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万宝: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Share on Google+

共产党的唯物主义辩证法就是神,任何灾难到了它的手里,三下五除二就能变成被歌颂的东西。这不是眼下又有一场灾难被媒体统一口径,而成了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又一“力作”。

9月14日南京市江宁区汤山镇作厂中学和东胡丽岛工地部分学生和民工因在“正武面食店”食用店内的油条、烧饼、麻团等食物后发生中毒,中毒者达两百多人。据官方报导“经抢救无效死亡38人”。但这个死亡数字的报导,给人有一种玩文字游戏的感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官方的这种报导,让人联想到除“经抢救无效死亡38人”之外,是否还有未经过抢救而死亡的中毒者?

“9.14”中毒事件,本来是一场灾难,从中应当汲取经验教训,做好“亡羊补牢”的工作。但令天下人奇怪的是,官方在中毒者尸骨未寒的情况下,却把这场灾难转化成被歌颂的东西加以报导,把官方或医务人员应该做的工作宣传为“以高度的责任感,发扬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不怕疲劳、日夜奋战,及时有效地组织抢救,充分体现军民同呼吸共命运的鱼水情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如果说发生灾难而引起的救援行动,算做一个国家社会制度的优越性,那么这个优越性的“专利”,应该只能是这个国家的“专有”,其它国家是不应该存在的。那么试问一下,那一个国家在发生灾难的时候,全社会的人们及机构会对此无动于衷、熟视无睹呢?众所周知的“9.11”事件发生后,美国社会的人民及政府等机构是如何展开救援的,尤其是消防员冒死在纽约世贸中心奋战的场面,可以说是有目共睹。

既然抢救灾难之中的受害者是每一个国家应尽的职责及义务,那么把这种救灾的行动与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硬扯到一起,总让人有一种牵强附会的感觉。时间久了,难免会成了外人贻笑大方的主题。但这也不能怪官方一相情愿的做法,如果不把灾难转变成“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何况官方还是制造灾难的高手,那么现实当中很难说出一些与“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有关的事物,那些曾经被官方认为是“优越性”的方面,现如今再来看:比如说教育方面──那简直是狮子大开口的部门,普通百姓子女教育费用犹如任意被宰割的羔羊;说医疗方面──那与土匪经常出没的地方几乎没有区别,普通病人要么望着高昂的医疗费用而却步,要么被“敲诈”或被“掠夺”得一无所有、债抬高垒(从调查数据来看,如果官方在解决了10个人的贫困问题的情况下,那么同时就会有相应的12个人因医疗费用而陷如贫困之中);居住方面──那可以说是中国区分贫富差距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人民公仆方面──尽管官方认为自己是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但人民公仆还是纷纷不断的创贪污腐败的历史记录,而且是一浪高于一浪的;还有就业等方面,乏善可陈,还是别说了。

人有脸,树有皮。既然在本应该体现出优越性的地方,硬是体现不出来“优越性”,这对官方来说多没面子,那么只好“勉为其难”拿灾难做文章了。于是,各种各样的层出不穷的偷工减料质量不保的豆腐渣工程所酿成的洪水泛滥、桥塌楼倒等种种的灾难所形成的“历史潮流”,以及近年最为“流行”的“与时俱进”的矿难等重大灾难,就被官方以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再加上“辩证法”的帮助,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灾难演变成是一种“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并能拿出很多感人肺腑的“救死扶伤”的“英雄事迹”来证明“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至于造成灾难的罪魁祸首及相应的责任人,一句“交了学费”的总结及处理几个倒霉的替罪羊之后,灾难因此也就被“高度的责任感”升华了,用官方的经典名句:就是“坏事变成了好事”,哪怕这种“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是建立在各种各样的灾难的基础之上的。于是,各种各样的灾难在“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光环笼罩下,要想不发生都困难,何况这些灾难又不发生在人民公仆的身上。

(2002年9月1日于吉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4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