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金刚舞

Share on Google+

隆德寺

隆德寺(朱瑞摄于2013年2月)

隆德寺辩经场上的玛哈嘎啦

隆德寺辩经场上的玛哈嘎啦(朱瑞摄于2013年2月)

跳舞的高僧

跳舞的高僧(朱瑞摄于2013年2月)

我和达尔吉都急不可待地想看看隆德寺,很早的早晨,就出了旅馆。一个摇着经筒的老妇人迎面而来,嘴角还一动一动的,估计在诵经呢。我们跟着老人向前走去。路旁出现了一排彩色经轮,轻轮之上是飘动的经幡。达尔吉走过去,“哗啦啦”地转动了起来。

这时,法号绵长宽越的声音,响了起来。老人的步子加快了,寻着声音向右拐去,我们也跟着右拐。各种法器的声音,此刻,更大了,雨点般扑面而来。

前面是一堵高高的墙壁,刻满了佛和??菩萨。底色都为绿色,突起的佛身为黄色,袈裟为红色。佛的后面,都有头光和背光。这堵墙的最上边,又是一排彩色的经轮,老人向左拐去,我们也跟着左拐:蓝色的苍穹下,出现了一座高高的红色大门,这就是隆德寺?门的两边和上面,都带有窗子,黑色的窗边,绿色的窗格,最上面是两只小鹿守护的法轮!

门前是笔直的经竿,与拉萨帕廓上的经竿一模一样。经竿下面,一群鸽子正在埋头吃着“措”。“措”是藏语,供品的一种,由糌粑、红糖、酥油、奶渣等制成,外层是紫色的,像心的形状,此刻已被揉碎了,均匀地撒在地上。看来,是特意喂鸽子的。数不清的鸽子“咕咕”地叫着,四周还瀰漫着淡蓝色的桑烟。

糌粑的气味,酥油的气味,煨桑的气味,混合在一起,成为特有的图伯特的气味。久违了,图伯特!

我和达尔吉走过这些鸽子时,它们并不躲避,继续吃着。看来,它们从未受过人类的伤害。

清晨的阳光,正在金碧辉煌地照耀着对面的佛殿。佛殿的前面坐了一排僧人,有的拿着钹,有的拿着鼓,有的拿着海螺,有的拿着铃,还有各种长短不同的法号,法乐齐鸣……

辨经场上,僧人们穿着绚丽的舞衣,正在跳金刚舞!据说,只有福德具足之人才有幸亲见金刚舞!别的不说,仅这舞衣,就有着摄受万有的特殊意义。据说,这金刚舞,是有很大的加持力的,可以祛除污染,使自身的佛性破土、成长……

曾经,莲花生大师在桑耶寺破土典礼中跳过金刚舞,贡噶宁波在萨迦寺跳过金刚舞。而第五世、六世等噶玛巴法王,也都跳过金刚舞。到第十四世噶玛巴法王的时候,金刚舞被引入楚布寺。1959年,第十六世噶玛巴法王流亡印度后,又将金刚舞传播到了隆德寺。

没想到,我竟有这样的善妙缘起,得以亲见金刚舞!记得唯色曾在《西藏楚布寺“雅羌”,普天同庆》一文中,描写过在楚布寺观看十七世嘉华噶玛巴法王跳金刚舞的情境,当时,读得我泪流满面。今天,在锡金的隆德寺,我居然也有缘看到了这图伯特的绚美。

观众越来越多。大多数去了二层的房顶,向下观看。有的还带来了凉习卡垫,脱了鞋子,盘坐起来,舒适得像在家里一样。我也上了二楼,恰好这时,隆德寺的僧人们为大家端来了酥油茶,还有卡普塞,大家一边吃,一边看,一边笑。

快到中午时,法号更加嘹亮,请出了玛哈嘎拉、班丹拉姆女神和善金刚。三位尊胜的打扮都精彩极了:玛哈嘎拉的项炼是一串头颅;班丹拉姆的右耳环是狮子,左耳环是蛇,头顶一团火焰;而善金刚则盘坐在一只公山羊的身上,漆黑的面孔上张着血盆大嘴,正要吞下左手中那颗粉红色的人心……而这一切,表明的都是对邪恶的愤怒和对善的守护。

信众们都站了起来,佛殿之上,突然放飞了许多的鸽子,湛蓝的天空中,鸽子们缓慢地散开,乘着清风越飞越远,越飞越自由。

辨经场中央还有个石碑,石碑旁,今天特别摆放着一个呲着雪白牙齿,舌尖上卷,瞪着三只眼睛,头上插着五个骷髅的玛哈嘎啦。信众们一个又一个地走向那里,献上哈达和各种各样的供养。

后来,在众多的金刚舞僧人中间,出现了一位与众不同的仁波切,他的双颊和下额各涂有一个黑痣,头戴高高的黑色金刚舞帽,上面还缀着银色的骷髅、黄色喷焰末尼、绿色的孔雀羽,脚穿前尖翘起的藏靴,胸前挂着一个金子镶边的银镜,骷髅环绕胸前,一手拿弓一手拿箭,满身锦绣。他独自在佛殿前起舞、起舞……

“他是一位很大的仁波切,从明天开始,他就要闭关了,要闭关很多年,这个金刚舞会也是为他举行的。”达尔吉跟我解释着。

信众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来自冈托克,穿着传统的图伯特曲巴,华美的绸缎,流光溢彩。还有一些信众来自不丹,穿着不丹的粗布格子曲巴,真是目不暇接。我转身看着身边的一位老人,他穿着长长的深咖啡色曲巴,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辨经场。

“您是藏人吗?”我用英语问道。

“我出生在昌都,后来流亡到了这里。五十多年了。”他也用英语答道。

我们都不吱声了。那位即将闭关的仁波切还在独舞。舞场外,大家在笑,在吃,在喝,小孩子们跑来跑去的。这就是我梦寐的图伯特啊,身在世俗又超然于世俗。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阅读次数: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