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作家 2018-05-03

赵和锋:“独立作家”专栏作家。自由撰稿人,自由摄影师。出版有多媒体摄影著作《狗语世说》(中国科学文化音像出版社),文化随笔集《美国的伤痛与救赎》(2018年广东人民出版社)。

有一幅幽默画:小鸟向猫发问:“你有《时间简史》吗?”猫答曰:“我有时间也不会捡屎。”

这只猫蠢吗?不一定。它不识书,但仍可能是捕捉业的行家。

一个粗通文墨的老农,只知用网兜购物而不懂网络购物,但他用心养鸡喂猪,凭这劳作也盖起了自己的砖瓦房。你自然不能说他蠢。

一个开火锅店的老板,只懂牛腱牛筋,不知剑桥牛津,但店面人声鼎沸,生意兴隆。你也不能说他蠢。

一个暴发户拥有万贯家财之后,忽然变得博古通今无所不晓,于是指点江山臧否人物,说老布什歇脚后他的儿子小布什再接着干这不是靠裙带关系又是什么?克林顿下台后和老婆能够大赚千万,如果这没有幕后交易还能说明什么?那么恭喜这个土财主,他已经正式迈入蠢货的行列。

无知,和“愚蠢”并不是相同的概念。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就曾一再宣称:“我只知道自己一无所知”。当然他还有另外一句更重要的名言:“认识你自己”。

当中国已经无可否认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拥有全球最长里程的高铁动车组从反射着刺目光线的高楼大厦群落中穿梭而过,在这个雄宏壮丽的大背景之下,最富有敏感度的人忽然发现,原来在这个星球上,我们自己才是最强的、最好的、最美的。于是乎,芸芸众生里一拨又一拨人,声调变得越来越高,口气变得越来大,情绪变得越来越亢奋。

在这种情绪感染下,温良恭俭让已经不受待见,豪言壮语和危言耸听大行其道,以至于语不惊人死不休,充斥了人们的视听感官。

在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氛围中,这里信手举一个例子来“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不过其张狂程度仅属低烈度。因为中烈度和高烈度的说辞,已经到了令具有正常思维的人瞠目结舌、不屑一驳的地步。

一个演说者,在电视上口若悬河地印证一个极其高大上的观点:汉字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文字语言。

亮出如此灭他人威风长自己志气的论点,照理说怎么也得拿出类似发现了三星堆那样有价值的考古发掘成果才可支撑。可谁知列出的理由竟然简陋如下:

一是高效性:联合国六大工作语言中,最薄的版本是中文版。——若以薄厚来论先进,使用文言文无疑会更薄更先进,而且可以节约百分之五十的纸张,据此堪称最节省能源的语言。只可惜这样一来,胡适先生他们全都白忙活了,白话文运动等于是开了历史的倒车。既然如此,演说者在彼时彼刻也应该使用“之乎者也”的文言文才不致浪费别人更多宝贵的时间。

二是传承性和稳定性:今天一个随便的中学生,就可以直接阅读先秦诸子百家的著作,可以自在地跨越千年,直接和历史上的先贤进行思想上的对话。——这话听起来相当耳熟,不由地让人想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一个萝卜千斤重,两头毛驴拉不动”,以及“每个县都要出一个郭沫若”那种气冲霄汉的大Y进式豪言。

三是汉字通过强大的文字联想能力组成的新词既易记忆又好理解,比如“雷达”“黑客”。——我在想,若是一个刚刚学会这四个字的人,如不给他加以解释,他会不会理解为“雷要来劈人”和“黑布蒙面人”。

演说者接着继续证明并不忘煽情:汉字是时间的纽带,让悠久的文明传承至今;汉字是空间的纽带,让我们口音各异却看着同一封家书落泪伤心;汉字是情感的纽带,它让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我们包容、团结、延续至今。——这我真有点儿纳闷,莫非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等语种一概不具备这些基本功能?但如果具备的话,这岂不等于在说类似的废话:中国的大豆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大豆,不但可以榨油,还可以用来喂猪。

其实,笔者作为一个仅懂母语而且喜好汉语言文学的人来说,没有任何其他语言能让自己对汉语“一往情深深几许”。但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对于一个母语既非汉语又非英语的人来说,要让他学习并掌握汉语,比起学习并掌握英语要难得多。

笔者不懂英语,也没听说过英语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语言之类的论断。不过却知道一个基本事实,即语言作为思维工具,英语语言世界所产生的最伟大的文学家、艺术家、思想家、科学家和经济学家,已经成为人类文明历史的夜空中璀璨夺目的星辰。汉语语言世界里这样的伟大人物同样也是熠熠闪光,然而就其数量而言,尤其自近代以降,与英语语言世界远不在一个可以相提并论的层级上。另外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以英语为思维工具的国家以其雄厚的财力称雄这个星球并引领世界科学技术潮流也已经达一个半世纪之久并延续至今。

毋庸置疑,我们有许多最先进的东西和最好最美的东西,他国只能羡慕嫉妒恨。但是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无所谓先不先进、优不优秀,你有我有大家都有,虽然外观不尽相同但功能基本一样,区别仅在于谁一直使用它谁就觉得它最顺手,仅此而已。同时我们也要承认,我们还有许多独我所具而别人没有的坏东西。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自惭形秽,也不可妄自尊大不可一世。

如果依照演说者这种祛除理智完全让情绪做主导的方式,那么我们完全可以继续这样来推导:筷子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餐饮用具;麻将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娱乐工具。据此我们更可以推导出愈加荒谬的结论:痰盂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粘稠物盛放容器;活吃猴脑是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脑洞大开术。而让这些观点成立,无非是堆积一些似是而非、不能自圆其说的论据而已。

演说者的主旨最终指向了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说实在话正能量这是个好东西,它能给人以美好的向往,让人有盼头有奔头,能让人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但是如果真想大树特树民族自豪感,就一定要拣人无我有、人有我优、出类拔萃、无可匹敌的人或者物来大讲特讲。如果拿一个功能性的东西以毫无说服力的论据把它提升到高不可攀、无以复加的程度其实是在帮倒忙,折射出的负面效果恰恰是不自信。

就好像一个人如果真心想要夸赞一位女子富有魅力,就一定要挑人家的亮点来说,比如娇娆的容貌、迷人的身材、高雅的气质、超群的见识。你总不能愚笨得自以为目光独具、另辟蹊径,竭尽全力夸赞人家居高不下的婚前同居人次,而且还喋喋不休力图以此证明其风情万种甚至芳华绝代。

可怕而可悲的是,不单有一批人这样信口开河,令人惊诧的是有众多的人将此类内容扩散传播,其中为数众多的是享有高学历、自认为是有文化的那么一群人。若是某种专业的技术原理外行听得云里雾里这并不奇怪,但对于“我手写我口”的母语丧失基本的判断就显得匪夷所思。这不禁令人想起哈佛大学已故的前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杰里米•若尔斯说过的一句话:高等教育最重要的目标是能够让毕业生识别出胡说八道。

一个理智的时代不能没有理性。理性离不开冷静的判断、比较、综合、分析和推理,离不开严谨的逻辑推导。从蒙昧走向理性道路漫长,从非理性走向愚蠢却只有一步之遥。对于站到了高处的宣讲者而言,迈入愚蠢行列其实很简单:仅有一知半解就胡说,甚至一无所知就乱说。对于传播者而言,迈入愚蠢行列同样也不复杂:关闭大脑的思考功能,人云亦云、拾人涕唾即可。英国哲学家罗素说:“人生而无知,但是并不愚蠢,是教育使人愚蠢”。罗素这里说的教育,一定不是指理性的教育,而是非理性的灌输。

若要自信,就得拿真本领说事儿。自信心说到底源自硬实力,同时源自包括文化、制度、信仰、价值观在内的软实力。痴人说梦成就不了伟大梦想。靠自慰促成的高潮也不能叫信心十足。“伟大从来都很扯蛋——幸福也相当荒唐,但我也只能侧身站立,为性生活比我幸福的人让路”。诗人李亚伟这样写,或许是对伪伟大、伪幸福的一种嘲讽吧。

行文至此,忽然想起了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最伟大的作家狄更斯在其《双城记》中的那段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赵和锋

△“独立作家”专栏作家 赵和锋△

独立作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自由写作精神,无所顾忌。长按以下二维码即可赞赏,谢谢!

独立作家-谭越森-打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