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海外藏人的英文博客High Peaks Pure Earth以“I Am Tibetan”为题,敏锐地“注意到藏人网民们最近在网络上掀起表述身为藏人、西藏认同的浪潮”,而这是以一些在藏人当中发酵的视频、诗歌和图片作为事例来佐证的。

当我们在无需翻墙就能点击的中国视频网站上,在需要翻墙才能进入的Youtube网站上,看到散发着雪域气息的藏人用植根于乡土的安多口音,或自豪或自在或坚定地表白“我是藏人”时,无疑会被深深打动并为之振奋。的确这是“来自西藏本土最强大有力、最富有创意的视频之一”,从简简单单的“我是藏人”这一句说起,每个人的内心豁然敞开,每个人的身份当即展示,这犹如广告效应的有力宣告,既可以提示他人关注到彼此的区别,亦可以像星星之火,燃遍所有藏人的故土家园以及流落之地。

另一个视频用标准、优美的拉萨口音强调“‘ka kha ga nga…’是我的心脏与灵魂,”反复敦促藏人“都来说纯粹的藏语”,警醒藏人认识到我们的母语“它现在却感染着不同语言混杂的病祸”,尽管情势已至危境,却以哀而不伤、忧而不怨的情绪激励藏人“为了民族的继续生存,共同来说我们的藏语,都来说纯粹的藏语。”

我非常喜欢这个视频,尤其激赏的是藏人的文明中所蕴含的那份温良、那份雅致、那份宽容,从无呼天抢地的悲号,恶声恶气的声讨,睚眦必报的仇恨,而这在遭到极权伤害的其他文化中却是显露无遗的,比如中国国歌就唱到“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类似事例可以随手拈来。“让我们来说纯粹的藏语”,让人欣慰的是,在安多和康的一些地区,常常在学生寒暑假期间开设藏文辅导活动,由重视母语教育的有识之士邀请藏文教师,当地民众则积极响应,让孩子从小就有充分的机会亲近母语。

也许有人会认为藏人关于身份认同的浪潮显得偏激,然而事实上,这是一种迫不得已的求生反应,因为现实是,比如西藏的幼儿园里,总是播放用汉语教授有关亲属称谓的歌曲,而西藏原本是有自己的儿歌的,藏人对亲属也是有自己的称谓的,由此给藏人幼童带来的同化于潜移默化中影响弥深;比如我曾在拉萨多所小学的门口见到过这样的标语:“我是中国娃,爱说普通话”,显然将中国政府自己制定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弃之不顾;又比如历时半个世纪的“爱国主义教育”,完全是以多种暴力方式足足“洗脑”数代藏人,其目的在于使藏人放弃自己本来的身份,而“那种有组织实施的身份归类往往是各种迫害和扼杀的前奏”,这是著有《身份与暴力》一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说的。

一位中国主流学者在《论中国民族融合的终级目标》的文章中直截了当地总结:“中国民族多样性的发展,确切地说,其终极目标是将对汉族的认同,上升到中华民族的认同,这个认同,不是现代意义上的56个民族的中华民族的认同,是一个主体民族,简单地说,或许就叫‘华族’的认同……”,而“当民族融合到一定阶段,只是更改身份证的技术问题。”可是,被他打算“融合”的藏民族并不认可如此被“认同”,于是就发出了越来越响亮的声音:“我是藏人!”我还要补充一句,除了宣示“我是藏人”之外,身为藏人还须知道:今天,我们还有什么?今天,我们没了什么?这是至关重要的。

2010-2-9,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2月1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