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
两班红卫兵
连夜审问吴心光
你还信不信耶稣
囚室里灯火通明
上半夜审问完了
下半夜继续审
吴叔叔一宿都没合眼

最后,一个红卫兵
不耐烦了,厉声问:
你还要不要信耶稣?
吴叔叔说:我就是信耶稣啊
那个红卫兵拍桌大怒:
天都快亮了
你还要信耶稣吗?

宋晓贤,男,湖北天门人。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92年至今寄居广州。

1992年开始诗歌写作,为《葵》诗刊成员,《白》诗刊发起人之一。有作品发表于《一行》《葵》《诗参考》《诗文本》《天涯》《诗刊》《星星》《北京文学》《十月》《上海文学》《大家》《花城》《中西诗歌》等刊物。作品入选《1999中国新诗年鉴》。出版有诗集《梦见歌声》《马兰开花二十一》《逐客书》《日悔录》。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这是一场邪不压正的审问。

诗歌开头“两班红卫兵/连夜审问吴心光/你还信不信耶稣”这三行,让我瞬间想起的正是耶稣在公会里和彼拉多两班人受审的场景。耶稣在公会里受审,众长老祭司问:“你是神的儿子吗?”耶稣说:“你们所说的是。”耶稣又被捆绑到彼拉多面前受审。彼拉多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

吴叔叔者,名曰心光,心光者心中有光也。因为生命在他心里头,这生命就是他心里的光。经上说:“他不是那光,乃是要为光作见证。……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8-9)

而黑暗中的红卫兵们,纵然“囚室里灯火通明”,他们的内心却在大黑暗中不可自知亦不可自拔,听凭自己在邪灵中运行,亦正如经上所说:“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

“天都快亮了”,对于红卫兵而言是一种绝望的无奈。

尽管“拍桌大怒”,一整夜的审问依然毫无所获,面对一个从容坚定的有信仰的人,无论现实的天亮还是不亮,他的内心都是明亮如昼,他知道主耶稣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他的,不住在黑暗里。

“天都快亮了”,对于吴心光而言是一种盼望的喜乐。因为“天都快亮了”的时候,我们的主耶稣他将复活。

这应验了经上所说:“安息日将尽,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来看坟墓。忽然地大震动。因为有主的使者,从天上下来,把石头滚开,坐在上面。他的像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看守的人,就因他吓得浑身乱战,甚至和死人一样。天使对妇女说,不要害怕,我知道你们是寻找那钉十字架的耶稣。他不在这里,照他所说的,已经复活了。你们来看安放主的地方。快去告诉他的门徒,说他从死里复活了,并且在你们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你们要见他。看哪,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妇女们就急忙离开坟墓,又害怕,又大大地欢喜,跑去要报给他的门徒。忽然耶稣遇见她们,说,愿你们平安。她们就上前抱住他的脚拜他。耶稣对她们说,不要害怕,你们去告诉我的弟兄,叫他们往加利利去,在那里必见我。”(太28:1-10 )

“天都快亮了”的时候,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信息。无论在当时的巴勒斯坦地区,还是在当下,这信息都已经成为一种极大的宣告,宣告了上帝的得胜,他胜过了罪恶的权势,他败坏了那掌死权的。愿我们今天都能学习妇女们“就急忙……跑去”的态度,学习“吴叔叔说:我就是信耶稣啊”的信心,去分享信仰的力量,让道成肉身,让光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一切诚如耶稣对众人所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

也因此,在世间受审只是一时,最终的审判才是永远的审判。

邪不压正,光明在前。

江小鱼,电影导演、影评人、文化评论家、脱口秀主持人、诗人;作品曾获多种奖项,并入选多种选本。

By editor