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二十期:黄翔诗吼诵扰乱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十二案(1988) 黄翔(1941年1月23日-),工人、著名诗人;因组织到北京数所高等院校的“诗歌大爆炸”吼诵活动被关押八个多月後,1988年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刑三年。   到处流浪“劳动教养” 黄翔於民国三十年农历12月26日出生在湖南省武冈县,自幼在故乡湖南省桂东县随祖父母和养母生活,“土改”时家庭被划为“官僚地主”成分。1952年,他小学毕...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21-23)

大街上的门 我是门 生命在于我 复活在于我 —耶稣 城市中央 广告牌上那女人的裤衩 不知何时被人脱掉了 她那淫荡的微笑 引来了好多小孩儿和从下午开始下的雪 雪飘落时的声音掩盖了孩子们的喧闹 但他们的肉体在燃烧 最中间——也是人类的最中间之处 他们用手指开了个洞 突然间,一个姓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但是,犹如古老原型 在历史的暗流中不断改变自己的模样 又如美丽的肉体被践踏的女人 躲开我的回忆 又如遇...

瓦依提江·吾斯曼:风孩儿(阿尓豪 译)

你从屋里风一样流走, 又像风一样飞回屋里。 你是家里耀眼的星星, 你在我们的天空笑容灿烂。 田野是你的,河流是你的, 万物幸福闪烁。 你走的路上铺上迎宾毯, 你的阿爸牵挂,你的阿妈牵挂。 你是世上唯一一朵香花, 我们闻不够你的天真烂漫。 我们以慈爱的眼睛, 永远看不够你。 亲吻你纯洁心灵, 严冬里你像火一样温暖。 我们肩负着使命和责任, 玩吧,我们广袤,你像风一样。 1999年7月4日, 乌鲁木...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17-20)

谎言 不要再紧紧地握着不放 因为我冰凉的手再也不会变温暖 不要徘徊在细雨中黑暗的街道上 因为在那里你再也不会与我相见 你感觉不到我心灵深处的暴风雪 在那里再也不会燃烧爱的火焰 你滚烫的呼吸只能使我更加受伤 你那狂热的吻使我更加深入黑暗 因为我们的爱就像短暂的一场梦 最甜蜜时突然被一阵风打断 你说过,我们将永远继续这场梦 但,发现你的甜言蜜语都是谎言   无 释迦牟尼问徒弟阿南达: 若有...

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女儿(安尼瓦尔 译)

是我还没有起笔的诗 有天她突然写出了自己 中巴将我们抛弃在 古老而寒冷的深夜 纷纷飘落的雪花 覆盖着暗淡的街道 当女儿来到街灯下说 爸爸 这雪真美 是的 这雪很美我回答 我们不应踩着它 爸爸 不踩我们又怎么走 走在没有雪的地方 我陷入长久地沉默 我用烟来打发 潮湿的一夜 望着沉睡的女儿 我寻找心灵的诗句 她手中的布娃娃 盯着我仿佛祈求什么 当太阳移向我的窗口 我从睡梦中醒来 随即带了面具 这个城...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13-16)

半睡半醒之间 多么想靠近你,靠近得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近, 想听一听你的窃窃私语和不断加速的呼吸; 时而感到你是那么的遥远,时而感觉到你肉体的温暖, 你呼出的气息触摸我的脸,使我冷冷颤栗。 每个夜晚你的声音从窗口闯入屋里, 你的幻影与风雪混为一体,使我眼花缭乱。 你那冰冷的肉体使我噩梦惊醒 但我还能感觉到你微弱然而滚烫烫的呼吸。 即使你的面孔比世界上的任何面孔亲近, 但我总是认不出,就像认不出自己...

瓦依提江·吾斯曼: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阿尓豪 译)...

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 我的体内驻着神的一个生命, 尽享安闲,汗流满目。 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 在戈壁最孤单的时候, 调适我的性情 戈壁呵, 你如苍天的心, 若公主路过此地 爱上牧童 把他带进城里, 你会不会把我揣进怀里? 我是牧童手中的牧笛, 戈壁风暴不会使我的声音嘶哑。 只想在这里大呼小叫, 因为我的脾气 对别的地方 水土不服! 1993年9月12日 乌鲁木齐 (译自作者诗集《响箭》) 来源:...

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无人(安尼瓦尔 译)

在神秘的喧哗声中我倾听自己 桔黄色栏杆隔断了我的声音 我象一盏被人遗忘的路灯 倦缩在晚秋颤抖的怀中 当我化做声音在转冷的天气 遍布的阴影里我感到寒冷 牛肉面冒着热气 风吹卷起满地的废报纸 巧克力和糖纸 在阳光下象鱼一般飘游 我穿行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 我的自由与爱游离在世外 我心中歌唱的鸟 远离石头在森林的柳树上 我疯狂地嚎叫 随流言而远去 是谁用金属制造了百灵鸟 挂在商店的玻璃厨窗上 是谁用木棍...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9-12)

木乃伊 那些尸体几千年来没有腐烂 因为他们一直在吸着我的血 进入古墓的探险家 迷失在无数个神秘的符号之间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符号 我们之间迷失的 是那些幽灵鬼怪 先锋的蝙蝠把我们引向黑暗 愚昧的灯蛾把我们引向火焰 我们没有第三种选择在黑暗与火焰之间 我们崇拜过的蓝天已被那些乌鸦遮挡 我在它们的黑影之下颤抖。生物中 历史最长的就是苍蝇 但它从来没有被人当成图腾。蝴蝶的呐喊 预示着世界末日,它们 因...

阿不都卡德尔·加拉里丁:盐的颂歌(安尼瓦尔 译)

你们是大地的盐                     ——《圣经》 1 幻境中的商旅在绝唱 驼铃在海蜃幻境中鸣响 树上过夜的是什么样的石榴 夜的阴影匆匆而去 暮色中飘落点点的星光 随着树枝的生长天空也在升高 被花草点缀的大地 象疯狂的火焰四处弥漫 路始于伊甸园,你可知道 我崇拜自己的本体 消失的闪电象一把重锤 被我的沉默主宰 我拆去的四壁 卷土重来将我围拢 记得最后一次说过再见 但又哆嗦地回来...

帕尔哈提·吐尔逊:诗选(4-8)

伊拉克 巴格达已经没落 哲学是老年痴呆症 艺术是手淫后的内疚 历史是按年排列的杀人排行榜 宗教已经与神无缘 为绑架而绑架,为暗杀而暗杀,为歌唱而歌唱 谁把人民从自由中解放出来谁就是英雄 他们的话是一阵风,人们无法看见, 像火热的受虐感一样流传 他们的话是无敌的洪水,给肉体带来快感 能使大地沉睡一万年 人们来自血,归于血 这就是东方 精神损失费?什么,这里的人怎会有精神呢? 超自然的时代里 每个人...

亚森·孜拉力:于田啊!我的母亲(买买提·乔瓦 译)...

啊,于田,古老的地方, 啊,于田,神圣故乡。 瞧,他是谁? 正在像灯蛾般吸火。 他是谁, 像婴儿般闻到, 紧紧拥抱着你。 啊,我思念朝拜的地方 你,美中美。 他是谁, 在为你燃烧。 谁在你的情中变福星。 此时此刻 谁的自豪超九霄。 瞧,仔细的听 谁为你献出优美的诗篇。 自己变为彩笔,喷出火热的喜气, 为你向石头雕出那么激动的诗篇。 他是谁、多么痴迷,多么狂妄、 是何方来者,有何真相? 美丽的于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