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从偷听敌台到无界浏览

Share on Google+

我是插队乡下才开始偷听电台的,“听龄”说短不短,至少八年,相当于抗日战争那段时间。虽说收听断断续续,其原因并非厌倦或害怕给人告发,主要是没有作案工具。为此,我常向有工具的人献殷勤,比如队里有个年轻社员,他有只“红星”牌收音机,晚饭后、下雨天,他时常拿在手里到处招摇。我“见机起意”,常对症下药,给他讲些他喜欢听的故事,主要是关于女人的爱情故事,或者说是黄色笑话,尽管我当时还是个童男子,对女色也是一知半解,没法把握异性变幻的情感,以及玩弄她们那个器官的准确方法。另外,我还用一支支香烟来贿赂他。这个“烟鬼”和“色鬼”,就在我的双重攻势下,经常心甘情愿将他的机子转移到我手中。当时偷听敌台我似乎有了瘾,只要知道哪个有一面之交的男插青有个机子,不管他住的多远,哪怕有三、五里路,哪怕只是个矿石收音机,我都会厚着脸皮赶过去,钻在他的被窝里,一听就是一夜,根本不想睡觉。这种若饥似渴,现在想来真不可思议。我想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我国的报纸电台都给四人帮控制,由他们几个人自说自话、粉饰太平。我们的耳朵听惯了中央文件、老人家语录和八个样板戏,日久生厌,想换个新鲜。

我偷听的敌台不外乎那几只:美国之音、莫斯科电台、BBC电台,还有台湾电台。这几只电台,当局干扰得挺厉害,随便你怎么拨弄,怎么调正方向,都是刺耳的噪声,到了下半夜,美国之音与BBC电台才正常,很多时候能听完它们的整篇报道。这几只电台各有特点,美国之音与BBC电台对我国的报道比较客观,批评也比较中肯,而莫斯科尤其台湾电台就充满严重的敌意和恶意的褒贬。由于当时我对这个过河拆桥、不近人情的政府没什么好感,所以听人家的宣传或抨击,心里比较舒坦,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这种来自电波的虚无的安慰就像镇静剂,支撑我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并让我明白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并不希望我们去解放,红旗插遍全世界是老人家的一厢情愿,也让我明白台湾人民并没有处在水深火热之中,1960年所谓的浮肿病其实是饥饿所引起的,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所谓的二号病就是瘟疫……

1979年插青抽调回城,我的生存状况及言论空间有了很大的改善,自然不想收听什么敌台了。再者,我已“长大成人”,再也不需要虚无缥缈的安慰,所以当时收音机尽管很便宜,几十元就可以买只上好的机子,我仍将这个钱去买一台“春雷牌”单录机,去听听邓丽君之类的靡靡之音。

2000年还缺11年的那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为了获得全面的信息,又与收音机重逢。从那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收音机几乎成了我的生活必需品。不过,这时候已没有恐惧感,因为收听国外广播已成大家习以为常的事。

2000年后,我才开始上网。起先上的是“榕树下”和“新浪”。在新浪网上谈谈股票很自由,基本没被版主删帖,后来我在它的论坛上议论了刘晓庆所谓的偷漏税,我说,刘晓庆是插青的楷模,成就不小,交税最多,靠她的罚没也杯水车薪,没法给公务员加薪啊。结果在没预先警告的情况下,就遭到了封ID的处理,这当头一棒,才让我觉得我国依然言论不自由,整个社会受人操纵,有点像“后文革时代”。于是我寻寻觅觅,寻找言论自由的空间,后来找到了北大三角地、世纪沙龙,还有关天茶舍。凭良心说,世纪沙龙,关天茶舍的言论空间不能算是小的了,我发表的文章有许多二十年后都不可能在报刊上发表。不过,国内网站除了明显给官方控制的,比如新浪(我在新浪上的邮箱简直是妓院,每个嫖客不经许可都可以进),其它网站都有难以言说的苦衷,似乎给什么莫明其妙的原则所禁锢,它们远没有任不寐网站那样自由。然而不寐网站千疮百孔难以为继,时时在忍受着冷拳暗箭,基本上已成了开开关关的“林家铺子”。

我是有了“自由之门”软件后,才接触到外面的世界的。外面的世界很美丽,可是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不久,“自由之门”就很大程度上丧失了功能。在这里要说一声,中国网警屏蔽的能力实在厉害,我碰壁而回时,常常不住赞叹,赞叹他们的技术水准,赞叹他们的敬业精神,我就是喜欢他们这样年轻有为的小伙子。老实说,如果不遗余力地封网,就像以前给敌台增加噪音那样,能增加读书人的就业广度,我宁愿网警再增加十万名。我认为,在就业困难、人口严重过剩的情况下,让他们有生之年将全部精力用在封网上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有了一只饭碗。尽管他们几乎到了无孔不入、无网不封的地步。事实上,只要他们不中意的,基本上都格杀不论。另外,我还要说明的是,我长久地依赖“自由之门”,浏览国外所谓的反动网站后,突然有一天觉得他们的内容千篇一律、单调乏味不想浏览时,结果由于网警的积极封网,又让我有了进入的兴致,真不知是什么原因。

现在我有了新的利器“无界浏览”,说起这个软件,还有一段曲折。起先下载后运行,竟然有个生成文件,庞大无比,任你C盘有多大空间,它都有能力将其占满,根本没法使用。后来才知道这是冒名顶替、偷梁换柱。不久,终于在网上重新找到了货真价实的该软件。“无界浏览”真是所向披靡,让人觉得地球不过是个四通八达的小村庄,也让我觉得那些年轻的网警们又要忙一阵子了,估计没有美国技术厚颜无耻的帮助,短时间内,他们的屏蔽有些力不从心。当然,叫邮电局不让我们上网,或没收我们的电脑,也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不过,真的这样做,电讯部门不但挣不到网民的钱,网警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大家电脑都没有了,要网警何用!

“无界浏览”,我已经用了一星期了,还没遇到异常情况。我希望网警们努力(施放病毒不是好汉,破解软件才是高手),看他们能不能让我死心,再拾起那只老掉牙的半导体收音机。

江苏/陆文03、8、30

注:我不想亏待自己的耳朵,耳朵有权听到世界上不同的声音!我也不想亏待自己的嘴巴,嘴巴有权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因此,才写了这篇文章。文章写了半年之后,一次偶然试用“自由之门”,感觉它的功能大大进步,可以说与“无界浏览”“无界漫游”不分伯仲。因此基本可以断定,有生之年,我没有可能再拾起那只老掉牙的半导体收音机。这并非说网警才疏学浅,而只能说四通八达是互联网的基本特征,谁都阻拦不住。04、5、25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0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