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大陆系列“问题少年特训中心事件”有感

近年来,中国大陆诸多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如江西南昌豫章书院、广西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河南郑州博强学校、安徽合肥正能量教育学校、湖南长沙倍腾青少年启发教育学校、新疆乌鲁木齐华龙青少年成长研究中心、山东济南雅博教育培训学校、山东科技防卫专修学院、山东临沂网戒中心,等等)侵犯青少年人身权利、乃至虐待致死致伤事件接连曝光,海内外的华人震惊不已,全世界的读者观众为之颤栗。

在传统媒体或网路媒体的曝光下,我们看到了一个隐藏在大致和平安泰的时代里,连体液都浸染了污秽和血迹的黑色产业。

这一黑色产业,正是近些年遍布大陆众多省份的所谓“问题少年矫正训练中心”(或称“问题少年特训学校”、“青少年戒网瘾中心”等),堪称劣迹斑斑的当代集中营。

我们实在得感谢这一黑色产业的创办者、投资者、教员、教官、监督、保安,以及口口声声表示“我这是为孩子好”从而将子女或骗进、或以绑架等手段强行送入上述机构的家长们(在许多法治国家,父母此行为已构成绑架重罪,须承担刑责并剥夺监护权),犹如我们现在得感谢地方党委、基层政府、还有公安、司法、文教、妇联、土管、监察等行政职能部门一样。盖没有他们的联袂演出、通力合作,在这二十一世纪的和平文明年代,二战期间纳粹德国集中营里的一幕幕场景,能这样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吗?

这些所谓“教育特训机构”中孩子们的遭遇乍听起来令人恐怖,继而让人错愕,仿佛身在阳光之下,心在噩梦之中,让人在一瞬间恍惚了身处的时空和年代。“和平时代”与“战争年代”随意地切换,“公民身份”与“囚徒角色”刹那间转变,从孩子们被骗进或绑架进特训机构里旋即开始。中国人的创意和智商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彻底征服了全世界各色人等。

在报刊、电视、网路媒体的争相披露中,我们看到了这些所谓“教育特训机构”的重重黑幕,谓之为人间地狱是毫不为过的。诸君请看:由高墙和铁丝网等维系的全封闭管理,高强度的军事化训练(每天长距离跑步、长时间站军姿、深蹲数百次、俯卧撑数百下、磕头操等)、低劣甚至发霉的伙食、粗陋的住宿条件、教官(多为退伍军人)严厉重复的训话、对教员和教官的绝对服从、洗脑式的灌输教育、无偿的强迫性劳动、强迫服不明药物、通过恐吓等手段逼迫学员向家长报平安、肆意随时的体罚,诸如关紧闭、关小黑屋、饿饭、暴晒罚站、拳打脚踢、摔踹、使用戒尺、钢尺、鞭子、棍棒、皮带、竹条等器具殴打、使用手铐、背铐、绑床等器具折磨、剥夺睡眠、放蚊虫鼠咬、电击太阳穴或人中或虎口,等等……

在此境遇之下,这些所谓“教育特训机构”中青少年被虐待致死、致伤事件频频传出,一次次地冲击着公众的神经和认知。现随手列举几例:广西起航拯救训练营16岁少年邓森山被殴打致死、河南郑州博强学校19岁少女郭玲玲被虐致死、湖南倍腾青少年启发教育学校16岁少年陈石被殴致死、安徽正能量教育学校18岁少年李傲被殴致死、山东济南博雅教育培训学校13岁少年王某乐被伤害致死、陕西冠美教育培训学校16岁少年魏姓少年自杀坠楼身亡、云南13岁少年张淘振被打成重伤二级、伤残八级……

是谁杀死了他们?

无疑,是成年世界合谋杀害了他们;并且,是以“教育”的名义,以“爱”的名义。

孩子们无辜的生命瞬间永远地消逝了,这个有罪的世界不配拥有他们。这个世界只相信谎言和暴力,却不愿俯身聆听孩子们的冤屈和呻吟。这个国度据说已然实行依法治国,却任由其最脆弱的未成年群体在高墙内看不到一缕法治的阳光。这个国家陶然于走向强大和崛起,却全然漠视弱小的孩子们的可怜的求助。

自希特勒的纳粹党于1933年上台后,逐步采用“集中营”这一封闭性的监禁系统,来对付异己、镇压异见。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苏联战俘、波兰人、共产党和社会党党员、欧洲各国地下抵抗运动成员、某些宗教信徒、节育女性、女性主义者、共济会成员、吉普赛人、同性恋者、德国残障人群、英法美等敌国的国民等,被纳粹党徒用火车从欧洲各占领区运往集中营,实施所谓的“保护性拘留”。这一监禁系统,直至1945年纳粹德国覆亡后陆续关闭,直至销声匿迹。从此“集中营”一词,成了践踏人权、藐视人道、臭名昭著的代名词。

希特勒及其党羽恐怕连做梦也想象不到,后人竟会想出法子,利用开办集中营来牟利赚钱。在二零一零年代中国大陆众多省份的上述所谓“教育特训机构”里,每监押、特训一人收费实在不菲,有特训4个半月收费2.7万余元的,有特训半年收费3.2万余元的,有特训一年收费4.9万余元的,有电击一次收费200元的……这一收费标准对于那些工薪阶层家庭或来自基层的家庭来说,乃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然而,在这些“教育特训机构”诱人的广告、党政当局欣然的背书面前,众多家长却是心甘情愿的。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趋之若鹜、如获至宝。并且,此类“付费集中营”或“营利集中营”里头所收押的,绝大多数为未成年人、未经世事的少年人。希特勒虽自诩是人类千年一遇的天才,倘知悉后世中国人的如此之智谋,又怎么会不发出感慨自叹不如?

在哲学家的眼里,人是世界的目的。在文学家的眼里,人是万物的灵长。在神学家的眼里,人是上帝所创造的万有的精华。可是在这新世纪的所谓“教育特训机构”里头,这些说法通通都是一文不值。在这里,人,而且是少年人,只是可供任意驱使、毫无尊严的牲口而已。在这里,暴力是最平常且最有效的管理手段,体罚是时刻悬在孩子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唤起恐惧是操控孩子们的言行合乎其标准、按其剧本配合演出的不二法宝。在高墙、铁丝网、拳头、戒尺、鞭子、皮带、竹条、电击的威逼之下,保证再怎么顽劣的孩子进去,过不了多少时日也会变成一个乖巧、顺服的“听话少年”,只要打得他不堪痛苦、跪地求饶甚至于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即可。苟有不识时务胆敢抗拒、或心生逃跑念头、或私下写日记诉苦、或不堪忍受愤而自杀者,那自会迎来愈更痛苦的体罚、难忍的私刑、冰冷的目光和无边无际的恐惧、绝望……

各种媒体及亲历证人所披露出来的一个个黑幕,像一张阴暗的大网,更像一块块黏土堆砌起来的黑砖窑,压抑和战栗憋得人透不过气来。但是且慢,这还不算,其中的一些黑幕更是颠覆了善良人们的想象力。在这些以“学校”、“学院”、“中心”、“书院”、“训练营”为名的所谓“教育特训机构”里,比之纳粹德国时期的集中营更赋予了新意。

此种新意,新就新在在这些机构里头,一些原属固有涵义的汉语词汇被改头换面,或者说,披上了一层温情的面纱。譬如在这里,“体罚”称之为“心理辅导”,“私刑”称之为“体能训练”,“虐待”称之为“磨练意志”,“禁闭室”称之为“烦闷解脱室”(又名“静心室”),尤令人愤懑的,是以“体检”之名行“酷刑”之实,以“治疗”之名行“电击”之实,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在昔日的纳粹集中营,监禁当局提出的口号是“劳动带来自由”;而在今日的大陆“教育特训机构”,则换成了——“训练带来新生”,为的是要批量制造出齐整划一、温顺服从的机器少年!

此种新意,还新在在这些机构里头,以制度性措施来鼓励学员们举报、告密,相互监视,甚至鼓励父母和子女之间相互举报。一些机构当局还在学员中间安插“耳目”,以便随时掌握学员们的一举一动、思想意念。如此举措,为的是要将孩子们的抗争念头或逃跑计划扼杀于萌芽状态,更要在孩子们心中埋下对彼此仇恨和不信任的种子,让孩子们不敢团结起来挺身反抗。这样一来,机构当局就可以放心数钱、踏实睡觉了。

想当年,在历时十多年的纳粹德国时期,集中营的囚犯大多产生于从占领区或战场上抓来的平民、战俘,或者颁布法令、动用军警搜索捕获的异己人士。而今日,则无须厮杀于疆场,或动用军警力量,光天化日之下从从容容地用欺骗或绑架手段就成。孩子们无声无息地被绑走囚禁了,国家却在昂首阔步地走向伟大复兴。

翻开历史,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曾经发明了我们民族所独有的宝贝——“骈文、律诗、八股、太监、里小脚、五世同居的大家庭、贞节牌坊、吃人礼教、廷杖、地狱的监牢、板子夹棍的法庭”,以及“形形色色的整人术、数千年的酷刑史”。时至今日之二十一世纪,这华夏大地上巍然屹立的众多“营利集中营”,为中华国粹的名单上又增添了一项,在我们走进的新时代里让洋鬼子们惊讶得目瞪口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学者胡适先生曾数次撰写文章一论再论,对“我们祖宗这些罪孽的深重”痛心疾首、深切反省,倘若适之先生活到现在,还不被后世子孙新造的这“罪孽的深重”给椎心泣血?

虽说这当代“营利集中营”让外国人瞠目结舌,让中国人无地自容,让孩子们恐惧莫名。好歹这一新生事物也是人类社会迈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超绝非凡的创举,值得世人为之喝彩而欢呼。在这继往开来的新时代里,时值国家正大力绘制科技创新发展战略蓝图之际,苟有此造福千万个家庭、培育全新下一代的非凡创举,怎不倍令世人刮目相看?就凭中国人这种勇于开拓的创新精神,也绝对抵得上一百个诺贝尔奖。

写于二零一八年七月上、中旬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Thursday,July 19,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