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日抬棺纪念刘晓波

Share on Google+

今天是国际人权日。上午10点半,在柏林一家青年旅社前面,聚集起一只三百多人的游行队伍。最前面由四位人士抬着一口棺材。一位身挂大鼓的人士紧跟其后。罗兰德·库纳(Roland Kühne)牧师手持喇叭指挥列队。人们举着刘晓波遗像,“释放刘霞”、“沉痛悼念刘晓波”、“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等标语、横幅和旗帜。一些德国媒体人士忙着采访拍摄。多辆警车在周围保护。

这就是人权日抬棺纪念刘晓波的游行队伍,主要由德国莱茵-马斯职业学校的青年学生组成,大约有280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缪勒(Herta Müller)女士等一些德国学者参加了这个队伍。有30多位中国人也在队伍中,包括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民主中国阵线召集人和秘书长潘永忠、艺术家和制片人杨伟东、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理事李东澄等,还有一些“全能神教”的人士。

11点钟,游行队伍开始出发,向中国驻柏林大使馆行进。除了低沉的鼓声,游行队伍非常安静,没有口号、没有喧嚷。前面警车和棺材开道,更显得庄严肃穆。

到了中国驻柏林大使馆前面的桥上,游行队伍停了下来。民主中国阵线总部理事、《从中国改革大失败看马克思主义的谬误》一书的作者、75岁的朱振和老先生也来到这里。

“释放刘霞”的巨幅德文标语摆放在地面上。库纳牧师主持了纪念刘晓波和抗议中共专制暴政的集会。他首先提议大家半跪在地上,为刘晓波默哀一分钟。

接着,他介绍了刘晓波和刘霞。他说,从2010年开始,每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这一天,我们都来到柏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举行抗议活动,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如今,刘晓波已经被中共迫害致死。棺材代表了刘晓波已经去世。虽然他已经去世,但是他的思想、他写的文章继续存在,鼓舞人们为争取人权自由而奋斗。刘霞仅仅因为是刘晓波的太太,就长期被中共软禁,目前杳无音信。我们要问习近平先生,刘霞在哪里?

廖天琪女士讲话说,年轻的学子们,你们每年都冒着严寒,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呼吁,这是了不起的精神。两百年来,中国人为争取自由前赴后继,无数仁人志士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刘晓波是其中非常杰出的一位。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刘晓波。

缪勒女士讲话说,刘晓波为中国的人权自由而奋斗,被中共迫害致死。我们永远怀念刘晓波。她还朗诵了刘霞写给刘晓波的一首诗。

库纳牧师带领大家用德文朗诵了联合国人权宣言30条的内容。每朗诵一条,大家就高声呼喊三遍:“释放刘霞!”费良勇手持高音喇叭大声呼喊,大家倍感振奋。

女学生伊莎贝拉和另外一名女生演唱了“花儿都到哪里去了(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我们终将克服(We shall overcome)”等歌曲。优美的歌声和琴声,回荡在天地之间,感人至深,也鼓舞我们要不懈地抗争。

碰巧有一队中国旅游团来到中国大使馆前面,费良勇拿着高音喇叭冲过去对他们说,今天是国际人权日。这是纪念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集会。我们抗议中共将刘晓波迫害致死,并要求中共立即释放刘晓波的遗孀刘霞。

今年10月在波茨坦举行的第八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上,库纳牧师被授予刘晓波纪念铜像奖。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廖天琪正式将刘晓波铜像交给了库纳牧师。她说,库纳牧师为刘晓波做的事情最多,最有资格获得这个奖。库纳牧师表示,他很荣幸代表他的学生接受这个奖励。现场掌声经久不息。

伊莎贝拉等几位青年学生先后发言。他们说,刘晓波只因追求自由,就被中国政府迫害致死,我们不能容忍这种状况。我们不会忘记刘晓波精神。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的人们,应该为那些还在专制奴役下挣扎的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不能对专制罪行熟视无睹。我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霞!

今天的天色很好,阳光灿烂,但非常寒冷,零度以下。三百多人在严寒中坚持了两个多小时。大家希望用实际行动,缅怀刘晓波,唤起社会各界对刘霞以及其他异议人士的关注,呼吁中国政府早日还刘霞自由。

2017年12月10日 写于柏林

(费良勇供稿)

1-抬棺纪念刘晓波游行队伍

1-抬棺纪念刘晓波游行队伍

2-潘永忠走在游行队伍前

2-潘永忠走在游行队伍前

3-全体半跪为刘晓波默哀

3-全体半跪为刘晓波默哀

4-缪勒女士和库纳牧师

4-缪勒女士和库纳牧师

5-杨伟东参加抗议活动

5-杨伟东参加抗议活动

6-李东澄和廖天琪参加抗议活动

6-李东澄和廖天琪参加抗议活动

7-费良勇参加抗议活动

7-费良勇参加抗议活动

阅读次数:8,3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