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关注鲁扬遭刑拘 呼吁当局确保宪法权利...

2020-05-13 独立中文笔会5月13日发表声明,对该笔会会员、山东著名诗人鲁扬遭煽动颠覆罪名刑拘,表达严重关注。 声明指出,鲁扬5月1日遭警方带走、抄家后,本周三家属收到通知,鲁扬已被聊城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本人表示不要代理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担忧这是对鲁扬在网络发表批评言论的政治报复,强烈要求中国有关当局立即纠正该错案,确保中国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和其他权利;并呼...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鲁扬被刑拘的声明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鲁扬被刑拘的声明 (2020年5月13日) 独立中文笔会获悉:本会会员、山东著名诗人鲁扬,在5月1日被警方带走后,次日被抄家;今天其家人收到通知,鲁扬被聊城市公安局加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本人表示不要代理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对此案表达严重关注,担忧这是对鲁扬在网络在发表批评言论的政治报复,强烈要求中国有关当局立即纠正该错案,确保中国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和其他权利...

鲁扬:你若心中有爱,中国将不再有灾!

天道读书会 2020-02-28 最近我在圈里转发了一些神学文章,一些朋友表示不解。有朋友纳闷:微信盗号了?还是换人了?还有的朋友表示“理解”:这生生把鲁扬老师逼得信佛了…… 我很理解朋友们的心情和想法。大疫当前,全国大小文人无不为此写文发声,而独鲁扬,一直高调给自己标注“中国自由诗人,国际独立笔会作家”,不写诗,不发文,不关注国家大事和人民疾苦,却搞起神魔鬼怪的事情来。 应该说,任何一个心智正...

鲁扬:提升爱的意识,成为新人类!

天道读书会 2020-02-16 据灵性科学研究者信息:地球在扬升,人类将进入新的次元,地球振动频率将加速,未来三十年将完成这个转换过程。 这未来三十年间,将有大批跟不上地球振动频率的人将离开地球。也就是说,一批免疫力低下的人,没跟上振动频率的人,就是一场小感冒,也会离开地球。 这次发生的流行疾病是不是与这个有关呢?这个有待研究。 那么,怎样提高自身频率,怎么和地球振动同步呢? 敞开自己,拥抱一...

鲁扬:中国,醒来!!

中国,醒来!中国人的灵魂必须先醒来! 一个人灵魂不觉醒,等于行尸走肉。 一个民族灵魂不觉醒,将迷失方向。 一个国家灵魂不觉醒,这个国家会犯罪,会把全体国民带入灾难的深渊。 “灵魂学”作为一门科学,在国外已有很多专门研究机构。但在我们这个“无神论”国家里,却把此视为“迷信”。 大量科学研究发现,人类灵魂是存在的。灵魂是宇宙能,是宇宙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永恒存在的一种能量。是人永远的觉知,永远活着的...

鲁扬:看,这棵树——致晓波(诗十首)

1.看,这棵树——致晓波 由根到梢 再由梢抵达绿色 自由而光明 这生命之水 由天空流入大地 再溯流而上 漫上天空 生或是爱 巨大的坚韧 在上 它用高昂的头颅承接阳光 在下 它用发达的根系狂饮黑暗 ——看,这棵树 2.二月的平原 二月的平原 风无语 阳光无言 树站在寂静里 二月的平原 雨水缓慢 广阔的绿还被锁在土地里 二月的平原 一切都在无言中孕育着力 二月的平原 等待雷声 3.跌 落 这当是一颗...

鲁扬:二月的平原

风无语 阳光无言 树站在寂静里 二月的平原 雨水缓慢 广阔的绿还被锁在土地里 二月的平原 一切都在无言中孕育着力 二月的平原 等待雷声 (2003) (发于《铜雀诗报》、2003年八期《诗选刊》,并被《诗刊》上半月通知留用)...

鲁扬: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制度必经的三大历史时段

2017-07-26 鲁扬 文化自由 纵观世界各国,由极权国家过渡到民主国家,建立起民主制度的已不在少数。分析发现,这些国家大都经过了三个历史时段,即:思想启蒙、公民行动、政治运动三个时期。现在中国做为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权极国家之一,就中国目前发展态势,上面所说的这三个发展阶段,也将可能是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制度必经的三个过程。 第一阶段:思想启蒙。无庸置疑,中国已步入一个全新的思想启蒙时代。这里...

鲁扬:我为什么追随刘晓波先生

刘晓波先生是我最崇敬的人,也是我的精神导师——是我走上自由民主思想道路的引路人。 我本是个诗歌写作爱好者,偶然的机会读到晓波先生一篇文章(当时我年少,不知道他就是所谓的“六四黑手”),令我又惊又喜。惊的是中国作家里面,还有人这样写作一一竟然敢说真话。喜的是,这位作家就在国内。当时我就在心里喊出:像刘晓波那样写作! 于是我通过各种途径,狂热搜集晓波先生的作品。现在我可以吹牛一句:当今世界,我是收集...

鲁扬:一片月光

阳光击打阳光 树推搡着树 影子在窗下摸索着 寻找昨夜的那片月光…… 拥有阳光和树的日子 我不想与这个世界离得太远 走出房门——靠近这个世界 树远了 影子消逝了 我昨晚偷偷珍藏起来那片月光 未等我从口袋里掏出来就也随风而去了 …… 这个是为谁而存在的世界啊? 既然我什么也抓不到 为什么要我与这个世界握的这么紧?? (200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一片白云

一片飘荡在平原上空的白云 它扫落了一双翅膀 鸟语声声 破碎在羽毛的飘落中 …… 除了平原上的风 没有什么能忍受 没有什么能收拾这天空和大地的伤痛 此刻 阳光如羽——片片飘向大地 生命和爱的模仿 使万物无奈地搓着双手 ——它们实在想不到自己各自所处的位置 像我时常搞不清自己 在世界之内还是在世界之外 (2003) (发表于200年4期《作家林》)...

鲁扬:风吹过来

风吹过来 它轻轻的跨过眼前的一切 而风声却在一棵树下停顿下来 它问询泥土 抚摸着树的根 在黑暗中的震颤 使万物变得无言 却使它们纷纷长出一双双智性的翅膀 如同此刻——一束攫住一个思想的阳光 在大地上盘旋之后落在我的身上 它一边歇息 一边用翅膀拍打着我的头顶 它求取我的共鸣——请我和它一道飞翔 (2003) (发表于2005年4期《作家林》)...

鲁扬:在海边

清晨,太阳抖动在大地的喘息里 一束光吞没一束光 海水远离着岸 我奇怪的发现 与梦境相吻合的不是我朝思暮想的大海 而是天空 那个此刻在水光中变得神密莫测的天空 我来过这里吗? 我见过大海吗?? 那么,来到这里的是哪一个??? ——谁又见过谁的大海???? 在澎湃变幻的色光中 我否定着大海 否定着我的存在 (200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音乐如水

音乐 横流如水 泛着淹没一切的波光 沿着墙壁从我的四周缓缓而下…… 坐在旋律里 坐在一片静止的时光中 我看到一种存在 看到河流绕过河流 绕过大海 光绕着光 绕过巨大的天体 成为它们自己 看到音乐跨着旋律 跨过声音——跨过我 与光和河流融为一体 看到我并不存在人们所说的那片时光里 (2003) (入选万松浦书院院刊《背景》总第一期)...

鲁扬:雨后

一片绿色的叶子,连同 被它打开的另一个世界的形象 被我的目光锁定在一颗下落的水珠中 ——它们悬在空中 折射出一个绿色的世界 呈现着美 这时,一声汽笛传来 —— 叶子飘落在地 水珠滴入泥土 我惊慌的目光在匆忙中想去抓住什么 它只扯住我迷失在另一个世界的衣角 …… (200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一棵树

夜。一棵树被黑暗所追逐 它被迫推开万物 ——它遇到我 遇到一束星光和一声鸟鸣 瞬间—— 那星光挂在树梢上成为鸟鸣 那鸟鸣落在树梢上成为星光 它们一同拍打着翅膀 制造着打破这个世界的音响 而此刻 我坐在黑暗中 努力使星光成为星光 使鸟鸣成为鸟鸣 想着它们是怎么穿透那么深厚的黑暗 来到我面前的 (发于《五岭诗报》、《中国当代诗歌》创刊号)...

鲁扬:太阳升起来了

打开一首诗进入过去 放下手中的笔进入未来 ——写诗,在纸上创造另一个世界的劳动 让我心中永远充满阳光 谁生过?谁又死过?! 死亡和永恒 此刻又算得上什么?! 被一张薄薄的纸托起的一生 ——我真无所奢想 我只想做第一个发现阳光的人 在每个清晨人们醒来之时 我指着东方,说 —— 看,人们!太阳升起来了! 太阳又为我们升起来了! (2000)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击穿万代的光芒

万物飘荡如尘 呈现在一束孤寂的光芒上 打破人类神话的穹顶 人类如一群无枝可栖 可巢而归的蚊虫 ——低低地飞地人类黄昏的夕光里 万物在飘荡 万物在燃烧 我心抖颤——与我一起抖颤的 还有无辜的大地 太阳赐给我们人类的只有一束光芒 在这个巨大光束的末端 我已无法再次握住这个世界 我只能听到阳光在我们人类的头顶 绝望而破碎的音响 这使我留在人世的诗行 总透出一束刺人眼目的光芒 ——一束击穿万代的智性之光...

鲁扬:时光之旅

从虚空到达虚空 所需要的只是一种沉默的过程 一步之遥——确要用尽人类的全部的智慧和人类全部的梦 致使从一颗头颅到达另一颗头颅的距离变得如此遥远 ——我们人类自己也无法感知自己心灵 人世的匆匆的步伐和碌碌的人群推拥着我 从人世的一端走向另一端 人类的头脑比心脏更让我们不知道所措 我感到是它在吞噬着我的生命 在人间 我一路挥洒而来 一路挥洒而去 我所挥洒的只是一种没有水份的文字 它们是沙石 瓦砾 碎...

鲁扬:寻迹而行

我寻迹而行—— 一处处风景在我面前打开 使我相信那些山川和河流是被风吹成的 只要我想 我会与山川成为一体 我会与风景成为一体 我轻轻一吹它们就会消失 我开始相信一切在我之外都会遵循着我的意旨 它们滴出的每一滴血与我有着相同的基因 一切都将变得生气勃勃而充满秩序 天空中最高的星辰蕴涵着我全部的哲理 在一束星光中我学会了安置我智性的言辞 人类的奇迹正一点一滴地向我靠近 它影响着三米之外的事物 像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