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发人深思的哀歌

——从铁流在监外缓刑期滿想到的 2019年3月10日成都市青羊区司法局光华街道办事处司法所,正式向前成都晚报记者、1957年被划为“右派”、2015年2月25日又被成都市青羊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四年的铁流先生(本名黄泽荣)宣布:缓刑期结朿,同时解除对他实施了四年的“社区矫正”措施。所谓的“社区矫正”措施,实则就是毛泽东年代对当时所谓“五类份子”的“管制”措施。包括剝夺政治权...

老右派作家铁流因言获罪 缓刑期满解除矫正

2019年3月13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老右派、作家铁流被成都市青羊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缓刑四年。2019年3月10日,成都光华街道办一纸解除社区矫正证明书,表明铁流缓刑期满,矫正被解除。3月11日,铁流拿到盖有成都市司法局公章的解除证明书,铁流以“今天是个好日子”为题,抒发“有自由了,有公民权利了,可以回北京游荡了,可以出国观光了”的自由心情。 在四年缓刑的日子里,铁流...

铁流:反右斗争六十周年祭

九十二岁亦联署,民主精神动地天。 六十一名年已古稀的老右于三月五日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致信公开要求:开放言禁,彻底平反五十年前反右冤案,赔偿受害人经済损失。已半月有余,但当局至今未作任何回答,也可能不回答了。但参加签名的人却与日俱增,目前已超过六百多人,平均日增长三十多人。按此数量推算到六月八日,也就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五十年前秉承毛泽东意志,发表臭名昭著的、公开宣布“言者有罪”...

铁流:一个良心没有死的中共党员

中共的党政干部是“党的驯服工具”。何谓“驯服工具”?就是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无论这个党在干什么坏事,诸如杀人越货,草菅人命,滥屠无辜,坑灭异已,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都得口呼万岁,举双手赞成。没想到这个“理论”的制造者和倡导人,贵为帝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当他不再做毛泽东的“驯服工具”时,对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说了一点点实话,即“三分人祸,七分天灾”,结果不为老毛头所不容,发动“文化大...

阿木:人血不是胭脂——读铁流《一千个名字,一千条生命》...

记不得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读到过这么一句“人血不是胭脂”。 因为年轻,因为愚钝,记得这六个字不是因为震撼,只是觉得比喻特别,还有点好玩。“人血”和“胭脂”除了颜色都是红的,两者实在没有什么可比性。随着岁月和阅历,渐渐悟出这句话也许想说血腥和暴力不美,不是审美对象,是不可以拿来欣赏的。而当我从网上读到署名铁流的《一千个北大荒人的名字,一千条才华峥嵘的生命》时,我好象一下子明白了这句话的全部含义。 这份...

晓枫:《成都日报》社反右斗争纪实(回忆录·下)

那两只讨厌的“苍蝇”成天都跟着我飞,挥也挥不去。每天晚上他们都守在我的门前,要不要还在窗户上幌动下脑袋。我发现他们不是防我跑,是担心我受不住压力自杀。我想了很久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话挑明。三天后的一个早晨,我穿戴好衣服,刮净胡子,容光换发,一身精神,笑嘻嘻地向他们说:“不好意思,你们守了我几个晚上,真辛苦,连茶也没有喝一杯。我知道你们怕我想不通自杀,不会的!我要活到共产主义,要过一过‘点灯...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大陆友人俞梅荪曾向我介绍《铁流诗选》,我知道了“铁流”就是“晓枫”,晓枫就是铁流。晓枫的文章从《观察》上拜读过。海外网上信息量庞大,铁流晓枫之名尚陌生,于是他的堪称史的文字淹没在网文的汪洋大海之中。铁流诗文皆佳,我独爱其文。铁流之文是史、十分难得的史!我效法俞梅荪,向读者介绍铁流之文。 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 铁流的已见诸网上的文章揭示了四川省反右派运动的真相,以及四川右派被斗争、被劳...

铁流:《星星》诗案与《反右斗争》

题记:为了厘清“诗案”的历史事实,我不得不写下这篇文草。我是当事人,而这些当事人七人中活着的还有三,石天河、流沙河和我(晓枫),且都七老八十,再走一个就无对证了。 一,《草木篇》出台的前前后后 为贯彻中央“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繁荣文学艺术创作,,四川省文联早在五六年文代会期间,就着手创办一个纯诗歌性的刊物。四川是个有七千万人口(指五七年)的大省,自古以来就是文人荟萃,名人云集的地方。成都西外五里...

铁流返家仍无法与外界联系

2016-05-30 图片:中国作家铁流。(推特图片) 在中国大陆,5月13日被警方带走“失联”15天的四川作家铁流日前获释,据称15天里铁流一直“被旅游”。其代理律师向本台记者表示,目前仍无法与铁流联系,微信也无响应。 四川作家铁流在被警方带走15天后,于28日晚回到成都家中。铁流的代理律师刘晓原5月30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铁流在返家后与目前身处美国的妻子进行了视频通话,但外界仍无法联系上他...

笑蜀:权力不仁,即为禽兽

81岁老翁铁流,因互联网上一篇文章,昨被警方刑事拘留。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可以问鼎吉尼斯(金氏)世界记录了。 从理论上说,对谁都不能因言治罪。这也是文明国的通例。不过中国有自己的所谓特色,自不同于文明国,不得因言治罪的通例在中国往往不通。但无论因言治罪怎样横行,过去倒也不是全无节制,至少,会对老人网开一面。居然对81岁老翁大动干戈,放在两千年帝制时代没哪个皇帝敢,放在所谓旧中国的军阀时代,此种事亦...

严家伟:铁流失踪前与我的对话

2016年5月12日,即鉄流被失踪前一日,笔者在成都探访亲友时,应友人邀在成都百花潭附近一餐厅赴一饭局。席间与鉄流相逢。我们本在几+年前便一起当右派,蹲劳改队大牢。所以相逢-笑,话匣子也就打开。鉄流在2015年2月被成都青羊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四年后,一直只许居住于其成都户籍所在的清水河某花园小区家中。我们刚入座,一位“国保”某主任便打来电话,问我们要干什么?在商量什...

刘晓原:铁流回到家中,但不能与友人联系

(参与2016年5月29日讯) 昨晚,被带走十五天的83周岁老人铁流回到家中。虽然回到了家中,但不能与友人联系,只与远在美国的夫人通过微信视频聊了天,以示自己回了家中。铁流老先生在被带走之前(5月12日),他还用一个注册没几天的微信账号与我联系过。今天我给他发微信,提示没有互加好友。我重加他为好友后,他迟迟没有回应。拨打他手机又无法联系上。铁流老先生仍在缓刑之中,今年三月又因写文章被监视居住六个...

铁流证实被扣,欧盟忧中国人权

2016-05-24 被指非法经营罪成的铁流,目前监外执行刑期。(铁流微信,拍摄日期不详) 83岁敢言传媒人铁流失踪11天后,警方向其朋友证实他已被扣押,暂时原因未明,估计与近期几个敏感日子相继到临有关。此外,93岁的中共党史专家何方,近日被中央巡视组点名批评主张民主社会主义。鉴于学术、文化界近日被加强管控,欧洲联盟驻华使团发表声明,表示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担忧。(文宇晴报道) 铁流于本月13日开始...

四川作家铁流失联一周,“保护记者委员会”发声明

2016-05-21 中国作家铁流(资料图/网络图片) 四川著名作家铁流自今年5月13日起,即已与外界失联。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5月20日发表声明,敦促中国警方澄清铁流是否处于警方羁押,并且公开铁流所受司法措施的原因。 四川作家铁流(本名:黄泽荣),被当地警方带走已经一周,情况不明。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5月20日就此发表声明,关注年逾八旬的著名...

敢言中国作家铁流已经失联多日

(老作家铁流。资料图片) VOA消息,被打成右派的中国作家铁流在成都监视居住中与外界失联多日。家人表示,公安称他们带铁流出去住几天,但是没有透露具体原因。 铁流的夫人任女士星期四对致电问询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成都公安局的人把被判缓行四年的铁流带走喝茶,但是没有说明人在何处,也讲不出带走的具体原因。 她说:“什么都不因为,不知道。听他们说,没什么大事,都是些老问题。好像说,他是缓刑人员,不遵守一些...

八旬作家铁流再被警“请喝茶”

2016-05-18 图片:中国作家铁流。(推特图片) 此前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缓刑的八旬作家铁流日前被警方带走“喝茶”,多日未归。警方对其家属称“不用担心”,但未告知“喝茶”缘由。此外,深圳维权人士王应国18日凌晨被国保带往派出所。 目前住在四川成都的八旬作家铁流日前被当地警方带走,至18日仍未回家。他的妻子任女士18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她向警方查询时,警方只是让她“不要担心”。 任女士:...

铁流:一个83岁中国老人的梦- -与外孙合影

尊敬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一个83岁的老人,想去北京与新来到世界上的外孙马儿,照张全家三代的合影,想不到竟如此之难,不得不求助阁下,真不好意思。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 我己是“毛万岁”的终极年龄。走前一个最大的梦,就是与儿孙照张全家三代的合影。这是我的梦,也是中国老人共同的梦。人嘛,谁不想在来日不多的岁月里,美美地与儿孙呆一起,亲一亲,搂一搂,抱一抱,听着他们口齿不清地叫爷爷!...

酷刑报告:82岁铁流老人向全世界作证 控诉警方酷刑折磨...

编者按:82岁老作家铁流虽被释放,但一直被禁止回到北京生活,强迫其住在成都。近日,铁流先生再次公开其所遭酷刑的细节,其所披露的警方对82岁老人所实施酷刑折磨令人骇然。 中国公安无法无天,控管言论,随意抓人。管你有罪无罪,先抓来关起再说。只要一进看所就是罪犯,人格受到侮辱,自由受到限制。呼吸不到自由空气,看不到兰色的天空,每天没有热水洗澡,更喝不到鲜开水,事事喊报告,处处要求情,出监室要戴黑色头罩...

吴金圣:当今中国的“精英”与“权贵”之我见

看过一些公民圈、海外民运人士、教授、博士、律师、访民等文章中出现频率比较高的这两个词汇。我觉得有必要说说我的看法和理解,因为这两个词汇的应用,既表明新公民圈、海外民运圈、人权律师团、自由派知识分子思想混乱,意识不统一,甚至是错误的;也表明儒家思想“学而优则仕”、“权力压倒一切”、“有权就有钱”的深刻反映,更表明自由派公民对自身的身份地位认识不清,这是非常迫切的需要达成共识的基本问题。 何谓“精英...

周天:审判铁流旁听记

据闻,2月25日下午1点半,由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审判铁流(即黄泽荣)。这时,我还在远离成都近400里的外地作客。经电话联系,得到确切的消息后,马上乘高速于24日上午就赶到了成都。 未雨绸缪,事先要做好准备,把地点找准。在江汉路西站下车。街道两旁,无论是高大雄伟的机关,还是低矮简陋的民宅,都在我眼前流过,但始终没发现那法院的影子。这时已经是25号正午。 我虽然已是80多岁的高龄老人,但我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