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6

昨天,众多海外华文网站都转载了美国老牌华文媒体《世界日报》的社论:《北京政变传闻或因捧习过头收反效果》。文中说:美中贸易战正如火如荼,川普政府威胁向中国发起大规模新攻势之际,北京政坛气氛诡异,海外多家媒体刊登有多位重量级中共元老连署致信中共中央,批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搞个人崇拜和“左”倾冒进,要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处理。

传言言之凿凿指出,元老有意让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取代“犯错”的习近平,并由现任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取代“捧习”过头和应对贸易战文宣不当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

这种传闻如果确有其事,无异针对已成为中共核心的习近平的“政变”。即使不能成事,其反座力仍可能带给中共政坛大规模地震和余波……

然而,冷静观察中共政坛走向,所谓“连署信函”可能只是一些对时局不满的有心人士,出于自己愿望而杜撰的;或是中共特殊利益集团出于本身利益需要而释放消息,探测外界反应,或趁机损损习近平。实际上,习近平通过第一任期快速集权,中共各派系已无人能挑战他的绝对领导地位,更不用说年老体弱、家族利益完全被捏在习近平手里,必须看习近平脸色行事的元老们。尤其习近平通过彻底整编军队,已把军权、武警权力全部转移到让他放心的自己人手里,更让中共短期内发生任何形式的“政变”都不可能……

一边说“传言言之凿凿”,一边又说这种“政变传闻”可能是“杜撰”,让人不知道该社论的作者对此是将信将疑还是半信半疑。

该《社论》还说,上述传言事出有因、无风不起浪。近日有几个事件引外界关注。一是各地急撤习近平画像、宣传品;二是原本为拍习近平马屁而大张旗鼓宣传的陕西梁家河研究项目被叫停;三是央视新闻联播直播习近平新闻时发生黑衣人入镜事件;四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破天荒未在头版刊登习近平的新闻。

这些虽都是单一事件,却都指向对习近平的宣传降温,与去年以来全国上下肉麻地“捧习”形成鲜明对比,说明中共高层甚至习本人被当前形势所迫,开始为中共上下重回“文革”左倾老路踩煞车。

中共为习近平个人宣传降温,还有一些深层原因。一是习近平刚上台时发动反腐,曾获得全国上下支持,但五年来人们发现虽然有官员下台,换上去的却是同样腐败、风评不佳的官员,腐败并未得到制度性根治;二是习上台后加强舆论控制,人们不仅不敢说,也不敢想,对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来说不可想像。他们尤其对中共为洗脑而强行推动“政治学习”深恶痛绝。此时再刻意宣传习近平,只会收到反效果。

更严重的是,对习近平上台后抛弃“韬光养晦”,盲目推动“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和进行“厉害了,我的国”、“战狼”等一系列自我膨胀宣传,川普政府定位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把战舰开进台湾海峡。在这风雨飘摇的危急关头,北京当局却除了让外交部、商务部发言人每天打“嘴炮”,拿不出有效应对办法,内部对贸易战是战是和,争论不休。民众怒火因此集中到习近平身上,此时如能从神坛上抽身,未尝不是明智的应对抉择。

事实上,不但居然能够被一家老牌中文媒体当成《社论》中心内容的所谓“政变传闻”编造得是多么得荒唐和幼稚,就是这篇《社论》中所说的“事出有因,无风不起浪”的“因”和“浪”也全都是牵强附会,无一经得起推敲。

所谓“各地急撤习近平画像、宣传品”的唯一依据不过是“上级通知”不能用领导人肖像做广告和“北京市宝盈物业西城区分公司题为‘特别通知’的通告显示,接二龙路派出所紧急通知,要求大厦内各单位立即撤下一切含有习近平同志照片、图像的海报及宣传品,请各单位按通知要求认真落实。”

如上“孤证”是真是伪暂且不论,但境外中西媒体在如上“孤证”基础上把“新闻”越做越大,派出所通知变成了“中办通知”,一家物业里发生的故事变成了“全国各地”。但现代通讯条件下中共防范得那样紧密,各地纷纷发生的老兵闹事都被传送到海外媒体,有图有真相更有现场实况录相,相比之下全国各地撤除习近平画像的事情如有发生,海外怎么可能一条有图有真相的跟进报道都没有?

新闻联播现场出现黑衣人入镜的一事即使确实发生,媒体报纸和编辑把它作为北京“政变传闻”的依据之一,就不担心读者笑话?至于人民日报头版某天没有习近平三个字,次日又同时出现一条或者多条关于习近平的消息本来就是常态。有心的读者和听众可以随便一网查对一下。这里仅举一个例子,十九大开过之后,人民日报和其他中共媒体当然是天天连篇累牍地习近平和习近平思想,但2017年11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没有一个中央领导人——包括习近平本人的名字出现,而18日的人民日报头版则全是习近平和李克强。

接下来唯一可以多讨论几句的“事出有因,无风不起浪”的“因”和“浪”的内容——“原本为拍习近平马屁而大张旗鼓宣传的陕西梁家河研究项目被叫停”。

前几日海外已经有媒体刊登过《“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被叫停其背后原因让人深思》一文,文中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在陕西梁家河度过七年知青下乡岁月,他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后,“梁家河”知名度暴涨,就连陕西省社学界联合会都发布“梁家河大学问”研究课题,不过,有网络消息指,该项目已被紧急叫停,相关网站讯息亦被撤。据陕西社会科学网6月21日消息,陕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发出通知指,经研究后决定展开“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研究,涉及17个选题方向,包括“梁家河七年知青岁月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的地位、作用研究”等,每个选题都把“梁家河”作为关键词,称要理解习近平成为“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的根基源头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起源脉络和逻辑原点。不过,最近却有网络消息指,该研究课题被官方紧急叫停。叫停原因并未披露,但在陕西社会科学网和陕西省社科联官网均查不到相关课题,一些新闻连结也消失不见;就连陕西部分高校发布的课题链接,都显示已经撤销该消息。

该文说:梁家河村隶属于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文安驿镇。习近平16岁的时候,曾在梁家河度过7年知青插队岁月(1969年初到梁家河,1975年离开)。由此,在习近平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后,梁家河受到热捧,《梁家河》相关书籍、《梁家河》音频、《梁家河》影视剧等等纷纷出现在大众的视野。而这一切,也许都来自于习近平对梁家河的一句评价,“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对于“梁家河”被“热捧”的现象,有分析指出两点原因,一是经济利益驱动,制造热潮能够带动当地旅游业发展,帮助梁家河民众发家致富;二是中国地方官员政治投机,通过推崇与习近平有关的梁家河向上面“表忠心”,希望得到高层的认可,让他们的仕途更上一层楼。也有评论认为,热捧梁家河可能意在继续提升习近平的个人威望,强化全党“统一性”,但这种过于“吹捧”的方式,也许会越发助长了中共政治中的“个人崇拜”风险。如今“梁家河”的“热”,是值得令人深思的,显然这样过分的追逐“吹捧”,对于领导人个人进行的“过度包装”,也会有一定的弊端产生。如此看来,官方紧急叫停“梁家河大学问”研究课题,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笔者在网络上读到上述信息之后,上网查找核对过,确实如上文所说,这个“梁家河大学问”的研究课题应该已经无疾而终。但它之所以被“叫停”,笔者认为并非是习近平本人或者所谓的中共官方不愿习近平被“过分吹捧”,或者说是要“对习近平宣传热降温”,而是“课题”发明者“聪明”过了头,不恰当地用梁家河的涓涓细流概括习近平思想体系的“海纳百川”。

很显然,习近平对当地人所说的“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这句话中的“学问”二字,当然是习近平对自己七年知青经历和“接地气”生活的自我吹嘘,但习近平本人也绝无把自己如今已经被王沪宁理论化、系统化、圣经化,博大精深的“习近平思想”萎缩为“梁家河学问”的意思。但“‘梁家河大学问’研究课题”的发起人自以为是,错把鸡毛当令箭。想当然地认为习近平本人说了梁家河“是有大学问的地方”,那就好比是当年毛泽东说过的“山沟沟里的马列主义”,所以习近平思想就可以用“梁家河大学问”概括甚至取代,自认为“梁家河大学问”的说法比“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冗长句式更接地气,这自然不会得到中央意识形态和宣传口负责人的肯定,特别是不会得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实际发明人王沪宁的肯定。

笔者本人的上述分析已经得到了内地记者朋友的证实。按照内地记者朋友已经掌握的信息,所谓“梁家河大学问”课题的立项是得到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鼎力支持的。而最先向上反映前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出身的胡和平支持的陕西省地方闹出的这个“梁家河大学问”的“课题名称”本身就即不严谨、更不科学的“有关方面”,则是北京大学下属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详细内容留待下篇文章介绍。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