荡的潜在因素,“计划生育后遗症”必将在不久彰显爆发,给人类留下无穷后患。(阅读全文)

查建国:“放开二孩”(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49)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面面俱到,引发社会最大议论竟是“放开二孩” 内容 。官媒也加入热议之中。环球时报30日31日连发两篇社评。30日社评题为《计生主阵地“独生子女” 画上历史句号》。社评讲“始于1980年的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到昨天正式画上句号。”且慢,昨天即29日五中全会闭幕日,没听说全国人大开会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呀,谁敢胆大包天违法把生育法某条文中止,去画“句号” 呢?还是...

何清涟:全面放开二孩与养老及劳动力供给有何关系?...

10月29日,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公布。公报提了七要点,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出台被列为“第一要点”。 “全面放开二孩”,意在安抚民心 公报称,为了应对老龄化危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0.1%),中国将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将“二孩政策”做为第一要点,主要作用就是安抚民心。当经济颓势无法可挽之时,情急生智,生造一个亮点,打造民心工程。 这一政策有没有安抚民心的作用?应该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