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许志永博士归来,不能不说的几句感慨

Share on Google+

博士归来,感慨万千,回首这四年的坎坷,和四年中风雨同舟的诸多老友,就忍不住要为这四年写点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万千感慨,同时也无限感激,没有四面八方的旧雨新知的无私关爱,这四年的路,尤其前两年多的路,我怕是一天也走不下去。他们无私的关爱,让我更感受到“自由、公义、爱”的感召力。我忍不住要把他们的大名列出,一一致谢,终究也还是忍住了,只能在心里感恩。

感恩的同时,也为博士、为所有公民同仁默默祝福。但我要说,我其实不是你们中的一员,我既不是发起人,也不是参与者。只不过认同你们的理念,而且跟博士多年老友。当你们遭遇围猎,几乎全军覆没,危难之际,道义所系,我迫于内心的道德压力,才不得不跟功权等其他老友一起站出来,捍卫你们的旗帜,伸张你们的权利,如此而已。今天你们大多归来了,就没我什么事儿了,我的阶段性任务就完成了,接力棒就又回到了你们手中。我必须向你们道别,回复到一个观察者的角色,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角色。一如四年前,一人成军。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他的职责不是在政治社会跑马圈地,不是卡位,不是抢基本盘。那是政治人物的事,不是知识分子做的事。知识分子的使命,只是独立的观察、独立的思考,并向社会提供自己独立的判断。这才是我应该努力的方向。但私人感情上,我仍把你们当好兄弟。我坚信未来的日子里,无论怎样风雨如晦,我们仍会守望相助。

那美好的一仗我打过了。我是常人,卑微之人,能力何其有限。这四年尤其前两年多的奋斗,完全是情境激发的原因,远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但这种状态是透支,不可能持久。我也要休息,也要调整,那么且回书斋,且归庸常,过作为一个普通人应该过的小日子吧。

我仍会保持从前那份“忍不住”的关怀,没那么关怀,我就不是我了。这点,我对自己有信心,在此无须申论。但我更坚信,被强力遏制的社会潜能终将喷涌,一个英雄辈出的大时代正在到来。就此而言,无论怎样“忍不住”的关怀,我做一个记录者就已经足够,就已是幸运,我就很满足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重整河山待后人。

——转自新公民运动(2017-07-17)

阅读次数:2,5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