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力·吐尼亚孜 :喀什噶尔的地球(长诗节选5)

5、酒歌 我们象一群疲弱的仙女, 傲漫, 且可怜, 心的电话不停地作响, 啊,始终无人接它…… 重重的孤独,凄凉, 在透明的人间…… 送走他们,斟酒人, 把树木, 雨水,淤泥和月亮, 斟满于杯中, 斟满喀什噶尔新月, 斟满万头攒动的车站。 象狂风猛浪斟入酒杯, 斟满你那疯狂的热情, 象巨人那要把酒杯给我。 送走你那疯狂的热情…… 请凉解我吧,逻辑学家, 我们的斟酒人, 送走一杯无聊的幻想, 也许...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21-23)

大街上的门 我是门 生命在于我 复活在于我 —耶稣 城市中央 广告牌上那女人的裤衩 不知何时被人脱掉了 她那淫荡的微笑 引来了好多小孩儿和从下午开始下的雪 雪飘落时的声音掩盖了孩子们的喧闹 但他们的肉体在燃烧 最中间——也是人类的最中间之处 他们用手指开了个洞 突然间,一个姓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但是,犹如古老原型 在历史的暗流中不断改变自己的模样 又如美丽的肉体被践踏的女人 躲开我的回忆 又如遇...

瓦依提江·吾斯曼:风孩儿(阿尓豪 译)

你从屋里风一样流走, 又像风一样飞回屋里。 你是家里耀眼的星星, 你在我们的天空笑容灿烂。 田野是你的,河流是你的, 万物幸福闪烁。 你走的路上铺上迎宾毯, 你的阿爸牵挂,你的阿妈牵挂。 你是世上唯一一朵香花, 我们闻不够你的天真烂漫。 我们以慈爱的眼睛, 永远看不够你。 亲吻你纯洁心灵, 严冬里你像火一样温暖。 我们肩负着使命和责任, 玩吧,我们广袤,你像风一样。 1999年7月4日, 乌鲁木...

阿迪力·吐尼亚孜 :喀什噶尔的地球(长诗节选4)

4、艾提尕尔 象宁静的心脏, 肃穆的宣礼塔寂静无声, 眼睛, 会说话的眼睛, 胡达①, 没有信徒的胡达, 世界, 有嘴的世界, 歌, 没有唱过的歌。 艾依提卡②集市是非凡的集市, 维吾尔人拥挤维吾尔人的集市。 情侣们来这里买花, 短识来到这里大开眼界, 无语的人在这里找到词汇。 男人们拼命卖力买回一块馕, 女人们为了生活卖奥斯玛③, 靠在栏杆上的小伙子, 好象身处陌生的城市, 斜眼歪嘴,漫不经心...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17-20)

谎言 不要再紧紧地握着不放 因为我冰凉的手再也不会变温暖 不要徘徊在细雨中黑暗的街道上 因为在那里你再也不会与我相见 你感觉不到我心灵深处的暴风雪 在那里再也不会燃烧爱的火焰 你滚烫的呼吸只能使我更加受伤 你那狂热的吻使我更加深入黑暗 因为我们的爱就像短暂的一场梦 最甜蜜时突然被一阵风打断 你说过,我们将永远继续这场梦 但,发现你的甜言蜜语都是谎言   无 释迦牟尼问徒弟阿南达: 若有...

阿迪力·吐尼亚孜 :喀什噶尔的地球(长诗节选3)

3、群鸟 没有祖国的鸟, 向季节哭诉, 颠沛流离的风, 携着故乡的枯叶, 高楼大厦, 积木似的孤然耸立, 隔离人的, 仅仅是一道墙, 墙, 第二次的传说。 结合, 陌生的葬礼, 群鸟的眼泪, 玻璃孤凄, 鞭长莫及的门。 床, 逃避睡眠, 冰凉的手, 敞开的窗台上, 装满悲忧的烟灰缸。 飞机, 大海, 群鸟的泪水, 在车站内, 刚卖给我无花果的老汉, 也许因为忘却, 又卖给我无花果。 他也许不知,...

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女儿(安尼瓦尔 译)

是我还没有起笔的诗 有天她突然写出了自己 中巴将我们抛弃在 古老而寒冷的深夜 纷纷飘落的雪花 覆盖着暗淡的街道 当女儿来到街灯下说 爸爸 这雪真美 是的 这雪很美我回答 我们不应踩着它 爸爸 不踩我们又怎么走 走在没有雪的地方 我陷入长久地沉默 我用烟来打发 潮湿的一夜 望着沉睡的女儿 我寻找心灵的诗句 她手中的布娃娃 盯着我仿佛祈求什么 当太阳移向我的窗口 我从睡梦中醒来 随即带了面具 这个城...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13-16)

半睡半醒之间 多么想靠近你,靠近得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近, 想听一听你的窃窃私语和不断加速的呼吸; 时而感到你是那么的遥远,时而感觉到你肉体的温暖, 你呼出的气息触摸我的脸,使我冷冷颤栗。 每个夜晚你的声音从窗口闯入屋里, 你的幻影与风雪混为一体,使我眼花缭乱。 你那冰冷的肉体使我噩梦惊醒 但我还能感觉到你微弱然而滚烫烫的呼吸。 即使你的面孔比世界上的任何面孔亲近, 但我总是认不出,就像认不出自己...

瓦依提江·吾斯曼: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阿尓豪 译)...

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 我的体内驻着神的一个生命, 尽享安闲,汗流满目。 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 在戈壁最孤单的时候, 调适我的性情 戈壁呵, 你如苍天的心, 若公主路过此地 爱上牧童 把他带进城里, 你会不会把我揣进怀里? 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 戈壁风暴不会使我的声音嘶哑。 只想在这里大呼小叫, 因为我的脾气 对别的地方 水土不服! 1993年9月12日 乌鲁木齐 (译自作者诗集《响箭》) 来源:...

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无人(安尼瓦尔 译)

在神秘的喧哗声中我倾听自己 桔黄色栏杆隔断了我的声音 我象一盏被人遗忘的路灯 倦缩在晚秋颤抖的怀中 当我化做声音在转冷的天气 遍布的阴影里我感到寒冷 牛肉面冒着热气 风吹卷起满地的废报纸 巧克力和糖纸 在阳光下象鱼一般飘游 我穿行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 我的自由与爱游离在世外 我心中歌唱的鸟 远离石头在森林的柳树上 我疯狂地嚎叫 随流言而远去 是谁用金属制造了百灵鸟 挂在商店的玻璃厨窗上 是谁用木棍...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9-12)

木乃伊 那些尸体几千年来没有腐烂 因为他们一直在吸着我的血 进入古墓的探险家 迷失在无数个神秘的符号之间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符号 我们之间迷失的 是那些幽灵鬼怪 先锋的蝙蝠把我们引向黑暗 愚昧的灯蛾把我们引向火焰 我们没有第三种选择在黑暗与火焰之间 我们崇拜过的蓝天已被那些乌鸦遮挡 我在它们的黑影之下颤抖。生物中 历史最长的就是苍蝇 但它从来没有被人当成图腾。蝴蝶的呐喊 预示着世界末日,它们 因...

阿迪力·吐尼亚孜 :喀什噶尔的地球(长诗节选1)

1、流浪人 大蓬车和清晨, 阳光灿烂的城市, 沉落于白斑头的马的眼睛。 人和宇宙, 创造着各自的历史, 直到流逝的远星, 在地球的一角。 古老的城市在闪光, 到处都是陌生的面孔, 即使巴黎的美女在你的身边, 你也没有舒心的笑意。 你的笑声仍不自在, 我思念,连你的手帕都被泪水浸透。 在祖国, 你的痛苦是自己的痛苦。 在祖国, 你的悲伤用自己的语言坦露。 哎,外地人即使你变成百万富翁, 在乞丐面前...

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盐的颂歌(安尼瓦尔 译)

你们是大地的盐                     ——《圣经》 1 幻境中的商旅在绝唱 驼铃在海蜃幻境中鸣响 树上过夜的是什么样的石榴 夜的阴影匆匆而去 暮色中飘落点点的星光 随着树枝的生长天空也在升高 被花草点缀的大地 象疯狂的火焰四处弥漫 路始于伊甸园,你可知道 我崇拜自己的本体 消失的闪电象一把重锤 被我的沉默主宰 我拆去的四壁 卷土重来将我围拢 记得最后一次说过再见 但又哆嗦地回来...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4-8)

伊拉克 巴格达已经没落 哲学是老年痴呆症 艺术是手淫后的内疚 历史是按年排列的杀人排行榜 宗教已经与神无缘 为绑架而绑架,为暗杀而暗杀,为歌唱而歌唱 谁把人民从自由中解放出来谁就是英雄 他们的话是一阵风,人们无法看见, 像火热的受虐感一样流传 他们的话是无敌的洪水,给肉体带来快感 能使大地沉睡一万年 人们来自血,归于血 这就是东方 精神损失费?什么,这里的人怎会有精神呢? 超自然的时代里 每个人...

奇曼古丽·阿吾提:悲苦咖啡店(图拉罕·托乎提 译)...

请让我消停会儿吧 我在听音乐 正在想你 就这样说着 笑着向我走来 我感到羞愧 你一时间静静的看着我 我的脸玫瑰般红了 你的呼吸 像微风般扫来 像沥沥细语般扑打… 茶几上的眼镜 双耳上的耳机 你对面的座位 如此的美 捧着杯子的手指 疲得发嘛 你唇边得泡沫 让我的思念猛涨 音乐般的时针 在我们周围漂浮着 这种感觉 是一种爱的形式 只有咖啡明白 所以,我们两 在这家悲苦咖啡店 就像习惯亲历...

亚森·孜拉力:于田啊!我的母亲(买买提·乔瓦 译)...

啊,于田,古老的地方, 啊,于田,神圣故乡。 瞧,他是谁? 正在像灯蛾般吸火。 他是谁, 像婴儿般闻到, 紧紧拥抱着你。 啊,我思念朝拜的地方 你,美中美。 他是谁, 在为你燃烧。 谁在你的情中变福星。 此时此刻 谁的自豪超九霄。 瞧,仔细的听 谁为你献出优美的诗篇。 自己变为彩笔,喷出火热的喜气, 为你向石头雕出那么激动的诗篇。 他是谁、多么痴迷,多么狂妄、 是何方来者,有何真相? 美丽的于田...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1-3)

犹太神话 没有诗 没有艺术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犹太人 没有爱 没有历史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犹太人 没有神秘感 没有哲学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犹太人 一生中 我从未遇见过犹太人 仅仅是在电影里看过 但他们的面孔 和我想象中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最后我才明白 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犹太人 1999年   弗朗兹·卡夫卡 卡夫卡临终遗嘱中要求他朋友 烧毁他的一切作品就像保护羞体 以免把真谛的秘密泄露给无知世...

古丽仙·比斯尔:齐曼古丽·阿吾提和现代诗歌

摘要:诗人齐曼古丽·阿吾提的诗歌表现手法新颖,语言细微。在诗歌中她能真实、大胆地表现女性心理,从而成为维吾尔新诗的代表人物,也因此成为女性创作的一面旗帜。她的诗歌在维吾尔女性新诗史上占有特殊地位。 维吾尔文学进入80年代及繁荣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一部分维吾尔青年诗人以现代诗歌创作为主要手段,创作出了一大批同传统诗歌以及流行诗歌风格有着明显区别的“朦胧诗”和“新派诗”诗歌作品,出现了“新派诗现象...

齐曼古丽·阿吾提:正午(玉苏普江 译)

蹄子磨损的一匹马, 从胡杨林疲惫地走近。 在这儿没有铃音, 沙漠安静,树叶鲜艳。 四周像正午很闷, 水渠里正在流风。 从远处跑来 , 忘记包的一个女人。 仿佛想象的一块块馕, 泡软在咸眼泪中。 穿着苦行僧服的一个人 , 与岩石排队站在列中。 (译自诗集《正午》,新疆人民出版社,2012年2月) 来源:豆瓣 编注:齐曼古丽·阿吾提 (Qimangul Awut,另译“其曼古丽”)是著名维吾尔女诗人...

玛丽亚·苏尔坦:被天堂驱逐

本想最完美的笔画出彼此。 你笔下如胶似漆的恋人, 似乎像我们海边清新爽洁之屋的靓丽锦绣。 当那腾沸的激情, 变成无艳无味无形的感觉令我寒心时, 从我的躯体扩散到我灵魂时, 我看到了自私和盲目爱人之间的鸿沟。 从此我明白, 给我眼中伟大的情人 当一个被遗忘的财富或者公主, 从未意味着灵魂的升华、 也未意味着活的炫丽。 而我也从未意识到, 你的画作从我脑海中浮现与沉淀的瞬间 如同鹰与苍蝇的翅膀。 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