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共产主义的兴亡——中国天安门运动及六四事件...

2019-07-03 李鹏建议邓小平尽快从组织上解决赵紫阳的问题邓要等军队进城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档案资料图) 1989年,中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事变。 前已谈到,八十年代中国的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必定会产生政治后果。 当时,中国民间,特别是知识界和青年学生,对制度变革的迫不及待和强烈要求;与中共高层的既得利益集团唯恐丧失权力垄断的心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和巨大的紧张。二者之间利益冲突过于尖锐,观念...

陈奎德:共产主义的兴亡——中国八十年代的社会文化变迁...

2019-07-03 在社会与文化方面,中国的八十年代是一个比较松动活跃的时代。(Public Domain) 电视政论片《河殇》题头。(视频截图) 在社会与文化方面,中国的八十年代是一个比较松动活跃的时代。 过去,在中共严厉的文化专制政策下,中国大陆的文化系统是依附于政治系统的,并且被无所不包的意识形态网络所笼罩。极权政治的封锁使中国的社会科学、人文学科和文学艺术各界极难从国外的精神资源和中国...

陈奎德:共产主义的兴亡——中国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

2019-06-27 八十年代,比较而言,是中共自1949年执政以来仅有的一段相对开明的“黄金时代”。原因主要在于中共在经济政策方面走出了毛泽东的阴影,从极权主义的统制型经济向自由经济迈出了第一步,从而解开了向宪政方向移动的经济束缚。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恐怕是邓小平最得人心的一个口号。胡耀邦与赵紫阳,作为邓的左右臂,在八十年代构成了中国最高层的“铁三角”。邓声称,天塌下来,有胡赵撑着。三人之间...

陈奎德:共产主义的兴亡——索尔仁尼琴和戈尔巴乔夫的苏联时代...

2019-06-26 俄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资料图/AFP) 停滞、压抑和不满的年代 第一个共产国家、全球两大超强之一的苏联的走向,维系着冷战的前途乃至人类的命运,一直是全世界翘首关注的焦点。 自从1964年赫鲁晓夫被迫下台后,克里姆林宫的新主人勃涅日列夫向斯大林主义作了部分倒退,其统治持续了漫长的十八年,这就是历史所称的平庸、沉闷、压抑的勃涅日列夫时代。 然而就是...

陈奎德:台湾大选与大陆的互动

这是一篇15年前的旧文,是当时关于台湾大选以及台海关系一篇演讲。目前,台湾又大选在即。以现状对照,这篇原封不变的15年前旧文,似乎并未过时。这说明中国政治变迁的节奏何其缓慢。请读者拨冗一瞥,看是否略有所得。 *********************************************************** 原编按:“观察”网站主编、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陈奎德博士2004年...

陈奎德:共产主义的兴亡——波兰团结工会

2019-05-30 波兰团结工会抗议活动现场。(Public Domain) 众所周知,冷战是20世纪下半叶国际格局的主要特征,同时也是全球范围的自由民主与极权专制斗争的主要表现。前面已经谈到,捷克斯洛伐克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运动以及1977年的“七七宪章”运动,基本上是知识分子反共产极权的运动;但是,1980年代在波兰发生的反抗运动,范围就大大扩展了,它从工人运动发展成了几乎是全民的汹涌澎...

陈奎德:共产主义的兴亡——中国的民主墙时代

2019-05-30 北京西单民主墙。(Public Domain) “西单民主墙”和民办刊物 前面已讲过,在毛泽东去世后与新时代开始之前,中国大陆处于一段扑溯迷离、方向不定的时期。中国究竟走向何方?成为全社会上上下下都关心的问题。 时代的风标终于开始转向了。这段时期,中共高层紧张斗争,邓小平逐步崛起,彻底否定了文化革命,通过胡耀邦大规模平反毛泽东历次运动中造成的骇人听闻的冤假错案,使非毛化思潮...

陈奎德:六四人

何谓“六四人” ? 1989年六四事件,已经三十年了。这是整整一代人的时间。当年广场学生,已知天命。我们须叩问上苍,其天命何在? 在2017年六月三日华盛顿举行的公民力量纪念“六四”28周年召开“成都酒案”座谈会上,以及2019年在曹旭云的新书《致命自由》发布会上,我指出,自六四事件之后,中国社会内外存在着一个特殊的群体——“六四人”,包括:天安门一代(参与当年运动的北京及其他城市的以学生为主体...

陈奎德、何晓清:六四30年:建立“天安门六四学”

2019-05-30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何晓清博士: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现任会员 1989年春天,数百万中国人走上街头呼吁进行政治改革。全国示威游行和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的绝食抗议,以人民解放军向手无寸铁的平民开火而告终。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被清除、监禁或流亡。那是一场中国共产党及其党军对中国人发动的一场战争……。 一、残缺破碎的中国现代史 在中国大陆的历史教科书中,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六四……...

陈奎德:韩战与中国国运

无意义之战:谁为祸首? 近日,中共宣传部门重炒近70年前的冷饭:重放“抗美援朝”电影,全然忘记了一年多前中共党媒还抱怨当初受(斯大林与金日成)骗而用中国青年的血为金家世袭王朝火中取栗的痛苦经历。今天,由于美中的贸易战愈演愈烈,中共慌不择路,再次吹起起反美反西方的法螺,似乎要重蹈覆辙,再次闭关锁国,勾起国人的痛苦回忆和恐惧。近70年前的尘封往事,又成为国际国内舆论的新焦点。 不过,对中国人而言,韩...

陈奎德:五四:百年中国的文化源头

一、作为灵感源头的五四 今天是五四百年纪念日。每逢五四,中国知识人,“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行礼如仪,批评如仪。 五四之于现代中国,正如春秋战国之于传统中国,是文化源头,一个不断被回溯被援引也被批判的灵感源头。 五四之后,中国的一切重大变动,冥冥之中都与它隐隐牵连;学术文化的各门各宗,多承五四传下的脉络余绪;政治光谱的各党各派,多以它的继承人自居;而五四的历史记忆,在中国的各个时期各种论述中...

陈奎德、王军涛:林昭殉难51周年纪念

2019-05-03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军涛博士,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 51年前,1968年4月29日,在文革最黑暗的年代,被称为“中国圣女”的林昭被中共政权枪决。5月1日,公安人员到林昭家收取了五分钱的子弹费。之后其母精神崩溃,几年后也自杀了。 一、 林昭之死在现代中国自由史上的地位 1) 1957年北大“5.19”事件与林昭 自由主义在共产中国青年中的最初火炬,是在1957年北大点...

陈奎德:追梦的踪迹——从近代史看中国的宪法.宪政.法统...

㈠ 近代中国的主要宪法一览 一百多年来,中国的仁人志士一直孜孜以求,在圆一个“梦”——国家的宪政体制。而从晚清至今,中国也已有过好多部宪法了,但是中国大陆宪政至今仍未上轨道。从宪法角度看,基本原因是什么呢?为便于讨论,我们先列出如下近代中国的主要宪法及其制宪修宪的时间,然后再考察问题之所在。 1949年之前 1. 清末《钦定宪法大纲》(1908) 2. 辛亥革命南北议和产生的《临时约法》(191...

郑义、陈奎德:胡耀邦逝世三十周年祭

2019-04-17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郑义先生,居美中国作家 2019年4月15日,是胡耀邦先生遽然离世30周年。他的逝世,引发了中国现代史上一桩惊天动地的事件。中国无边无际的沉沉黑暗,被该事件瞬间点燃。 一、何以天安门民主运动因胡耀邦逝世点燃? 胡耀邦其人其事 1) 以“实践标准”为开山斧,从毛泽东的精神束缚中解放国人,焕发了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创造力和惊人才干,是真正实践令中国向世界开放...

陈奎德:三十年,什么“东”“西”?

从1978到2008,中国大陆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已经三十年了。回首既往,论家蜂起。这半个甲子的风风雨雨,在各种不同视角下,以多元形态呈现在世人眼前。 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问,中国改革三十年,什么“东”“西”? 各家论述,众声喧哗,这里无法一一涉及。譬如,对于原教旨共产主义老左派的观点,因为它不成气候,已处边缘,兹不赘轮。 本文只想粗略考察三种有某种代表性的关于三十年的观点,焦点局限在毛...

胡平:陈奎德十年前提出“中国向右翼专制转变的可能性”...

十一月九日《纽约时报》就中共十六大发表文章,其中讲到,中共如今已从全世界最后一个左派独裁政权,转变成全世界最后一个右翼专制。其实,早在十年前,我的好朋友陈奎德博士就发表过一篇文章,明确提出“中国向右翼专制转变的可能性”(“从全能主义统治的转化讨论会”,普林斯顿,1992年1月18日——19日)。在这篇文章中,陈奎德归纳了所谓右翼专制的六个特点。它们分别是: 1、脱离以意识形态治国的政教合一的窠臼...

陈奎德:在自由主义的擂台上

陈奎德 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 一、权利膨胀 二、社群主义的挑战 三、审视文化多元主义 四、后现代主义的崛起 【注释】 一、权利膨胀 冷战在主战场上甫一结束,有人就断言,自由主义将成众矢之的。概览思想领域,果然一语成谶。在精神领域,其实,胜利者的惯常命运本来就如此,不足为怪。实际上,在当代,挑战自由主义早已是一种持续的时尚了。挑战的方向,常常出自其体制内部,即把自由主义的原则极端化和泛化,...

陈奎德:大饥荒与文革

一、心病何在? 1966年八月五日,毛泽东贴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这一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

陈奎德:饥饿皇朝

万罪之首 若问,七十年来,中共滔滔万罪中,何为首罪?答曰:大饥荒。 非战、非天、非瘟、非债,三千多万人,活活饿死!恐怕是人类历史上,和平年间,非自然原因,因政权的意识形态和政策造成的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人为大饥荒。这一惨剧是如此荒诞酷烈,以至于未曾经历者的不少年轻人,表示过于骇人听闻而难于置信:全国二十分之一的人口竟然因饥饿死于非命,如何可能? 然而,它确实发生了。而且, 证据确凿,亲历者在,无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