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虚拟世界

房子 我要修一座房子。我一定要修好一座房子。我的房子筑在最美的风景上。我毫不怀疑我有建房子的天才和梦想。我的房子将平地而起。 我出生在房子里,我住在房子里,我怎么不能建房子呢﹗房子的构造:首先是门坎。依此类推,门楣,门框,檐门,一共四种门了。 窗:窗台,窗格子,窗房。台阶。墙。檩。山墙。梁。屋檐,屋顶,柱子。 在修房的过程中我的体重也在增加,我的腹部像是一道门坎。我的眼睛是窗台。 我的手是台阶。...

安然:马兰的《情感世界》

山西长治的马兰先生是一位很爱回族的回族作家。这是一个容易招致反对的说法,有人会不服气地抗议:“有不爱回族的回族作家吗?”有的,在一个政治上无权、经济上落后、文化上受猜忌抑制的边缘族群中,出现这样的离心现象并不罕见。当一个人在他的写作生涯中几乎从不提及自己的民族身份,毕其一生未写过回族的一事一文,对自己出身的母族的历史与文化充满无知时,他对回族能爱得起来吗?回族一词除了暗示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血统外...

马兰:我​梦见

我梦见:一幢房子撞见另一幢房子 ,形成峡谷 梦见:雨季就要来临了,河水冲破了人生 梦见:五百个恐龙和五千架F16决战 梦见:每个小孩都有秘密,他们窃窃私语 我梦见:骨头和骨头之间有一片水域 梦见:推开一道门又多一道门,倒影爆炸 梦见:每天的风景不动,但花不重开 梦见:在凶案现场,说我喜欢美好的女人 (继续阅读)...

马兰:为什么

为什么微博限额140字,一百四是一个暗喻吗? 为什么我的手机总是自响? 谁在为我忧心忡忡 为什么越老越想起幼小时光 为什么前面是水,回头无岸 为什么东方打雷,西方难下雨? 一觉醒来,就发生了"革命"?? 为什么挑战号飞出了太阳系,何处是最远的力量 为什么人死不能复生,生命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继续阅读)...

马兰:蝗虫颂——献给嚎

蝗虫是凤是凰 又疯又狂 跟着风吹,吹过暗物质 把天空吹黄了 疑为风神 蝗过之处,万物有灵 一只蝉在树上 蚂蚁倾心蝉呜 黄崔在后 而飞廉漫天,正从辅音 过渡到元音 飞廉是花,蝗是虫 他们合二为一,神似凤凰 在时间的饥饿声中 丢失了M音 当晚春迟疑,夕辉中 有位老人 远见淋湿的蝗虫 仰天,写下悼词 生为蝗,死于虫! 2016/2/24 来源:作者面书...

马兰:鱼刺和阑尾——献给死于非命的人们

一 生活的荒诞是走到了你必须接受的地步,她伸出手,甚至不用伸手,仅仅吐吐舌尖,你就认为她有道理,并且责备自己见怪不怪。荒诞的内容象你儿时吸进的母奶,存在与你必然的联系,藕断丝连。我保持了对吐奶的恐惧,以至于看见牛奶就胆颤心惊、皮肤时冷时热,我怀疑我忧郁、脆弱的性格来源于此。 日常生活里的荒诞多种多样。荒诞出奇制胜,达到夸张、变形的美感。我的朋友阿飞论证我们香艳无比的时代提前二年进入了审丑的中级阶...

马兰:引力波

十三亿光年前 从彼岸来 风驰电掣 只为一次碰撞,去旋转 互为因果,镜像 左手握住右手合成了 另一个园洞 光不变 物质不灭 质量绝对大,绝地扭曲 余波,碎片般 快速运动,搅拌 轰鸣声 散开了,坠入深渊 那最后的呻呤,微弱如光 却奔驰不休,直抵你的耳膜 莫非宇宙初升的呼吸? 从此看见自己了 想象天外有天 2016/2/11 来源:作者面书...

康正果:症状写作——序马兰小说集《花非花》

马兰住不惯美国,定居纽黑文的七八年中,大约有将近一半的岁月,她都穿插着去了中国。在中国的日子,她有时回家乡四川小住,有时旅居北京、上海,所到之处,均有她那些文学小圈子内的朋友可访,有书店可转,有茶馆、酒吧可泡,有各方闲人可聚在一起纵谈文学或非文学的有趣话题。那都是些连环一般的关系,旧圈子紧套着新圈子,这一层更可深入到那一层。马兰于是乎盘桓往复其间,整个的人如沐春风,每去一次中国,总是要住到流连忘...

马兰:1989/6号

这些呼号的头颅不仅要穿越地狱之火 这些焚鸟的烈焰不过是声音和飘浮的绉纹 鸟来自天堂灵魂来自头颅 我们自救于魔掌之下,兄弟, 这男人的节日女人的汛期 多么浪漫优美的山水风景 可是历史的伤口情不自禁旧病复发 雨露消灭了花朵没有水了这是极限 一些人走失在这个夜晚,另外一些人 在毒日下开始逃亡的舞蹈 来源:作者面书...

马兰:短信六

牙齿是植物 在初夏 谁愿把阳光擦得更干净? … 假如水果让女人的嘴唇 最先成熟,花朵的 性感,使光湿润 桌上两双筷子 仍不知选白色还是浅白色 它们在灯下的影子 重叠 而坐南朝北的 风,穿墙而过 被后来的风 追赶 不接受任何消失我们 即使都腐败了 即使入土为安 来源:作者面书...

马兰:假如(原作及改编)

假如球形穿过平面,我们是不是松开了彼此 假如我们没有童年,从此生活模仿游戏 假如最初的暗香回落,半生的叶子就被时光淋湿 假如超低空飞行,在世界的拐角,身影则秘不示人 假如乌云足够分裂,夜宴在秋季席卷天下 假如做一个健康的人 过午不食 腾云驾雾 假如我伤害了生活,请你医治并接受疾病 假如狂热的桃子滚动起跑,往事则直穿地平线 假如季风吹熟过去,你自顾离去,无声回望前世 假如每一次被电击,站在反光的梦...

马兰:短信之五(外一首)

我走进一朵花了 只等他的影子出来,分开黑白 但我抱不起一朵花 我走过森林,回头抚摸伤痕 让树自转 但我不能站在反面观望 星期六午后的人们,要去寻找圣杯   2003年情人节 雪落了三天 出门的道路都白了 这是没有神迹时代的魔术 我11点钟看见你 我不知道时间如此漫长 我照镜子,准备反射阳光 一个陌生的我 我不知道变化这么容易 仿佛地球没有高度 急需物质的生活了 一条红裙子,二件衫衣 一...

马兰:短信之四(外一首)

晨曦,一抹阳光 闪进后院 半滴露珠站在一片叶子的边缘 不知名的黄猫侧身立于小径 近处的树枝,暗藏的物质 几位移动的影子 长距离地纠缠不休 午后,两个鸡蛋在淸水里浮动 优雅的红箩卜面不改色 而凉拌的波菜一片春光,媚人 这食物低头,抵达 一个包容万象的身体 偶然,偶然的一团棉花 砸痛谁的脚背 众人刺耳的呼喊声 划破玻璃 盖满了棉芯 放下窗帘,睡意渐进 有一种无法理解的美 宛如抛物线 独自远离 此时,...

马兰:我穿过(外一首)

我穿过了地震 穿过了地狱 穿过了地雷 穿过了地毯 我穿过了你 我穿过了我自己 我看见新婚夫妻 独生主义者 怀旧主义者 逃避主义者 股票投机手以及梦想家 我又我穿过了自己 被自己穿过的身体 留下一个大洞,空着 巨大的口 我需要第三者来填充 我就去穿过他的身体 带走他的脂肪 或者我仅仅穿过你的脂肪 2015/1/16小改于1999年小说 第三者和芒果 水晶小排骨 小排骨,一点红,一点绿 不是正边形,...

马兰:鸭子颂——和童藯的馄饨颂

夜半三更 西五区,一排性感的馄饨 抵达诗意的前沿 重量之下,必须颂鸭子 手起刀落,金门刀 砍掉鸭头,切割鸭脚 呵,宝贝 再涂抹一层糖,再一层盐 少许花椒 灼热的血,冰冷的皮肤 双方对峙 你死我也难活 一只鸭子只要 完美,等于全世界的 北京烤鸭,南京盐水鸭 成都樟茶鸭 让我在黎明前睡去 一只鸭的成熟,在于中立 即使最后四分五裂 经过四道程序 宝贝,你后背不动 己全身虚汗 慢火之上 这沸腾人生 滚动...

马兰:笑(外一首)

让光拉紧我们,去寻找一个消失的点。 而那光逆水而行 而那时间是一条狭谷 一排异域的射电镜头,望断年少的宇宙 让光吸引黑洞,走进边界 那朵月季,和水杉并列,经过了冰河期 需要百年等待,千年猜测,甚至拒绝 秋末深夜,你混淆木棉和梅花 却在一堆群像中,认出我 是的,平面的微笑 让风破开 令时间失去维度 2014/11   短信之一 你说花落石出,可谁能认出谁是归人 我说站在水面,投石问路,刺...

马兰:献给2014(外两首)

在尸骨间舞蹈 我们失去对死亡的恐惧 一块石头惊醒了一团迷雾 惊动河水里的泪珠! 无论苹果落地,日出月沉 爱是未知 在未知的白色中 探求一朵花如何开了二遍   雪 你要嵌入那初雪了 偏北方,2014 我看见斜阳,缥渺 似乎沾在食指的指尖 倒影落下的叶片 相互间的尘土,那些记忆 慢慢地撑开午后的全部 你比时间更长 在时间的尽头,失散的亲人 坐在云中,寂寞花开 我们即便共赴余生 夜夜春宵,雪...

马兰:黑洞颂

哪是最远的黑,哪里有最近的力量 相对的黑,绝对的光芒 奔进边界,低头,结集 我看见另一道上的你们 又是一束光,朝着最近的黑 于是白色 纯粹的,大面积,奢侈的白 再削掉一些热,冷却 冷到极限,汽球不爆裂,重新加热 黑洞进来了吗?那长出的叶片,桃花杏花还是樱花 哪些美人图,在哪里,我们的美人 我在另一条路上爱你们 象一条虚线,垂直的,本质的虚线 2014/7/2改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